第120章 破格提拔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关键脱离危险后,梅佳丽第一时间就给云朵打了电话,可云朵仍然不放心,当她从云海飞回冰城,到医院亲眼看到关键平安无事时,她的一颗心才算是彻底踏实。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趁着薛飞出去买饭的工夫,关键和梅佳丽当着云朵的面,把薛飞给好一通夸,云朵听后非常感动。

    薛飞回来后,云朵把薛飞拉出病房外,感谢道:“我爸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薛飞笑着说道:“你千万别这么说,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就是跑跑腿儿而已。既然你回来了,我也该走了,镇里面还有事等着我处理呢。”

    薛飞没有跟云朵说欧阳锦绣生病的事情,欧阳锦绣脾气古怪,云朵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去医院探望的,欧阳锦绣要是知道是他说的,到时很有可能会怪罪于他,他可不想没事找事。

    “别着急走啊,我请你吃顿饭吧。”云朵觉着薛飞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她要是就这么让薛飞走了有点不合适。

    “来日方长,吃饭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真的有事。”薛飞婉拒道,云朵也就没再强求。

    进了病房和关键梅佳丽道别后,薛飞就走了。

    来到欧阳锦绣所住的医院,把佟大志叫到走廊里问了一下他的近况,又叮嘱了他几句,叫他在酒店好好干,就把他给打发走了。

    看到薛飞回来,欧阳锦绣一言不发,而且脸色阴沉,薛飞不知道她又怎么了,也没吱声。

    一周的时间终于过去了,薛飞可算是熬出了头,给欧阳锦绣办理完出院手续,他就回到了十里镇。

    这一周来,他不仅付出了大量的的体力,精神倍受折磨,钱也花费了不少,欧阳锦绣在医院期间的所有费用全部都是由他出的,而欧阳锦绣却一点没有还他钱的意思,他自然是不敢跟欧阳锦绣张口要的。

    薛飞不是一个善于理财的人,又对钱没什么概念,之前在程前身边工作的时候,他确实挣了不少钱,但是钱这东西再多也是有数的,只出不进早晚都会花光。这几年,除去借给栾凤那六万,剩下的钱,有一大部分都用在交通费上了,再加上平时零七八碎的花销,现在他的银行账户上的钱已经不足五位数了。

    借给栾凤的钱是不可能再跟她要了,公务员的工资又少的可怜,作为镇党委书记,薛飞现在一个月的工资才两千多一点,又没什么灰色收入。在潘齐的那儿的那些钱,不到万不得已,薛飞是不想动的,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必须要紧衣缩食,不能再大手大脚了。

    回到十里镇也就是半个月的时间,薛飞接到了县委组织部的电话,通知他被调走了,即刻到七河赴任,担任七河市政府秘书长。

    市政府秘书长是正处级,从正科级一跃升到正处级,显然属于是破格提拔。有些人苦熬苦业了一辈子都未必能干到正处级,薛飞26岁就是正处级了,这无疑是一件大好事,然而薛飞却高兴不起来。

    他到十里镇这大半年来没有任何成绩,突然就连升两级,太不正常了。而且从他的官场生涯来看,每一次升官之后所遇到的都不是什么好事,这次把他调到老家七河,不知道等待他的又将会是怎样的艰难险阻。

    最让他担心的是,七河的市长是吴中正,吴自强的父亲。吴自强因为曲媛媛如今视他为仇人,他在吴中正的手底下当差,能有好果子吃吗?

    对于这一次的工作调动,薛飞猜一定还是和叶良辰有关,或许曲海波也参与了其中,他们可能是知道了他和吴自强的事情,就故意把他调到七河去,让吴自强爷俩收拾他。

    不管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作为党员干部,既然选择了仕途这条路,他就只能勇往直前。

    在十里镇薛飞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把行李一收拾随时都可以走,不过除了行李,他这回还想带走一个人。

    “薛书记,你找我。”薛家强进了薛飞的办公室说道。

    “我刚接到县里的电话通知,我被调走了。”薛飞说道。

    “调走?去哪儿啊?”薛家强讶异地看着薛飞。

    “七河。我想带你一起走,你有什么想法吗?”薛飞很看重侦察兵出身的薛家强,觉得带在身边日后会有用处,只是他不知道薛家强是怎么想的,是否愿意跟着他去七河。

    “我……”薛家强不知如何回答。

    “如果你不愿意跟我走也没关系,我不会难为你的。”

    “不,我愿意,我跟你走。”薛家强坚定地说道。

    刚刚之所以会迟疑,是因为事情太突然了,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才导致一时间不知所措。稍微冷静下来以后,他就立马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虽然和薛飞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就是在这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里,他看得出薛飞不简单,是一个潜力股,将来肯定能做大事,不然如此年纪轻轻怎么可能就当了书记呢。像他这样一没钱二没家庭背景的,能有机会跟在薛飞的身边,绝对算是他的福气和运气,他当然不会错过。

    “你想好了?”薛飞问道。

    “想好了。”薛家强使劲点了点头。

    收拾好行李,薛家强就跟着薛飞离开了十里镇,去了七河。

    这次回到七河,薛飞的心情跟以往是不同的。以往在外面工作,但凡回到七河一般都是过年过节的时候,这次则不同,他是回来工作的,接下来应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要待在七河了,别的不说,至少不用为住和吃的这两个问题犯愁了。

    到了七河,薛飞没有急着去报到,把薛家强安排在宾馆住下后,他就回到了家里。

    他回来事先没打电话,薛仁贵和张凤霞都不知道他被调到了七河工作的事情,所以看到他突然回来了,两个人很惊讶。

    “你怎么回来了?”张凤霞问道。

    “我想您了呗,回来看看您。”薛飞笑着说道。

    “不可能,这也不年不节的,连周末都不是,你怎么可能有时间回来看我呢,是不是回来有什么事啊?”

    薛仁贵在一旁没吱声,但也觉得薛飞这次回来应该有事儿。

    “既然您都猜到了,我也就不瞒您了,我被调到七河工作了。”薛飞说完看了薛仁贵一眼。

    张凤霞和薛仁贵听了薛飞的话吃惊不小,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敢相信是真的。

    “你真被调回七河了?”薛仁贵开口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能骗你们吗。”薛飞有点口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

    “什么职务?”

    “市政府秘书长。”

    薛仁贵心里又是一惊,他知道市政府秘书长的级别,薛飞还不到三十岁就干到正处级了,作为薛飞的父亲,薛仁贵的心情可想而知。不过他的高兴只在心里,在脸上他没有表露出半分。

    看来薛飞走仕途这条路算是走对了,他当初还反对,幸好薛飞有主意,要是听他的,哪能有今天的级别,看来他是真的老了,眼界跟不上了。

    张凤霞不知道市政府秘书长是干什么的,就问:“这是个多大的官啊?”

    薛飞坐在沙发上,往后一靠说道:“正处级,主要工作就是给市长常务副市长服务。”

    张凤霞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没见过市长长什么样儿,不过她知道市长那可是大官,能给市长服务,这差事肯定错不了。

    “那你可得好好干啊,一定要认真仔细,要让领导满意,绝对不能让领导挑出毛病来。”

    “我知道了。妈,我有点饿了,晚上多做点好吃的吧。”薛飞摸了摸肚子说道。

    “这还用说吗,肯定给你做好吃的,我大儿子升官了,怎么可能不犒劳祝贺一下呢。我这就出去买菜。”张凤霞进屋换了身衣服,兴高采烈的就去了菜市场。

    晚上,薛仁贵把薛慧薛岩两口子全都叫到了家里,为了给他们一个惊喜,打电话的时候也没告诉他们过来吃饭的原因,等他们过来以后,薛仁贵把薛飞的事情一说,薛慧和薛岩非常高兴,各自给了薛飞一个大大的拥抱表示祝贺。

    丁广志和陈艳玲听了,两个人没有像薛慧和薛岩反应那么大,甚至可以说用反应平淡来形容,挺着大肚子的陈艳玲只是微笑着说了句恭喜,而丁广志坐在一边连句话都没说,脸上也没什么笑模样,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一家人吃了个团圆饭,第二天早上,薛飞去了市政府报到。市人大开了一个简短的会,正式任命薛飞为七河市政府秘书长,其实就是走个形式。从人大出来,薛飞就去了市政府那边,正式走马上任。

    一进办公楼的门,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中等身材,留着平头,戴着眼镜的男人便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伸出双手说道:“你好薛秘书长,我叫潘兆丰,是办公厅主任,欢迎你来到市政府工作。”

    潘兆丰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

    薛飞伸出双手同潘兆丰握了握手,笑着说道:“你好潘主任,我初来乍到,很多事都不懂,还希望潘主任以后在工作上能够多多帮助我呀。”

    薛飞把姿态放的很低,潘兆丰作为副手自然就要放的更低了:“薛秘书长过谦了,我相信在薛秘书长的带领下,办公厅的工作一定会变得更加井井有条,更有效率的。上楼吧薛秘书长。”

    来到楼上,薛飞没有急着先跟办公厅的人见面,而是先去了吴中正的办公室。以后吴中正就是他的直接领导了,不管吴中正怎么对他,他第一天来上班,该有的礼节是不能落的,必须得先打个招呼。

    敲响吴中正办公室的门,进去后,潘兆丰说道:“吴市长,薛秘书长来了。”

    薛飞来到办公桌前伸出手说道:“你好吴市长,我是薛飞,很高兴以后能与您一起工作。”

    吴中正起身同薛飞握了下手,示意薛飞坐,笑着说道:“之前听说要来一个新秘书长,说很年轻,我以为怎么着也得有三十岁,没想到一了解才知道,才二十六岁,真是年轻有为啊。我知道你是七河人,还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既然回到了七河,就好好干,也算是回报家乡了。”

    吴中正今年五十岁整,生得人高马大,浓眉大眼,一头七三开的背头乌黑发亮,梳的一丝不苟。薛飞觉得吴自强除了身材和吴中正很像之外,五官长得并不像。

    “吴市长说的是,我之前一直在外地工作,特别想有朝一日能回七河来工作,为建设七河出一份力。如今算是愿望实现了,我肯定会尽心尽力的。只是我之前并没有做过秘书长的工作,以后有做的不到的地方,还请吴市长多多批评,多多指正。”

    “这个好说。年轻人嘛,犯错误是正常的,只要态度端正,工作积极,你应该很快就会适应新工作的。”

    薛飞和吴中正聊了一会儿,吴中正脸上始终挂着和蔼的笑容,说的也竟是鼓励的话语,薛飞猜吴中正应该还不知道他和吴自强是高中同学,要是知道他们的关系,以及曲媛媛的事情,恐怕就不会是这副和颜悦色的态度了。

    从吴中正的办公室里出来,薛飞又去了常务副市长姜山的办公室。

    姜山比吴中正整整小十岁,今年四十岁,他不是七河人,也不是林江人,他是辽河人,之前在京天工作,之后因干部交流,被调到了七河任常务副市长,是七河市委市政府里少有的几个外地人之一。

    和吴中正相比,姜山不仅是年龄小,身高体重也要比吴中正小了一圈。姜山人长得其貌不扬,没什么特点,如果说非要找出一个特点,那恐怕也就是他的手很大了。薛飞要比姜山高一头,但是在和姜山握手的时候,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手被姜山的手几乎全部给包裹住了,而且姜山握手的力度很大,薛飞不知道是他平时握手就这么用劲儿,还是刻意而为。

    相对于吴中正的面带笑容,在和姜山的聊天过程中,姜山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薛飞也就没有多做逗留,说了几句客套话,就离开了。

    薛飞很纳闷,他和姜山不认识,这是第一次见面,仇恨根本就谈不上,姜山为什么会摆出一副好像不是很欢迎他的样子呢?他想不明白。

    七河市政府一共八位副市长,除了姜山,另外七位薛飞也都一一拜访了一下,打了个照面。

    办公厅在吴中正和姜山等领导的楼下,薛飞同另外四位副秘书长见过面后,又到办公厅下面的各个科室走马灯式的看了一下,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前,薛飞对于新的工作毫无头绪,就像他当初到极北县旅游局,到富来县卫生局一样,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学起。不同的是,这次的工作是一个伺候人的活儿,而且伺候的还是他老同学的父亲,这个活儿注定不会好干的。

    看書辋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