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关键也病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住院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尤其是像欧阳锦绣这种,医生特别叮嘱,术后三天内最好躺在床上不要动,三天后可以在床上做一些轻微的活动,譬如深呼吸,伸展四肢等,走动什么的最好在一周之后,以免会抻到伤口。品书网

    只能躺在床上的欧阳锦绣每天除了接电话,打电话,了解公司的动态,处理公司的一些事物之外,剩下的时间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除非有事,否则基本不和薛飞说话聊天,搞的薛飞也很难受。

    医院本身就是一个让人感到压抑的地方,天天面对躺在病床上的欧阳锦绣,又总刁难折腾他,薛飞的心情很难会好。有时特别想出去逛一逛,溜达溜达,欧阳锦绣又不让,只许他在病房里待着,所以虽然每天和一个大美女朝夕相处,薛飞却没有一点美好和乐趣可言,心里只盼着这一周赶紧过去,他好回十里镇。十里镇虽然也没什么意思,但至少他是自由的,而在这儿待着,他都不属于他自己。

    晚上吃过晚饭,欧阳锦绣说要洗脚,薛飞就打了一盆热水,蹲在地上把手伸进盆子里给欧阳锦绣洗脚。

    手刚碰到欧阳锦绣的脚心,欧阳锦绣立马就把脚抬起来躲开了薛飞的手,这一躲不要紧,脚上的水全都甩在了薛飞的脸上和衣服上。

    “你干什么呀?”薛飞用胳膊擦了一下脸,嗔怪道。

    “我怕痒,你别碰我脚心。”欧阳锦绣看到洗脚水甩到了薛飞的脸上有点想笑,但她忍住了。

    薛飞现在对欧阳锦绣已经生不起来气了,他已经把一切都看开了,因为生气也无济于事。

    一边给欧阳锦绣洗脚,一边观赏着欧阳锦绣的一双脚。别看欧阳锦绣这个人像个冰雕似的,基本失去了发笑的能力,但必须承认她的美丽。这种美不仅仅体现在她的脸上,她的身材,还体现在她的脚上。

    她的脚雪白如玉,修长且秀丽。脚踝纤细不失丰满,脚弓稍高如若无骨。十个脚趾均匀整齐,好似葱白一般,真的是无与伦比,堪称玉足美脚。

    脚是女人的第二张脸,被男人盯着脚看,就好像被盯着脸看一样,使得欧阳锦绣面红耳赤,把脸转向一边,用手扇风。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也不这样啊,现在怎么搞的这么容易害羞了呢。

    突然,欧阳锦绣的手机响了,她接听电话后,脸上的红晕瞬间就消退了,随之又变成了她平常的那副冰冷的表情。

    “我在冰城出差呢,这两天回不去。下周也不行,没时间。哎呀,就别唠叨我了,以后再说吧,烦人。”说完,欧阳锦绣就气愤的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了床上。

    薛飞不知道是谁给欧阳锦绣打的电话,听她说话语气不善,一副生气的样子,就不敢再看着她的脚胡思乱想了。因为以他现在对欧阳锦绣的了解,欧阳锦绣就像是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喜怒无常。前一刻还和风细雨,下一刻很可能就是狂风暴雨,所以他必须时刻警惕,千万不能往地雷上踩。

    刚挂了电话,不到一分钟,手机就又响了,欧阳锦绣拿起手机一看,就眉头紧锁,她没有马上接听,看着有点犹豫,不过最后她还是接听了电话。

    “什么事儿啊?我刚刚不是跟她说了吗我在冰城出差,没时间,干吗还提这件事啊?我不见,我又不是没见过,我对他没感觉。我是个人,我不是个商品,你们休想把当成商品卖了!家族是家族,我是我,家族怎么样我管不着,跟我没有关系。我告诉你,要是再让我跟不喜欢的人结婚,你就别再给我打电话了,打也不会接的。”欧阳锦绣怒不可遏,挂了电话后,为了防止再有人给她打电话,她直接就把手机给关机了。

    似乎是心里有气无处发泄,见薛飞还在给她洗脚,就冲薛飞吼道:“你还有完没完了?洗个脚这么磨叽,你绣花呢?”

    薛飞不敢吱声,赶紧用毛巾给欧阳锦绣擦脚。擦完,准备起身去倒水的时候,由于蹲的时间太长了,脚上一软,身体一下子就向后仰了过去,坐了一个大屁蹲。

    欧阳锦绣见状,“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犹如桃花绽放,美艳至极。

    看到欧阳锦绣笑了,薛飞很诧异,还以为她不会笑呢,没想到笑起来会这么好看,瞬间就被吸引了。

    见薛飞的眼睛都直了,欧阳锦绣马上收起笑容,绷着脸说道:“看什么看,赶紧洗脚水倒了。”

    薛飞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端起洗脚水就去了卫生间。

    看着薛飞的背影,想到刚刚他摔倒的样子,欧阳锦绣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薛飞刚进卫生间,他的手机就响了,是云朵打来的,接通后不等开口,就听云朵心急火燎地问道:“你现在在哪儿呢?”

    “在冰城呢,怎么了?”薛飞听云朵说话的语气好像出了什么要紧的事儿。

    “你真的在冰城?太好了。我妈刚刚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突然昏倒了,打了120,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听情况好像挺严重的。我今天刚到云海,过来谈投资的,现在回不去,得后天才能回冰城,你能帮我去医院照看一下吗,在冰城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求你了。”云朵说话的时候带有哭音,可见她此刻该有多担心。

    “好的,没问题,我现在就过去,你别担心,这面有我呢。”薛飞挂了电话,把洗脚水倒进马桶里就出了卫生间。

    “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下,晚上可能就不回来了,你要是有事就叫护士吧。”薛飞说完转身就走。

    “你站住,你干什么去呀?”欧阳锦绣问道。

    “我真的有急事,我现在得马上赶过去。”薛飞急切地说道。

    “你把话说清楚了,不然不许走。”

    “我能不说吗?”

    “不行,必须说,别惹我生气啊。”欧阳锦绣提醒道。

    薛飞真不想说是云朵她爸被拉去医院急救了,可是不说欧阳锦绣又不让他走,他要是一走了之,欧阳锦绣肯定会生气的,到时就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了,所以只能如实回答。

    “云朵给我打电话,说他爸突然昏倒了,被120拉去医院抢救了。她现在人在云海,回不来,就让我过去看一下。”

    “云朵她爸去医院抢救,她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啊?”欧阳锦绣非常疑惑。

    “因为……”薛飞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赶紧说,别骗我啊,你要是敢骗我,后果自负。”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和她也算是朋友,之前假扮过她男朋友,现在她爸病了,这么危急,给我打电话,你说我能不去吗?”

    “你还假扮过她男朋友?”欧阳锦绣有些惊讶。

    “嗯,她让我帮忙,我也不好拒绝,我还去过她家,见过她爸妈,她爸妈现在应该还以为我是她男朋友呢。”薛飞看了眼时间说道:“我真得走了,有事儿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不等欧阳锦绣再开口,薛飞已经离开了病房。

    云朵居然让薛飞假扮她男朋友,还把薛飞带回了家,看来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啊。听了薛飞的话,欧阳锦绣就琢磨了起来。

    薛飞打车赶到冰城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时,关键还在抢救中,梅佳丽满脸焦急,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非常害怕关键会有个三长两短的。看到薛飞来了,她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扑到薛飞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薛飞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管用,只有等医生出来说关键已经平安无事了,梅佳丽才会放心。所以他也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轻拍梅佳丽的后背,任由她哭。

    大约十几分钟以后,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走出来问道:“谁是家属?”

    梅佳丽和薛飞赶忙走上前,梅佳丽擦了擦眼泪说道:“我是家属,人现在怎么样了?”

    “他是脑梗,人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需要近一步的检查,去办一下住院手续吧。”

    “好,我现在就去。”

    办完住院手续,关键就被护士推进了病房里。

    由于担心梅佳丽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薛飞就决定留下不走了。其实他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可跑腿也是需要个人的,他既然答应了云朵过来照看,自然是要帮忙帮到底的。

    为了让关键得到更好的治疗,第二天早上,薛飞给潘齐打了一个电话,问他认不认识医院的专家,找找关系,给关键好好看一看。

    潘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五分钟后给薛飞回电话,说专家一会儿就去关键的病房,在医院里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那位专家。

    潘齐找的专家不是别人,而是医院的院长,是全国著名的心脑血管疾病专家,平常在冰城都是给市里省里领导看病的,一般人想让他看病,花钱都是请不到的,潘齐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可见潘齐的人脉关系该有多硬多强大。

    果不其然,时间不长,医院的院长就过来了,身边还跟着几个打下手的医生。院长看了关键昨晚的检查报告后,又让关键做了两个检查,结果看出来后,他说问题不大,但是需要住院观察几天,平时还要多注意保养,争取不要让它再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临离开病房前,院长还特意问了一下是否要调一下病房什么的,还给薛飞留了他的手机号,说有事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

    权威的专家都说没事了,关键和梅佳丽也就把提着的心放在了肚子里,同时也对薛飞刮目相看。院长亲自问诊,这是多大的面子。他们不知道是潘齐帮的忙,所以就把功劳全都算在了薛飞的头上。

    关键之前一直怀疑薛飞是云朵的冒牌男朋友,通过这次的事情,看到薛飞跑前跑后,尽心尽力的样子,关键心中不再有任何猜疑了,他相信薛飞就是云朵的真男朋友,他也为云朵能找到薛飞这样一个男朋友而感到高兴。

    “薛飞,叔叔谢谢你。”关键动容道。

    “叔叔您太客气了,谢什么呀,云朵不在您和阿姨身边,这还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吗。”薛飞笑着说道。

    “你虽然年龄要比朵朵小,但是你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我和你阿姨对你都很满意,希望你能和朵朵永远真心相对,互敬互爱。”关键说完看了梅佳丽一眼。

    “没错,我和你叔叔对你们在一起没有意见,只要你们两个能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强。”梅佳丽说道。

    薛飞听了笑而不语,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从关键和梅佳丽的话里听出了更深层的意思,似乎是在说,他和云朵要是马上结婚,他们也不会反对的。可他只是帮忙演戏而已,和云朵结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看来找时间得和云朵聊聊了,再继续被误会下去,非出事不可,真要是哪天关键和梅佳丽主动提起来可就不好办了。

    薛飞打算等云朵回来后他再去欧阳锦绣那边,在这边,和关键梅佳丽待在一起虽然多少会有一些不自在,但总比待在欧阳锦绣身边,被她呼来喝去要好的多。不过薛飞没有把欧阳锦绣自己扔在医院,他想的很周全,毕竟欧阳锦绣现在卧床不是很方便,身边还是有个人比较好,于是他就把佟大志给派了过去,让佟大志看护一天。

    在病房里,欧阳锦绣和佟大志大眼瞪小眼,两个人在相互打量对方。

    “你叫什么呀?”欧阳锦绣问道。

    “我叫佟大志。”欧阳锦绣的气场天生就强大,加上她平常又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致使佟大志一见到她心里就有点害怕,站在她面前也是规规矩矩的,就像是小士兵见到了大将军一样。

    “你和薛飞什么关系啊?”

    “他是我哥,但我们俩不是亲戚,也不算是朋友。”

    “什么意思啊,你详细说说。”欧阳锦绣没听懂。

    佟大志不敢对欧阳锦绣有任何隐瞒,就一五一十的把他之前的情况,以及怎么认识薛飞的,后来怎么跟薛飞离开的齐县,全都跟欧阳锦绣说了。

    欧阳锦绣听后触动不小,她没想不到薛飞会这么心善,会收留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这种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薛飞对你好吗?”欧阳锦绣感兴趣地问道。

    “好,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他给安排的,他还经常给我打电话,问我过的怎么样,还经常给我买衣服,过年过节也都让我去他家里,他爸妈对我也特别好,拿我当他们的孩子看待,他们一家都是好人。”佟大志由衷地说道。

    “薛飞既然对你这么好,那你对他的事情一定都有所了解吧?”

    “哪方面的事情啊?”

    “譬如说感情方面的,你知道多少?”欧阳锦绣一眨不眨地看着佟大志。

    “这个……”佟大志挠了挠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不许骗我,你要是骗我,你一定会后悔的。”欧阳锦绣吓唬道。

    佟大志马上就要十八岁了,可从心智上来说他还是一个孩子,本来他看欧阳锦绣就眼晕,再被一吓唬,就更害怕了。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不能跟飞哥说,不然他会生气的。”佟大志战战兢兢地说道。

    “我肯定不会说的,你放心吧。”欧阳锦绣信誓旦旦地说道。

    “飞哥的女朋友叫曲媛媛,过年的时候飞哥把她带回家了,一家人都很喜欢她。可是要我说,我认为还是凤姐和飞哥最般配。”

    “凤姐是谁啊?”曲媛媛欧阳锦绣见过,凤姐是谁她还真不知道。

    “她叫栾凤,曾经她在最困难的时候飞哥帮助过她,后来就跟飞哥在一起了。她也去过飞哥的家里,但是好像飞哥并没有娶她的想法,不然也不会和曲媛媛在一起了。其实凤姐她人特别好,很爱飞哥,长的也好看,至少不比曲媛媛差,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飞哥不想和她结婚。”佟大志感觉很可惜,也替栾凤感到担忧。

    欧阳锦绣以为薛飞只有曲媛媛这一个女朋友呢,没想到除了曲媛媛,还和一个叫栾凤的女孩关系密切,然后又给云朵假扮男朋友,简直就是个花心大萝卜,难怪会趁她喝醉的时候占她便宜呢,看来他的本质就不怎么样,是一个十足的渣男。

    “栾凤是干什么的呀?”欧阳锦绣问道。

    “原来在酒店工作,前一段去美国留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佟大志说道。

    “薛飞感情方面的事情,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就知道这些,全都跟你说了,没有一点隐瞒。姐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你和飞哥是什么关系啊?”佟大志好奇地问道。

    “仇人。”欧阳锦绣白了佟大志一眼就不再说话了。

    本書源自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