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护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到了医院,经过检查,欧阳锦绣果然是得了急性阑尾炎,医生的建议是最好马上做手术,如果保守治疗,以后很容易复发。品书网 欧阳锦绣表示同意,只要能让她不疼,怎么着都行。于是薛飞交了钱,办了住院手续,欧阳锦绣就被推进了手术室里。

    阑尾炎手术只是个小手术,半个小时左右,欧阳锦绣就出来了,手术很成功。医生向薛飞交代了一下术后注意事项,然后欧阳锦绣就被推进了病房里。

    病房是普通的病房,一个屋三张病床的那种,欧阳锦绣一进去看到还有两个人在病房里,当时就不干了,让薛飞马上给她换成单间病房,要有独立卫生间的那种,薛飞不敢不从,只好又交钱,把病房换成了高档病房。

    护士给欧阳锦绣挂上吊瓶后就出去了,薛飞看了眼时间,这会儿已经快十二点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不疼了吧?”薛飞问道。

    “现在不疼,不过我估计等麻药劲过了肯定还得疼。”欧阳锦绣指了指床头上的矿泉水,薛飞拧开后递给了她。

    “你这趟来冰城是自己来的?”

    “还有我助理。”

    “他人呢?”

    “在酒店呢。”

    薛飞以为欧阳锦绣是自己来的呢,听到还有助理,就知道欧阳锦绣给他打电话肯定是为了故意折腾他,不然发病干吗不叫助理送她来医院呢。

    “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吧。”

    “干什么?”欧阳锦绣不知道薛飞要干什么。

    “医生说你需要在医院住一个星期,跟我说了一些你手术后的注意事项,你让你助理过来,我跟他说一下。”薛飞怕跟欧阳锦绣说她记不住,要是跟她助理说,她助理一定会放在心上,当成大事来办的。

    “你干什么去呀?”

    “我明天早上八点的火车,我得赶回去上班。”

    “不行,你不能走。”欧阳锦绣斩钉截铁地说道。

    “为什么呀?”

    “你说为什么?”

    薛飞觉得自己问为什么确实有点多余,不过让他留下看护,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我不是不想看护你,是我真的要上班,你说我作为镇党委书记,要是一周不去上班,这像话吗?再说了,你要是没人看护就算了,我怎么也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医院,你有助理,云朵也在冰城,她们都比我更适合照顾你,你说是不是?”

    欧阳锦绣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说道:“你不用跟我说那么多,反正你就是不能走,你必须在医院待着,哪儿都不能去。”

    “我……”

    “好啦别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薛飞拗不过欧阳锦绣,无奈的叹了口气。

    回不了十里镇,薛飞就给蒋俊凯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有事,一周后才能回去,如果镇上有事随时给他打电话。

    薛飞给欧阳锦绣当护工,显然不会轻松,欧阳锦绣总是给他没事儿找事儿做,就好像看他闲着就难受似的,不是指使他干点这个,就是干点那个,一天下来搞的他筋疲力尽,却有苦不能说,因为在欧阳锦绣的面前,薛飞唯一拥有的权利就是忍受。

    午睡醒来,欧阳锦绣说道:“我晚上想喝鸡汤。”

    薛飞应道:“好,晚上我去饭店买。”

    “不行,我要你给我做。”

    “我做?我怎么做啊?也没有厨房。”薛飞惊讶道。

    “我不管,我就是要喝你做的鸡汤。”欧阳锦绣不管不顾地说道。

    薛飞也不辩驳,因为他知道辩驳也无济于事,最后他还得照做。只是鸡汤好做,去哪儿做呢?欧阳锦绣真是会给他出难题。

    下午三点半,薛飞离开医院去了菜市场,买了一只农村养的那种老母鸡,然后去了医院附近的一家饭店,问能不能用一下厨房,他不会白用,可以付钱。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薛飞花了三百块钱搞定了这件事。把鸡炖上以后,就待在饭店里等。

    炖鸡汤不像是单纯的炖鸡那么简单,必须要文火慢炖,需要时间,着急是不行的。

    薛飞炖的这锅鸡汤炖了足足有两个小时,出锅后他尝了尝,味道还不错,欧阳锦绣应该会喜欢喝。把鸡汤倒进保温桶里,又打包了一道菜一盒饭,拎着就回了医院。

    欧阳锦绣喝了一口鸡汤,品了品滋味,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薛飞问道:“这汤真是你做的?”

    “当然是我做的了,我亲自去买的鸡,然后花了三百块钱,在医院附近饭店的后厨做的。怎么了,不好喝?”薛飞心说我尝了还行啊。

    “你会做饭?”欧阳锦绣没有说汤是否好喝。

    “算是会吧,家常菜什么的没问题。”

    欧阳锦绣让薛飞给她做鸡汤,是因为她以为薛飞不会做呢,就故意难为他。喝了薛飞拿回来的鸡汤,她发现非常好喝,就怀疑不是薛飞做的,但是听到薛飞说会做饭,她心中的疑虑也就消除了。

    她没想到薛飞还会做饭,看来找时机得让薛飞给她做一次才行。

    欧阳锦绣虽然嘴上没说汤好喝,但是薛飞看到欧阳锦绣喝起来有滋有味的样子,就知道她是喜欢喝的。

    薛飞坐下打开餐盒刚要吃饭,就听欧阳锦绣说道:“你去酒店给我拿一下换洗的衣服。”

    “现在去啊?”薛飞已经饿的肚子都咕咕叫了。

    “没错,现在就去。”

    “你让你助理送过来呗。”薛飞现在只想吃饭,一点也不想动。

    “我给她放假了,她没在酒店,你赶紧去,半个小时内必须回来,现在开始计时。”欧阳锦绣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说道。

    薛飞只好把刚打开的餐盒盖上,起身离开病房去了深蓝酒店。

    他不敢耽误,怕要是超过半个小时,欧阳锦绣指不定还会想出什么主意整他呢。一路小跑出了医院,打车到了酒店拿了东西,又紧忙返回。所幸医院离酒店并不远,路上也没有堵车,所以半个小时内赶回了医院。

    终于可以吃饭了,薛飞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欧阳锦绣在一旁看着直皱眉,心说吃相真丑。

    吃完饭薛飞以为他能歇一会儿了,事实上并不能。

    欧阳锦绣在手术以后,医生告诉薛飞,一周内欧阳锦绣是不能洗头洗澡的,因为伤口不能碰到水。而欧阳锦绣又是一个极其爱干净的人,现在天气又越来越热,每天躺在床上不能动就已经很难受了,要是再不能洗澡,她简直就要疯了。

    欧阳锦绣让薛飞去酒店拿换洗的衣服,就是想把身上穿的内衣换下来。只是换的话就必须得洗澡,但又不能洗澡,欧阳锦绣不知如何是好,就把这个难题交给了薛飞,让薛飞想办法。

    “让你助理过来吧,让她给你用毛巾擦一下身子。”薛飞之前以为欧阳锦绣的助理是男的呢,后来她欧阳锦绣的助理来过医院一次她才知道是个女孩,叫罗薇。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给她放假了,你什么记性啊?”欧阳锦绣白了薛飞一眼说道。

    “那就让云朵来吧。”

    “她现在不在冰城,去京天了。”

    “那要不我去问问护士?”

    “不行,我不喜欢陌生人跟我有亲密的接触。”

    薛飞要崩溃了,这姑奶奶也太难伺候了:“那怎么办啊?要不你就再挺几天,过了这周就好了。”

    欧阳锦绣瞪着眼睛说道:“不行,今晚我必须擦一下身子,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你赶紧想办法。”

    薛飞被欧阳锦绣气的不得了,就有点口不择言:“要不就我给你擦。”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欧阳锦绣一听就不高兴了。

    “我给你的建议你都不采纳,你还非让我想办法,换位思考,你是我,你能怎么办啊?”薛飞申辩道。

    “那也不能你给我擦呀。”

    “我给你擦怎么了?你是怕我擦不干净,还是怕从你身上擦下泥来你脸上不好看呀?”

    “你……”欧阳锦绣恼羞成怒,拿起一旁的手机就朝薛飞扔了过去,还好薛飞反应很快,伸手接住了手机,要是掉在地上,非摔坏了不可。欧阳锦绣用的是著名的威图手机,价值几十万一部。

    “你要么让我给你擦,要么就直接换衣服不擦,我是没别的办法了。”薛飞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说道。

    欧阳锦绣也知道这件事薛飞确实不好办,可是她又不想让薛飞给她擦,难道真要一星期不洗澡?欧阳锦绣想想就难受,她自己要是真这么挺着,到时非变成一堆垃圾不可。

    经过一番暂短而激烈的思想斗争,欧阳锦绣心一横,决定让薛飞给她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被薛飞看而已,又不是没看过,再看一下又不会死,总比变成一顿垃圾要强。

    “那你就给我擦吧。”欧阳锦绣其实心里很不好意思,但却装作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不然她怕薛飞会笑话听她。

    薛飞目瞪口呆,他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他说给欧阳锦绣擦,真正的目的是想叫她别总给自己出难题,没想到欧阳锦绣还真让他擦,看来是豁出去了。

    见薛飞在那儿愣着不说话,欧阳锦绣问道:“怎么了,你还不乐意啊?”

    “我不是不乐意,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男女授受不亲……”

    “你少来这套,当初跟我发生关系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男女授受不亲呢?”

    薛飞哑口无言,既然欧阳锦绣都豁出去了,他作为一个男人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擦就擦,谁怕谁呀。

    薛飞打了一盆温水,把一条白毛巾放到盆里弄湿拧干后,端着盆来到床前说道:“把衣服脱了吧。”

    欧阳锦绣心里本来就害羞,听到薛飞让她脱衣服,她总感觉怪怪的,于是就再也伪装不住了,不由得脸上一红,有点不敢看薛飞了。

    薛飞看到欧阳锦绣脸红了,心说原来你也会脸红呢,我还以为你的脸色永远都不会变呢。

    欧阳锦绣真的是一个很拧巴的女人,她能说服自己让薛飞给她擦身体,却说服不了自己当着薛飞的面脱衣服,只是她自己又没法脱,弯腰很容易把伤口给抻到,所以脱衣服这事儿还得让薛飞帮忙。

    脱掉欧阳锦绣身上的病号服,看着躺在床上的欧阳锦绣宛如红苹果的脸蛋,高耸如山峦般的胸脯,平坦如平原的小腹,以及修长如杨林的双腿时,薛飞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绝大多数的男人都喜欢看女人一丝不挂的样子,薛飞也喜欢,但他更喜欢欧阳锦绣此刻这种穿着内衣的状态。什么都不穿,虽然可以一览无余,却没有神秘感。而穿着内衣,既可以看到完美的身材,但关键部位又看不到,那种尤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充满神秘的色彩,也会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有时看得见摸不着的那种爽,要远比看得见摸得着更刺激。

    看到薛飞盯着自己的身体一直在看,不动手擦,欧阳锦绣不悦道:“你看什么呢,流氓!我警告你,不许趁机占我便宜,否则你死定了!”

    看到这么美的你,要是一点歪心思都没有,我还叫男人吗?薛飞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当然不会这么说,他说道:“你放心,你不警告我,我也不敢,我没那么大的胆量。不过我建议你把胸罩和内裤也脱了,不然擦不到,你到时换新的不就白换了吗。”

    没得到欧阳锦绣的许可,薛飞是不敢贸然去脱她身上的内衣的。

    薛飞说的一本正经,听起来像是在为欧阳锦绣着想,其实让欧阳锦绣全都脱了,也是想趁机让自己饱一下眼福。栾凤去了美国留学,曲媛媛去了京天工作,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吃不到荤腥,看看荤腥总可以吧。

    欧阳锦绣认为薛飞说的有道理,想到自己已经脱到这种程度了,也不差胸罩和内裤了,一咬牙,就让薛飞全都脱了。

    薛飞给光溜溜的欧阳锦绣擦身子小心翼翼,生怕有一点闪失,尤其是担心欧阳锦绣会误会他趁机耍流氓,占便宜。

    在擦上半身的时候,欧阳锦绣把自己红彤彤的脸扭向了一边,她怕和薛飞四目相对会尴尬。其实她心里已经尴尬的要命了,因为擦的时候难免会有肌肤之亲,又是敏感的部位,即便她演技高超,想假装泰然自若也是做不到的。

    趴在床上,薛飞在擦后背的时候,欧阳锦绣算是多少松了一口气。

    她感觉很奇怪,如果换成别的男人,无论如何她也不可能同意让其给她擦身子,可是薛飞她却同意了,难道真是因为她和薛飞发生过关系,薛飞又不止一次看过她身体的原故吗?她一时还想不明白。

    擦完身子,把新的内衣穿在身上后,欧阳锦绣的心情才算是彻底的平静下来。

    薛飞端着水盆转身想去卫生间把水给倒掉时,欧阳锦绣说道:“你把我换下来的内衣洗了吧,记住一定要轻轻揉搓,绝对不能弄变形了,我的内衣很贵的。”

    薛飞听了只是皱下眉,没说什么。

    给欧阳锦绣这样的绝世大美女擦身子,看着是美差,其实也是苦差。面对这样一个女人却不能碰,作为一个男人,薛飞倍感煎熬。进了卫生间,他低头看了一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就是欧阳锦绣,如果换成别的女人,他肯定早就扑上去了。

    本部来自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