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偶遇吴自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曲媛媛去京天电视台试镜,一次就成功了,并与电视台签订了三年的工作合同,这意味着她如愿以偿的又重新回到了荧屏前。品书网

    可能是已经习惯了每天都能看见曲媛媛,突然看不到了,薛飞感觉心里空落落的,这使他又不禁想起了远在美国上学的栾凤,两个和他最亲近的女人,现在都不在他的身边了,他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看来以后他只能自己在十里镇待着了。

    曲媛媛去京天没几天,薛飞接到了孟德胜的电话,孟德胜告诉薛飞,他被调到了冰城,任林江省政府秘书长。虽然是平调,但薛飞从电话里听的出来,孟德胜还是很高兴的,薛飞也对他表示了祝贺。

    由于过年的时候没去安岭,薛飞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孟德胜了,这次孟德胜被调到了冰城,薛飞觉得光是在电话里祝贺是不够的,还应该当面祝贺,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和孟德胜见一面,沟通一下感情,于是周五下班,薛飞就去了冰城。

    到达冰城是周六的上午十点多,从火车站出来,给孟德胜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住的地方,就打车赶了过去。

    薛飞没有空手去,好久没见了,孟德胜又调到了冰城工作,他什么都不拿显然不合适。到了孟德胜住处的附近超市买了几样东西,拎着就去了孟德胜家里。

    “你瞅你,来就来呗,又不是外人,拿什么东西啊。”看到薛飞买了不少东西,孟德胜嗔怪道。

    “我就在超市随便买了点,都是给孩子的。”薛飞一边换鞋一边笑着说道。

    薛飞到厨房跟贾鑫洁打了个招呼,就和孟德胜来到客厅坐了下来。

    没有看到孩子,薛飞就问:“孩子呢?”

    孟德胜指了下里面的房间说道:“保姆哄着睡觉呢。”

    “孟叔叔,恭喜你被调动了冰城工作。”薛飞笑着说道。

    “咳,没什么值得恭喜的,也没升官,只是位置不同了而已。”孟德胜嘴上这么说,脸上却带着高兴的神采,显然他对新的职位很满意。

    “那可不一样。您在安岭只是市领导,这次调到了省政府工作,虽然级别没变,却是省领导了。以您的能力,再往上升一格,我看是指日可待的。”薛飞恭维道。

    “但愿如此吧。你现在怎么样啊,在农村待着一定不习惯吧?”孟德胜关心道。

    “也没什么不习惯的,工作嘛,在哪儿都一样。我现在在十里镇待的挺舒心的,一天天也没什么事儿,与世无争,非常悠闲。”薛飞现在对自己的境况想的很开,既然无力改变,那就好好享受当下吧。

    “人这一辈子没有一帆风顺的,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官场就是人生的缩影,有高峰的时候,就必然会有低谷的那一天,没有人能做到从始至终都平步青云。你还年轻,属于你的好时候还没有来呢,所以你要学会等待,学会隐忍,厚积薄发,伺机而动,最终必会时来运转的。记住,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孟德胜点拨道。

    孟德胜了解薛飞,知道薛飞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对薛飞也非常欣赏,他真的很想帮薛飞一把,无奈他的能力有限,面对叶向辉,他也是有心无力。

    薛飞知道孟德胜跟他说的都是经验之谈,是掏心窝子的话,对现阶段的他非常有帮忙,就把孟德胜的话全都默默记在了心里。

    孟德胜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你谢叔叔应该也快被调到冰城来了。”

    薛飞有些惊讶:“是吗?什么时候啊?”

    “下半年吧,具体什么时候不知道,但是事情应该是基本已经确定了。”

    “担任什么职务啊?”

    “目前还不清楚,不过肯定比我的职位高,他这次有可能会进常委。”

    省委常委?薛飞更惊讶了。

    因为薛仁贵的原故,薛飞和谢长顺联系的要比孟德胜多,平时经常打电话,但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看来有时间得去一趟如春了。

    吃完饭,薛飞和孟德胜贾鑫洁又聊了一会儿,他们两口子想留薛飞晚上在家里住,薛飞没有同意,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要留宿,更何况家里还有保姆和孩子,也不方便,所以没待多久就告辞了。

    从孟德胜家出来,薛飞给潘齐打了一个电话,潘齐说他没在冰城,去外地出差了。

    给程爵打电话,程爵有时间,又约了路涛,三个人找了个茶楼,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到了晚上又一起去了饭店吃饭。

    一进饭店,薛飞和路涛就看到了熟人,是吴自强,路涛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心想他怎么在这儿啊?薛飞没有多想,平常跟吴自强也没什么联系,在饭店偶遇了,薛飞还感觉挺亲切的。

    “自强,这么巧,你也在冰城啊?”薛飞笑着跟吴自强打招呼。

    吴自强因为曲媛媛的事情对薛飞的意见很大,不看到薛飞还好,一看到薛飞,他就又想到了曲媛媛,自然就没什么好脸色。

    “我就不能在冰城吗?冰城不许我来?”吴自强的话里明显带着刺。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没想到能在冰城遇到你,最近怎么样啊,一切都还好吧?”

    “拜你所赐,不怎么好啊。”

    “我?”薛飞看了看身旁的程爵和路涛,不解道:“我怎么了?”

    “你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你做过什么你不知道吗?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老同学的墙角你也挖,做人不能这么做啊,太不地道,太不讲究了。”吴自强丝毫不顾及老同学的情面,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了。

    薛飞刚刚还没反应过来吴自强说的是什么意思,听了吴自强的这番话,他才知道吴自强是在说曲媛媛的事情。他以为吴自强早就应该释怀了,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在耿耿于怀,而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既不能劝也没法解释。

    路涛听了吴自强的话感觉很不悦耳,但他作为局外人又不好说什么,只能是和稀泥:“自强,你是跟朋友一起来的吧,你去吃饭吧,我们饿了,我们也去吃了,有时间咱们再约。”

    路涛示意薛飞赶紧走,多说无益。而吴自强则阴阳怪气地说道:“别再约啊,再约就指不定什么时候了。你们找个地方先坐,我一会儿就过去,好久都没见薛飞了,我跟得他好好叙叙旧。”

    吴自强看着薛飞,眼神里既有挑衅,也有股杀气。

    “那个人是谁啊?”坐下后,程爵问道。

    “我和薛飞的高中同学。”路涛说道。

    “他和你有矛盾?”程爵看着薛飞问道,他听出了吴自强刚刚话里有话。

    薛飞低头不语,路涛觉得程爵也不是外人,就把曲媛媛的事情说了。

    “他算个什么东西啊?合着曲媛媛非得跟他好,不跟他好,跟薛飞好,薛飞就是他的仇人是吗?这什么老同学啊,人品也太次了,这样的人以后还是少来往吧。”刚刚听吴自强说的那些话程爵就不爽,一听是这么回事,就更恼火了。

    薛飞并没有太怪吴自强,因为他知道吴自强有多喜欢曲媛媛,所以他能理解吴自强的心情。他认为吴自强对曲媛媛用情太深了,钻进了牛角尖里,一时间还无法自拔,他相信等吴自强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或者结婚了,注意力不在曲媛媛的身上了,也就不会再记恨他了。

    三个人点菜的时候,吴自强过来了。吴自强来冰城是去医院看望他奶奶的,他奶奶生病住院了,他到医院看望完之后,就约了在冰城的朋友一起吃饭。他没想到会偶遇薛飞,平时也没机会见到薛飞,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了,他不想错过这个发泄的机会。

    来到饭桌前,吴自强一点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了薛飞的对面,从薛飞手里拿过菜单就看了起来。

    路涛看了薛飞一眼没说什么,程爵则皱了皱眉,面露不悦之色。薛飞没放在心上,脸上挂着淡淡地笑容。

    吴自强也不管他和别人爱不爱吃,就自作主张的点了起来,而且专门挑贵的菜点,一口气就点了五个,路涛见状想要阻拦,薛飞在桌子底下用脚踢了一下路涛,示意他不要管,让吴自强点就是了。

    吴自强点的菜薛飞他们都不爱吃,三个人只好又各自点了一个。

    菜陆续上齐了以后,薛飞只顾着吃,基本不说话,他知道吴自强是来找茬儿的,他不想闹的不愉快,虽然他们之间没有交清,但终归还是老同学,他还是很看重这份情谊的。

    程爵因为吴自强的原故,也是只吃东西不说话。路涛也不吱声,他只想着赶紧吃,吃完赶紧走,薛飞和吴自强千万可别吵吵起来。

    吴自强一直在等着薛飞和路涛说话,他好接过话茬说薛飞,发泄一番。见两个人谁都不吭声,他就只好主动出击了。

    “薛飞,你现在和媛媛相处的挺好呗?”吴自强看着对面的薛飞发问道。

    “还行,挺好的。”薛飞回道。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媛媛是一个很有眼光,很有品味的女孩,在选择男朋友方面,我以为她会选择一个门当户对,和她各个方面都匹配的男人。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选择你,太让人不可思议了。我不是看不起你,就事论事,你说你除了学习好,考上了华清大学,你还有什么呀?这年头找别的不好找,找有学历的满大街都是,所以我就很奇怪,媛媛怎么就看上你了呢?你是给媛媛洗脑了,还是给媛媛下药了?你跟我说句实话,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吴自强字字挖苦,句句讽刺,程爵和路涛听了都有点接受不了,觉得他太过分了,唯独薛飞脸上始终是那副带笑的表情。

    “我没有给媛媛洗脑,更没有给她下药,我和她在一起,完全是因为缘分,因为彼此喜欢,这也说明她不是一个势利的女孩,她注重的是感情和感觉,而不是所谓的门当户对。”薛飞不紧不慢地说道。

    吴自强冷笑道:“你可拉倒吧,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有意思吗?还缘分喜欢,谁说喜欢就一定得在一起了?我看你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媛媛,你完全是在害她。”

    薛飞没听明白:“这话从何说起啊?”

    “你要是真喜欢她,你就应该为她着想,应该离她远一点。你扪心自问,你能给媛媛什么?你是有钱还是有权?你什么都给不了她,你只会耽误她寻找真正的幸福,你说你是不是在害她?当然,我也清楚你和媛媛在一起为的是什么,除了媛媛长得漂亮,你一定也是看上了她爸是副省长对不对?”

    “我没有。”薛飞反驳道。

    “没有什么呀,这么多年老同学了,你是什么样儿的人我还不了解吗。不是我说你薛飞,你要是个爷们,真想在官场混出一番天地,你就应该靠自己,而不是想着去靠女朋友的父亲,你好歹也是华清大学毕业的,你这么干太没有水平了,作为老同学,我都替你脸红。”吴自强不依不饶,越说越狠。

    薛飞这回真有点生气了,但他没有解释,他认为没必要,他不心虚,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他也了解吴自强,他要是解释了吴自强根本不会信,反而还会说他找借口,敢做不敢当,就没说话。

    薛飞不说,路涛可忍不住了:“自强,你怎么这么说话呀?太伤人了你知道吗?”

    “我怎么说话了?我伤谁了?是他伤我好不好,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你还不知道吗?”吴自强提高嗓门说道。

    “你不就是没追到媛媛吗,多大个事儿啊,你干吗没完没了的?薛飞又不是抢了你的女朋友,你至于吗,这么多年的同学情谊都不要了是吗?”

    “谁说我不要了,我就是因为在乎同学情谊我才只是说说而已,要是别人,你觉得这事儿能这么就算了吗?”吴自强看着薛飞,杀气腾腾地说道。

    “不算你还能怎么地呀?”程爵实在听不下去了,吴自强要不是薛飞和路涛的同学,他早就动手了。

    吴自强不知道程爵是干什么的,本来他就在气头儿上,听到程爵插话呛他,他当即就回击道:“你是谁呀?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程爵的暴脾气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见吴自强敢这么跟他说话,抄起桌上的一个盘子就想飞吴自强,幸亏薛飞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程爵的胳膊,程爵才没把盘子扔出去。

    “哎呦,你还想打我?胆儿挺肥呀,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打一个我看看,你要不打我都看不起你!”吴自强站起身指着自己的脑袋叫嚣道。

    “小逼崽子,你他妈活腻歪了吧!”程爵起身就要打吴自强,薛飞知道程爵的脾气,紧忙起身抱着程爵,生怕他会打到吴自强。

    “快把他拉走,赶紧的!”薛飞对路涛说道。

    路涛也怕真打起来,就拉着吴自强往出走,吴自强不想走,一边挣脱一边说道:“你来呀,你打我呀……”

    程爵推开薛飞就追了上去,薛飞反应非常快,两步过去就从背后抱住了程爵,劝说道:“爵哥,爵哥你听我说,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你要是真把他打了,不会显出你的厉害,只会让你掉价,咱不能干这种自降身份的事儿。”

    路涛把吴自强拉出了饭店,程爵听了薛飞的话也就没再挣脱去追,但薛飞不放心,把程爵按坐在椅子上,身子挡着程爵,害怕他会跑出去找吴自强。

    程爵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一口干掉后,气愤道:“你这什么王八蛋同学啊,简直就是个混蛋,太欠揍了,也就你的脾气好,要是我,早打他个满地找牙了。”

    薛飞不是脾气好,只是不想跟吴自强撕破脸,毕竟是老同学,又没什么深仇大恨,而且一年也见不上一回,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变成仇人实在是犯不上。最重要的是,在曲媛媛的事情上他问心无愧,至于吴自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他管不着。

    本书首发于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