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棺材盖上钉钉子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哎呦,蒋镇长,快请坐。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薛飞笑着欢迎道:“蒋镇长过来有事儿?”

    “有点事儿。”蒋俊凯坐下说道:“郜林他……”

    “郜林是谁呀?”薛飞一副不认识,没听说过的样子。

    蒋俊凯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心说你装什么傻呀,郜林是谁你会不知道?搞不好郜林被抓你就是幕后的指使者。

    心里这么想,蒋俊凯嘴上当然不会这么说,他说道:“郜林是我的妻弟,他这个人本质不坏,但有一些小毛病,容易得罪人。他最近来了一个朋友,很久不见挺高兴的,昨晚就在家里打扑克,小玩了几把,结果派出所去人把他给抓了,现在人还在派出所待着呢。”

    薛飞假装听不懂:“蒋镇长来找我是?”

    蒋俊凯没法直接说让薛飞高抬贵手,放郜林一马,那样无疑是在说薛飞在整郜林,薛飞要是不承认,他就彻底没辙了,所以他只能说:“我听说薛书记和乔所长的关系不错,薛书记能不能和乔所长说说,就把郜林给放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蒋俊凯来之前,薛飞接到了乔学森的电话,乔学森告诉薛飞,蒋俊凯找过他,肯定是想捞郜林,他没有理会。乔学森还说蒋俊凯有可能还会去找薛飞,让薛飞有个心理准备。

    薛飞已经决定将郜林这个祸害彻底铲除了,蒋俊凯来说情自然也无济于事,更何况薛飞和蒋俊凯又没什么交情,薛飞根本没必要给他面子。但面儿上还是要过得去的,假装不认识郜林无疑是最好的一种办法。

    “按理说蒋镇长张嘴找我帮忙,我是不应该拒绝的,但是这件事我还真是有心无力。我和乔所长关系确实还可以,可那只是私人关系,工作上的事我是不好插手的,毕竟派出所不是镇党委和镇政府的组成部门,而且蒋镇长的妻弟被抓,想必也是有原因的,既然不是什么大事,我想等弄明白了,派出所自然就会把他放出来的,蒋镇长也不用太担心了。”薛飞委婉的拒绝道。

    “薛书记有所不知,我妻弟的事情可大可小,全凭乔所长的一句话,能让乔所长从轻发落的就只有薛书记了。虽然我和薛书记在一起搭班子工作的时间不算长,才区区半年而已,可我看的出,薛书记是一个宽宏大量,愿意助人为乐的人。看到别人遇到了困难,薛书记能帮忙,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我和郜林也都不是不懂事的人,如果薛书记要是能帮这次的忙,我们一定会重重感谢薛书记的。”蒋俊凯这番话有两层意思,一层是给薛飞戴高帽,给薛飞捧起来,不让薛飞拒绝。另一层是暗示薛飞,如果帮忙,肯定亏待他的。

    “这个……”薛飞有点为难。

    蒋俊凯一看有门,紧接着又说道:“我是个爱交朋友的人,薛书记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薛书记要是也想交我这个朋友,我希望薛书记无论如何都要帮我这一次。”

    蒋俊凯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薛飞要是再拒绝显然就是不近人情了,只好说道:“那好吧,我试试看,但我可不保证一定能帮成。”

    蒋俊凯喜上眉梢:“谢谢薛书记,我等你的消息。”

    薛飞嘴上是答应了蒋俊凯帮忙,但其实心里并没有真的想要帮,答应只是不想让蒋俊凯没面子,走不出他的办公室而已。

    蒋俊凯走了以后,薛飞双手拄在办公桌上,闭上眼一边按摩太阳穴,一边想着应对之策。时间不长,他睁开眼给薛家强打了一个电话,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薛书记你叫我。”薛家强进了薛飞的办公室说道。

    “想办法弄到被郜林收保护费的所有商户,状告郜林的联名请愿书,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能做到吗?”薛飞看着薛家强问道。

    “能,我能做到。”薛家强说的斩钉截铁。

    郜林被抓的事情薛家强已经知道了,他不确定,但他猜可能跟薛飞有关。现在薛飞让他去弄联名请愿书,他由此断定郜林被抓一定和薛飞有关。薛飞终于要动薛家强了,他心里不禁有些激动。

    其实在答应薛飞可以做到的时候,薛家强对于如何弄到所有商户的签名一点主意都没有,但是他必须做到,因为这件事跟他息息相关,不仅涉及到给他爸报仇,同时他知道这也是薛飞对他的一种考验,如果他做不好,薛飞就不可能信任他,而他已经决定以后要跟着薛飞混了,所以他必须要取得薛飞的信任。

    离开薛飞的办公室,薛家强就琢磨起了该如何才能弄到所有商户的联名请愿书。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郜林在十里镇横行多年,没有不怕他的,被他收保护费的那些商户更是怕的要死,听到他被抓了心里肯定高兴,但谁也不敢明面说,万一过几天郜林要是出来了,得知他们幸灾乐祸,一定会找茬儿报复他们的。

    薛家强觉得,想要让所有商户签名,就必须要让他们相信郜林这次进去肯定出不来了,只有这样大家才敢签字,否则没有人会签的。可他显然没有让所有人相信的公信力,不过他认为乔学森是有的,他是派出所所长,如果他能出面的话,想要得到签名就易如反掌了。打定主意,薛家强就去了派出所,把事情跟乔学森说了,但没有说是薛飞的主意。

    薛家强去派出所找乔学森帮忙可不是想一出是一出,从薛飞调动乔学森媳妇的工作,以及乔学森敢抓郜林的事情来看,至少说明了两件事。一件是乔学森也想让郜林在十里镇消失,另一件是乔学森和薛飞是一伙的。他是被薛飞弄进了县政府,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薛飞的人,也就是说他和乔学森也算是一伙的,一伙人找一伙人帮忙,又是让郜林再多一个罪名的事儿,他猜乔学森应该不会拒绝的。

    事实证明薛家强不愧是侦察兵出身,对事情的判断,和对问题的分析都非常准确和到位。

    乔学森听后,心里暗叫了一声好。这个主意太棒了,现在郜林已经是自身难保了,就好比是郜林躺进了棺材里,棺材盖都盖上了,如果联名请愿书的事情一旦成了,那就相当于是往棺材盖上钉钉子,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郜林就只能等着蹲监狱了。

    乔学森不知道这么好的主意是谁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薛飞让薛家强来找他的,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这件事他要助一臂之力,省着夜长梦多。

    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不适合跟着薛家强挨家挨户地去跑,乔学森就派了他最信任的郎军跟着乔学森去办签名的事情。

    郎军是十里镇派出所的老民警了,在十里镇没有不认识他的,也都知道他跟乔学森的关系好,他跟着薛家强到商户家里去,显然是有公信力的。

    晚上过了九点以后,薛家强和郎军会合后,就把镇里的所有商户全都走了一遍,由于有郎军在,事情办的非常顺利。第二天早上,薛家强就把商户状告郜林的联名请愿书交到了薛飞的手上,薛飞非常满意。

    薛家强走后,薛飞就给蒋俊凯打了电话,叫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

    蒋俊凯很忐忑,他不知道薛飞叫他过去是事情办好了,还是没办成。他的办公室距离薛飞的办公室不远,他却像踏遍了千山万水一样才来到了薛飞的办公室门前。敲门前,他还深呼吸了一口气。

    “是不是郜林的事情办妥了?”进了薛飞的办公室,蒋俊凯挤出一丝笑容问道。

    薛飞把办公桌上的请愿书一推,没有说话。

    蒋俊凯来到办公桌前拿起来一看,脸色瞬间就变了,手中的纸像是有千斤重,他险些没拿住掉在地上。不过他的心这一刻已经掉进了无底洞里,他很清楚手中的联名请愿书意味着什么。

    “蒋镇长,你也看到了,民意难违,我也没有办法。”薛飞看着失魂落魄的蒋俊凯,心说早知如此,你何必当初呢,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郜林的事乔学森确实上报了县公安局,但县公安局并没有特别重视,毕竟只是放赌而已,跟人命案子肯定没法比。不过等薛飞把联名请愿书交到县政府以后,县公安局立马就重视了起来,还特地派人到十里镇进行了一番调查,结果又查到了不少郜林违法犯罪的证据。

    郜林被调查,最担心的无疑是蒋俊凯,他每天提心吊胆,魂不守舍,很害怕郜林会把他供出来,那样他的仕途就算是彻底毁了。

    薛飞和乔学森都以为郜林会交代蒋俊凯是他的保护伞,然而最终郜林并没有说,毕竟是亲姐夫,他得为他姐考虑,所以就把所有罪责全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蒋俊凯着实的松了一口气。

    蒋俊凯对薛飞和乔学森无疑是心怀仇恨的,他知道郜林出事全都是拜他们所赐,只可惜他又奈何不了两个人,一个人是他的上级,一个不归他管,他心里不爽也只能先忍着了。

    不管怎么说,郜林进去了,十里镇算是回归了平静。

    这两天曲媛媛的情绪不高,原因是她和她妈通了电话,她向她妈表达了嫁给薛飞的坚定想法,她妈也表示支持,只是她妈在家里翻箱倒柜找户口本也没找到,又没法直接跟她爸提户口本的事情,只能劝她不要着急。

    曲媛媛怎么可能会不着急呢,她还想着赶快和薛飞结婚然后生孩子呢,要是不能结婚,就没法生孩子,这样下去,得拖到什么时候算是个头儿啊,她一想这件事就闹心。

    不过最近除了这件闹心事,也有一件好事。曲媛媛有一个特别要好的大学同学,也是一个主持人,在京天电视台工作。她们台最近正在筹备一挡新节目,和曲媛媛之前在林江省电视台做的节目很像,她得知曲媛媛现在正处在待业中,就给曲媛媛打了电话,说机会难得,曲媛媛可以去京天试一下,她相信以曲媛媛的知名度和素养,应该会被录用的。

    做主持人是曲媛媛从小的愿望,她就愿意在镜头前展示自己,她很享受那种感觉。虽然被她爸暂停了在林江省电视台的工作,可她心中一刻也没有忘记她是一名主持人,她的想法是,等她结了婚生了孩子以后,她一定要重返荧屏,所以接到电话她很动心。

    只是动心之余她也很纠结。如果她真去试镜,要是被录用的话,就意味着生孩子一事要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了,而她的年龄已经不小了,现在要是不生孩子,她怕等年龄大了再想生会对身体不好。可是现在她想生又不能生,恰好赶上了可以重返电视台做主持人这么个机会,所以她每天都在为生孩子和工作的事情发愁。

    薛飞得知后说道:“媳妇儿,你想听听我的想法吗?”

    曲媛媛点点头,她当然想听了。

    “我知道你想结婚,想生孩子,我也想,可是眼下的情况确实是不允许,至于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户口本,谁都不知道。当然,如果我们跳过结婚那一步,直接生孩子也不是不可以,将来孩子户口的问题想办法也能解决,只是那样对你就太不公平了,太委屈你了,无名无分就让你给我生一个孩子,我真是做不到,我相信你也希望能够被我明媒正娶娶回家里,你说是不是?”

    “嗯。”有哪个女人不想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明媒正娶的娶回家呢,曲媛媛也如此,她一直都在盼望着这一天尽快到来。

    “现在不能结婚生孩子,要是再把你做主持人的机会给耽误了,就有点得不偿失了。我的想法是,你可以去京天试试,行就行,不行就拉倒。至于结婚的事,你妈不是说她会继续帮忙找户口本吗,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的,到时结婚也不迟,你觉得怎么样?”

    “其实再推迟个一年两年结婚生孩子,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我要是去京天,真被录用了,咱们俩就又该分隔两地了,我可不想总也见不到你。”离薛飞近,曲媛媛心里踏实,离的远,她就会担心。

    其实一直以来曲媛媛都不放心薛飞,这种不放心并不是她不信任薛飞,而是在她的眼里,薛飞太帅太优秀了,薛飞不主动去接近女人,有些女人也会主动去接近他,而男人这种动物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是用上半身思考问题的,一旦用下半身思考就会出事,出大事。

    别看曲媛媛和薛飞和好以后对于栾凤一个字没提过,却并不代表她已经把栾凤给忘了。她不知道栾凤出国去留学了,她很怕她前脚去了京天,随后栾凤就会跑到十里镇来,京天离十里镇千里迢迢,搞不好最后和薛飞结婚的很可能不是她曲媛媛,而是栾凤。她是热爱主持人这份工作,可是跟薛飞比起来,无疑薛飞才是最重要的。

    “咱们俩都不是小孩了,爱情很重要,但不是生活的全部,工作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做的是兼顾,不是只要一样,把其他的全部都扔掉。再说了,你去京天工作又不是去一辈子,你爸他也不可能当一辈子副省长,等他退了二线,到时我怎么也想办法把你弄回省台。”薛飞清楚曲媛媛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握住曲媛媛的双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媳妇儿,我说过我会爱你一辈子,我就一定会信守诺言的,哪怕这辈子咱们俩不能成为法律上认可的夫妻,我也不会离开你,因为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最爱。”

    曲媛媛听了不禁为之动容:“你说的是真的吗?”

    薛飞肯定地点头说道:“真的,我爱你。”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