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折磨一辈子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到了华族会所,薛飞一言不发,因为他知道欧阳锦绣肯定没什么事儿,就是为了折腾他才让他来的京天。品书网

    薛飞不说话,欧阳锦绣也不说话,她拿着笔记本电脑在看着什么,不时会敲击几下键盘,也不看薛飞,屋子里异常安静。

    半晌,欧阳锦绣突然开口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呀?”

    薛飞看着对面的墙,面无表情道:“你不让说话我哪敢说呀,我多怕你呀。”

    欧阳锦绣白了薛飞一眼说道:“你活该,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薛飞瞥了欧阳锦绣一眼说道:“没错,确实是我咎由自取,我也从没否认过,但麻烦你能给我来个痛快的吗?”

    欧阳锦绣没听懂:“什么意思啊?”

    薛飞起身走到一旁的桌子前,拿起果盘旁边的水果刀就朝欧阳锦绣走了过去,欧阳锦绣见了紧忙问道:“你想干什么?”

    薛飞把水果刀递到欧阳锦绣面前说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更知道你心里不舒服,过不去那道坎儿,所以你还是捅我一刀吧,哪儿都行,我绝对不报警,然后咱们俩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来一次真正的彻底了断,行不行?”

    薛飞不是随便说说的,更不是装腔作势,他是真想和欧阳锦绣做一个彻底的了断,不然欧阳锦绣总这么折腾他,他真是受不了。

    欧阳锦绣怎么可能会拿刀去捅薛飞呢,她推开薛飞的手说道:“你别跟我来这套,薛飞我告诉你,咱们俩之间的事不可能有彻底了断的那一天,你就做好被我折磨一辈子的准备吧。”

    薛飞一直在强忍着怒火,但听了欧阳锦绣的话,他有点忍不了了:“一辈子?欧阳锦绣,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别太过分了!”

    欧阳锦绣“啪”的一声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了,她站起身铁青着脸色,满眼杀气地看着薛飞说道:“我过分?你趁着我喝多了和我发生关系,你居然说我过分?你说的是人话吗?现在觉得我过分了,你当初干什么来着?你就是活该,我就是要折腾你,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薛飞冷笑道:“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会一直配合你吗,你想错了,以后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就算打,我也不会再来京天了。”

    “你以为你不来京天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我要想对付你,我有无数种办法。”

    “这个我信,你们欧阳家族神通广大,我有所耳闻。但我不怕,你就放马过来吧,我奉陪到底!”薛飞说完起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谁让你走了,我不让你走你不许走,你要是敢出这个门,我现在就给程前打电话!”欧阳锦绣大声说道。

    “你打吧,现在就打,你不打我都瞧不起你。”薛飞已经豁出去了,欧阳锦绣的威胁对他自然也就不起作用了。

    “你……啊……”

    薛飞拉开门刚要出去,听到欧阳锦绣的叫声,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结果看到欧阳锦绣捂着肚子,表情痛苦,脸色发白。

    看到欧阳锦绣不像是装的,薛飞就生起了怜悯之心,他关上门来到欧阳锦绣身前问道:“你怎么了?”

    “不用你管,你不是要走吗,赶紧走,我不想看到你。”欧阳锦绣的额头上都见了汗了。

    “你到底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啊?”

    “你赶紧滚,滚……”欧阳锦绣哭了,可想而知她此刻该有多痛苦。

    女人的眼泪对男人总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男人无所适从,招架不住。薛飞也一样,看到欧阳锦绣哭了,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他伸手去扶欧阳锦绣,欧阳锦绣推他,不让他扶,但他还是强行把欧阳锦绣扶了起来,让她坐在了椅子上,然后蹲在她的身边问道:“咱们俩现在把所有恩怨都放到一边,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了,到底哪里不舒服?要是不严重就吃点药,要是严重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薛飞的语气和善,态度良好,欧阳锦绣又特别难受,也就没有再赶他走。

    “我……我……”欧阳锦绣有些难以启齿。

    “你就把我当成是大夫,不要讳疾忌医。”

    “我……我痛经。”欧阳锦绣此刻很羞涩,但脸上还是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薛飞以为欧阳锦绣得了很严重的病呢,还挺担心的,听到的是痛经,他心里瞬间就踏实了,知道这肯定是老毛病了。

    “你稍微忍一下吧,我出去给你买药,一会儿就回来。”薛飞站起身说道。

    “你别买,买了我也不吃,治标不治本,对身体也不好。”除非必须吃药,否则欧阳锦绣轻易不吃药。

    “那你每次痛经的时候都怎么办啊?”

    “挺着。”

    “这可不行,多难受啊。”薛飞转动脑子快速想了想说道:“我有个办法可以试一试,你等一下。”薛飞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时间不长,薛飞端着一个泡脚的木桶回来了,里面盛着大半桶的热水。放到欧阳锦绣的脚下,薛飞伸手就去脱欧阳锦绣脚上的鞋,欧阳锦绣躲了一下。

    “你干什么呀?”欧阳锦绣问道。

    “泡脚,用热水泡脚能快速的缓解痛经。”欧阳锦绣脚上穿的是一双平底鞋,薛飞解开鞋带,把鞋脱下来后,将她腿上的牛仔裤往上卷了卷说道:“水有点烫,你忍着点,适应一会儿就好了。”

    拿着欧阳锦绣的脚慢慢放到水里,一开始欧阳锦绣紧皱眉头,但适应了一会儿后她的眉头慢慢就舒展开了。

    薛飞站起身说道:“你知道吗,痛经主要是由身体里的寒气引起的,寒凝血滞,行经不畅就会痛。所以你经期的时候要注意保暖,最好别沾凉水,也别吃生冷的东西,那样只会让痛经加剧,记住了吗?”

    欧阳锦绣没吱声,心说你在哪儿叨叨什么呀,跟个话唠似的,真烦人。

    薛飞还没说完:“痛经西医是很难根治的,只能看中医,如果你要是想彻底的治好痛经,我有个办法你可以试一试。就是每次来月经之前的四五天,你每天坚持喝两杯红糖水,喝到月经来的第二天,坚持三四个月,基本就能根治痛经。”

    “你怎么这么懂啊?是不是你女朋友也痛经啊?”欧阳锦绣脸色好看了许多,但表情仍旧是冷冰冰的。

    “她不痛经,我姐以前有过痛经,然后我们家有个亲戚是老中医,给我姐看过,就用红糖水就治好了。你真的可以试试,你要是记不住我可以给你写下来。”

    “不用,不就是喝红糖水吗,我又不是三岁孩子,怎么可能记不住。”欧阳锦绣没好气地说道。

    欧阳锦绣对泡脚治疗痛经半信半疑,不过泡了一会儿后,她发现还真是疼痛感减轻了不少。泡了二十分钟以后,就基本不痛了,早知道这招好使,她以前就不生挺着了,白白承受了那么多痛苦。

    欧阳锦绣把脚拿出木桶想擦脚,薛飞在一旁早就准备好了,他拿着擦脚的毛巾,蹲下身就给欧阳锦绣擦了起来,欧阳锦绣想说她自己可以都没说出口。

    看到薛飞给她擦脚,欧阳锦绣微微皱了皱眉,不知为什么,她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而且不禁自问,她对薛飞所做的一切是不是真的过分了?但马上她又摒弃了这种想法,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薛飞不就是给她擦个脚吗,相对于薛飞对她做出的事情,薛飞就算是给她擦一辈子脚,也无法弥补。

    薛飞给欧阳锦绣擦脚没有任何目的,就是觉得她在生理期不舒服,他又赶上了,举手之劳而已。换成是别人,他也会这么做的。

    可能是欧阳锦绣在痛经的时候薛飞帮了忙,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薛飞没有再接到欧阳锦绣的电话,在工作上也没遇到什么麻烦。

    郜林在老宋酱骨馆被薛家强打了以后,整个十里镇全都知道了,所有人感到震惊的同时,也都暗自拍手叫好,觉得大快人心,而对于郜林的报复知道的人却少之又少。

    “林哥被打的事情现在在镇上可是人尽皆知,而且还是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打了,他啥时候受过这种气呀,真够窝囊的,难道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吗?”在酒桌上,好事儿的雷子看着老六说道。

    “谁说算了?怎么可能算了。”老六喝了一口酒说道。

    “不算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我听说姓薛的那个小子还跑到镇政府上班去了,挺有人啊。”

    老六阴笑道:“他跑去镇政府上班了是不假,但你不知道的是,他最近还经常往医院跑呢。”

    “医院?什么意思啊?”雷子没听懂。

    “他爸伤的很严重,正在县里住院呢。”

    “林哥干的?”雷子瞪大眼睛问道。

    “林哥出的主意,我带头干的。大麻袋往头上一套,一顿干,老家伙差点没被干死。”雷子和老六的关系很好,老六没拿他当外人,就如实说了,而且还一边说一边笑,十分得意。

    “我就说嘛,以林哥的身份怎么可能吃这种亏呢,看来得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儿才行啊,不然大家都还以为林哥吃了哑巴亏呢。”雷子听了老六的话,一副很解气的样子。

    “这件事就别出去传扬了,你只要知道林哥在十里镇不会吃亏就行了。只要蒋镇长在十里镇待着,林哥就是十里镇的老大。我跟你说,这事儿还不算完,姓薛那个小子除非以后装孙子,否则要是让林哥逮到机会,林哥还会干他的!”

    老六不让雷子出去传扬是郜林的意思,郜林之所以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主要是由于顾忌薛家强和薛飞的关系,他已经认准了两个人是亲戚关系,如果把这件事搞的满城风雨,难保到时薛飞不会替薛家强出头对付他,到时就不好办了。

    薛国胜被打,郜林知道薛家强一定猜到是他干的,但是又没什么证据,只能干着急,只能吃哑巴亏,这是他希望看到的。他不相信薛家强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找他报仇,如果敢,他就会动用他姐夫的关系把薛家强开除,然后再送进派出所吃官司。

    要说郜林想的确实不错,只可惜他的兄弟老六没能管住自己的嘴,老六以为他只是告诉了雷子一个人,殊不知有一个人一直坐在他的背后,他说的每一句话那个人都听见了,那个人就是薛家强。

    薛家强听了老六的话,特别想起身暴揍老六一顿,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小不忍则乱大谋,他现在在镇政府上班,而且他的目的是想将郜林这个大毒瘤彻底铲除,如果他把老六揍了,很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工作,也不利于他达到最终目的。而且他跟踪老六,也只是想确认他爸被打是不是郜林干的,既然现在已经确认是了,目的就达到了。

    薛家强深知,想要让郜林在十里镇消失,以他的能力是很难做到的,他必须借助薛飞的力量,所以他就把他爸被打的事情告诉了薛飞。

    “你说的是真的吗?”薛飞听了直皱眉。

    薛飞把薛家强弄到镇政府上班,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想保护薛家强,因为他料到了郜林可能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郜林动不了薛家强,竟然打起了薛家强家人的主意,还把薛家强的父亲打进了医院,实在是太可恶了。

    “千真万确,我哪敢骗你呀。薛书记,郜林他就是十里镇的一大祸害,如果不把他绳之于法,将来还指不定出什么大事呢。”薛家强希望薛飞能够尽快插手郜林的事情,一旦薛飞要是插手了,郜林离倒霉就不远了。

    然而薛飞却并没有拾茬儿,薛飞只是说道:“你还是先去派出所报案吧,让派出所那边立个案留个底。”

    薛家强见薛飞不拾茬儿,心里很着急,报案有什么用啊,派出所也不能马上把郜林给抓起来。可薛飞这么说了,他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去了派出所报案。

    薛家强走了以后,薛飞就琢磨起了郜林的事情,他不是不想拾茬儿,而是觉得这不仅仅是郜林的问题,还涉及到蒋俊凯,不能操之过急了,要步步为营,慢慢来才行。

    晚上下班,薛飞给乔学森打了个电话,说要请他吃饭,一起坐一坐,乔学森心中一动,他哪能让薛飞请他吃饭,在电话中忙说由他来安排地方。

    看書蛧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