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安排工作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郜林的伤看着很严重,其实都是皮肉伤,没有伤筋动骨,所以到了卫生院也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打了消炎的吊瓶。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人在卫生院,郜林的心却在派出所,他以为派出所会像以往那样收拾跟他作对的人,当他接到派出所值班民警的电话,听说薛家强被放了,还是乔学森亲自审,亲自放的时候,郜林先是大吃一惊,随即气愤不已。

    挂了电话,郜林就给乔学森打了电话:“乔所长,怎么回事儿啊,你怎么能把打我的人给放了呢?”

    郜林语气不善,说话挺冲的,乔学森听了很刺耳,很不爽:“你去饭店收保护费,人家见义勇为,有什么错吗?”

    郜林听了乔学森的话火气就更大了:“那他把我打了就算白打了是吗?医药费他总得管吧?”

    乔学森冷声回道:“医药费你还是自理吧,如果要是追究起你的责任来,你应该清楚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到时就不好办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郜林对乔学森的反常感到很不解,乔学森这是怎么了,他以前也不这样啊,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呢。

    “乔学森,你晚上喝了吧?我是郜林,我姐夫是蒋俊凯!”郜林怒不可遏。

    “你去饭店收保护费的事情薛书记全都了解,他特地给我打电话,叫我秉公执法。我还有事儿,先这样吧。”乔学森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薛书记?郜林看着手中的手机,脑子在思索,难道乔学森口中的薛书记是镇党委书记薛飞?难怪乔学森会这么反常呢,原来是和薛飞靠上关系了。

    郜林用力地握着手机,心想这事儿不算完,咱们走着瞧。

    第二天早上,郜林就去了镇政府,进了办公楼,直奔镇长蒋俊凯的办公室。郜林也不敲门,推门就进。

    蒋俊凯正在低头看文件,见办公室门突然被推开了,很不高兴,刚要发火,看到进来的是郜林,鼻青脸肿的,就愣了一下:“你这是怎么了?”

    郜林哭丧着脸来到办公桌前,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说道:“姐夫,我挨欺负了。”

    蒋俊凯是郜林的亲姐夫。

    蒋俊凯放下手中的文件,示意郜林坐下,然后关心道:“怎么回事儿啊,你慢慢说。”

    郜林没有实话实说,他编故事说道:“我昨晚去老宋酱骨馆吃饭,一个小子特别横,故意没事儿找事儿,我没跟他动手,我还特意告诉他我姐夫是谁,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说在十里镇从来就没听说过蒋俊凯三个字,然后就把我一顿打。他又高又壮的,我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后来有好心人帮忙打电话报了警,派出所的人来把那个小子给带走了,我以为会派出所的人会公事公办,没想到乔学森特地从家里赶到派出所进行了审问,审完就给放了。姐夫你说这还有好人走的道吗?”

    “你说的都是真的?”蒋俊凯对自己这个小舅子是非常了解的,知道他平时喜欢惹是生非,就怀疑他可能没说实话。

    “当然是真的了,我啥时候骗过你呀,酱骨馆的老板可以作证。”郜林说的十分肯定。

    “那乔学森不知道是你被打了吗?”

    “知道,能不知道吗,可你知道他怎么跟我说的吗?他说是薛书记亲自给他打的电话,叫他要秉公执法。姐夫你说他乔学森这不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吗,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郜林挑拨离间。

    薛书记?薛飞。

    “乔学森真的说薛书记给他打电话了?”蒋俊凯纳闷,这里面怎么还牵扯上薛飞了。

    “说了,乔学森亲口说的。姐夫,你可得替我做主啊,我在十里镇挨欺负,那不就等于是你挨欺负吗。你在十里镇多少年了,那薛飞才来几天啊,本来他那个位置都应该是你的,他抢了你的位置,现在他明知道我是你小舅子,还故意给乔学森打电话耍威风,他这摆明了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啊,你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我看他早晚得骑在你的脖子上拉屎。”郜林火上浇油。

    郜林的话说到了蒋俊凯的痛处,蒋俊凯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蒋俊凯是十里镇本地人,他从中学老师,一步一步的熬到了今天,已经年过四十的他,本以为去年他会成功的当选为镇党委书记,没想到薛飞居然空降抢了他的位置,虽然这事儿不懒薛飞,但他心里还是有气。薛飞那么年轻,指不定在十里镇得待多久呢,要是待上个两年三载的,他想去县里的愿望恐怕就要彻底落空了。

    不过有气归有气,蒋俊凯脑子还是很清醒的,他没打算和薛飞对着干,因为不管怎么说薛飞都是一把手,而且薛飞来到十里镇这段时间,和所有人相处的都不错,他要是没事儿找事儿去招惹薛飞,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所以听了郜林的话,蒋俊凯没有意气用事,更没有答应要替郜林出气。

    “你的事儿我知道了,你不是也没什么大碍吗,这个事儿就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提了。”蒋俊凯不想因为郜林这一件小事就和薛飞撕破脸,他觉得没必要也犯不上。

    “姐夫,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怕那个薛飞啊?”郜林还指望蒋俊凯给他挽回面子呢,蒋俊凯要是不管他,他的面子往哪儿放,以后还怎么在十里镇混啊。

    “行啦,别说没用的了,我还有事儿呢,你没事儿的话就走吧。”蒋俊凯下了逐客令。

    郜林虽然很不甘心,但蒋俊凯都这么说了,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是乖乖地走人,不过他可没听蒋俊凯的,他还在琢磨着怎么挽回昨晚丢的面子。

    在镇政府办公楼的门口,郜林往出走的时候,迎面遇到了进来的薛家强,本来就在气头上,看到薛家强平安无事郜林就更生气了,他就狠狠地瞪了薛家强一眼。

    薛家强完全无视郜林,直接从郜林的身边走了过去,这可把郜林给气坏了。看着薛家强的背影,郜林在心里发狠道:“你他妈给我等着,有你哭的那天!”

    薛家强是来找薛飞的,进了薛飞的办公室,薛飞看到他还挺意外的。

    “薛书记你好。”薛家强恭敬地说道,看到薛飞如此年轻,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薛家强心里一惊。

    “你好,你过来有事?”薛飞起身走出办公桌,请薛家强坐。

    “我是过来感谢薛书记的。如果我没猜错,昨晚是薛书记跟派出所的乔所长打的招呼吧?”薛家强想确认一下。

    “呵呵,我是给乔所长打了电话,因为当时我在酱骨馆,整个过程我都看到了,你的行为虽然有点过激,但你能挺身而出还是难能可贵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薛飞给薛家强倒了一杯水,薛家强紧忙伸出双手接了过去。

    “我跟薛书记同姓,我叫薛家强。”薛家强回道。

    “是吗,这么说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薛飞笑着问道。

    “我现在还在待业,之前一直当兵,去年年底刚退伍,还不知道应该干点什么。”薛家强对于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感到很迷茫,他父母都是务农的农民,他不想种地,但又不知道该干什么,一点目标都没有。

    “退伍回来不给安置吗?”

    “给了我安置费,工作就只能自己找了。”

    “哦。那你在部队的时候,当的是什么兵啊?”

    “侦察兵。我曾经立过两次二等功,四次三等功。”薛家强每当说起在部队立战功的时候,都会神采飞扬,满脸骄傲。

    薛飞没当过兵,但是知道侦察兵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兵种,不是特种兵,却胜似特种兵,能当侦察兵的,一定都是军事素质、心理素质、身体素质极其过硬的,人称是常规部队中特种部队。

    薛家强当过侦察兵,还多次立过战功,薛飞觉得他是个人才。

    想到昨晚的事情,薛家强问道:“薛书记,你知道昨晚我打的那个人是谁吗?”

    薛飞摇头,他对郜林一点都不了解。

    薛家强介绍道:“他叫郜林,在十里镇臭名昭著,横行霸道,以收保护费和开赌场为生,十里镇没有敢惹他的,谁要是不小心惹了他,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镇上的人都对他敢怒不敢言。不夸张地说,他就是十里镇的一霸。”

    如果没见过郜林,薛飞听了薛家强的话,会认为他是在夸大其词,而通过昨晚的事,薛飞知道薛家强没有说谎,郜林能干出收保护费这种事,就说明他已经是一方的祸害了。

    “他能横行乡里就是因为他心狠手黑吗?”薛飞很想知道郜林的依仗是什么。

    “当然不是。薛书记到十里镇的时间还短,对十里镇的情况可能还不太了解。郜林他之所以能这么霸道,是因为他有一个好姐夫,他姐夫叫蒋俊凯。”薛家强看着薛飞说道。

    听到蒋俊凯的名字,薛飞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丝毫变化,但心里多少有些惊讶,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因为想想也正常,郜林要是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怎么敢在十里镇收保费?蒋俊凯作为郜林的姐夫,当郜林的保护伞也就不足为奇了。

    薛家强跟薛飞提郜林和蒋俊凯的关系,目的是为了寻求保护,昨晚听了房辉的话,回到家又想了想,他觉得昨晚自己确实有点多管闲事了,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他就必须得寻求薛飞的保护了。他以为薛飞听了他的话会反应很激烈,没想到薛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不禁让他有些担心。

    薛家强对薛飞一无所知,但他听说过镀金这个词,薛飞这么年轻就当了镇党委书记,他怀疑薛飞八成是个背景深厚,来十里镇镀金的。如果真是如此,薛飞恐怕不会真的去管郜林的事情,那样的话他离倒霉估计就不远了。

    薛家强不死心,他想再试试,实在不行的话他就离开十里镇出去躲一段时间,反正在十里镇也没什么可做的。

    “薛书记,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薛家强提着心问道,他很害怕薛飞会不答应。

    薛飞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啊,正好我晚上有时间。”

    见薛飞答应了,薛家强感觉有戏,心里瞬间踏实了不少。

    薛家强走了以后,薛飞拿起电话给党政办主任陈锋叫到了办公室。

    “薛书记你找我。”陈锋进了薛飞办公室说道。

    “给镇政府开车的现在有几个人啊?”薛飞问道。

    “之前是两个,但上周有一个辞职不干了,现在就剩一个了,我正准备再招一个呢。”

    “我认识一个小伙子,挺不错的,是个退伍军人,你看让他到镇政府开车怎么样?”

    薛飞这么说,陈锋哪敢说不行,他说道:“好啊,随时都可以过来,也省着我再招了。”

    薛飞笑着说道:“那我让他明天找你报到。”

    晚上,薛家强在十里镇最好的饭店请薛飞吃了顿饭。

    薛家强并不是一个特别会说话的人,他心里想着是应该向薛飞示好,拍拍薛飞的马屁,但现实情况却是他根本说不出口,他总觉得那种事不是他这种人能干得出来的,他过去也没干过,所以在饭桌上,他讨好的话没怎么说,就一个劲儿的喝酒。

    薛飞对于薛家强请他吃饭的目的心知肚明,他以为在饭桌上薛家强会对他溜须拍马呢,看到并没有发生,而是薛家强一直在自己灌自己,薛飞对薛家强就多了几分好感,认为这小子还不错,比较实在,不是那种圆滑世故的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薛飞问道:“你应该会开车吧?”

    薛家强点头道:“会,新兵连三个月以后就学了开车,我各种车都会开。”

    “那你想不想到镇政府去开车?”

    薛家强呆住了,他显然不会想到薛飞会让他去镇政府开车,由于突然,使得一时间有些不知措施,就没有在第一时间作答。

    “怎么,你不想去啊?”

    “想,想,我想去。”薛家强连忙说道。

    虽然去镇政府开车只是临时聘用,但也不是谁想去都能去的,在乡镇里面,能在政府开车,也是一个很体面的工作。对于薛家强来说,不仅是有了一份工作,最重要的是,在他看来,这是薛飞拿他当自己人的表现,有了薛飞的庇护,他就不用再担心郜林和蒋俊凯会找他的麻烦了。

    “明天早上去镇政府找党政办的陈主任报到,记住,不要迟到。”薛飞一直想找一个能够待在他身边,让他信得过,又唯他所用的人,但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他觉得薛家强是一个可用之人,但是不是真的可用,还得再观察观察,看薛家强的具体表现。

    “我肯定不会迟到的,谢谢薛书记帮我安排工作,我这个人嘴笨,不会说什么,这杯酒我干了。”薛家强非常激动也非常感到,他倒满一整杯酒,一口就干了下去。

    本文来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