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收保护费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十里镇由于什么资源都没有,想因地制宜发展经济几乎是不可能的。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镇政府里又是一团和气,至少表面是这样的,所以薛飞在十里镇待的很悠哉。

    他也乐得过这样的日子,本来就是被发配过来的,不能出政绩再天天搞斗争,那样就太累心了。不过生在公门中,要是想一点糟心事儿都遇不上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晚上下班,薛飞和曲媛媛都懒得做饭,就决定到外面去吃。

    十里镇有一家老宋酱骨馆远近闻名,两个人过去后找了个地方坐下就吃了起来。

    正吃着呢,从门外进来了两个男的,外表非常有特点,个矮的也就一米六,但是特别胖,目测至少有二百斤,看着像个地缸似的,长得有些滑稽,很像一个喜剧艺人。个高的一米八五左右,特别瘦,像个大竹竿,长得其貌不扬。个矮的明显是老大,他走在前面,嘴里叼着个牙签,不知道是刚吃完东西剔牙,还是叼着为了耍酷,总之是一副皮子相儿。

    “老宋出来!”高瘦男大喊道。

    饭店老板老宋正在后厨忙活,听到有人叫他,就掀帘子从后厨出来了,明显他认识两个人,紧忙上前笑脸相迎,还带有几分讨好的意思说道:“哎呦,林哥老六来了,没吃饭呢吧,赶紧坐吧。”

    老宋都快五十了,而矮胖男看着也就三十出头,老宋却称呼他为哥。

    矮胖男把嘴里的牙签拿在手里往出一弹,靠在收银台上,一边敲着柜台一边不苟言笑道:“我不是来吃饭的。”

    老宋问道:“那林哥过来是?”

    一旁的高瘦男说道:“我们是来收钱的。”

    老宋一听,就走进收银台里拉出抽屉,拿出了三百块钱。这是保护费,每个月必须要交的。

    矮胖男没有接老宋递过去的钱,他看着老宋说道:“还差三百。”

    老宋没听懂:“不是三百吗,什么叫还差三百啊?”

    瘦高男皱眉道:“涨价了,从这个月开始,每个月六百了。”

    老宋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六百?涨的有点多吧林哥?我这是小本生意,你这一下子就涨了两倍,兄弟我有点承受不起啊。”

    矮胖男没吱声,他只是低着头摸着手指上的绿宝石戒指。

    高瘦男显得很不耐烦:“别说废话,赶紧拿钱,我们一会儿还得去别人家呢,别耽误我们时间。”

    老宋肯定是不想往出多拿钱的,他就讨价还价:“要不这样吧,我也别三百,你也别六百了,就四百吧,怎么样?林哥,咱们怎么说也认识两三年了,你又是我这儿的常客,你怎么也得照顾照顾我,你说呢?”

    矮胖男抬起头呵呵一笑说道:“老宋,你看看你现在的生意多好,每天的流水怎么也得上千吧?餐饮又是暴利行业,卖一千你不挣五百,总能挣四百吧?一个月就是一万二。如果要是有人过来捣乱,你说你得损失多少?所以六百还是非常划算的,你是聪明人,千万别大账不算小账算啊。”

    老宋听了在心里直骂,十里镇除了你,还能有谁来捣乱啊,王八羔子,你这他妈就是敲诈勒索。

    老宋只敢在心里骂,可不敢真的说出来,他要是说出来,估计他的酱骨馆就开不下去了。

    纵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但为了自己的买卖能在十里镇继续开下去,老宋也只能忍气吞声乖乖拿钱了,不然能怎么办啊,谁让惹不起人家呢。

    从抽屉里又拿出了三百,老宋刚要把钱交给矮胖男,这时过来一个人,伸手一把将老宋手中的六百块钱抢了过去,然后把钱扔到了收银台里面。老宋被吓了一跳,高瘦和矮胖男也是一怔,三个人全都不认识突然过来冒出来的这个人。

    这个人看着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身高一米八朝上,和高瘦男相比要矮一点,但也矮不了多少。他体格健硕,身材完美,长得虽然称不上英俊,却是一脸英气,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正义感。

    “这个钱不能给他们!”年轻小伙子瞪着矮胖男和高瘦男,一身酒气,但并没有喝多。

    “谁他妈裤腰带忘系,把你露出来了。少他妈多管闲事,知道吗?”高瘦男一把抓住年轻小伙子的衣领恐吓道。

    年轻小伙子一脸不屑,冷笑道:“收保费是违法的,干违法的事儿还这么狂,你们真的也是没谁了。赶紧把手松开,赶紧走人,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年轻小伙子的话一出,把高瘦男和矮胖男的火气给彻底点着了,但矮胖男没说什么,他只是没好气地看着年轻小伙子,而高瘦男则是一副怒不可遏,随时要动手的样子。

    “我就不松开怎么地?你个小崽子,你他妈活腻歪了吧?跟谁这么说话呢?信不信我现在就干你!”高瘦男没有松手,他又用另外一只手指着年轻小伙子的鼻子叫骂。

    老宋在一边看着很着急,他想劝两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把两个人分开,又担心自己会挨揍,有点左右为难。

    饭店里的客人这个时候目光全都看向了收银台,而且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薛飞见要打架,就想起身过去阻拦,曲媛媛见状,伸手就按住了薛飞的手,她说道:“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还是安心吃东西吧。”

    曲媛媛知道薛飞的脾气,她不怕薛飞拉架,就怕拉着拉着会动起手来,薛飞身为十里镇的党委书记,要是在十里镇动手打架,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薛飞听了曲媛媛的提醒,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重新坐了下来。

    “我不信!”说着话,年轻小伙子就抓住高瘦男的手腕,就见高瘦男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啊……你松手……你快松手……”高瘦男感觉自己的手腕快要被捏断了,疼的撕心裂肺却一动也不敢动,就怕年轻小伙子再一使劲他的手就废了。

    “就这两下子就别出来装黑社会收保护费了。”年轻小伙子松开手鄙夷道。

    高瘦男连退几步站到一边,忍着疼痛,赶紧看自己的手腕怎么样了。

    矮胖男看到自己的手下这么轻松就被收拾了,饭店里吃饭的都还看着呢,感觉很没面子,便一语不发,抬脚就朝年轻小伙子踢了过去。

    年轻小伙子早就注意到矮胖男了,他身子灵巧的一闪,就躲过了矮胖男踢过来的一脚,但随即抬手就是一记重拳,矮胖男可没有那么灵巧,由于速度太快了,他都没来得及反应,右眼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打的他顿时满眼金星。

    年轻小伙子虽然没喝多,但由于血气方刚,加上酒精的作用,使得他没有就此罢手,紧接着上去对矮胖男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老宋不敢再犹豫了,他怕矮胖男会被打坏了,在他店里出的事儿,他是难逃干系的,就上去阻拦。还有和年轻小伙子一起来吃饭的,也上去拉架,可惜两个人谁都没能拦住年轻小伙子,他太猛了,犹如一头发狂的老虎,把矮胖男打的不仅毫无还手之力,而且满地找牙。

    高瘦男见状,知道自己上去也是挨揍的货,就没有上,而是趁人不备跑出了饭店。

    工夫不长,饭店里就来了几个警察,看到年轻小伙子在打人,过去就是几电棍,亮了下警察证,然后就把年轻小伙子给制服带走了。矮胖男则被送去了镇卫生院处理伤势,他伤的挺重的。

    “他太鲁莽,太意气用事了,我想他进了派出所,一定会吃亏的。”看到年轻小伙子被带走了,曲媛媛担忧道。

    “为什么这么说啊?”薛飞问道。

    “但凡敢收保护费的,背后十之八九都有保护伞,不然不会胆子这么大。他见义勇为,坏了人家的好事,人家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呢。”

    薛飞听了心里一动,起身说道:“我去趟卫生间。”

    到了卫生间,关上门,薛飞拿出手机拨通了十里镇派出所所长乔学森的电话。在电话中,薛飞把酱骨馆里发生的事情跟乔学森学了一遍,叫他一定要让手下人秉公执法,绝对不能乱来。

    乔学森接到薛飞的电话时正在家里,听了薛飞的讲述,他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在收保护费了,虽然他不知道薛飞和打人的人是什么关系,但薛飞亲自给他打电话了,他是必须要重视的。挂了电话,他就准备往派出所打电话,但转念一想还是亲自去一趟比较好,反正家离派出所也不远。不过他还是往派出所打了一个电话,因为他怕手下的人会用强,到时他就不好跟薛飞交代了。

    年轻小伙子叫薛家强,如果不是乔学森电话打的及时,他确实险些挨揍,因为派出所的民警让他承认是寻衅滋事,他不承认,民警就想刑讯逼供。

    派出所晚上值班的民警接到乔学森的电话感到很诧异,很奇怪乔学森是怎么知道他们刚刚抓了一个人回派出所的?更奇怪乔学森居然还要亲自来派出所审问,他不可能不知道收保费的人是谁呀。虽然搞不清楚,但乔学森发了话,派出所值班的民警自然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只能等着乔学森过来处理。

    乔学森到了派出所以后,亲自审问了薛家强,在得知薛家强的名字以后,他认定薛家强一定是薛飞的亲戚,两个人都姓薛,这绝对不是巧合。薛家强的讲述和薛飞又一模一样,乔学森就听信了薛家强的话,做完笔录就把薛家强给放了。

    乔学森把薛家强给放了,抓薛家强的那几个民警全都大眼瞪小眼儿,表示难以理解。乔学森今天这是怎么了,他居然把打了郜林的人给放了,太反常了。

    被薛家强打了的矮胖男叫郜林。

    从派出所出来,薛家强也有点纳闷,之前还要打他呢,怎么又给他放了呢?而且居然连医药费都没让他赔,他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薛家强!”薛家强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他回身一看,是刚刚审问他的乔学森。

    乔学森快走几步来到薛家强的身边笑着说道:“我是派出所的所长,我叫乔学森,以后有事儿可以直接到派出所找我。另外替我向薛书记问好。”说完,乔学森就走了。

    薛家强挠了挠头,薛书记是谁呀?他也不认识什么薛书记啊。

    这时薛家强的朋友过来了,他叫房辉,和薛家强一起在酱骨馆吃饭的人就是他。他和薛家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亲如兄弟,薛家强被抓到派出所他心急如焚,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他清楚郜林的背景,他根本就惹不起,他觉得薛家强进了派出所,肯定是要遭殃了,但结果却刚好相反。

    看到薛家强平安无事,房辉有些难以置信,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在里面没挨揍?”

    薛家强摇头道:“没有啊。”

    房辉皱眉道:“不应该啊,你惹了郜林,怎么可能会什么事儿都没有就出来了呢。”

    薛家强有点不乐意听:“怎么,我非得挨顿揍就好了,是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把郜林打了,郜林怎么可能会让派出所的人把你放了呢。郜林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十里镇谁敢惹他呀,派出所就跟他家的一样,也就是你敢动他。不过你把他打了,让他颜面扫地,他能放过你吗?”

    “其实我也纳闷。”想到刚刚乔学森对他说的话,薛家强说道:“我是派出所所长乔学森放的,刚才他还跟我说,叫我以后有事儿找他,还说让我替他向薛书记带好。你说我也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向我示好啊?再说了,薛书记是谁啊?我们家没有当官的呀,连当大队书记的都没有。”

    “薛书记?”房辉脑子转了转说道:“据我所知,镇里只有镇党委书记姓薛,他叫薛飞,你认识他?”

    “不认识啊,从来没见过。”薛家强都没听过薛飞的名字。

    “这就奇怪了,你不认识薛飞,乔学森为什么会提他呢?”房辉想不明白。

    “你确定薛书记就是镇党委书记?”

    “我觉得肯定是他,不然你想想,乔学森口中的薛书记能是谁啊。”

    “你说我被放出来,能不能和薛书记有关啊?”薛家强觉得乔学森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薛飞。

    “很有可能,不然实在没法解释你为什么会被平安无事的放出来。我看你明天还是去镇政府找一下薛书记吧,当面感谢一下,也好借着这个机会跟薛书记搞搞关系,不然郜林很有可能还会再找你麻烦的。”房辉建议道。

    “我不怕他,我要是怕他我就不揍他了。”薛家强不在乎地说道。

    “强龙难压地头蛇,你这个人哪点都好,就是有时太喜欢意气用事了,这个必须得改,不然会吃大亏的。再说了,你以后还得在十里镇混呢,你得罪了郜林,要是再没个靠山,你以后怎么混啊。听我的吧,明天去镇政府找薛书记,最好是能请他吃顿饭。知道了吗?”

    “好吧,我知道了。”

    本書源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