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不许和她结婚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初四,程前有个好朋友过生日,程前决定带着薛飞和曲媛媛一起参加。品书网 薛飞和曲媛媛心里不大想去,毕竟不认识,去了容易尴尬。但程前坚持带他们两个去,说会有好多人去,就是凑个热闹,不然待着也没什么意思。

    程前非要让他们去,他们恭敬不如从命,就只好跟着一起去了。

    薛飞不知道程前的朋友是做什么的,但这显然是一场富豪生日宴,举办的地点是一个独栋别墅,进了院子,就像进了一座城堡一样,金碧辉煌,雄伟壮丽,豪车更是随处可见,不夸张的说,感觉有点像到了专门存放豪车的停车场,不然平时在大街上是很难见到这么多豪车扎堆的。

    进到别墅里面,已经来了一些人,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程前与众人打招呼,并将其中一个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身高一米八出头,长相英俊潇洒,穿着讲究的男人引见给了薛飞和曲媛媛认识。

    “介绍一下,这位是任远,兴民银行董事、京开集团董事长,今天就是他过生日。这位是我弟弟薛飞和他的女朋友曲媛媛,得知你过生日,特地过来祝贺的。”程前说道。

    “你好任总,祝你生日快乐。”薛飞和曲媛媛分别同任远握了握手。

    薛飞这是第一次见到任远,对任远也不了解,但薛飞却知道兴民银行是国内最大的一家民营商业银行,创始人兼董事长叫任建雄。任远是兴民银行董事,又姓任,想必和任建雄的关系不一般。

    “谢谢,欢迎你们的到来。在这儿不用客气,随意一点。”任远微笑着说道。

    程前和任远似乎是有事要说,两个人就上楼去了。薛飞和曲媛媛找个地方坐下来后,两个人就小声聊起了天,期间又有一些人来到了别墅。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程前和任远从楼上下来,任远看了看客厅里的所有人,问道:“都来了吧?”

    话音未落,这时房门开了,只见两个人,一女一男,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走在最前面的女人身上。

    女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长相漂亮,身材完美,穿着看似随意却又和她的形象相符。最让人咋舌的是她身上的那股气场,非常强大,进了屋,会给人一种女王驾到,所有人都必须起身接驾似的那种感觉。

    看到欧阳锦绣,程前眉头微皱,看了眼身旁的任远,心说她怎么来了?

    薛飞看到欧阳锦绣心里则是一紧,如果问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是谁,恐怕也就非欧阳锦绣莫属了。

    “她是谁呀?”曲媛媛小声问道,她也被欧阳锦绣的漂亮和气场所震慑到了。

    薛飞没有答话,而是拉着曲媛媛的胳膊,往一旁站了站,他不想让欧阳锦绣看到他。

    “欧阳小姐来了,真是贵客啊,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任远走过去笑着欢迎道,心里却在想她怎么来了?

    “任总生日快乐,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欧阳锦绣面无表情,她从身后男人的手上接过一个盒子递给了任远。

    “谢谢,欧阳小姐请进吧,生日宴马上开始。”任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程前见到欧阳锦绣,要说一点尴尬都没有是不可能的,毕竟双方曾有过婚约,不过这种尴尬只存在于心里,见了面,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但也没说话,他只是冲欧阳锦绣微微点头示意,而欧阳锦绣也只是以点头作为回应。

    任远的生日宴办的像一个小型酒会,所有人全都到齐后,工作人员很快就将偌大的客厅变成了酒会现场,随即各种美酒和美食就出现在了客厅里。

    一共来了三十人左右,当所有人全部都举起杯,共同祝贺任远生日快乐以后,生日宴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薛飞和曲媛媛都饿了,他们又谁都不认识,薛飞又不想让欧阳锦绣看到他,就和曲媛媛拿着吃的喝的,躲在了一个角落里。

    “欧阳锦绣怎么来了?”站在二楼上,程前手上拿着一个高脚杯,一边俯瞰一楼的欧阳锦绣,一边问身旁的任远。

    “我没有邀请她,应该是她家里让她来的吧。”任远盯着欧阳锦绣,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她家里?”程前没听说过任远家里和欧阳家族有什么往来。

    “最近欧阳家族想进军银行业,看上了兴民银行,还想要跟我们家联姻。”

    “联姻?”程前更惊讶了。

    “我去年不是离婚了吗,欧阳锦绣又一直没结婚,双方家长都有意让我们两个在一起。”任远和程前算得上是可以交心的好朋友,所以对于他和欧阳锦绣的事情他也就没瞒着。

    “那你是什么想法啊?”

    “我没什么想法。我已经离过一次婚了,如果二婚能娶曲媛媛这么一个女孩,无论是对我家里,还是对我个人来说,都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儿,虽然这种结合以感情无关。”任远见下面一点也不热闹,都是在喝酒聊天,就放下酒杯,拍了拍手,把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到他这儿说道:“我说各位,今天是我生日,又在过年当中,大家能不能热闹一点啊。你们看到了,我这儿有KTV,谁会唱,赶紧唱两首。”

    身旁的程前听后,就四处找薛飞,他知道薛飞唱歌好听,就想让薛飞唱一首,也省着谁都不认识没意思。结果没找到薛飞,也没看到曲媛媛,就大声喊道:“薛飞!薛飞你在哪儿呢?”

    本来薛飞躲的好好的,欧阳锦绣根本就没看到他,可程前这么一喊,欧阳锦绣想看不到都不行了。

    薛飞?欧阳锦绣听到程前喊薛飞后就四处搜寻薛飞。

    薛飞听到程前喊他不由得眉头紧锁,他是真不想让欧阳锦绣看到他,可是他又不能不回应程前,就只好硬着头皮从角落里走到了客厅中间。他假装没看到欧阳锦绣,抬头看着楼上的程前问道:“前哥你叫我?”

    “你不是唱歌挺好听的吗,媛媛又是主持人,肯定也会唱歌,你们俩就合作一曲吧。”程前扭头看身旁的任远:“你喜欢听什么歌儿来着?”

    “《广岛之恋》,正好是男女对唱的。大家鼓掌欢迎!”任远这么一说,算是把唱歌这事儿给彻底定死了。

    薛飞和曲媛媛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有点不情愿,他们过来就是跟着程前凑热闹的,要知道会让他们唱歌,他们肯定是不会来的。但事已至此,他们也没法拒绝了,就只好当着一群不认识人的面合唱一曲了。

    在众人的掌声中,薛飞和曲媛媛接过了麦克风,随后伴奏音乐就响了起来……

    欧阳锦绣就坐在薛飞和曲媛媛的身后,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欧阳锦绣表情如冰,一双犀利的眼睛不停的在两个人身上来回转换。

    薛飞虽然没有转身,但站在欧阳锦绣的前面却不寒而栗,他能感觉到欧阳锦绣不善的眼神,使得他后背一阵阵的发凉。

    不得不说,作为音乐爱好者,薛飞和曲媛媛绝对都算得上是唱得好的,两个人开唱以后,瞬间就俘虏了现场所有人的耳朵。当然,欧阳锦绣是除外的,因为她和薛飞之间的关系特殊,所以想要让她去安心下来单纯的欣赏薛飞的歌声,乃至于喜欢薛飞的歌声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曲唱罢,赢得了满堂彩,所有人全都齐呼“再来一首”,薛飞和曲媛媛盛情难却,只好又唱了一首老歌《选择》。

    两首歌过后,当有人还起哄让继续唱的时候,薛飞和曲媛媛连忙摆手谢绝,然后就回到了他们俩之前待的那个角落里。

    曲媛媛喝了点东西去了卫生间,剩下了薛飞一个人,就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是个男的。他来到薛飞身前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一个纸条递给了薛飞,然后转身就走了。

    薛飞认出了对方是跟欧阳锦绣一起来的那个男的,就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心惊胆战的将纸条打开后,看到上面写着:晚上九点到华族会所找我,只许你一个人去。

    就只有这一行字,没有名字也没有电话号码,但薛飞知道字条上的“我”指的是欧阳锦绣。

    欧阳锦绣单独找他干什么呀?不会是想报复他吧?薛飞一时间如坐针毡,满腹担心,他不知道自己是去还是不去,他只知道这个事儿只能有他自己做决定,没法跟别人商量。

    八点钟一过,欧阳锦绣就走了,但薛飞却并没有因此而轻松,反而是更加犯愁去与不去的问题了。

    将近八点半的时候,薛飞来到程前身边问道:“前哥,咱们什么时候走啊?”

    程前看了眼时间说道:“再待一会儿吧,怎么,你想走啊?”

    薛飞撒谎说:“我有个大学同学找我有点事儿,我得过去一趟。媛媛不跟我去,到时让他跟你一起回去吧。”

    程前说没问题以后,薛飞又到曲媛媛身边说道:“媳妇儿,前哥让我 出去办点事儿,到时我就直接回前哥家了,然后你跟前哥一起走就行了。”

    曲媛媛信以为真,也没说什么,只是叫薛飞早点回去。

    成功骗过了程前和曲媛媛,薛飞又跟任远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离开别墅,去了华族会所。

    薛飞之所以决定去见欧阳锦绣,是因为他觉得有必要跟欧阳锦绣做一个了断,不管欧阳锦绣怎么对他,他一概接受,只要能把他们之间的事情画上一个句号就行。不然他也躲不过去,以欧阳家族的势力,欧阳锦绣现在想要找到他轻而易举,与其躲避,还不如勇敢面对,来个痛快的更好,不然那件事就会一直牵绊着他,让他一旦想起就会寝食难安。

    任远住的别墅在郊区,华族会所在市里,虽然过年期间一路畅通,可由于路途远,达到华族会所的时候还是迟到了五分钟。

    进了会所,报了欧阳锦绣的名字后,侍者就将薛飞带到了一个贵宾室门口,薛飞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刚想问里面是不是有人,侍者转身就走了,薛飞只好轻轻把门推开,冲里面问道:“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

    薛飞进了屋把门关上后,房间里空无一人,正想着欧阳锦绣怎么不在的时候,这时房间里面的一个门开了,只见欧阳锦绣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迟到了你知道吗?”欧阳锦绣来到薛飞身前冰冷地质问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离的这么远。”薛飞很少有不敢与人对视的时候,唯独面对欧阳锦绣,他由于心虚,还真是不太敢看欧阳锦绣。

    “知道我叫你过来干什么吗?”

    “不知道……”薛飞的话没说完,欧阳锦绣抬手就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的他耳朵嗡嗡作响。

    “你居然敢说不知道?你对我做过什么忘了吗?”欧阳锦绣盛怒不已。

    “我……”薛飞刚要说话,欧阳锦绣抬手又给薛飞的那边脸来了一巴掌,薛飞感觉两个脸颊火辣辣的疼。

    “你什么你,你以为我忘了吗?我告诉你,我永远都不会忘的。”

    “你能听我说几句话吗?”薛飞征求欧阳锦绣的意见,欧阳锦绣把脸一扭没有搭碴儿,算是同意了,薛飞便说道:“我没有忘记对你做过什么,对于那件事我一直很后悔,我知道我做错了,我对不起你。原本我以为我离开京天就再也不会看到你了,没想到我们在机缘巧合之下还是又见面了,而且还是不止一次见到,我想这可能是上天的安排吧,知道我做了错事,想让我受到应有的惩罚。我想明白了,所以就过来了。我知道我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弥补我的过错,但只要你能高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只要我能做的到。因为我想把我们之间的事做一个彻底的了断,不然在我心里是个负担,在你的心里也会是一个永远都打不开的心结。”

    “好啊,那就来一个彻底的了断吧,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欧阳锦绣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我绝不后悔,你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见欧阳锦绣答应了,薛飞心里很高兴。

    “今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孩是你女朋友吧?”

    “是。”

    “你爱她吗?”

    “嗯,爱。”

    “想和她结婚吗?”

    “想啊,怎么了?”

    “你不许和她结婚。”欧阳锦绣命令道。

    “为什么呀?”薛飞一听,心里的高兴劲儿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你说为什么?这是我对你的惩罚。我再说一遍,你不许和她结婚,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娶了她,我跟你没完!”欧阳锦绣指着门说道:“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就滚吧。”

    本文来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