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同床共枕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关键和梅佳丽为了防止薛飞和云朵听到动静,两个人都没穿鞋,是光着脚,踮着脚尖走过去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事实上薛飞和云朵也确实什么都没听到,不过在开门,拧门把手的时候,由于薛飞和云朵都竖着耳朵听着呢,深夜又太安静了,所以两个人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

    云朵听到声音,神经顿时就紧绷了起来,她刚要回身去看薛飞,这时薛飞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一把就搂住了她的腰,不由得让她心神一震,身体瞬间就僵硬了。

    门被轻轻推开后,关键和梅佳丽没有马上进屋,也没有马上用手电筒往床上照,而是站了能有几秒钟,想看看薛飞和云朵到底睡没睡着。

    见没有任何反应,关键就打开手电筒朝床上照了过去,梅佳丽看清楚了以后,就把关键拽了出去,把门关了上。

    “你干什么呀,我还没看完呢。”关键甩开梅佳丽的手有些恼火。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两个人都睡在一张床上了,还有可看的呀。”看到薛飞和云朵在一张床上,还是抱在一起的,梅佳丽对于两个人的关系就更加相信无疑了。

    “躺在一起也说明不了什么,搞不好他们都是穿着外衣睡的。”关键还是有所怀疑。

    “死老头子你想干什么呀?”梅佳丽急了:“知道的你是想看看薛飞到底是不是朵朵真的男朋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正经变态呢。我告诉你啊,到此为止,别再看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什么呀。”关键回头看了一眼云朵房间的门,对于刚才没有看的仔细而感到惋惜。

    门关上以后,薛飞就翻身躺回了原来的位置,他和云朵都长出了一口气。

    薛飞只是害怕被关键和梅佳丽给识破,而云朵除了担心这一点以外,刚刚被薛飞从身后抱着,她心跳的特别快,有种都快要从嘴里跳出来的感觉,她从没有如此紧张过。不过她很喜欢,因为让她很有安全感。

    “应该不会再来了,睡吧。”薛飞轻声说道。

    云朵没有吱声,她现在哪里睡得着啊。

    其实薛飞也睡不着,他倒没有像云朵那样心猿意马,而是担心关键和梅佳丽搞不好会来一个回马枪,杀他们俩一个措手不及,所以还是得警惕一点。

    到了后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关键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叫了两声梅佳丽的名字,梅佳丽已经睡着了,没有任何反应,关键就轻轻下了床,他想再看一次,不然实在是睡不着。

    此时薛飞和云朵都已经困了,云朵不断地打着哈欠,而薛飞则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只要他稍微一放松,就会彻底睡着,但由于心里有事,一直不敢睡的太实。

    当再次听到门把手被拧动的声响时,薛飞几乎是本能的反应,一下子就把眼睛睁开了,赶紧凑到云朵的身后再次抱住。

    云朵直皱眉,心说还让不让人家睡觉了?

    关键拿手电筒一照,发现薛飞和云朵还是之前那个姿势,就产生了疑虑,这么长时间了还保持着一个姿势,不正常。

    轻手轻脚的来到床前,关键伸手抓起床尾被子的一角慢慢掀起,看到薛飞只是脱了外裤,而且还穿着袜子,这显然就更不正常了。晚上躺床上睡觉,哪有穿袜子的?

    虽然不能断定薛飞百分之百就是假的,但关键觉得薛飞实在是太可疑了。

    关键离开后,薛飞困的已经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他心里想着是再躺回原来的位置,但行动却没有及时跟上,眼皮一沉就睡着了。

    云朵见薛飞没有把手拿走,一直在她身后,搞的她一动也不敢动,很纳闷薛飞怎么不躺回去。半晌,当听到耳畔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时,她才知道薛飞睡着了。

    一直侧身躺着的云朵很不舒服,她轻轻拿起薛飞的手放到一边,变成了仰卧后刚舒了口气,薛飞就一把又搂住了她,还将她搂进了怀里,特别紧,把她吓了一大跳。

    薛飞不是故意的,而是本能的。

    云朵此时此刻与薛飞几乎是鼻子对着鼻子的,她从来没有面对面的离薛飞这么近过,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脸,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这又不禁让她心里生出一只小鹿,撞来撞去的。

    慢慢平静下来以后,云朵试图拿开薛飞的手,无奈薛飞搂的太紧了,她又不敢太使劲,想到她爸妈很有可能还会再来,索性就不管了,正好她也困了,眼睛一闭,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睡了一夜迷迷糊糊,薛飞就把演戏那码事给忘了。第二天早上他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由于云朵是背对着他的,他也没看到云朵的脸,就以为是曲媛媛呢,于是就又把眼睛闭了上,但一直在云朵家居服外面的手却钻进了衣服里面,在云朵的小肚子上摸来摸去。

    云朵其实已经都醒了,她之所以背对着薛飞,就是怕薛飞醒了,两个人四目相对会尴尬。没想到薛飞竟然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搞的她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薛飞是醒了,故意的。还是没有醒,无意识的。

    薛飞的手要是一直在小肚子上还好,要是再乱动该怎么办?云朵此时是既担心又害羞。正在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你们俩快起床吧,汤马上就出锅了。”门外传来了梅佳丽的声音。

    薛飞听到梅佳丽的声音把眼睛睁开了,他意识到了怀中的女人不是曲媛媛,就赶紧把手从云朵的衣服里拿了出来。他不知道云朵已经醒了,见云朵一动不动,以为还在睡着,暗叫好险,幸亏云朵没醒,不然要是知道他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肯定会以为他是在趁机占便宜呢。

    稳了稳心神,薛飞轻轻推了推云朵,叫她起床吃早饭了。

    云朵庆幸她妈敲门敲的及时,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她假装刚睡醒的样子,也没看薛飞,下了床就赶紧出屋去了卫生间,生怕薛飞看到她的脸,会看出她是在演戏。

    吃完早饭离开云朵家,薛飞有种被人把脑袋按在水里很久后,抬起头重新呼吸的感觉。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假扮云朵的男朋友,他再也不去云朵家了,不然非出事不可。

    去看了看栾凤,缠绵了整整一上午,下午就坐火车回了木佳。

    薛飞回到十里镇不到两天,随后曲媛媛拎着两个大行李箱就赶了过去,当听曲媛媛说了她为什么到木佳后,薛飞气愤无比。

    曲海波为了让曲媛媛嫁给叶良辰,他孤注一掷,给电视台打了电话,把曲媛媛的工作给停了。不仅如此,还把他出了一半钱,曲媛媛开的宝马车给没收了。曲海波以为这么做曲媛媛就会投降,殊不知他越是这么做,曲媛媛就越是逆反。

    家不能回,工作又没了,还在冰城待个什么劲儿啊,曲媛媛趁着她爸妈不在家的工夫,回家把她平常穿的衣服全都给拿了出来,然后就来到了十里镇。

    薛飞虽然认为曲海波太过分了,可曲海波毕竟是曲媛媛的父亲,他也不好当着曲媛媛的面说曲海波不好,有气也只能藏在心里。

    “没关系媳妇儿,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既来之则安之,你就好好在这儿待着吧,以后我养你。”薛飞双手搭在曲媛媛的肩膀上,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曲媛媛可怜巴巴的,一副随时会哭的样子:“你可一定得对我好,你要是不对我好,我就……”

    薛飞捂住她的嘴说道:“你是我媳妇儿,我怎么可能会不对你好呢。记住我的话,只要你愿意,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曲媛媛听了薛飞的话为之动容,她扑到薛飞的怀里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就这样,曲媛媛就在十里镇住了下来。

    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注定是甜蜜的,尤其是像薛飞和曲媛媛这样的情侣,是经受了重重考验的,可谓是情比金坚。

    薛飞上班的时候,曲媛媛就在宿舍里看看电视,看看书,实在无聊就睡觉,或者出去自己转一转。薛飞不上班的时候,两个人就基本一整天都是腻歪在一起的,虽然做的也都是那些事儿,但两个人在一起就会觉得很幸福,不仅会感觉时间过的特别快,而且就像从来没有过任何烦恼似的。

    相对于他们的无忧无虑,曲海波就高兴不起来了。

    冰城市委书记龚辉被调走了,曲海波由于没能把曲媛媛和叶良辰撮合到一起去,叶向辉也就没向上面推荐曲海波,最后京天方面决定,将副书记华国旗转正。曲海波听到这个消息后,气的差点炸了肺。他很清楚这是他政治生涯当中最重要的一次升迁,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如果升上去了,将来正省部级都是有可能的。如果升不上去,以后也就别想了。

    对于这个结果,曲海波真的很难接受,从政几十年,他无数次想过自己的前途可能会葬送在竞争对手的手里,可令他没想到的是,现实情况却是葬送在了自己女儿的手里,他感觉自己的女儿算是白养了,对薛飞更是恨之入骨。

    对薛飞恨的牙根直痒痒的除了曲海波,还有叶良辰。曲海波这么逼曲媛媛,曲媛媛都没有跟薛飞分开,在叶良辰看来这都是薛飞的问题,肯定是薛飞给曲媛媛洗脑了,才让曲媛媛如此死心塌地,义无反顾。

    所以叶良辰发誓:有我叶良辰一天在冰城,你薛飞就永远别想回冰城,你就在农村待着吧。

    还有一个人,他恨薛飞的程度可能不及曲海波和叶良辰那么浓烈,但恨的原因却和这两个人几乎是一致的,都是因为曲媛媛,他就是薛飞的高中同学吴自强。

    吴自强去冰城办事,恰好碰到了路涛,两个人平常联系的少,也很少见面,难得见一次,肯定是要吃顿饭的。

    在饭店里,三杯酒下肚以后,吴自强脸色忽然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路涛当了几年记者,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已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看出吴自强的变化后就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啊?”

    吴自强将酒杯倒满后,把手中的酒瓶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气冲冲地说道:“路涛,我知道你和薛飞关系好,我也不怕你去告诉他,我觉得作为老同学,他不地道,也不讲究。”

    路涛听了一愣,薛飞平时也不在七河,就连过年时的高中同学聚会都不是每年参加,什么时候得罪吴自强了?但转念想到曲媛媛,路涛马上就找到了症结所在。

    “薛飞怎么了?”路涛假装不知道。

    “我喜欢曲媛媛,上学的时候谁不知道?整个学校都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放弃,我发誓一定要娶到曲媛媛,这件事薛飞也是清楚的。可是……可是我没想到薛飞居然和曲媛媛走到一起去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这不是挖墙脚吗。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作为高中的老同学,你说他这么做,让不让人伤心?哪有他这么干的?”吴自强控诉道。

    “自强,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能和自己心爱的姑娘在一起,这事儿换成是谁,谁心里都不是滋味。可你要是因为没和媛媛在一起就怪薛飞,我觉得这有点说不过去。”路涛知道吴自强有多喜欢曲媛媛,自然也就知道因为薛飞没能和曲媛媛在一起,吴自强心里会多么不舒服,但站在他的立场上,都是老同学,他还是想说一些公道话。

    “怎么说不过去了?”吴自强愿闻其详。

    “感情的事从来都不能勉强,你就算是再喜欢媛媛,她不喜欢你也没用,你知道吗?你不能因为媛媛喜欢的人是薛飞,他们在一起了你就接受不了,你认为这对薛飞公平吗?换位思考,你要是薛飞,你觉得这事跟你有关系吗?你得知道,即便没有薛飞,还有张三李四,你要是因为谁和媛媛在一起你就恨谁,你这就是不讲理了。”

    吴自强听了路涛的话感觉很刺耳,在他心里,路涛跟薛飞的关系好,当然是要向着薛飞说话了。

    路涛接茬说道:“你现在是钻进牛角尖里了。你说以你的家世,你的自身条件,你什么样儿的姑娘找不到啊?除非你是看上媛媛的家世了,否则要找好看的,那不有都是吗。媛媛再好看,你也不能说她是林江第一美女吧?就是在七河她也排不上第一啊。我不是向着薛飞说话,真的自强,我觉得你对媛媛的感情也该告一段落了,反正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又何必自寻烦恼,你说呢?”

    吴自强没有说话,他拿起满满的一杯酒又干了下去。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