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留宿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本来早饭和午饭就没吃,男女之事又是个力气活,折腾了半个小时后,躺在床上,他感觉身体已经不属于他了,好像随时都会散架子一样。品书网 但是,真爽。

    其实薛飞意犹未尽,无奈他真是饿的没劲儿了,就打算先吃点东西缓一缓,等晚上假扮完云朵的男朋友后,再好好“收拾”一下曲媛媛。

    吃了两份牛排,洗了个澡,感觉至少恢复了一半的精气神。

    想到今天是云朵的生日,要是不送点什么东西似乎不合适,可是送什么呢?还真是把薛飞给难住了。按理说女人是最了解女人的,但这个事儿又没法问曲媛媛,薛飞就只好自己出去转一转,看一看了。

    薛飞出去的理由是晚上要给朋友帮个忙,而曲媛媛正好晚上电视台也有节目,这样一来薛飞也就不担心曲媛媛找他,从而影响给云朵帮忙了。

    深蓝酒店对面就是一个商场,薛飞出了酒店,确定曲媛媛没有跟着他,他就进了商场。他先是买了一个生日蛋糕,然后才去挑选生日礼物。

    商场里卖什么的都有,可薛飞感觉哪样都不适合送给云朵当生日礼物。如果是曲媛媛或者栾凤过生日,就不用这么为难了,送个项链、衣服、鞋都可以,或者送一套内衣都行,还能增进彼此的感情。送云朵这些就不合适了,要是随便送个什么,又难免不会被云朵的爸妈怀疑,所以薛飞楼上楼下的走了好几趟,可以说是绞尽脑汁了,也不知道该送什么好。

    正为难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云朵打来的,问他在哪儿,什么时候去她家?薛飞看了眼时间,说马上就过去。

    没时间了,只能买一个不是很贵重,但看上去又不是很随便的东西了。薛飞选择了手链。

    花了一个吉利数,八百八十块钱买下手链后,薛飞就去了云朵家。

    进门的时候,关键和梅佳丽正在往桌子上端菜,薛飞跟二人打了个招呼,把蛋糕递给云朵,就去了卫生间洗手准备吃饭。

    饭桌上,没有唱生日歌,只是点了蜡烛,云朵许了个愿,然后吹灭蜡烛就开始吃饭了。

    薛飞没有马上动筷子,他从兜里拿出手链微笑着说道:“云朵,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能喜欢。”

    对于云朵来说,薛飞能来就是帮她最大的忙了,她根本就没想过薛飞还送她生日礼物,所以当薛飞把一个小盒子递到她面前的时候,她百感交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这会儿瞪的更大了。

    打开看到是一个手链,云朵惊讶地捂住了嘴巴,她怕自己会叫出来。拿出手链目不转睛地看了看,眼睛瞬间就红了,眼神中满是喜爱与感动之情。

    “谢谢,我很喜欢。”云朵抑制着激动的心情说道。

    梅佳丽看了关键一眼,关键低头吃东西,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吃完饭,薛飞要帮忙收拾碗筷,梅佳丽没有让,叫他在客厅坐着跟关键聊天,有云朵帮她就可以了。

    关键想要喝水,薛飞见了就赶忙先一步拿起茶壶,往杯子里倒了杯水给关键。

    水有点烫,关键拿起杯子试探着喝了一口,然后问道:“我听朵朵说你已经不在富来县工作了?”

    薛飞点头回道:“是的,我被调到了木佳下边的一个镇工作。”

    关键低着头吹了吹杯子里的水又问道:“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薛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索性就什么都没说,算是默认了。

    可能是水温变得合适了,关键喝了一口后,觉得还不错,就又连喝了两口。放下杯子,关键说道:“官场如战场,斗争基本都是你死我活,而且成者王侯败者寇,人们永远只会记住那个上位的,而不会记住,也不会可怜那个失败者。所以趁着对方还没有置你于死地的时候,你一定要先下手为强,否则后患无穷,永远不会有你的立身之地。”

    关键的话让薛飞感触颇深,但想要实现谈何容易啊。

    关键起身走到阳台前,看着窗外,背着手说道:“下雪了,今晚你就留在家里住吧。”

    云朵正端着洗完的水果从厨房出来,想拿给关键和薛飞吃,听到关键的话,她的手一抖,一个苹果就掉在了地上,正好滚到了薛飞的脚下。薛飞听了关键的话也很震惊,以至于他都没注意到脚下的苹果。

    云朵很惊慌,她皱着眉头看着薛飞,示意薛飞赶紧拒绝。

    薛飞一起身,把脚下的苹果又给踢走了,他说道:“不了叔叔,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咦,苹果怎么掉地上了。”梅佳丽这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弯腰捡起地上的苹果说道:“薛飞,就在家住吧,去外边住还得花钱,多浪费啊,没那个必要。”

    “阿姨,没关系,房间的钱我已经都交了,要是不住才浪费呢。”留宿可不是薛飞计划内的事情,他还打算晚上和曲媛媛一夜温存呢,要是回不去可就太耽误事儿了。

    云朵见她妈也让薛飞留下,就给梅佳丽使了个眼色说道:“妈,咱们家沙发那么短那么窄,薛飞躺着也不舒服啊,还是让他去外面宾馆住吧。”

    梅佳丽对云朵的眼色视而不见,转身就去了厨房洗苹果。

    关键转过身坐在沙发上说道:“行啦,你们俩就别不好意思了,我们是岁数大了,但不是老古董,我们也看得出你们俩是真心想要在一起的,我们都不介意,你们还介意什么呀?再说了,朵朵,薛飞是大老远专门从木佳赶过来给你过生日的,明天还要赶回去,就一个晚上你还让薛飞出去住,像话吗?行啦,这个事儿就这么定了,薛飞今晚就住家里。”

    关键的话说的很霸道,很有大家长说一不二的风范,让薛飞和云朵无从辩驳。

    薛飞和云朵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在心里叫苦不迭。

    陪着关键和梅佳丽一边聊天一边看电视,九点半的时候,薛飞收到了曲媛媛的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去?薛飞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因为他现在还不确定能不能走呢,就回复说现在还回不去,还得再等一会儿。

    快十点的时候,关键和梅佳丽说困了,两个人就去睡觉了。临进卧室前,梅佳丽说道:“你们俩也早点休息吧,薛飞,阿姨明早给你做汤喝啊。”

    薛飞原本还想等关键和梅佳丽睡着以后悄悄溜掉呢,现在梅佳丽这么一说,彻底粉粹了他跑路的梦想。

    关键和梅佳丽进了屋,客厅里就只剩下薛飞和云朵了,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本来只是在演戏的两个人,因为薛飞的留宿,搞他们都有点不敢看对方了,空气中似乎也弥漫起了一股暧昧的味道。

    看来今晚只能留下了。

    薛飞走到卫生间关上门给曲媛媛打了一个电话,撒谎说他的朋友喝多后突然不省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挺严重的,叫曲媛媛不要等他了,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回去呢。

    从卫生间出来,薛飞和云朵在客厅又看了一会儿电视,其实只是眼睛盯着电视,心思根本就没在电视上。两个人都在想,一会儿可怎么睡呀?

    云朵家里的房子很小,只有两个卧室,客厅是肯定不能睡的,关键和梅佳丽不定什么时候就出来了,要是看到薛飞在客厅睡就破案了。而除了客厅,也就只剩下一个卧室了,难道今晚真的要睡在一起?

    眼瞅着就要十点半了,云朵心一横,起身说道:“咱们去睡觉吧。”

    薛飞惊愕地看着云朵,心说是你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还真要住一屋是怎么着?

    云朵看出了薛飞的心思,她冲薛飞勾了勾手,示意进了她房间以后再说。薛飞不知道云朵要干什么,就跟在她身后朝房间走了过去。

    进了房间,云朵关上门,有些难为情地看着薛飞,抱歉道:“对不起啊,我没想到我爸妈会让你留下住,我……”

    薛飞伸手打断她说道:“留下住也没什么,主要是怎么住啊?”薛飞看了看一旁的床,心里就犯难。

    “我已经想好了,咱们俩一个在床上住,一个在地上住,我家是地暖,然后把门一锁,这样……”云朵伸手想要把门反锁,却发现门锁坏了,无论怎么拧门都能打开,云朵很奇怪:“怎么回事儿啊,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坏了呢。”

    薛飞试了试,门确实是锁不上了,“你确定之前是好的?”

    云朵肯定地说道:“确定,昨晚睡觉我还锁门来着呢。”

    “那你白天出去过吗?”

    “下午出去了,跟我妈逛街来着……”云朵恍然大悟,“你是说……”

    “叔叔干的。看来他们在怀疑我不是你的真男朋友,让我住下也是他们早就想好的。”薛飞觉得一定是这样的,为了验证他是不是云朵的真男朋友,关键和梅佳丽两口子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那……那该怎么办啊?”云朵没主意了,她没想到她爸妈竟然会这么做。一个睡地上一个睡床上肯定是不行了,半夜她爸妈要是推门一看就全都露馅了。

    “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叔叔阿姨实话实说,要么咱们俩就睡一张床上。当然,前提是你得信得过我。”薛飞把选择权交给了云朵。他没什么好怕的,之前在富来县和林晓静一被窝睡了那么长时间都没发生什么,在这儿就睡一宿,又不可能脱光了睡,更不会发生什么了,他主要是担心云朵会有想法。

    云朵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事到如今,她肯定是不想让她爸妈知道的,如果跟他们实话实说,之前演的戏就全都白费了,到时她爸妈一定会她催婚催的更紧的。可要是跟薛飞睡在一张床上……云朵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些期待,不禁脸色一红,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邪恶。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云朵说道:“那就在一起睡吧。”说完,云朵就赶紧看向了别处,生怕薛飞会看到她的窘态。

    云朵的想法是,她和薛飞都是成年人,也都是很理智的人,不可能做出出格的事情。另外薛飞又是帮她忙,薛飞都没不好意思,她要是扭扭捏捏的就有点不像话了。

    两个人达成了一致后,为了避免尴尬,把灯给关了。薛飞脱掉身上的外衣躺在了床的一边,仰卧着。云朵身上穿的本身就是家居服,没什么可脱的,就躺在了床的另一边,她背对着薛飞。

    床是双人床,但并不是那种大的双人床,而是比大的稍微要小一点的那种双人床,虽然两个人躺在了床的两边,实际上距离的还是非常近。

    两个人眼睛都瞪的大大的,谁都不敢睡,就怕关键和梅佳丽会搞突然袭击。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房间,关键和梅佳丽也都瞪着眼睛没有睡。

    “你这个主意简直就是个馊主意,太不靠谱了,你说咱们当父母的半夜去看女儿和男朋友有没有睡在一起,这算怎么回事儿啊。要是传出去,不得被人笑话死啊。”梅佳丽埋怨道。

    “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啊?再说了,我出这个主意,不也是为了朵朵好吗,难道你不希望朵朵赶快结婚啊?我还是那句话,这个薛飞要是真的最好,要是假的,咱们一定得尽快识破才行。”关键反驳道。

    “你这个人疑心太重了。薛飞为了给朵朵过生日,特意从木佳赶到了冰城,还给朵朵买了生日礼物,这还能有假吗?”梅佳丽相信薛飞是真的。

    “怎么就不能是假的?我看搞不好薛飞就是朵朵花钱雇的,那手链很有可能是朵朵花钱自己买的,一切都是为了演戏给咱们两个看。”

    “你可拉倒吧,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不信,我真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说什么呀,时间差不多了,还是赶紧去看看吧。”关键说着话就起身下了床,拿上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就走到了门口。轻轻拉开门,看到外面漆黑一片,一点动静都没有,关键开门就走了出去。

    梅佳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下床跟了出去。

    本书源自看书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