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曲媛媛的选择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曲媛媛听到曲海波的话心里就是一沉,她开门的手瞬间就停住了,就像画面定格了一样。品书网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茹芸听了曲海波的话眉头紧锁,心说有事好商量,生气归生气,怎么能跟孩子说这么重的话呢。

    茹芸上前拉住曲媛媛的胳膊哀求道:“媛媛,你别听你爸的,他那都是气话。你不是不想嫁叶良辰吗,咱们就不嫁,妈不逼你了,既然你想跟薛飞好,你就跟他好吧,妈支持你。”

    曲海波一听,一把将茹芸拽到了一边,训斥道:“你说什么呢?你支持什么呀,我告诉你,咱们家我说了算,我说她必须嫁给叶良辰,她就必须嫁给叶良辰,怎么,你想造反啊?”

    要是放在平日后,曲海波一瞪眼茹芸基本就不敢再说话了,可此时不一样,曲媛媛都要离家出走了,一旦要是真的踏出了家门,很有可能就真的不回来了,她就曲媛媛这么一个女儿,曲媛媛要是真走了她是绝对接受不了的,所以她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硬。

    “我就造反怎么了?我听了你大半辈子了,这次我不能再听你的了,我要是再听你的,我连女儿都没了!曲海波,我也不允许你再逼媛媛了,她想跟谁好就跟谁好,你没有权利决定她的终身大事。”

    “你说什么?我没有权利决定?我是她爸,她必须听我的!”曲海波霸道地看向曲媛媛,说道:“你听明白了吗?你必须做一个选择,你是选择薛飞,还是选择我们?”

    “曲海波你能不能别逼媛媛了?她……”茹芸话没说话,就被曲媛媛给打断了。

    “好啦,你们俩都别说了。你们听好了,无论到什么时候你们都是我的父母,是你们生养了我,这个是事实,不是随便说一句断绝关系就能否定的。所以你们可以不认我,但我不会不认你们。至于选择,我只能选择薛飞,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说完,曲媛媛开门就走了。

    茹芸见曲媛媛走了,双腿一软,差一点跌坐在地上,幸好靠住了背后的墙,但还是慢慢瘫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欲哭无泪。

    曲海波高血压犯了,感觉一阵阵的头晕头痛,他赶紧找出药吃了下去。坐在沙发上,他有些失神。他以为曲媛媛会选择他和茹芸,没想到最后选的是薛飞,他感觉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太失败了,同时也愤怒无比,他认为都怪薛飞,要是没有薛飞,他们一家人不至于闹到这步田地。

    怒不可遏的曲海波抄起茶几上的果盘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曲媛媛跑到富来县的时候,薛飞正在收拾行李,看到曲媛媛是拎着行李箱来的,就问她怎么了,曲媛媛哭了,一边哭一边说了在家里发生的事情,薛飞听了有点生气。

    “媛媛,你太冲动了,你怎么能跟你爸妈那么说话呢?太不像话了。”薛飞责怪道。

    “怎么是我不像话了,明明是他们不像话,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他们却非逼着我跟叶良辰好,你说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还能听他们的吗?”曲媛媛辩驳道。

    “我没说让你听他们的,我的意思是你就好好跟他们说呗,不至于又离家出走,又断绝关系的,把事情搞的那么大,到时怎么收场啊?”

    “薛飞你什么意思啊?我是因为你才跟我爸妈闹翻的,你现在还说我?你还是不是人啊?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讨厌你!我不跟你好了,我现在就走……”曲媛媛越哭越凶,拎着行李箱就要走人。

    看到曲媛媛哭的跟个泪儿人似的,薛飞突然有点想笑,心说曲媛媛哭的时候怎么这么可爱啊?他抱住曲媛媛在她的嘴巴上亲了一下,然后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说道:“我错了还不行吗,都是我不好,你说的没错,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跟你爸妈闹翻,所以我罪无可恕,罪该万死,行了吧?”

    曲媛媛哽咽道:“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薛飞双手捧着曲媛媛的脸认真地说道:“对你好一辈子。”

    曲媛媛伸手抓住薛飞的衣领,故作凶巴巴的样子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敢反悔我饶不了你!”

    曲媛媛不哭了,情绪稳定下来以后,薛飞告诉她,她不能跟着他走。

    曲媛媛不解:“为什么呀?”

    薛飞解释道:“你还真能和你爸妈断绝关系吗?你们说的都是气话,气消了也就过去了。我离开是去工作,你要是跟着我一起去,我倒是没意见,但你想过你电视台的工作怎么办吗?你不当主持人了?你可别忘了,当主持人可是你一直的愿望,而且现在正是你事业上升期的时候,现在就放弃太可惜了,你说呢?”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家里我现在真不能回去,我妈还好说,主要是我爸的态度特别坚定。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她说我除了叶良辰谁都不能嫁,你说我怎么回去呀?除非我听他的,不然我要是回家,到时肯定还得吵架,只会把关系越搞越僵。”自从曲海波和茹芸让曲媛媛和薛飞分手以后,曲媛媛就得了回家恐惧症,她特别害怕回家她爸妈跟她提和薛飞的事情。现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她就更不想回家了,她想在外面住一段时间。

    薛飞一想曲媛媛说的也对,这个时候各自冷静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曲媛媛不能回家,也不能跟着他走,曲媛媛住哪儿啊?住他租的这个房子?倒是可以,房租还没到期呢,但离电视台太远了,就算是开车上下班也不方便。

    想了又想,薛飞想到了潘齐给他的那张深蓝酒店的至尊金卡,反正他也用不上,他就把卡拿给了曲媛媛:“你先在酒店住一段时间了,等你爸妈的气消了以后你再回去,怎么样?”

    曲媛媛看看薛飞,又看看薛飞手中的卡,心想也只能先这样了。

    由于时间紧急,薛飞除了给栾凤打了一个电话外,被调走的消息他谁都没告诉,就踏上了开往木佳市的火车。

    木佳市位于林江省的东部,和薛飞的老家七河是挨着的,不过薛飞去上任的地方在木佳市的最东端,叫东源县十里镇,离七河还是挺远的。

    此时正值十月中旬,深秋的季节,万物凋零,满地落叶,一派衰败的景象。

    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从平城区委办公室,到极北县旅游局,之后到富来县卫生局,再到现如今的十里镇,薛飞的基层履历不可谓不丰富。或许是有点习惯了吧,虽然季节是伤感的,但这次被调走薛飞却没有太多的伤感,唯一令他心情不好的是以后再想见曲媛媛会很困难。

    木佳市目前还没有机场,从冰城到木佳坐火车需要九个小时左右,再到十里镇还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中间还要倒车。可想而知,除非是放长假,否则彼此很难见面。当然,这也是叶良辰和曲海波把他调到十里镇的目的所在。

    到达东源县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薛飞吃了点东西,随便找了个旅店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先去了县委组织部报到,之后去了十里镇,正式走马上任,成为了十里镇新任的党委书记。

    十里镇是个经济比较落后的乡镇,没什么资源,全镇两万多人口全都靠种地维持生计。

    十里镇的落后还能从镇政府大院体现出来,院子不是很大,都是土地,院子中停着一些汽车和一些自行车。一幢四层高的办公楼外表非常陈旧,内部也很破败,看得出应该有些年头了。

    上了三楼左转,走廊的尽头是“书记办公室”,打开门一看,办公室倒还不错,二十平米左右的面积,办公用品看上去都像是新买不久的。

    薛飞进了办公室,来到窗前向外看去,看到的是一片金黄色的玉米地,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薛飞猜想农民们此时的心里应该是喜庆的,可他实在高兴不起来。

    这次到十里镇工作薛飞不用再租房子了,别看镇里条件不怎么好,倒是有宿舍,就在镇政府办公楼的后面,一排平房,薛飞去看了,除了卫生间要用公共的,其他方面都还算不错,毕竟是乡镇,也不能要求太高了。

    在十里镇安顿下来以后,薛飞就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去,他没当过书记,进入角色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一晃半个月就过去了。

    这半个月当中,薛飞除了了解十里镇的情况外,还把他调离富来县的消息告诉了家人和朋友。得知这一消息,所有人都感到很惊讶,都没想到他在富来县仅仅待了十个月就又被调走了。

    当潘齐知道这一消息时,潘齐表示他爸跟市里和省里的一些领导都比较熟,薛飞要是想回冰城的话,他可以让他爸走走关系。

    薛飞听到潘齐这么说,心里很感动,因为以他对潘齐的了解,他知道潘齐不是随便说说的,如果他说想回冰城,潘齐一定会帮忙的,这也证明潘齐这个朋友他没白交。但他还是拒绝了潘齐的好意,他现在看的很明白,冰城只要有叶良辰在,他最好还是不要回去,否则就算回去了,到时叶良辰也会想办法再把他给发配走的。更何况他现在还得罪了曲海波,冰城哪里还有他的容身之处啊。

    就先在十里镇待着吧,就像当初去极北县一样,虽然一开始不适应不喜欢,但慢慢融入以后发现其实也挺好的。

    转眼就到了十一月,一天下午,薛飞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是云朵打来的。自从上次假扮完云朵的男朋友后,薛飞和云朵就没再联系过。

    “忙什么呢?”云朵声音清脆地问道。

    “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呢,有段时间没联系了,你现在怎么样啊?”薛飞笑着回应道。

    “还行吧,我已经不在极北县了,那边交给了别人打理。我现在人在冰城,你方便过来吗,我请你吃饭。”

    “呵呵,还真不方便,不是我不想去,实在是我现在工作的地方离冰城有点远。”

    “什么意思啊,你不在富来县了?”云朵不知道薛飞已经不在富来县工作了。

    “嗯,我现在在木佳的一个镇工作,过来快一个月了。”薛飞觉得他和云朵只能算是很普通的朋友关系,一年都见不上两回,平时也没什么联系,工作调动的事情也就没必要特意告诉她一声了。

    云朵似乎跟薛飞想的不一样,听到薛飞都离开富来县都快一个月了,而她要是不打这个电话,可能还不会知道薛飞被调走的事情,心里就隐隐有些失落。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太远了。”

    “你给我打电话没别的事儿吧?”薛飞感觉云朵不会平白无故的给他打电话,估计是有事儿。

    “确实有点事儿,不过你现在离冰城太远了,算了吧,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云朵话里透着一股无奈的味道。

    “你先说说看,我要是能帮忙的,我肯定帮,帮不了再说。”

    “我不是十月初十的生日吗,马上就要到了,我爸妈想让你来家里给我过生日。我知道不应该再麻烦你的,但我实在是拗不过我爸妈,所以才给你打的这个电话。不过你现在不在富来县工作了也挺好的,我也有了跟他们交代的理由。”

    薛飞肯定是不想再继续假扮云朵的男朋友的,他很怕时间长了会没法脱身,可是听了云朵的话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再帮她一次,最后一次,应该没什么的。另外,自从到了十里镇,他就再也没见到过曲媛媛和栾凤,也有点想她们了,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看看她们,以解相思之苦。如果要是现在不去冰城,只怕再想见她们就要过年了。

    于是,薛飞答应了云朵,再假扮一次她的男朋友,云朵心里非常高兴。

    云朵周六过生日,就意味着薛飞必须在周六晚上之前赶到冰城。而木佳去冰城的火车一天只有两趟,上午八点多一趟,凌晨一点多一趟,为了能够假扮云朵男朋友的同时,还能尽可能的抽出时间陪曲媛媛和栾凤,薛飞决定坐凌晨的火车去冰城。

    到达冰城的时候是周六的上午十点多,没有买到卧铺票的薛飞虽然在硬座上也睡了很长时间,但坐了十几个小时车的他还是疲惫不堪。下了火车,饥肠辘辘的他顾不上吃东西,打车就去了曲媛媛住的深蓝酒店,进了房间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多,醒来后,薛飞看到曲媛媛坐在他身边,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正在看东西。一月不见如隔三秋,尤其是见曲媛媛身上穿的还是一件丝绸质地的睡衣,透过胸口处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春光时,薛飞一下子就性趣盎然了起来,他一把将曲媛媛腿上的笔记本电脑扔到一边,翻身就压在了曲媛媛的身上。

    曲媛媛不知道薛飞醒了,被吓了一跳:“你干吗呀?”

    薛飞看曲媛媛的眼神如狼似虎:“我饿了。”

    曲媛媛明白薛飞的意思,就故意说道:“饿了就去吃饭。”

    薛飞摇了摇头:“我只想吃你。”

    说完,薛飞就迫不及待的张开了嘴……

    看书罓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