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薛飞是我的亲戚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像上次一样,曲媛媛到了富来县进门就哭,搞的薛飞不知所措,问她怎么了也不说话,就只好将她抱在怀里,任由她哭。品书网

    半晌,曲媛媛哭够了,渐渐停止了哭泣,薛飞给她擦眼泪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脸又红又肿,紧忙问道:“你脸怎么了?谁打的?”

    曲媛媛不想说,但薛飞不依不饶:“曲媛媛你赶紧告诉我,到底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你快说!”

    曲媛媛见薛飞真急了,就实话实说道:“是我爸。”

    薛飞很吃惊:“你爸?他为什么打你呀?”

    曲媛媛有些犹豫,但她还是决定告诉薛飞,事到如今要是再瞒着薛飞,她感觉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于是她就把她爸妈让她跟薛飞分手,包括叶良辰去她家的事情全都说了。

    薛飞听后瞠目结舌,他以为曲海波两口子只是背着曲媛媛找他,让他主动跟曲媛媛分手,没想到他们也一直在逼曲媛媛跟他分手,这也让他明白了曲媛媛上次为什么会大半夜的跑到他这儿来哭了,更明白了曲海波两口子逼他和曲媛媛分手的目的。

    既然曲媛媛都说了,薛飞觉得他也没必要隐瞒了,就把曲海波和茹芸分别找过她的事情也跟曲媛媛说了。

    “他们真的是太过分了,想方设法的要分开我们,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曲媛媛气愤道。

    “当然了,我们要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薛飞看着曲媛媛红肿的脸非常心疼,同时对曲海波也充满了鄙视,为了自己的仕途,不惜牺牲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真是够无耻的。

    薛飞到卫生间把毛巾弄湿后拧干,敷在了曲媛媛的脸上,然后又下楼去药店买了内服和外敷的消炎药,必须得尽快让曲媛媛的脸消肿,她是主持人,她还要上镜录节目,脸肿了是绝对不行的。

    从药店出来,在小区的门口,薛飞碰到了林晓静。林晓静扑到薛飞的怀里就要亲薛飞,薛飞用手捂着她的嘴,把她给推开了。

    “你今晚不是在家住吗,怎么又来了?”薛飞问道。

    “我想你了,现在不和你一被窝,人家都睡不着。”林晓静嘟着嘴说道。

    “睡不着就忍着吧,你以后不能再去我那住了,明天你过来把你的东西全都收拾走吧。”

    “我才不呢。你又逗我是吧?我跟你说,我不是小孩,没那么容易上当的。”林晓静搂住薛飞的胳膊说道:“走吧,回家吧。”

    薛飞抽出自己的胳膊,一脸严肃地说道:“你看我像是在逗你吗?我女朋友来了,她要是知道你在我那儿住,她会不高兴的,以后她会经常过来,为了避免误会,你还是不要去了。”

    林晓静不敢相信是真的:“你真的有女朋友?”

    话都已经说到这儿了,薛飞觉得索性就干脆把话说清楚算了:“有,我们是高中同学,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她现在就在楼上。晓静,你是一个好女孩,但我对你真的没有那方面的感觉,如果有,我不可能会一直不碰你的,我希望你能明白,感情是不能强求的,祝你能早日找到你的另一半。”

    面对薛飞渐行渐远的背影,林晓静呆呆地看了很久,她感觉自己的心空落落的,一点知觉都没有,就像心丢了似的。

    叶良辰没把薛飞当根儿葱,对于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干部,他认为根本不用他爸亲自出马,由他出面就能轻松搞定。

    早上从如月江南会所出来,叶良辰开车就去了冰城市委市政府,到了大门口,站岗的武警看到通行证,敬了个礼,就把叶良辰放了进去。

    叶良辰下了车直奔市委的办公楼,来到组织部长郑江河的办公室门前,没有敲门,推门就走了进去。

    “哎呦,良辰来了,稀客呀,快坐。”看到进来的是叶良辰,郑江河起身笑脸相迎。

    叶良辰一点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了下来,翘起二郎腿,就像到了自己家似的随意。

    郑江河对叶良辰的为人多少有一些了解,所以并不在意。他给叶良辰倒了杯水,笑着问道:“这么早过来有事儿?”

    叶良辰喝了口水,开门见山,并且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富来县卫生局的局长叫薛飞,三天之内把他调走,调到距离冰城越远的地方越好。”

    薛飞?居然又是薛飞,郑江河十分诧异。

    当初薛飞从平城区委办公室被调到极北县旅游局就是郑江河亲自找薛飞谈的话,后来把薛飞调到富来县卫生局,也是郑江河给安岭方面打的电话,现在叶良辰又跑来要调动薛飞的工作,薛飞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啊,怎么想要调动他工作的都是大人物呢?看来这个薛飞还真不简单啊。

    见郑江河没有马上答话,叶良辰冷声问道:“怎么,办不了?”

    郑江河笑着说道:“你还真说对了,这个事儿我还真办不了。”

    看到叶良辰的脸色立马就变了,郑江河解释道:“良辰,我办不了是有原因的,向书记亲自跟我打过招呼,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能随便调动薛飞,要不你去跟向书记说一声?只要他同意,我马上就办。”

    向书记?向明远!

    叶良辰很吃惊,向明远居然认识薛飞,还亲自跟郑江河打招呼不让别人调动薛飞的工作,他们是什么关系啊?难道把薛飞从极北县调到富来县是向明远所为?叶良辰满脑子都是问号,却找不到任何答案。

    向明远是林江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林江省的第三号人物,他插手了薛飞的事情,叶良辰想自己搞定薛飞的工作调动显然是不行了,他跟向明远又不熟,只能去找他爸求助了。

    离开冰城市委市政府,叶良辰就开车去了林江省委省政府。

    进了叶向辉的办公室,叶良辰把情况一说,叶向辉也很纳闷,难道向明远和薛飞沾亲带故?叶向辉霸道惯了,作为林江省一号人物,他想调动一个科级干部的工作,显然不可能去征求三号人物向远明的意见,他直接给郑江河打了电话,叫郑江河马上把薛飞调离富来县,越远越好。

    郑江河接到叶向辉的电话,嘴上答应了,但并没有马上执行,而是给向明远打了电话。他必须得告诉向明远一声,这个过程不能落,至于向明远怎么办他就不管了。

    向明远听到叶向辉要将薛飞调走的消息后很惊讶,也很意外,挂了电话他就去了叶向辉的办公室。

    向明远认识叶良辰,但没有说过话,见叶良辰在叶向辉的办公室,就问道:“叶书记,我想跟你说点事儿,有时间吗?”

    叶良辰和叶向辉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知道向明远肯定是接到了郑江河的电话。

    “我先走了。”叶良辰对叶向辉说了一句后,冲向明远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就离开了。

    “坐吧老向,什么事儿啊?”叶向辉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叶书记,你能不能不把薛飞调走啊?或者说别把他调离冰城的范围。”向明远开门见山,是一副商量的口气。

    “为什么?”

    “薛飞是我一个亲戚,他是七河人,他爸妈都岁数大了,不想他离家太远了。”

    果然是亲戚,怪不得会特地让郑江河关照薛飞呢。叶向辉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面无表情地说道:“按理说老向你来跟我说这个事儿,我应该给这个面子,毕竟就是个科级干部的调动。但我已经给郑江河打了电话,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你让我怎么往回收?”

    叶向辉的意思就是不能给你这个面子,要是给了,我的面子就没了。

    向明远知道叶向辉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叶向辉要是这么说话,就说明薛飞被调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多说无益,向明远起身就告辞了。

    向明远和叶向辉的关系不远不近,谈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两个人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不过薛飞的事情非同小可,叶向辉在林江省的名声本来就不怎么好,向明远觉得叶向辉没搞清楚薛飞的背景就对薛飞下手,实在是太不明智了,一定会得罪那个人的,搞不好甚至会影响他去京天。

    回到办公室,向明远屏住呼吸打了一个电话:“我是向明远,我要向您汇报一个情况,叶向辉要把薛飞调走……”

    挂了电话,向明远舒了一口气,每次打这个电话,他都会紧张的不得了。

    平稳了一下情绪,向明远又给郑江河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按照叶向辉的意思办。

    在富来县卫生局上班的薛飞,自然不会知道他的工作调动惊动了林江省第一号和第三号人物,但是当他被县委组织部叫去谈话后,他的反应很平静,因为他早就想到了可能会被调走,毕竟他得罪的是副省长和省委书记的儿子,当他们联合起来的时候,像他这样的小人物也就只剩下任人摆布的份儿了。

    从县委县政府里出来,薛飞给曲媛媛打了个电话,把被调走的事情告诉了她,曲媛媛得知后感到震惊,她知道这一定是她爸和叶良辰干的。

    曲媛媛从电视台气冲冲的赶到林江省委省政府,进了曲海波的办公室 便质问道:“薛飞被调走的事情,是不是你和叶良辰干的?”

    曲海波对曲媛媛的态度很不满,皱眉道:“这是办公室,不是家里,你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呢?让人听到笑不笑话?”

    刚刚曲媛媛进大院的时候给他打电话,曲海波就知道曲媛媛准是来问薛飞的事情,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问你呢,是不是你和叶良辰干的?”曲媛媛来到办公桌前怒不可遏地问道。

    “是,你想干什么呀?”薛飞被调走已经成既定事实了,曲海波不相信曲媛媛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一直以来,曲海波在曲媛媛的感情问题上之所以表现的这么强硬,其实是有原因的。曲海波当年和茹芸结婚之前,曾有过一个深爱的姑娘,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也非常深,当时那个姑娘都怀孕了,但曲海波的父母就是不同意,嫌弃那个姑娘的家庭一般。而当时的曲海波也是坚持,只是可惜没能坚持到最后,在父母和爱人之间,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父母,之后就和茹芸结婚了,这么多年下来过的也一直挺好的。所以曲海波有理由相信,只要他咬牙坚持住,最后曲媛媛一定会妥协的,他就不相信他养了快三十年的女儿,最后真的会为了薛飞跟他决裂。

    “你赶紧把薛飞调回来,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曲媛媛欲言又止。

    “不然怎么样?”曲海波问道。

    “不然我就离家出走,我再也不回家了。”曲媛媛决绝地说道。

    “你别再胡闹了行吗?你以为人事调动是过家家吗,一会儿调走一会儿调回来,玩呢?我做不到,即使能做到,我也不会那么做。曲媛媛,你已经不是小孩了,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别被你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将来你后悔了,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卖给你。”曲海波根本就不信曲媛媛会离家出走,他觉得曲媛媛说的不过是一时气话而已。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把不把薛飞调回来?”

    “不能,我做不到。”

    曲媛媛不再说话,转身摔门而去。

    曲媛媛对曲海波和叶良辰把薛飞调走的用意一清二楚,她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更不会让薛飞一个人承担一切,她要和薛飞一起勇敢的面对。

    离开省委省政府,曲媛媛没有回电视台,而是回了家,进门就直接跑到了楼上的房间收拾东西。她说离家出走不是气话,她是真的这么想的,这个家她待不下去了,她必须得离开,必须要拿出属于她的态度。

    曲媛媛进门的时候茹芸跟她说话她没搭理,茹芸就感觉曲媛媛不对劲,上楼一看曲媛媛在收拾衣服,就问她干什么,曲媛媛说她要搬出去,茹芸一听紧忙阻拦,但是没有拦住,茹芸就赶紧给曲海波打电话。曲海波一听曲媛媛真要离家出走,就让茹芸无论如何拦住曲媛媛,等他回去。

    曲海波到家的时候,曲媛媛和茹芸正在争夺行李箱,曲海波怒吼道:“曲媛媛,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不是非得把我和你妈气死你才会高兴?”

    曲媛媛冷笑道:“我可气不死你们,因为在我把你们气死之前,我会先被你们逼疯的。你们逼我嫁给叶良辰,但我只想和薛飞在一起,既然我们谁都不让步,那我就只能离开这个家了。”

    曲媛媛拿开茹芸拽着行李箱的手,拖着箱子就往门口走。

    “曲媛媛你可想好了,你要是走了,你就再也别回来,从此以后,我们恩断义绝!”曲海波狠心说道。

    看书罔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