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你被双规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绝大多数的卫生局都是在每年年初的时候进行全年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而富来县卫生局不一样,它是在每年下半年的时候进行。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在招标采购的前夕,一般也都是药贩子们最为活跃的时候。

    当然,药贩子们活跃,就意味着董文昌会很忙,年年如此,到了今年也不例外,每天请客吃饭,送钱送礼的络绎不绝。不过董文昌也不会随便谁的钱都收,他还是比较信任之前“合作”过的人,收起钱物来心里也比较踏实。

    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与董文昌亲密接触的人当中少了一个熊伊娜,对于董文昌来说无所谓,他是肯定不愁没有给他主动送钱的人,而熊伊娜就不一样了,她之前把宝押在了薛飞的身上,可薛飞却对她爱答不理的,她不知道薛飞是对她没兴趣,还是她的方式方法有问题,总之她是发觉薛飞这个人别看年纪不大,但却高深莫测。

    眼瞅着离招标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熊伊娜心里也是越来越着急。见打电话约薛飞无效,她就直接跑去了卫生局找薛飞。

    “薛局长忙着呢?”进了薛飞的办公室,熊伊娜就直接俯身趴在了办公桌上,胸前的风光波澜壮阔,极具诱惑,但薛飞却视而不见。

    “是啊,熊小姐过来找我有事?”薛飞笑着问道。

    “我一直想请薛局长吃饭,和薛局长谈谈心,可惜薛局长也一直不给我机会啊,约了好多次薛局长都说忙,我就只好来卫生局找薛局长了。”熊伊娜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翘起腿双手抱胸,眼睛如钩一样看着薛飞,决绝地说道:“今天晚上说什么我也要和薛局长吃顿饭,薛局长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走了。”

    “呵呵,熊小姐太客气了,有事就直接说吧,不是说办事就一定要吃饭的。”薛飞委婉的拒绝道。

    “既然薛局长这么说,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知道卫生局马上就要进行一年一度的药品招标采购了,我想请薛局长帮忙。如果薛局长能够帮我,要钱我给钱,要人我给人。”熊伊娜至今还没有摸清楚薛飞到底是个什么脾气,更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由于时间有限,她实在是没心思猜下去了,只能是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诉求,并告诉薛飞如果帮忙,他能得到什么。

    “咳,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就这个事儿啊,没问题。”薛飞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熊伊娜愣了愣,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她不敢相信是真的:“薛局长,你没骗我吧?”

    薛飞一本正经地说道:“我骗你干什么呀?等招标公告出来以后,我希望看到熊小姐能够第一个来投标。”

    薛飞说的再清楚不过了,熊伊娜听的也是一清二楚,可是她实在搞不懂薛飞为什么会答应的如此痛快?

    虽然薛飞答应了,可熊伊娜心里还是不托底,为了稳妥起见,当天晚上在薛飞下班的时候,熊伊娜开车悄悄跟着薛飞,一直跟到了薛飞所租住房子的楼下,叫住薛飞,从后备箱里拎出来一个袋子,里面是五十万的现金。

    薛飞什么都没说,只是打开看了一眼,拉上拉锁就拎着包上楼去了。熊伊娜见薛飞收下了,心里这才踏实。

    今年富来县卫生局除了将集中招标采购药品以外,还将给下面的各个乡镇采购一批价格不菲的医疗器械,时爱莲得知此事后,中午就约了董文昌一起吃饭,希望董文昌到时能让她的表哥辛强中标。肥水不流外人田,加上之前跟辛强有过“合作”,董文昌就答应了。

    吃完饭回到卫生局,屁股刚沾到椅子上,董文昌的手机就响了,是一条辛强发过来的短信:二十万已转,董局长请注意查收。

    看着信息,董文昌就情不自禁地乐了。删掉信息,身子往后一靠,闭上眼就算起了已经预收了多少钱,和等到事情办成以后,还能收到多少钱。正算着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睁开眼一看来电显示,是薛飞办公室的电话,董文昌感到很纳闷,薛飞从来也没给他打过电话,今天怎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呢?伸手想接,但又一想算了,凭什么薛飞打电话他就得接啊,就不接,爱咋咋地。

    电话响了几声就不响了,董文昌闭上眼正准备继续算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毛睿进来说道:“董局长,薛局长叫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先是打电话,之后又叫人来找,薛飞到底想干什么呀?董文昌虽然想不明白,可是毛睿都通知他了,他再不去就不合适了,于是就起身去了薛飞的办公室。

    薛飞上任以来,董文昌还是第一次进薛飞的办公室,看着坐在办公桌里的薛飞,董文昌绷着脸问道:“叫我什么事儿啊?”

    薛飞没说话,但同样绷着脸,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在了办公桌上。

    董文昌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拿起来一看,当时就傻了,看到一张张自己和时爱莲进出宾馆的照片,他瞪目口呆。

    “解释一下,这怎么回事儿啊?”薛飞瞪着眼问道。

    “这些照片你是从哪儿弄来的?”董文昌不答反问。

    “别人寄给我的,我也不知道是谁拍的。如果我没认错的话,照片中的女人是妇幼医院的副院长时爱莲吧?你们俩什么关系啊?为什么会一起去宾馆?”

    董文昌无言以对,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身为党的干部,卫生局的常务副局长,这种照片要是被纪委看到了,你应该知道等待的你的将会是什么吧?”

    董文昌一听,额头上的冷汗当时就下来了:“薛局长,我……”

    薛飞伸手打断了他:“你什么都不用说,这些照片我就当从来都没看过,我也不会让其他人看到,但是,你不能再分管计财科的工作了。”

    计划财政科除了负责财务工作,还负责药品和医疗器械的招标采购及审核工作,董文昌就是因为分管这个科室,才能大捞特捞的,现在薛飞不让他分管了,无疑就是断了他的财路,而且是他在卫生局的最后一个进钱道儿,其他的道儿之前已经都被薛飞给堵死了,他心里肯定是不乐意的。但无奈薛飞手上有他的把柄,他也只能认了。

    从薛飞的办公室出来,董文昌失魂落魄,这下他这个常务副局长算是彻底的被薛飞架空了,什么权利都没有了。但这还不是让他最闹心的,最闹心的是,他已经收了的钱物,现在事情办不了了,他怎么跟那些人交代呀?

    走着走着,董文昌就觉得自己头重脚轻,之后眼前一黑,就一头栽倒了……

    薛飞分管了计财科的工作后,在进行药品和医疗器械招标时,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对所有进行投标的药企进行了严格的审核,然后挑选出了其中符合相关要求的药企签订了采购合同。

    那些想通过董文昌走后门的药商没有一个被选中的,当然其中也包括熊伊娜。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我没有中标?”熊伊娜看着薛飞,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自己,不应该来问我吧?如果你足够优秀,自然就会中标,反之就不会,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吗?”薛飞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我给了你钱,你就得给我办事儿,现在你没办明白,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吧?”熊伊娜抱着胳膊气势汹汹地看着薛飞,一副今天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不然我就跟你没完的架势。

    “熊小姐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叫你给了我钱?你给过我钱吗?我可没看到过什么钱,你可别冤枉我。”薛飞摊开双手,无辜地说道。

    熊伊娜见薛飞不认账了,当时就不干了,她一步来到办公桌前,像是要咬薛飞似的,激动地说道:“你再说一遍我没给你钱?我在你家的楼下给了你整整五十万,你当时还看了一眼,你敢说没有这个事儿?”

    薛飞摇了摇头:“没有,我不记得有你说的这回事儿。”

    熊伊娜火冒三丈,她怎么也没想到薛飞会耍赖,她攥着拳头,看薛飞的眼神都带着火光。

    “薛飞我告诉你,你要是把钱还给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要不还给我,我现在就去纪委举报你!”

    “去吧,如果你有证据的吧。”薛飞无所谓地说道。

    “你……”熊伊娜用手点指着薛飞:“你行,算你狠,你给我等着。”

    董文昌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他想明白也看明白了一件事,如今薛飞大权在握,他以后想继续在卫生局捞钱是不可能了。但他绝不会停止捞钱的步伐,虽然在卫生局他是被架空了,但他还掌握着县人民医院的人事和财政大权,他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弄到更多的钱,以备彻底失去权利的时候不至于两手空空。

    在董文昌的眼里,权利这东西就像食品,是有保质期的,如果在保质期内不用,过期就作废了。

    为了给富来县老百姓们提供更优质的医疗服务,富来县委县政府一直想集中优秀的医疗资源,将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合并,建成一所三级乙等,中西医结合的综合性医院。经过多番论证以后,富来县委县政府最终确定了合并一事,还批了一大块地建立新的医院。

    董文昌作为县人民医院的党委书记,被任命为了该项目的负责人,面对这个预算高达一亿五千万的大工程,董文昌眼红心热,就连血液都变的躁动不安了起来。

    董文昌这么多年在卫生系统敛财,主要还是从药品和医疗器械上,在工程建设上他也不是没捞过好处,但比较小,因为县里的三个大医院没什么大工程,只是下面的乡镇在建卫生院的时候,他趁机捞过一些钱,但很有限,毕竟都是些小项目。像这次修建新医院这种上亿的大项目,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琢磨要是把这个事儿弄好了,退休以后的养老钱就算是有了。

    在工程即将上马的时候,龙腾建筑公司的老板徐成功找上了董文昌。

    徐成功和董文昌可以说算得上老相识了,龙城建筑公司就是富来县的企业,之前修建乡镇卫生院的工程就全都是龙腾建筑公司做的,得知董文昌负责新医院的工程项目,徐成功就想让董文昌在招标的时候关照一下。

    徐成功先后找过董文昌两次,但董文昌的态度始终模棱两可,搞的徐成功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不知道董文昌到底是怎么想的。

    和董文昌彻底决裂以后,袁平就一直盯着董文昌,看到董文昌最近和徐成功走得近,袁平就去了薛飞的办公室。

    袁平认识徐成功,他不仅和徐成功一起吃过饭,更知道徐成功和董文昌的关系,袁平就把他知道的事情都跟薛飞说了,还说他们两个走得近,肯定是在打新医院工程项目的主意。

    薛飞往心里去了,袁平走后,他拿起电话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对于董文昌迟迟不表态一事,徐成功想了又想,终于恍然大悟,于是他就再一次约董文昌吃了饭。

    酒桌上徐成功对工程的事情只字未提,吃完饭以后,离开酒店准备走人的时候,徐成功拦住了董文昌,将其拉到了自己车的后面。

    打开后备箱,里面有一大一小两个包,徐成功拉开拉锁,里面一沓沓的钱就露了出来:“这是三百万,事成之后还有三百万。”

    董文昌见了笑而不语,心说你小子终于是开窍了。

    转天早上上班,董文昌准备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已经开了,他一推,看到里面坐着两个陌生人。

    董文昌走进去看了看两个人,不悦道:“你们是谁啊?谁让你们进来的?”

    两个人起身来到董文昌面前,其中一个人非常严肃地说道:“我们是县纪委的,你被双规了。”

    本部来自看書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