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将计就计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林晓静准备晚上下班给薛飞做红烧排骨吃,可惜不等下班,她就接到了袁平的电话,袁平说他媳妇今天过生日,叫她去家里吃饭,没办法,林晓静下班后就只好去了袁平家,还特地买了一个生日蛋糕。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袁平的儿女都在冰城工作,为了给母亲过生日,都带着各自的另一半回到了富来县,晚上袁平家很热闹。

    过完生日,由于第二天还要上班,袁平的儿女全都走了。林晓静也想跟他们一起走,去薛飞那儿,结果准备穿鞋的时候被袁平给叫住了。

    “晓静,你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袁平把林晓静叫到了书房。

    “什么事儿表舅?”林晓静坐下问道。

    “你跟薛局长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

    “这个……”林晓静很不好意思,这种问题怎么回答呀。

    “呵呵,你可以不用回答,我只是关心你的个人问题而已,毕竟你的男朋友是薛局长,薛局长又是我的领导。晓静,关于你和薛局长的事情,你有往长远想过吗?”

    “没有,现在还早吧。”虽然和薛飞住到了一起,可薛飞始终都不碰她,说明薛飞还没有完全向她打开心扉,她对外说薛飞是她男朋友,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现在想的太远林晓静感觉没有用,也不现实。

    “这可不行啊。”袁平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还年轻,有些事情你还不懂。两个人在一起可不能只看眼前这点事儿,必须得往长远想,要未雨绸缪。薛局长个人条件确实是好,可是你要知道,当官是很难发大财的,如果你们两个要是结婚了,难道你不想过好日子,只想靠每个月那点工资维持生计吗?如果你不想,那你现在就得考虑这件事情。”

    “怎么考虑啊?我们俩都是上班挣工资的,总不能辞职不干去做生意吧?”林晓静感觉袁平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不用辞职,你别忘了,薛局长可是卫生局的一把手。”袁平提示道。

    “那又怎么了?”林晓静还是太小了,没懂袁平话里的意思。

    “你不知道权利有的时候是等同于金钱的吗。”

    袁平这么一说,林晓静就明白了:“你是说让薛飞贪污受贿啊?那可不行,这不是害他吗,他要是出事儿我怎么办啊。”

    林晓静觉得这是原则问题,她是很想过好生活,但她不希望好生活是用违法犯罪换来的,如果那样,她宁愿过普通生活,靠工资过日子也不想让薛飞出事。

    袁平笑了笑说道:“你这话说的严重了,各行各业都有潜规则,只要掌握好那个度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就拿你来举例吧,你能进人民医院,还不是因为花了两万块钱活动关系才进去的吗,要是按照你说的,这就是行贿了,真出事你还要坐牢呢。可是我告诉你,你绝不会出事的,因为这就是潜规则,得了好处的人,谁会往出说啊。”

    “可是……可是我让薛飞靠权力得好处,他也不可能听我的呀。”

    “你试过了?你没试过,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会听你的呢?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跟钱过不去的。我有个朋友是做药品生意的,他一直想要把药卖到咱们县的医院里面去,如果薛局长要是能关照一下,他绝对不会让薛局长白帮忙的。”

    “能给多少钱啊?”林晓静有点动心。

    “反正一般来说给13%。要是一百万的药品,你想想13%是多少?”看到林晓静已经张嘴开始咬鱼钩了,袁平心里很高兴。

    林晓静心算了一下,算出十三万这个数字后,她的脸上明显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袁平见状说道:“咱们县那么多医院卫生院,一年可不止销售一百万的药品啊。买谁的药都是买,只要薛局长一句话,就能得到好处,何乐而不为呢,你说是吧?”

    林晓静彻底动心了,要是采购一千万的药,那薛飞就能得到一百三十万的好处,她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那么多的钱。

    “我只能问问薛飞,我可不敢保证他一定能答应帮忙。”林晓静抑制着激动的心情说道。

    “你先问问吧,行就行,不行就拉倒。不过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跟你说的,具体怎么跟薛局长说,不用我教你吧?”袁平提醒道。

    “那不用,我知道怎么说。”林晓静已经开始盘算起了怎么跟薛飞说这件事情。

    来到薛飞的住处,薛飞正在客厅看电视,林晓静没有着急说,而是坐在了薛飞的身边,跟薛飞一起看电视,其实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电视上,偶尔就会偷看薛飞一眼,薛飞注意到了,但是没搭理她。

    看着看着,电视中就出现了男女亲热的镜头,薛飞没放在心上,仍旧那么看着,林晓静却有点受不了了,顿感口干舌燥,起身抬腿就跨坐在了薛飞的大腿上,搂住薛飞的脖子就亲了起来。

    太突然了,薛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加上林晓静又特别猛,薛飞使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林晓静的嘴离开他的嘴。

    “你干吗呀?”薛飞没好气地说道。

    “我想跟你亲嘴。”林晓静嘟着嘴跟薛飞撒娇。

    “一边儿玩去,赶紧起来,别耽误我看电视。”薛飞想把林晓静推开,无奈林晓静死死的搂着脖子他又不敢太使劲,怕林晓静万一撒手了失去重心向后倒下去,后面可是茶几,磕着碰着都不好。

    “我不,你不跟亲嘴我就不起来。”林晓静耍赖道。

    “别惹我生气啊,赶紧起来!”

    “就亲五分钟,五分钟我就起开,好不好?”林晓静说着话,就又一次吻住了薛飞的嘴,而且这回还够到了薛飞的舌头,搞的薛飞多少有些心猿意马,欲罢还休。

    “好个屁!”薛飞再一次躲开林晓静的嘴,用手背擦了下嘴巴说道:“你能不能别闹了,我对你没感觉知道吗?”

    “你骗人!你明明就对我有感觉还撒谎。”林晓静说的有些得意。

    “我怎么撒谎了?”

    “你的身体出卖了你。”林晓静伸手指了指下面,薛飞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由得老脸一红。他想把林晓静从自己身上推开,可惜林晓静没有让他得逞,林晓静死死的搂着他的脖子说道:“你不用害羞,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哪天早上没反应,以为我不知道啊。不亲就不亲吧,我跟你说点正事儿。”

    “你能下去说吗?”薛飞发现他在外面遇到再困难的事都不怕,唯独怕女人这个物种,尤其是像林晓静这种死缠烂打,对他还特别好的,他真的是无计可施。

    “不行,我就要这样坐着,难受死你。”林晓静回身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的声音调小后,看着薛飞一本正经地问道:“我能求一件事儿吗?”

    见林晓静一下子严肃了起来,薛飞还挺不习惯的:“什么事儿啊?”

    “我吧……就是……”林晓静吞吞吐吐,有点不敢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呀?要说赶紧说,不说就从我身上下去。”林晓静坐在腿上,却不能推倒办事儿,薛飞确实挺难受的。

    “我说我说。我吧,有个亲戚,是做药品生意的,一直想把药卖到咱们县里的医院,可是一直没有门路,我就想你能不能帮帮他,你要是能帮他,他是不会亏待你的。”林晓静很紧张,她不知道薛飞会如何回答她,很担心会被拒绝。

    薛飞听了林晓静的话,就想起了她和袁平是亲戚的这层关系。

    自从在施宗立那里得知他们的关系以后,薛飞在面对林晓静的时候既没有刻意疏远,也没有刻意靠近,一切如旧,他就是想看看林晓静到底是不是董文昌和袁平派来的,如果是的话,早晚会露出狐狸尾巴的。听了林晓静的话,他心说尾巴终于还是露出来了。

    薛飞脸露愠色说道:“帮什么帮啊,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怎么,你不盼着我好,想看我出事儿是吧?”

    林晓静以为薛飞真生气了,赶忙解释道:“不是,我怎么可能希望你出事呢。我的想法是,你就是举手之劳,反正进谁的药都是进吗,你进他的药,还能有好处,多好的事儿啊。不然你每个月就挣那点工资,你到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房子买得起车啊,你总不能一直都租房子住吧?我也是为你着想。”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呗?”

    “那倒不用,反正我建议你考虑一下,帮不帮忙决定权在你的手里。”

    “再说吧。赶紧起来,我的腿都让你坐酸了。”

    林晓静瞧薛飞这意思是不打算帮忙了,心里感到很失望,但也没办法,薛飞不愿意干,她也不能强迫薛飞,只是一想到那13%的好处,她就觉得可惜。

    薛飞用余光看了林晓静一眼,在心里暗自冷笑了一声。

    转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薛飞说道:“昨晚你说的事情我想了一下,你说的确实有一定道理。”

    林晓静以为这个事儿已经都过去了呢,听到薛飞改变了主意,她有点不敢相信是真的:“这么说你同意帮忙了?”

    薛飞点点头:“嗯,你什么时候安排我和你那个亲戚见一下啊。”

    林晓静顾不上回答薛飞的话,先激动的捧着薛飞的脸亲了好几下,然后才说道:“我尽快吧。”

    “记着,到时把袁局长一块叫着。”薛飞又说了一句。

    林晓静一怔:“叫他干什么?”

    “我听说他是你表舅,同时他也是卫生局的领导,让你的亲戚顺便再见一下他,不是更好吗。”薛飞一副为林晓静亲戚着想的样子说道。

    “哦,好吧,我跟他说。”林晓静没想到薛飞知道她和袁平的关系,但想想也没什么,薛飞是卫生局的局长,知道他们的关系也正常,就没多想。

    袁平得知薛飞同意跟林晓静的“亲戚”见面后很高兴,但听到薛飞还要让他去,又感到很意外,不明白薛飞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袁平把事情跟董文昌一说,董文昌也没想明白,不过他觉得既然薛飞让去,那就去,只要假装不认识林晓静的“亲戚”就行了,顺便也看看薛飞搞什么把戏。

    袁平问道:“那让谁来扮演这个亲戚呢?”

    董文昌想了想说道:“让熊伊娜去吧,就说是林晓静的表姐。”

    熊伊娜是个药贩子,她通过董文昌的关系,这几年向富来县的各大医院和卫生院卖了很多药品,可以说是向富来县公立医院卖药最多的人。董文昌无利不起早,他除了得到不少金钱以外,也得到了熊伊娜的身体,两个人是典型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由于已经在一起勾结好几年了,所以董文昌对熊伊娜是非常信任的,让她去扮演他也是最放心的。

    确定了让熊伊娜去跟薛飞见面后,袁平就给林晓静打了电话,把熊伊娜的基本情况说了一下,以免到时在薛飞的面前谁漏了嘴。

    万事俱备,林晓静就安排了薛飞与熊伊娜见面。

    林晓静之前一直以为袁平介绍的药商会是一个男的,结果是一个女的,等见到熊伊娜的时候,她发现还是一个长相妖艳,穿着暴露的性感女人,心里就隐隐有些不爽。

    别看平时在卫生局薛飞和袁平明争暗斗,但私下见面,两个人都笑脸相对,还多少透着几分亲切。

    熊伊娜看到薛飞的时候眼睛有些发直,她知道富来县卫生局的局长换人了,她以为新局长怎么也得三四十岁了,没想到这么年轻,还这么帅气,心里就泛起了阵阵涟漪。

    林晓静引见过后,熊伊娜就倒上一杯酒,举起酒杯说道:“薛局长,能认识你我感到很荣幸,我先敬你一杯。”说完,熊伊娜一饮而尽。

    薛飞拿起面前的酒杯笑着说道:“熊小姐真豪爽,我喜欢。不过可说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只喝酒聊天,其他的事情一概不谈。”

    薛飞没有一口干掉,只喝了一小口意思了一下,还没吃东西,他怕喝的太多胃会不舒服。另外,他说不谈其他的事情,也是在给这顿饭定调子。

    听了薛飞的话,熊伊娜和袁平对视了一眼。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熊伊娜在饭桌上不断的冲坐在对面的薛飞卖弄风骚,时而向薛飞抛媚眼儿,时而俯身挤压胸前的波涛给薛飞看,薛飞倒没什么反应,却惹的林晓静气愤不已。

    熊伊娜先后好几次找机会跟薛飞提帮忙的事情,薛飞都巧妙的或答非所问,或转移话题给回避掉了,使得袁平和熊伊娜心里直犯嘀咕,想不通薛飞为什么答应见面却又不拾茬儿。

    吃完饭,熊伊娜还想叫薛飞去唱歌,林晓静怕薛飞答应,就插话说时间不早了,下次再说吧,熊伊娜听了也就没再说什么,跟薛飞相互留了彼此的手机号后就走了。

    看书辋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