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不信拆不散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林晓静有一些东西在另外一个房间里,薛飞怕曲媛媛看到,就把所有东西全都扔到了床底下,又快速扫了一眼,确定没有露在外面的了才去开门。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门一开,曲媛媛就扑到薛飞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薛飞不知发生了什么,刚想问怎么了,曲媛媛就吻住了他的嘴,吻的特别深情,特别激烈,一下子就把薛飞心里待燃的欲/望给点燃了,就忘我的回应了起来,恨不得将曲媛媛吃进肚子里一样。

    也难怪薛飞会反应这么强烈,如花似玉的林晓静天天在他面前晃悠不说,还总是跟他睡一被窝,他又不能碰,一直克制着自己,现在一个能碰的女人投入了他的怀抱,又主动的和他亲热,他再也不想压抑自己了,就想痛痛快快的好好释放一次。

    两个人倒在床上坦诚相对之时,薛飞忽然停了下来,曲媛媛不解,问道:“怎么了?”

    薛飞认真地问道:“你真的已经想好了吗?”

    曲媛媛认真地答道:“我早就想好了。”

    薛飞也想好了。

    之前两个人不知道在一起同床共枕了多少次,但一直没有发生关系,就是因为薛飞还没想好,对于曲媛媛,他不想一时冲动做不负责任的事情,如果做就要负责到底。让他真正下决心的是之前去曲媛媛家里,他觉得见了父母就意味着真正确定了他和曲媛媛的关系,就意味着他对曲媛媛有责任了,即便是现在让他娶曲媛媛,他也不会再犹豫了。所以现在要曲媛媛,他也不再有任何的顾虑了。

    这一夜,巫山云雨几多情,只想白头到永久……

    早上醒来,薛飞看着怀中的曲媛媛,脸上就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见曲媛媛醒了,薛飞就在她的耳边耳语道:“亲爱的,你昨晚真棒。”

    昨晚是曲媛媛的第一次,但她进入状态的速度很快,和薛飞配合的也非常好,可以说是水乳交融。

    曲媛媛满脸娇羞,她嗔怪道:“讨厌,我可没你厉害,那么能折腾,疼死人家了。”

    薛飞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他掀起被子说道:“还疼吗?来,让老公看看。”

    曲媛媛一听赶紧拽过被子,噘着小嘴说道:“你怎么那么烦人啊,才不让你看呢。”

    将曲媛媛抱在怀里,想到昨晚她那么晚过来,一进门就哭了,薛飞有点好奇:“你昨晚是怎么了,为什么哭啊?”

    曲媛媛不想让薛飞知道,因为她和薛飞在一起的决心是谁都动摇不了的,他们俩也是谁都拆不散的,既然如此,那些糟心的事情薛飞就没必要知道了,反正她又不会和薛飞分开,何必让薛飞跟她一起承受来自她家庭的压力呢。

    “没什么,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突然心情不太好,然后又特别想见你,就跑过来了。”曲媛媛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薛飞显然不相信,他和曲媛媛都认识十年了,曲媛媛什么样儿他太了解了,从没有像昨晚那么反常过,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真的,我还能骗你呀?要是真有事,我一定会跟你说的,我现在可是真正成了你的女人了,你想不管我都不行。”

    “好吧。如果有事一定跟我说,不要一个人扛着。”见曲媛媛不想说,薛飞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曲海波这一次让曲媛媛和薛飞分手,非但没有成功,还让曲媛媛和薛飞走的更近了,同时也使得他们两口子和曲媛媛的关系出现了隔膜,进入了冷战状态,很长一段时间,曲媛媛都不和他们说话。

    但即便如此,曲海波也没有改变主意,或者说他更加坚定要将薛飞和曲媛媛拆散了。好不容易和叶向辉建立起了关系,他岂能轻易放弃。另外他作为一个副省长,一个父亲,如果要是连自己的女儿都管束不好,传扬出去还不得被人笑话死,所以他必须要让女儿嫁给叶良辰。

    曲海波还没有想出新的办法时,就接到了叶向辉打来的电话。

    叶良辰以为他爸找过曲海波以后,这回曲媛媛那边总该有所回应了,没想到还是迟迟没有动静,他就又跟他妈梁梅提了曲媛媛的事情,梁梅又不能直接去找曲媛媛,只好再让叶向辉去找曲海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向辉也以为他找过曲海波以后,曲媛媛和他儿子之间的事情会有进展,见一点反应都没有,叶向辉就以为曲海波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呢,心想他要是不动点真格的,看来曲海波那边是不会有反应的。

    “叶书记你找我。”来到叶向辉的办公室,曲海波有些忐忑,他知道叶向辉肯定是因为两个孩子的事情着急了。

    “海波,龚辉即将要被调到外省的消息你听说了吗?”叶向辉一上来没有说叶良辰和曲媛媛的事情,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没听说,是最新的消息吗?”要说省委省政府的人事变化,有个风吹草动的,曲海波作为副省长还可能知道。龚辉是冰城市委书记,又要被调到外省去,曲海波还真是没听说。

    “嗯,据说是去南方某省当常务副省长。他一走,冰城市委书记的位置就空出来了,你有什么想法吗?”叶向辉看着曲海波的眼睛问道。

    曲海波听了叶向辉的话,身体里的血液立刻就沸腾了起来,冰城市委书记可是省委常委,一旦担任,就意味着在仕途上他又向前坚实的走了一步。如果此刻是在他自己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他一定会兴奋的站起来,但是在叶向辉的面前,他不能这么做,他必须克制自己,不能失态。

    曲海波一脸平静地说道:“如果我能担任的话,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干好的。”

    叶向辉对曲海波的反应非常满意,其实他能猜想到曲海波此刻心里正在兴奋的翻云覆雨,这是很正常的,但没表现在脸上,喜怒不形于色,这就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了,也是成大事者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叶向辉点点头说道:“嗯,我也认为你有这个能力,所以我打算向上边推荐你。”

    曲海波脸色仍旧波澜不惊:“谢谢叶书记,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提携。”

    叶向辉话锋一转说道:“良辰和媛媛的年纪都不小了,在这件事情上你得加把劲啊。”

    从叶向辉的办公室里出来,曲海波长舒了一口气,他真的很兴奋,但同时也有压力。他的压力无外乎来自于女儿曲媛媛那里,他要是不把女儿搞定,冰城市委书记的位置就不能说一定是他的,所以他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搞定女儿。

    只是怎么搞定呢?太难了。现在都已经开始冷战了,要是再逼她,搞不好她会离家出走的。

    从自己女儿的身上找不到突破口,叶向辉就在薛飞的身上打起了主意。

    晚上下班回到家,趁曲媛媛还没回来的时候,叶向辉对茹芸说道:“让媛媛主动跟薛飞分手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咱们只能让薛飞离开媛媛了。”

    茹芸现在听不了这件事,一听就头疼,她皱眉问道:“你认为薛飞能同意吗?”

    曲海波一脸决绝:“他必须同意。我想好了,你先去跟他谈……”

    茹芸瞪大眼睛看着曲海波:“又是我?上次你让我劝媛媛跟薛飞分手,结果怎么样。我要是再去找薛飞,要是让媛媛知道了,你信不信她会永远都不理我的?”

    “那能怎么办啊?今天叶书记又找我谈话了,说要提拔我当冰城市委书记,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你知道吗?一旦要是错过,我可能以后就再也别想进步了,难道你不希望我的事业越来越好?”

    “我当然希望你好了,只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嫁给叶良辰是跳火坑吗?如果是,得有多少人排着队想要往里跳啊。别看媛媛都快三十了,其实她还是小孩子心态,根本就不懂得我们的良苦用心。她不懂不要紧,我们做父母的不能听之任之,等她将来真正懂事了,她就该感谢我们了。”

    “可是……”

    “好啦,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你先去找薛飞谈,你要是不行我再去,先不要让媛媛知道,我就不相信拆不散他们。”

    中午休息,薛飞站起身刚要离开办公室去吃饭,手机就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接听以后听到对方说自己是曲媛媛的母亲时,薛飞怀疑自己听错了。但是当听到对方说此刻就在卫生局大门口的时候,薛飞赶紧往出跑,边跑边想,曲媛媛她妈怎么会跑到富来县找他呢?

    来到大门口一看,还真是曲媛媛她妈,就她一个人,薛飞打了个招呼,就把茹芸带到了县城里最好的饭店。本来想要一个雅间的,可惜正赶上饭口人多,雅间早就订出去了,只能坐外面的大厅,对此茹芸并不介意。

    点完东西,薛飞笑着问道:“阿姨,您过来找我有事儿吧?”

    茹芸能一个人跑到富来县,薛飞猜她一定有事儿,估计还不是小事儿,不然打一个电话,或者让曲媛媛跟他说就是了,根本没必要亲自跑一趟。

    茹芸真的是很难开口,但她今天来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她不能白跑一趟,所以硬着头皮说道:“薛飞,阿姨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你和媛媛你们俩真的合适吗?”

    薛飞一听心里头就是一紧,茹芸能这么问话,代表着什么显而易见。薛飞没有回答,而是说道:“阿姨,您想说什么您就直接说吧。”

    “我认为你和媛媛不合适,你们俩还是分开吧。”茹芸说出来以后,心里顿时感觉轻松不少。为了说出这句话,她在来富来县的路上一直在做心理准备,她很担心自己会说不出来,到时回去没法跟曲海波交差。

    “怎么不合适了,阿姨您能告诉我吗?”薛飞不禁想起了之前曲媛媛半夜跑过来找他哭的那次事情,难道是她爸妈逼她分手了?

    “哪里都不合适。如果单从你这个年龄而言,你确实已经足够优秀了,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但除此之外,你和媛媛相差的都太多了。家庭方面就不用说了,个人方面,你想过你能给媛媛什么吗?你什么都给不了。你现在每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媛媛挣的多呢,你拿什么去保障媛媛的幸福?爱情可以不顾一切,但婚姻必须有物质去保障。不说别的,假如现在你们两个结婚,在冰城买一套一百平米的房子,你能买得起吗?薛飞,阿姨跟你说这些不是阿姨势利,而是婚姻要讲究门当户对,你和媛媛哪里都对不上,一旦结婚,你作为一个男人,处处都不如媛媛,甚至还要依靠媛媛,你的心里会好受吗?听阿姨的话,还是尽快跟媛媛分开吧,分开对你们两个谁都好,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个更优秀的女孩在等待着你。”

    薛飞微微一笑,问道:“阿姨,您今天过来找我,媛媛知道吗?”

    茹芸摇头道:“不知道,但你叔叔知道,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意思。”

    薛飞点点头说道:“阿姨,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有哪个父母是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好的,如果我有个女儿,尤其是像媛媛这么优秀的女儿,我肯定也希望她能找一个门当户对的,这个无可厚非。但是,感情的事是不能用一个标准去衡量的,公主就必须要嫁给王子吗?也许在世俗人的眼里是这样的,因为他们门庭相当。可是门庭相当,就代表他们一定有感情吗?如果没有感情,他们的婚姻靠什么维系呢?难道是靠别人眼里的合适,或者非厚的物质吗?人站在的立场不一样,看事情的角度就不一样,我不知道阿姨您要是站在媛媛那个位置上,您会如何选择您的另一半。我承认我的家庭很一般,确实和你们家有非常大的差距,我也承认我现在没什么经济能力,但我喜欢媛媛的那颗心是谁都比不了的。可能这辈子我不会大富大贵,但阿姨我可以向您保证,哪怕明天媛媛不工作了,就待在家里,我也可以养她一辈子,而且绝对不会缺吃少穿的,您能相信我吗?”

    “我……”茹芸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阿姨,恋爱是我和媛媛在谈,如果分开,也应该是我们两个人的决定。我必须说我很尊重您,但您不能替代媛媛,更不能命令我让我和媛媛分开,这个我真的做不到。对不起。”

    “薛飞,你……”

    “我知道您今天是背着媛媛过来的,您放心吧,我是不会跟媛媛说的。吃菜吧阿姨,不然一会儿就凉了。”

    薛飞从始至终面不改色,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但却并不能掩盖他心里的担忧。他是喜欢曲媛媛的,这点他现在非常肯定,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娶曲媛媛的准备。对于曲媛媛的心他也丝毫不怀疑,只是现在她妈跑来找他,还说她爸也不同意,这无疑给他们的感情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们不会真的分手吧?薛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本部来自看書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