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被赖上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中午休息,薛飞从卫生局里出来准备去吃饭的时候,在大门口碰到了林晓静。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林晓静见到薛飞笑着说道:“薛局长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薛飞也以为是偶遇,微笑道:“是啊,你这是干什么去啊?”

    林晓静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个过桥米线店说道:“我刚下班,想要去吃米线。薛局长也打算去吃东西吧?不如一起去吧,我请客。”

    薛飞刚要婉拒,林晓静紧接着又说了一通那家店的米线如何如何好,保证吃了以后还会想去第二次的。薛飞本来就饿了,一听林晓静这么说,就动了想去尝一尝的念头,于是就和林晓静一起去了那家米线店吃饭。

    林晓静说是要请薛飞吃饭,实际上薛飞又怎么可能让她花钱呢,最后结账的时候是薛飞掏的钱。

    在这之后的几天,薛飞又偶遇了林晓静几次,薛飞就明白了这种偶遇是打引号的,就警惕了起来。

    这天晚上下班,薛飞又一次“偶遇”了林晓静,她说道:“薛局长,一起去吃饭吧。”

    薛飞拒绝道:“今天不行,我约了一个朋友一起吃饭,改天吧。”

    不等林晓静在说话,薛飞抬腿就走了。

    薛飞以为他拒绝了林晓静,林晓静就会走人,令他没想到的是,林晓静一直在后面悄悄的跟着他,而他浑然不知。

    薛飞其实根本没有约任何人,他是为了和林晓静保持距离才故意那么说的。离开卫生局,他去了一个小饭馆,就在他住的小区的大门口边上,他经常在那里解决晚饭问题。

    点了两个菜一碗饭一瓶啤酒,正吃着的时候,忽然对面坐下一个人,薛飞一看是林晓静,很是吃惊。

    “你……”

    “你不是说约了朋友吗,怎么一个人在吃饭?”林晓静面露不悦,显然是知道了薛飞在骗她。

    “我朋友突然有事来不了了,我就自己过来吃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薛飞很好奇。

    “我路过看到你了,我饿了,还没有吃饭呢。”林晓静看着桌子上的菜,言下之意是她想和薛飞一起吃。

    薛飞也不好意思说不让她吃,只好把服务员叫过来又点了两个菜,林晓静拿起筷子吃起东西以后,脸上立马就露出了笑模样。

    林晓静是笑了,薛飞可是一点都笑不出来,心想这丫头干吗要盯着他不放啊,难道是喜欢上他了?

    转天晚上下班的时候,薛飞故意没有下班就走,而是等局里所有人都走了以后,他才下楼走人。

    出大门的时候他还挺紧张的,当看到一个人都没有,他松了一口气,就朝小区门口的那个饭店走了过去。进了饭店刚坐下,林晓静就出现了,他当时真有种站起来撒腿就跑的冲动,简直是阴魂不散啊,这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在极北县时白雪对他的那种纠缠。

    这回薛飞没给林晓静什么好脸色,整个吃饭的过程薛飞一直绷着脸不说话,快速吃完后结了账就走了。

    林晓静追出去问道:“你去哪儿啊?”

    薛飞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林晓静一把拉住薛飞的胳膊问道:“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呀?”

    薛飞干脆的回答道:“是的,你以后别再跟我偶遇了。”

    薛飞承认林晓静确实很漂亮,身材也不错,可是他对林晓静没感觉,更何况他也不缺女人,所以他对林晓静一点私心杂念都没有,有的只是正常的好感。但林晓静总跟他玩偶遇,让他对林晓静仅有的好感现在也所剩无几了。

    “为什么?你很讨厌我吗?”

    “谈不上,主要是我跟你不熟悉,也不想跟你熟悉,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说完,薛飞继续往前走。

    “我喜欢你。”林晓静大声说道。

    薛飞没有停下,也没有做任何回应,心说喜欢我的人多了,你根本排不上号。

    薛飞可以说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他觉得林晓静作为一个女孩子,无论是出于自尊还是自爱,都不应该再继续纠缠他了,要是再没完没了,就有点不要脸了。

    然而事实证明林晓静就是一个脸皮很厚的女孩,第二天她又出现在了卫生局的门口,薛飞一看到她脑袋当时就疼了起来,他都想要报警了,太烦人了。

    不过再烦也不能打不能骂,薛飞只能是把林晓静视作空气,不看她,也不搭理她。而林晓静似乎根本不在乎薛飞不搭理她,她就像薛飞的影子一样在薛飞身后跟着,形影不离。

    吃饭的时候,薛飞只点自己的,林晓静坐在对面,点了一份和薛飞一样的菜,搞的服务员看了看他们俩,不知道两个人到底在玩什么游戏。

    吃完饭,林晓静还跟着薛飞,薛飞实在是受不了了,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有完没完了?”薛飞没好气的质问道。

    “我喜欢你。”林晓静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薛飞。

    “我不喜欢你,能听明白吗?”

    “能,可是你没有阻止我喜欢你的权利,你能听明白吗?”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林晓静你听好了,你别再跟着我了,你要是再跟着我……”

    “怎么样?”林晓静问道。

    “我就报警!”薛飞说完就走。

    林晓静快步跟上说道:“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相信等你了解我以后,你也会喜欢上我的。”

    薛飞不说话,林晓静又说道:“我长得不好看吗?还是胸不够大,屁股不够翘?如果你要是嫌弃我……”

    薛飞要崩溃了,他停下脚步,看着林晓静的眼睛说道:“你还想不想在医院干了?你要是再这么继续纠缠我,你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作为卫生局局长,薛飞真是不想说这样的话,可他真是拿林晓静没有办法了,只能威胁恐吓,希望能够吓唬住她。

    林晓静听了薛飞的话显得失落异常,她用决然的眼神与薛飞对视,像是再下最后通牒一样说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不给我机会吗?”

    “不给。”薛飞回答的十分坚决。

    “好,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薛飞直想笑,心说以死相逼这主意也有点太低级了吧?以为说这种狠话他就能……

    这时,不远处过来一辆轿车,速度很快,林晓静见了就朝车走了过去。那一瞬间薛飞愣住了,他以为林晓静只是随便说说吓唬他的,没想到还真要去死。

    就在车大约还差不到一米就撞到林晓静的时候,薛飞反应了过来,他两步过去一把就将林晓静给拽了回来,林晓静顺势就扑进了他的怀里。与此同时,一个急刹车,车也停了下来。

    “你他妈活腻歪了吧?想死去跳楼吃药,别他妈连累别人!”副驾驶的车窗降下来,里面的人伸出手指着林晓静臭骂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喝多了,没有看清,不好意思了。”薛飞找借口替林晓静赔礼道歉。

    车走了以后,薛飞长舒了一口气,摸了摸脑门上的冷汗,他真是吓着了。

    突然,天空下起了大雨,薛飞就拉着林晓静跑进了小区里。

    上了楼,薛飞从卫生间里拿出了两条毛巾,一条递给了林晓静,一条用来自己擦头发。

    林晓静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然后问薛飞是不是自己一个人住,薛飞只是用鼻子“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回想刚刚发生的那惊险一幕,薛飞仍心有余悸。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林晓静坐在客厅觉得无聊,就把电视打开了。薛飞为了跟她保持距离,没有在客厅待着,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

    薛飞在等雨停,他打算停了以后送林晓静回家。可是过了九点钟,雨还在下,一直到了将近十点的时候,还是连绵不绝,薛飞往客厅看了一眼,心想总不能让她在自己这儿住吧?孤男寡女的,算怎么回事儿啊,下雨也得把她送回去。

    来到客厅,刚要叫林晓静,结果发现她睡着了,薛飞就没有张嘴。看了看眼前的林晓静,又看了看窗外,薛飞轻叹了一口气,看来不让她住下是不可能了。

    沙发是木头的,林晓静又淋了雨,薛飞担心她着凉感冒,就想叫醒她,让她到另外一个房间去睡。轻轻推了两下林晓静也没有反应,薛飞只好将她轻轻抱起来,抱进房间放在床上后,用被子盖在她的身上,然后退出房间把门关了上。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薛飞睁开眼睛吓了一跳,发现林晓静竟然躺在他的身边,他赶忙坐起身掀开被子,还好林晓静是穿着衣服的,他的衣服也全都在身上。

    “你醒了。”林晓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

    “你怎么跑我房间来了?”薛飞质问道。

    “你的房间?”林晓静迷瞪瞪地看了看,“是你的房间吗?我半夜起来上厕所可能是走错了吧。”

    林晓静就像在说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样,作为一个女孩子,她能这么说,显然她所谓的走错是要打引号的。

    薛飞现在是彻底无语了,他知道他说什么都没用,索性就不说了,反正也没发生什么。

    这一天薛飞过的很舒心,因为中午休息和晚上下班都没有看到林晓静的身影,吃晚饭的时候,林晓静也没有突然出现。薛飞不知道林晓静今天没出现的原因,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求林晓静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了,最好是永远消失。

    周末金祥国的女儿结婚,薛飞不仅收到了邀请,金祥国还让他做女儿结婚的证婚人。众所周知,能做结婚证婚人的,都是德高望重的人,薛飞虽是卫生局局长却年轻,让他做证婚人,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愧不敢当,就想拒绝。怎奈金祥国就认准他了,他也不好死活就不做,只能同意。

    卫生局除了薛飞,马德华和褚学良等人也收到了邀请。医院方面,三个县级医院的院长全都到场了,还有一些副院长,以及下面乡镇卫生院的领导。

    婚礼当天很热闹,在酒店的餐厅里摆了差不多有三十桌,以薛飞为首的卫生系统的领导被安排在了一桌。这顿饭吃的旷日持久,从十二点开始吃,把其他参加婚礼的人全都吃走了,薛飞他们这桌还没有结束,一直快到四点才结束。

    本以为吃完就可以走了,结果金祥国一个人都不让走,说晚上还有一顿呢。众人盛情难却,简单休息了一下后,晚上六点半开始,又吃了一顿。

    中午那顿饭薛飞没有喝多少酒,到了晚上这顿饭的时候,架不住其他人总劝酒,他又不好意思不喝,就有点喝多了,最后起来走路都有点打晃了。等到九点半散场的时候,其他人陆续都打车走了,金祥国也准备打车把薛飞送回家的时候,林晓静出现在了酒店里,她说自己是薛飞的女朋友,把薛飞交给她就行了。金祥国也喝了不少酒,他也没多想,就把薛飞交给了林晓静回家睡觉去了。

    薛飞出了酒店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睁眼已经是转天早上了。他发现自己又一次和林晓静躺在了一张床上,但这次不同的是,他身上一丝不挂,林晓静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

    “你……我……”薛飞用被子盖住身体,他实在是想不起昨晚的事情了,更不记得昨晚他有没有和林晓静发生什么。

    “你想说什么呀?”林晓静笑着问道。

    “你……你赶紧把衣服穿上。”薛飞把头转向一边,皱眉说道。

    “行啦,看都看了,还穿什么呀,又没有外人。”林晓静把薛飞的脸转过来说道。

    “不是……你怎么在我家呀?”薛飞只看林晓静的脸,不去看她脖子以下的部位。

    “你昨晚喝多了,是我给你送回来的。”

    “送完我你为什么不走?”

    “我想走来着,你不让我走啊,把我摁倒在床上,把自己脱光后,又把我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又没有你有力气,我能怎么办啊。”林晓静说起来有些脸红。

    “那咱们俩有没有……有没有发生什么?”薛飞提心吊胆地问道。

    “没有,你就是搂着我睡觉,什么都没干。”林晓静似乎有些失望。

    听了林晓静的话,薛飞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幸亏什么都没发生,不然就出大事儿了。

    林晓静拿过一边的胸罩穿在身上,用后背对着薛飞,让薛飞帮她把扣子扣上,薛飞无奈至极,但还是动手帮她扣上了。

    从此,薛飞就算是彻底被林晓静赖上了,隔三差五的就会到他这儿来过夜,虽然他自控能力很强,没有和林晓静擦枪走火,可终究是个隐患,如果长此以往,他真怕哪天自己性趣盎然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到时即便能甩掉林晓静,恐怕自己也得掉一层皮,必须得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彻底摆脱她才行。

    本部来自看书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