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愿望落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和曲媛媛到牡丹市玩了整整三天,尽管两个人都意犹未尽,但由于曲媛媛要回电视台录节目,两个人不得不返回冰城,只能以后有时间再去。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曲媛媛回到冰城先回了一趟家,换了身衣服准备去电视台的时候,曲海波把她叫住了。

    曲海波问道:“你这几天去哪儿了?”

    如果要是放在以往,曲媛媛肯定会说去朋友家了,想到薛飞都已经来过家里了,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就实话实说道:“和薛飞出去玩了。”

    曲海波一听脸色骤变:“你们俩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

    曲海波是想问曲媛媛是不是已经和薛飞住在一起了,但没好意思直接问,毕竟做父亲的和做母亲的不一样,有些话当母亲的可以问可以说,当父亲就会显得不太合适。

    “您想问什么呀?”曲媛媛听出了曲海波话里有话。

    “你和薛飞真的合适吗?”曲海波严肃地问道。

    “怎么不合适了?难道您觉得不合适?”

    “没错,我就是觉得不合适。”曲海波说的斩钉截铁。

    曲媛媛一怔,蹙眉问道:“理由,理由是什么呀?”

    “这还用说吗?无论是家庭还是到个人条件,你们俩没有一处是合适的。你们俩还是尽早分开吧,对彼此都好。”

    曲媛媛笑了,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样,不过她的笑并不是开心的笑,而是冷笑:“我和薛飞在一起看重的是他的人,不是什么条件。另外合不合适不是您说了算的,我心里最清楚,您就别操心了,我是不会跟薛飞分手的。”

    “曲媛媛,你别执迷不悟,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你要是不听我的,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曲海波愤怒道。

    “我不会后悔的,即使后悔,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是没有成年的小孩子了,我的人生,我的幸福由我自己做主。您别以为我把薛飞带回家里是让您品头论足,或者让您帮我拿主意的,您要这么想可是想错了,我只是出于尊重您和我妈,让你们见一见,仅此而已,至于决定权永远都在我的手里,谁也别想干涉我。”

    “你……”

    “我电视台还有节目,我先走了。”曲媛媛没想到她爸竟然会不同意她和薛飞在一起,这实在是出乎她的预料,不过不同意也没用,谁也改变不了她的心意,她就是要和薛飞在一起,谁都别想阻拦她。

    曲海波被曲媛媛气的够呛,但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他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她的脾气秉性,认准了一件事是不会轻易做出让步的。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已经让女儿知道了他的态度,算是已经成功的走出了第一步,他相信小胳膊是拧不过粗大腿的,只要他和茹芸坚决不同意,最后女儿一定不会和薛飞走到一起去。

    薛飞刚一回到富来县,随后栾凤就去了。栾凤刚从如春回来,还有两天的假期,她想和薛飞待在一起。

    栾凤进入深蓝酒店后,从一开始的什么都不懂,到之后慢慢适应,再到现在的渐入佳境,她表现的越来越好,不仅和同事们相处的很好,也得到了酒店领导的肯定。

    佟大志在酒店后厨也表现的不错,很勤快也很机灵,大厨们都挺喜欢他的,没事儿的时候还会教他做一些简单的菜,他每一次都能很快的就学会。

    “老公,我想上学。”栾凤吧电视的声音调道。

    “上学?”薛飞很惊奇。

    “我感觉我的知识储备太少了,在高中学的那些东西根本不足以支撑我在工作中做的更好。我要想把工作做的更出色,必须得用知识武装自己才行。我打算去上夜大,不过还没有决定,想让你帮我拿拿主意。”栾凤想听听薛飞的意见。

    听了栾凤的话,薛飞不由得想起了栾凤之前跟他说过,如果有机会,她希望能够重新回到校园,上一次大学。夜大虽然不能和正规的大学相比,但从学习知识的角度来说,学肯定是要比不学强的。

    “想去就去呗,只是你得想好了去学什么,要有针对性,不能太盲目了。”

    “我想学习酒店管理和英语,我发现我还真是挺喜欢酒店工作的,而英语又是未来所必须要掌握的一种国际通用语言,尤其是在高档的酒店工作,要是遇到外宾,不会说英语肯定是不行的。”

    “那就去吧,我支持你。”

    “谢谢老公。”栾凤在薛飞的脸上使劲亲了一口。

    在会议室被气晕后,董文昌在县医院整整住了半个月才出院。面对薛飞强硬的行事风格,和要抢班夺权的举动,董文昌显得有些疲于应对,无力反击。

    不过董文昌可不想束手就擒,卖了孩子买笼屉,不争馒头争口气,要是让一个比他儿子还小的家伙骑在脖子上拉屎,他以后还怎么在富来县混?他必须得想办法反击,哪怕是不能让薛飞倒台,也要让薛飞知道他董文昌不是好欺负的。

    周一上班,董文昌到卫生局打了卡以后就去了县委县政府。

    邢元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听到敲门声,喊了一声“进来”,没有抬头看是谁。

    “忙着呢邢书记。”

    邢元以为是秘书,听声音不是,抬头一看发现是董文昌,脸色立马就阴沉了起来,低下头继续批阅文件:“你过来有事?”

    “有点事儿,你要是忙的话,我可以等你。”董文昌有些谄媚地笑道。

    “直接说吧。”

    “我过来跟你反应一点情况。卫生局最近出的事儿想必你也应该有所耳闻,薛飞有点太不像话了……”

    “你是来打小报告的?”邢元打断道。

    “不是,我是想如实的跟你反应一下卫生局的现状。自从薛飞到了卫生局以后,大搞一言堂,做事一意孤行,完全不顾及其他人的感受,搞的局里上下人心惶惶,谈之色变……”

    “这是政府方面的事情,你不应该找我,你应该找贺县长才对。”邢元再次打断道。

    “你是富来县一把手,什么事儿你管不着啊。你真得管管薛飞了,他最近一次性辞退了将近一百个人,可以说是怨声载道,民意沸腾,这个事儿据说市里都已经知道了,真要是上了报纸和电视,对咱们富来县的影响多坏啊,你说他这不是给你上眼药,让你难受吗。”董文昌添油加醋,挑拨离间。

    邢元被董文昌烦的不得了,他抬起头问道:“你说的都属实吗?”

    董文昌连忙点头:“句句属实,你怎么打算处理薛飞?”

    邢元把手中的笔往办公桌上一扔说道:“我很想知道薛飞为什么要辞退些人,是因为以权谋私吗?还是因为他们确实有问题?”

    “这个……”董文昌答不上来。

    “还有,我听说卫生局之前旷工吃空饷的情况也非常严重,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董文昌无言以对。

    “你让我处理薛飞,理由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我看更应该处理那个致使乱象丛生的始作俑者吧?是他把富来县的卫生系统搞的乌烟瘴气,是他在给我上眼药,他才是真正给富来县抹黑的人!”邢元此话一出,吓得董文昌身体一哆嗦。

    邢元真是掐半拉儿眼珠子看不上董文昌。这些年董文昌能在富来县卫生系统作威作福,大肆敛财,靠的全都是邢元的关照,可董文昌实在是太不会做人做事了,一分钱都没有向邢元表示过,过年过节也没去过邢元家里,邢元要是能喜欢他就怪了。

    过去邢元是看在董文昌的老丈人面子上才一忍再忍,现在董文昌的老丈人不在了,邢元也不想再忍了。卫生局的事情他全都知道,还别说薛飞没做错什么,就算薛飞真的做错了,只要是跟董文昌对着干,他也会支持薛飞的。如今董文昌还想靠他打压薛飞,真是想瞎心了。

    从邢元的办公室里出来,董文昌大为光火,什么东西啊,当年要不是靠我老丈人你能当上县委书记?现在看我老丈人不在了,立马就变脸不认人了,忘恩负义的玩意儿。

    来之前董文昌信心满满,他以为他来找邢元,邢元一定会给面子替他出气的,没想到邢元是这副态度。看来邢元是指望不上了,只能去贺满堂那里看看了。

    来到贺满堂的办公室,等董文昌开口,贺满堂先说道:“你来的正好,我正想找你呢。”

    董文昌见贺满堂脸色如常,心想他找自己干什么呀?

    “卫生院的问题你们卫生局处理的怎么样了?”

    听到贺满堂主动提前了这件事,董文昌紧忙说道:“这件事是薛飞抓的,辞退了将近一百人,影响……”

    贺满堂打断道:“薛飞干的好啊,大快人心。卫生院的情况太严重了,可以说已经坏到一定程度,如果再不整治,就要彻底烂了。薛飞能狠下心处理了将近一百个浑水摸鱼的人,可见已经到了不得不整治的地步。除了整治,你们卫生局还要反思,卫生院能出现如此多的乱象,源头到底是什么……”

    董文昌还以为贺满堂要批评薛飞呢,结果刚好相反,看来他想要让县里一二把手打压薛飞的愿望算是彻底落空了。

    看着董文昌一脸失望的走了,贺满堂冷哼了一声。

    邢元猜到了董文昌从他那走了,肯定还会去找贺满堂搬弄是非,于是邢元就给贺满堂打了一个电话,叫贺满堂一定要严肃正确的对待卫生局的事情,不要受到有些居心不良之人的蛊惑,薛飞在工作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贺满堂作为富来县的一县之长,他对下面各个局的情况虽然不能说细到每一件事都特别了解,至少也是大致都比较了解的。贺满堂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最怕的就是下面人惹麻烦牵扯到他的身上。对于董文昌在卫生局的行径他心里很清楚,他也动过想要收拾董文昌的念头,但碍于董文昌和邢元的关系,他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见。薛飞到了卫生局以后生冷不忌,搞的动静一次比一次大,他的心也随之一次比一次踏实,薛飞是在帮他消除安全隐患,他在心里肯定是支持薛飞的。

    如今邢元又亲自给他打了电话,撇清了与董文昌之间的关系,这意味着以后在对待董文昌的问题,他再也不用有什么顾虑了。董文昌要是个聪明人,最好趁早收手,适可而止,否则真要是到了非办不可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从县委县政府里出来,董文昌脸色铁青,他知道想要马上收拾薛飞是不可能了,只能从长计议,伺机而动。

    回到卫生局办公室,刚坐下,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是时爱莲打来的,问他晚上有没有事,要是没事介绍个人给他认识。董文昌一听就知道是有钱要送上门了,心情顿时多云转晴。

    晚上,董文昌来到时爱莲安排的饭店,见到了时爱莲要给他介绍认识的人。对方是一个高大帅气,风度翩翩,年龄约三十五六岁的男人。

    “介绍一下,这位是县卫生局的董局长,这位是辛强。”时爱莲介绍道。

    “你好董局长,见到你很高兴,也很荣幸。”辛强笑着伸出手说道。

    “你好,坐吧。”董文昌同辛强握了下手。

    一开始没聊正题,当几杯酒喝下去以后,时爱莲开口说道:“董局长,你有所不知,辛强是我舅舅家的表哥,是做医疗器械生意的,希望董局长在方便的情况下能关照一下他。”

    董文昌笑着说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辛强站起来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董文昌。

    时爱莲看着辛强问道:“哥,你们公司有X线摄影系统吗?”

    辛强回道:“有啊,我们医院的医疗设备全都是进口的,也是全世界最先进的,最重要的是价格并不贵。”

    时爱莲看了董文昌一眼说道:“那太好了,正好最近我们医院计划要购买一台X线摄影系统呢。”

    富来县有三个县级医院,分别是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县妇幼医院。三个医院有一个相同的规定,采购价值十万元以下的医疗设备只需要医院分管采购的副院长签字就可以,而十万元以上的则需要上报到卫生局,由分管采购的副局长签字同意。X线摄影系统价格昂贵,时爱莲作为妇幼医院管采购的副院长是做不了主的,而董文昌在卫生局正好就是负责审批采购工作的,所以时爱莲才介绍辛强给董文昌认识。

    董文昌听了时爱莲的话心里一阵激动,心想又可以狠赚一笔了。

    吃完饭,从饭店出来后,目送 着董文昌上车走远后,辛强一把就将身旁的时爱莲搂在了怀里,想要亲她的嘴。

    时爱莲捂住辛强的嘴巴,眼放骚情,满脸娇嗔,她在辛强的耳边说道:“急什么,到了宾馆随便你,不过你可要好好表现,表现不好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辛强伸手在时爱莲的屁股上一抓,坏笑道:“保证让你爽到骨头酥。”

    本文来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