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董文昌以为菅瑞亭会去县委县政府告他,实际上菅瑞亭离开他的办公室去了薛飞的办公室。

    薛飞不认识菅瑞亭:“你是?”

    菅瑞亭自我介绍道:“你好薛局长,我叫菅瑞亭,是龙沟镇卫生院副院长。”

    薛飞示意他坐下后问道:“你过来有事?”

    “有事,我是过来检举揭发的。”

    “哦?检举揭发谁呀?”

    “龙沟镇卫生院院长兰红玉,她在编不在岗,长期不上班吃空饷……”

    菅瑞亭从小到大无论做什么都是一个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人,为了开诊所他给了董文昌三万块钱好处费,结果诊所没开多久就被董文昌给关了,这种亏他显然是不能吃的。菅瑞亭在家一合计,就想出了去跟董文昌要钱或者要官的主意,他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听说了薛飞上任后一直在打董文昌的脸,如果董文昌不让他满意了,他就让薛飞继续打董文昌的脸。

    薛飞听了菅瑞亭的话脸色一变,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菅瑞亭信誓旦旦地说道:“当然都是真的了,我哪敢骗薛局长啊。像这种吃空饷的情况,除了我们龙沟镇卫生院外,其他乡镇卫生院或多或少也都有。而且更为严重的是,有的人甚至都没学过医就当了院长副院长,或者从事其他的医护工作,这种危害太大了,我建议卫生局应该好好的彻查一次,整顿一下全县基层卫生院的乱象。”

    菅瑞亭走了以后,薛飞打电话把金祥国叫到了办公室,让他悄悄的到下面各乡镇摸一下情况,看看是否真的像菅瑞亭说的那样。

    金祥国对于菅瑞亭说的那些事他早就知道,他想管却有心无力,见薛飞现在突然让他下去暗查,心里有点激动,看来富来县卫生系统回归正常指日可待。

    金祥国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把全县的每一个乡镇卫生院全都跑了一遍,结果丝毫没有让他感到意外,而且有些乡镇的情况甚至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譬如红光镇卫生院,四名副院长,有三个人是几乎常年不上班的。有两个人是从来没学过医,也没从事过任何卫生方面工作的,这样的人居然能当上副院长,显然值得深究,也必须深究。

    金祥国如实的向薛飞汇报了他所了解到的情况,随即,薛飞就召集党组成员开会。

    “最近有人向我反应,说下面乡镇的卫生院存在吃空饷的情况,还有一些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混进了卫生医疗队伍,对此,我特地让金局长下去了解了一下,结果让我很震惊。我本以为只有卫生局里面有长期旷工吃空饷的,没想到下面更严重,看来不做一次全面的清查和整顿是不行了。大家觉得呢?”薛飞扫了一眼每一个人。

    袁平听了薛飞的话眉头微皱,朝董文昌看了过去。

    董文昌心里一紧,脸色非常难看,他想到了菅瑞亭,一定是那个王八羔子向薛飞反应的情况,早知道他要去找薛飞,就把钱退给他好了,这下可好,麻烦了。

    见谁都不说话,薛飞说道:“这次清查和整顿,由我亲自负责,由金局长执行。金局长,记住一定要实事求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浑水摸鱼的人,也不能冤枉任何一个认真工作的好同志,更不要受到外界的干扰,如果工作中遇到困难和阻力,随时向我汇报。”

    薛飞后面的话显然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的。

    金祥国表态道:“薛局长放心,该是怎么回事儿就是怎么回事儿,最后我会给你交上一份绝不掺杂任何水分的名单。”

    回到办公室,董文昌抓起烟盒拿出一支烟叼在了嘴上,点火的时候,按了好几下打火机也没点着,气急败坏的他把嘴上的烟和打火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袁平对薛飞要查下面卫生院一事心急如焚,他问道:“咱们怎么办啊?得想想办法啊。”

    董文昌突然回头,用充满怒火的眼神看向袁平说道:“你没长脑子吗?你怎么什么都问我呀?你以为我是万能的,什么都能解决吗?赶紧在我眼前消失,我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

    袁平被董文昌的气势吓了一跳,他呆愣愣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叹了声气,转身就走了。

    富来县下辖四镇三乡十二个街道办事处,金祥国利用一周的时间,把所有卫生院的人员全都清查了一遍,共查出非专业医护人员三十三人,吃空饷的五十六人,其中有很多人都是董文昌和袁平的家人或亲戚朋友。

    在开会讨论如何处理的时候,薛飞让金祥国把所有被查人员的名字,及其单位和职务念了一遍,第一个被念的人就是龙沟镇卫生院院长兰红玉,她是董文昌的老婆。

    “大家都听到了,非专业医护人员有三十三个人,医院可是对专业技术要求最严格的地方,因为它关系着人的生命健康,我就纳闷了,这三十三个人没有学过医,他们是怎么进的卫生院?是谁招录的他们?吃空饷的多达五十六个人,而且一半是院长副院长,这意味着我们卫生局监督不力,是失职的。最让我感到的惊奇的是,有些卫生院竟然有七个副院长,冰城最大最好的医院有七个副院长吗?区区一个乡镇卫生院有这么多副院长,还多数都不上班,谁任命的?”薛飞看向人事科科长毛睿说道:“毛科长,我特别想知道你听了金局长刚刚念的名单后有什么感想。”

    毛睿能有什么感想啊,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谁当下面乡镇卫生院的领导根本不是他能决定的,可他是人事科科长,现在出现了这种事情,他显然是有责任的。

    薛飞又看向了董文昌:“董局长,你是分管人事科的,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董文昌没好气地看了看薛飞,一言未发。

    薛飞心说就知道你说不出什么来,转移视线,薛飞说道:“鉴于这次事件涉及的人员之多,影响之坏,我认为毛睿同志不再适合担任人事科科长一职,我决定将他撤为普通科员,希望他能好好反省,争取在以后的工作当中有所表现。”

    毛睿对这个结果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开会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了。

    薛飞接着说道:“另外,董局长由于分管了太多的工作,加上对于这次的事件也有一定的领导责任,我认为董局长不再适合分管人事科了,从今天开始,人事科的工作将由我分管。还有,医政科的工作我认为金局长分管更适合,所以从今以后就由金局长分管医政科吧。”

    薛飞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夺权,把董文昌手上的权利慢慢全都收到自己这边来。在菅瑞亭没有向他检举揭发之前,他并没有这种想法,但是当清查的结果出来之后,他认为必须这么做,董文昌掌握的权利实在是太大太多了,绝对不能让他再继续为所欲为下去。

    权利对于董文昌来说意味着身份、地位、金钱,甚至是生命,薛飞夺他的权,无疑就是在要他的命,他气的脸色铁青,全身发抖,双手在桌子底下紧紧地攥着拳头,如果他不是卫生局的副局长,他可能此时此刻已经把拳头挥向薛飞了。

    “下面讨论一下如何处理被查出来的这些人,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吧。”薛飞说道。

    会议室里此时异常安静,但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被查的人里面有董文昌的老婆,也有袁平的亲戚,如果说重了,就会得罪董文昌和袁平,要是不说,估计薛飞又不会太高兴,所以感觉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薛飞见谁都不吱声,就看了看金祥国,金祥国心领神会。

    “我认为应该严肃处理,虽然这次的情况和之前局里旷工一事看上去差不多,但实际上却有本质的不同。局里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旷工,尤其是在薛局长抓了出勤以后,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最后只是医政科的几个人屡教不改,所以才给予了记过的处分。而这次的情况太恶劣了,不仅人数众多,吃空饷的情况十分严重,还有非专业医护人员混进医疗队伍的乱象,如果不严惩,恐难以起到警示的作用,更不能让所有人吸取教训。”金祥国说道。

    随着薛飞在卫生局的地位越来越高,大有掌控全局的趋势,金祥国的腰板也跟着越来越硬了。最初金祥国还担心董文昌和袁平要是知道他站在了薛飞那边,到打击报复他,而现在他不怕任何人知道,因为他发现,董袁二人不仅奈何不了薛飞,甚至已经快到了自身难保的境地。也许用不了多久,两个人就将日薄西山,彻底倒台。

    金祥国开了头,紧接着纪委书记马德华说道:“我同意金局长的说法。古语说过,举贤不避亲仇,说的是举荐贤能的人不避开亲近和仇人。我很赞赏这句话,因为说的很对,如果你的出发点是无私的,对事不对人,那么就应该做到举贤不避亲仇。但是,如果重用的对象不是贤能之人,还一味的重用,大批量的重用,这就是任人唯亲了。这种情况在我们卫生局及其下面的单位不仅存在,而且十分严重,可以说是到了猖獗的地步,必须严肃处理。我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追究其法律责任。”

    马德华平时是一个基本不发言的人,尤其是薛飞来之前,卫生局完全由董文昌和袁平把持着,他就是个透明人,一直压抑着自己。如今的形势不一样了,他不想再沉默,他也想体现自己存在的价值。

    袁平听了金祥国和马德华的发言坐不住了,他说道:“处理肯定是要处理的,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但我认为点到为止就够了。非专业的医护人员全部辞退,吃空饷的可以进行罚款,或者行政处罚,下不为例,如果再有下次,则要严惩。”

    袁平清楚,由薛飞抓这件事,想轻描淡写的就混过去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尽量争取处罚的轻一点。

    “我同意袁局长的说法。是人都会犯错误,尤其是基层的医护人员,素质普遍都比较低,自我约束能力也都比较差,加上平时卫生院可能也没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久而久之就出现了迟到早退的情况。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富来县卫生系统内部的事情,家丑不可外扬,事情搞的太大了,咱们卫生局的脸上也无光。况且这是第一次,不是屡教不改,没必要处罚的太重了,意思意思就得了。”肖维利说这番话的时候看了薛飞好几眼。

    “褚主任,你觉得呢?”薛飞看向了卫生局党委委员、县红十字会主任褚学良。

    “必须处理,但是要处理的得当。”褚学良一向是个老好人,最擅长的就是和稀泥,所以他说出来的话基本都和没说一样。

    “董局长,你呢?”薛飞又看向了董局长。

    “我没什么看法,我只想知道薛局长打算怎么处理这次的事情。”董文昌根本不关心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因为最后拍板下决定的人是薛飞,所以他只想知道薛飞会怎么处理。

    “我决定严肃处理。”薛飞说的不容置疑,而且在严肃处理四个字前面没有用“打算”或者“认为应该”之类的字眼,而是用了“决定”一词,表示处理的结果他已经想好了,最后将按照他的决定进行处理。

    “非专业的医护人员,签合同的全部解除合同,临时工全部辞退。长期旷工吃空饷的人,全部辞退,并对多领的工资予以追缴,上缴财政。”薛飞的话音未落,董文昌一拍桌子,“噌”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万事留一线,江湖好相见。做人做事别太绝了!”五十六个吃空饷的人当中,董文昌的家人亲戚和朋友占了将近二十个。三十三个非专业医护人员当中,绝大部分都是董文昌安排进的卫生院,薛飞这么处理,董文昌显然是接受不了的,他觉得薛飞太狠了,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薛飞看着董文昌,淡淡地说道:“是谁致使卫生院发生的乱象?如果上纲上线,某些人还能站在这里吗?不仅要被处分,恐怕还要被追究刑事责任吧?说我绝,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你……”董文昌急火攻心,血压骤升,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