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自断财路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翌日,早上一上班,薛飞就召集党委成员和各科室负责人到会议室开会。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会上,薛飞绷着脸将昨天他所看到的诊所乱象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下后,又说道:“虽然我没有走遍全县的每一家诊所,但昨天我去过的,无疑就是全县所有诊所现状的一个缩影,身为卫生局局长,我真的很痛心,也很为在座的每一位感到脸红,如果有人指着鼻子问我卫生局是干什么吃的,我无言以对,因为卫生局太失职了,没有做到尽职尽责,所幸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任何医疗事故,要是真出事儿了,我问你们,谁负这个责任?”薛飞拍着桌子看着与会的每一个人。

    董文昌和袁平脸色很不好看,其他人全都沉默不语。

    顿了顿,薛飞接着说道:“黑诊所横行的现状不可能是一天发生的,我认为在座的某些人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董文昌分管医政科,听到薛飞的话,心脏突然快跳了起来。卞成钢感觉后背发凉,额头上冷汗直冒。

    “但是,我今天召集大家开这个会,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是想知道大家对黑诊所的事情都是怎么想怎么看的。”薛飞看向金祥国说道:“金局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突然被薛飞点名,金祥国心里“咯噔”了一下子,他很惊慌,不过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他知道薛飞这是在让他带头发表意见,给今天的会定调子,所以他不能掉链子。

    金祥国稳了稳心神说道:“我认为应该严厉打击黑诊所,绝不能让黑诊所在富来县有任何生存的土壤,因为这关系着全县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一旦出事就是大事,到时丢了官是小,良心难安是大呀。”

    听到金祥国的话,董文昌和袁平全都瞪金祥国,金祥国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金局长说的好,做官就是做人,做人如果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无论坐到多高的位置,都是一个失败者。”薛飞看向卞成钢说道:“卞科长,你是医政科科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我……”卞成钢看了看董文昌,又看了看袁平,见两个人谁都不搭理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也认为金局长说的很好,我是医政科科长,全县有这么多黑诊所存在,是我的失职,我没有做好工作,我恳请薛局长能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到了这会儿,卞成钢心里清楚,无论是董文昌还是袁平,都不可能站出来力保他,他只能自保,而自保的方法就是向薛飞低头,希望薛飞再给他一次机会,千万别把他的医政科科长给撸了,他为了当这个科长,不仅给董文昌送了五万块钱,老婆还差一点让董文昌给睡了,要是把科长给丢了,他可就亏大发了。

    薛飞没有马上表态,他没有说到底给还是不给机会,这使得卞成钢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忐忑不安。

    薛飞看向肖维利问道:“肖科长,你对黑诊所的事怎么看啊?”

    肖维利皱了皱眉,他不想发表任何看法,可是薛飞问到他了,他又不得不说:“应该严厉打击,绝对不能手软。”

    薛飞又看向了袁平:“袁局长,你呢?”

    袁平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什么事情都喜欢问董文昌,见薛飞问到了他的头上,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看董文昌,可惜董文昌这个时候给不了他任何帮助,他只好随大溜儿,说道:“我跟大家的意见一样,对待黑诊所不能手软,必须要严厉打击,而且还要一打到底,直到绝根为止。”

    “说的好,既然大家都认为黑诊所应该打击,那么我决定专门成立一个打击黑诊所的领导小组,由董局长任组长,卞科长任副组长,除了医政科的人之外,其他科室各抽调两个人支援。”薛飞看着董文昌,面带诡秘的笑容说道:“董局长,这个任务就交你给了,不要让我失望。”

    “妈的,这个薛飞太可恶了,明知道黑诊所的事情跟我有关,还故意让我去打击黑诊所,这他妈不是存心恶心我吗!”回到办公室,董文昌愤怒的用手使劲拍了一下办公桌,把手都给拍麻了。

    “那该怎么办啊?”袁平问道。

    “我哪知道该怎么办啊,还能怎么办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董文昌只能自断财路去打击黑诊所了,他别无选择。

    随即,打击黑诊所的行动就在富来县全面展开了,仅仅一周的时间,被处罚的不合格诊所就有五十多家,而关闭掉的无证黑诊所则多达百家。对此,老百姓们高兴了,薛飞痛快了,董文昌则难受了,因为他失去了一大笔收入。

    不过董文昌的闹心事还远没有结束,打击黑诊所刚告一段落后,很快又发生了一件让他头疼不已的事情。

    前天,双封镇卫生院发生了一起医疗事故,医生涉嫌违规超剂量使用抗精神类药物,致使一名怀孕女患者药物中毒死亡。

    死者名叫徐翠翠,二十一岁,已婚,生前已经怀孕了六个月,死亡原因系口服了大量奋乃静、苯海索、富马酸喹硫平片导致药物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

    徐翠翠生前患有精神分裂症已经十多年了,由于双峰镇卫生院是冰城市北行区精神病院对口支援医院,所以徐翠翠在出嫁以后,就一直在双封镇卫生院治疗,医院里有她详细的病例档案。前两天,徐翠翠独自到卫生院看病,副院长李正在没有通知徐翠翠监护人的情况下,违规开具了14日剂量的镇静药物,被徐翠翠一次性服下,导致药物中毒身亡。因药物不是卫生院进的,是李正私下购买的,所以李正很害怕,事发后第一时间就给董文昌打了电话,问董文昌该怎么办。

    死了人不是小事,董文昌叫李正先躲起来,叫双封镇卫生院方面封锁消息,不要对外扩散,然后赶紧去找徐翠翠的家里人谈赔偿,尽量私了,如果闹大了就不好办了。

    董文昌之所以对李正的事情上心,是因为李正是董文昌三姨夫弟弟家的女婿,李正根本就没学过医,只是对医学感兴趣,自己看过一些诸如《本草纲目》和《千金方》之类的白话文书籍,然后托关系,最后靠董文昌关照才当上了双封镇卫生院副院长。出了这么大的事,董文昌很担心会牵扯上他,所以他不得不管。

    由于董文昌的插手,徐翠翠的事情没有传播开,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不过在谈赔偿一事时特别不顺利,徐翠翠家里人开口要五十万,理由是徐翠翠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死的是两个人。可李正家里只能拿出十万,卫生院方面最多也只能拿出十五万,还差一半,就想只给二十五万。徐翠翠家里死活不干,扬言要是不拿五十万,就报警,去县里告状。双封镇卫生院没有办法,只好给董文昌打电话,让董文昌拿主意。

    如果现在卫生局的局长不是薛飞,董文昌肯定会用强硬的手段把这件事摆平,但是考虑到薛飞现在在卫生局强硬的行事风格,董文昌就不得不顾忌,要是让薛飞知道徐翠翠的事情,薛飞肯定是要死抓到底的,所以必须得尽快解决掉才行。

    为了息事宁人不引火上身,董文昌一咬牙,决定自掏腰包,出剩下的那二十五万。要知道,董文昌可是一个视财如命的人,他一向是属貔貅的,只进不出,让他一下子拿出二十五万,真是犹如在他的身上往下剌肉一般。

    董文昌忍着疼痛,总算是把徐翠翠的事情给了了。为了永绝后患,也为了尽快把失去的钱挣回来,董文昌让李正向双封镇卫生院辞职,李正虽心有不甘,但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也确实没脸再继续干了,就辞职了。

    李正辞职后,双封镇卫生院副院长的位置就空了出来,董文昌放出风去,出五万块钱就可以做副院长,结果很快就有一个想做副院长的人把钱打到了董文昌的银行卡上。

    董文昌在开局党组会议的时候,提出了让给他送钱的人做副院长,薛飞不知道双封镇的事情,考虑到就是个副院长,也就没有反对。

    其实薛飞并不想与董文昌为敌,他的本意是希望能够和董文昌团结一心,把卫生局的工作搞好的,无奈他这么想,董文昌不这么想,他就没办法了。

    薛飞在副院长上的事情上没有反对,也和打击黑诊所一事有关。他很清楚那些黑诊所都是董文昌养的,他让董文昌去打击黑诊所,董文昌一定是非常憋屈的。他也不想把董文昌逼的太急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所以在一些事情上,不涉及到原则问题,他能让步的,他还是愿意让步的。

    四月份的富来县乍暖还寒,这两天薛飞不小心着凉了,白天鼻子就有点不通气,他也没在意,结果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发烧了,他就忍着难受,爬起来去了县人民医院。

    薛飞没想惊动任何人,但他还是被认了出来,值班的大夫一看是他,当时没有说什么,在给他开完药他打吊瓶的时候,把消息告诉了施宗立。

    施宗立是县人民医院院长,今天刚好他值班,听到薛飞来医院了,他赶紧披上衣服去了静点室。

    薛飞是想打完吊瓶就回家了,可施宗立过去后,非要让他去他的办公室,说他的办公室有床,比静点室也暖和,可以在打针的时候睡一觉,有助于感冒的恢复。要是放在平常,薛飞肯定是会拒绝的,但此刻他真是难受,也没做过多推辞,就去了施宗立的办公室。

    施宗立是一个很细心的人,虽然他的办公室已经很暖和了,差不多得有二十四五度的样子,但是想到薛飞发烧了,怕冷,薛飞到了办公室以后,他又把空调给打开了。

    除此外,考虑到薛飞还在打针,还得换药,自己今天又值班,一直在办公室里待着不合适,薛飞躺在床上睡着后,他又叫了一名护士过来看护,并叮嘱护士,一定要把薛飞照顾好,绝对不能有任何差池。

    护士叫林晓静,长得身材高挑,清秀可人,有着医院第一美女的称号。她不知道施宗立让她看护的是谁,她也没见过薛飞,进了施宗立的办公室,看到躺在里间的薛飞,她盯着薛飞的脸仔细看了看,心说长得真帅啊,这是谁呀,能得到施宗立如此重视?

    施宗立亲自吩咐的事情,林晓静不敢怠慢,她拿了把椅子坐在床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薛飞。

    施宗立一直挂念着薛飞的病情,期间他回过两次办公室,摸了摸薛飞的额头,见烧已经退了,放心了许多。

    天亮以后,薛飞醒了,睁开眼睛一看床边趴着一个人,他不知道是谁。伸手摸了摸脑门,已经不热了,他就慢慢掀开被子下了床,去了卫生间方便。

    从卫生间出来,薛飞碰到了施宗立,对于施宗立昨晚的用心薛飞表示了感谢,还问施宗立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早饭?局长这么说,施宗立自然不会傻到拒绝,他换了身衣服就跟着薛飞一起离开了医院。

    林晓静醒来的时候,发现床是空的,就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离开了施宗立的办公室。

    回到护士站交班的时候,接班的护士小玲一脸羡慕地看着林晓静说道:“晓静,你可真厉害呀。”

    林晓静刚睡醒,脑子还有点发蒙,她打了个哈欠问道:“怎么了?”

    “别装了,大家都听说了,你昨晚和局长大人亲密接触了一夜。”小玲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凑到林晓静身前眉飞色舞地问道:“从实招来,有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

    “局长?什么局长?”林晓静没听懂小玲在说什么。

    “当然是卫生局局长了,你不会不认识他吧?”

    薛飞?林晓静惊讶的差点把下巴掉在地上。

    她早就听说卫生局来了一个年轻的局长,长得高大帅气,只是一直没有见到过本人,不知道薛飞长什么样子,没想到她昨晚看护了一夜的人就是薛飞,难怪施宗立会那么重视呢。

    小玲一边换护士服一边感慨道:“哎,当局长也就算了,还那么年轻那么帅气,哪个女人要是嫁给他,估计得幸福死。”

    林晓静听了什么都没说,但却有些浮想联翩。

    看書蛧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