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我也没有女朋友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钱焱的话一下子戳到了叶良辰的痛处。品书网

    叶良辰追求曲媛媛,誓要娶曲媛媛为妻一事,在冰城官二代的圈子里人所共知,叶良辰对待这件事也一直都是势在必得的架势。然而现实情况却一次又一次的打了叶良辰的脸,曲媛媛根本就不搭理他,无论他怎么追求,曲媛媛都丝毫不改变对他的态度,导致他现在不仅成为了很多人眼里的笑话,他追求曲媛媛的事情,更是成为了一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叶良辰是最要脸面的人,曲媛媛的事让他颜面扫地,他非常不爽,可是又无可奈何。现在听到薛飞又在冰城出现了,他的火气就一股一股的往上涌。

    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你给我查一下,薛飞现在在哪儿工作。”

    大约十分钟以后,电话回了过来,叶良辰听后脸色大变,“啪”的一下子就把手机拍在了桌子上,钱焱一见,就知道薛飞是真的回来了。

    钱焱眼珠一转,问道:“叶少,你真的想娶曲媛媛吗?”

    “你说呢?”叶良辰没好气的反问道。

    “如果你真想娶她,我倒是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

    “你去找曲媛媛她爸曲海波,我想他一定是非常愿意见到你的。”

    叶良辰听了仔细一想,这个主意不错,不妨一试。

    转天,叶良辰做了一通情报工作,趁着曲海波在家,曲媛媛不在家的工夫,拿了点东西去了曲媛媛家里。

    按响门铃后,曲媛媛母亲茹芸透过门镜一看,不认识,问道:“你是谁呀?”

    叶良辰笑着说道:“你好,我是叶书记的儿子叶良辰,曲叔叔在家吗?”

    茹芸没见过叶良辰,但叶良辰这个名字茹芸是早就听说过的,也知道叶良辰是省委书记叶向辉的儿子,所以她很惊讶,叶良辰怎么上她家来了?

    稍微愣了下神儿后,茹芸紧忙打开房门笑着说道:“你好,快请进。”

    见茹芸和曲媛媛长得有几分相似,叶良辰便嘴甜道:“阿姨您好,您长得可真年轻真漂亮。阿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叶良辰把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

    茹芸被叶良辰夸的乐不可支,接过东西说道:“你还真会说话,别站着了,快进来吧。老曲,你下来一下。”

    曲海波在楼上书房看书,听到茹芸叫他,就从楼上走了下来。

    曲海波今年整好五十岁,不过他的面相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看着也就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加上他一米八的身高,匀称的身材和俊朗的外表,有人称他为林江省最帅的官员。

    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陌生人,曲海波看了一眼茹芸问道:“他是?”

    茹芸介绍道:“这是叶书记的儿子叶良辰。”

    叶良辰两步来到曲海波身前,微鞠一躬说道:“曲叔叔您好,我是叶良辰,很高兴见到您。”

    曲海波微笑着说道:“你好,客厅坐吧。”

    如果不知道的,只看曲海波面对叶良辰时那种自然的状态,一定会以为他已经见过叶良辰很多次了,实际上他这是第一次与叶良辰见面,但在他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之色,这也是高干与普通人的区别,无论遇到谁,遇见多大的事儿,总是会表现出一种稳如泰山的样子,这也是曲海波一贯的状态。

    其实曲海波对于叶良辰的到来感到很奇怪,他在省政府工作,而叶向辉是省委书记,虽然都在一个大院里,平常却鲜有交集,见面也最多是打声招呼而已,更叶良辰就更不熟了,他突然来访意欲何为呢?难道是……曲海波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曲媛媛。

    曲海波和叶良辰去了客厅,茹芸则拿出了家里最好的茶叶去厨房泡茶了。

    落座后,寒暄了几句,曲海波问道:“你过来有事儿?”

    叶良辰笑着说道:“没什么事儿,就是敬仰曲叔叔已久,一直没有机会能够见一面,今天正好有时间,就过来拜访一下,没打扰到曲叔叔吧?”

    曲海波根本不相信叶良辰过来是为了单纯看他:“没有,周末没什么事。我听过你的名字,你好像跟我们家媛媛认识吧?”

    叶良辰追求曲媛媛一事曲海波也有所耳闻,只是好像一直没听到有什么结果,他从没问过曲媛媛感情方面的事,因为曲媛媛不是小孩了,感情的事他还是希望曲媛媛自己做主。

    “认识,我跟媛媛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她不在家吗?”叶良辰明知故问。

    “她没在,电视台有节目,她去录节目去了。”

    茹芸端着茶壶走过来,分别给叶良辰和曲海波倒了一杯茶:“良辰喝茶。”

    “谢谢阿姨。”叶良辰笑着回应。

    茹芸没有在客厅待着,倒完茶她就上楼去了。

    叶良辰拿起茶杯小喝了一口茶水品了品,然后问道:“曲叔叔,您当副省长有几年了?”

    曲海波想了想说道:“快四年了。”

    “这么久了,以曲叔叔的才能应该往前动一动了吧。”

    “哪有那么容易,官场之上从来都是狼多肉少啊。”曲海波微不可察的叹了声气。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曲海波没当上副省长的时候,总觉得要是能当上就心满意足了,然而等真当上了以后,他又发觉自己还有更高的志向。只是到了他这种程度,想要再往上升一步非常艰难的,除非能有一个手握大权的人提携他,只可惜他并不认识这样的人,如果最近一两年他要是还不能往前动一动,恐怕就只能等着过几年去政协或人大养老了。

    “事在人为,我相信曲叔叔只要有一颗求上进的心,就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曲海波话锋一转,问道:“媛媛现在有男朋友吗?”

    “还没有。”

    “哦,我也没有女朋友。”叶良辰意味深长地说道。

    叶良辰的话让曲海波证实了他的猜测,叶良辰就是为了曲媛媛而来的,但叶良辰的话表达的显然不止是这一个意思,结合叶良辰前面说的话,曲海波心想,难道叶良辰是在暗示他,可以帮他往上再升一步?

    叶良辰走后,曲海波坐在书房里久久不能平静,他从没想过要和叶向辉搭上什么关系,不是他不想搭,是他认为根本搭不上,叶向辉眼高于顶,别看他是副省长,想跟叶向辉靠近却是非常困难的。至于通过自己的女儿去搭上叶向辉,他就更加没想过了,但是叶良辰来过以后,他就不由自主的考虑起了这件事。

    曲海波的短期目标是想进省委常委,虽然他的工作调动需要京天方面批准,但省委的推荐也是至关重要的,一般来说,除了省长和省委书记之外,其他省委常委的人选,地方推荐的十有八九到了京天以后都会被批准,所以如果叶向辉要是能向上面推荐曲海波,曲海波想要再升一步的愿望实现起来将会变得非常容易。

    有些念头不能动,一旦动了,就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曲海波在想,自己的女儿要是能嫁给省委书记的儿子,无论是对他,还是对自己的女儿似乎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既然是无害的,为什么不去跟省委书记联姻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曲海波看着曲媛媛问道:“媛媛,你最近工作累不累啊?”

    曲媛媛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还行吧,您也知道,我这工作没个准点,忙的时候特别忙,不忙的时候什么事儿都没有,所以总的来说谈不上累,也谈不上不累。”

    “年轻人忙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不过忙归忙,也别把自己的大事给耽误了。你也不小了,感情方面有没有什么着落啊?”曲海波问工作是假,想打探曲媛媛的感情现状才是真。

    “您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曲媛媛已经打算要把薛飞带回家见她爸妈了,不过在跟家里说之前,她想先和薛飞商量一下,不想自作主张,怕薛飞到时会不高兴。

    “什么叫突然想起啊,你今年都二十七了,当年我和你妈二十二岁就结婚了。”

    “二十七怎么了?谁规定二十七就必须谈恋爱结婚了?缘分的事情是上天早就注定好的,缘分没到,着急是没用的。”

    见女儿这么说,曲海波就以为曲媛媛还是单身呢,于是便问道:“我听说叶书记的儿子叶良辰一直在追求你,你觉得他怎么样啊?”

    曲媛媛撇着嘴,不假思索道:“不怎么样,他那种人除了正事儿不会干,什么都会,他仗着他爸是省委书记,整天游手好闲,惹是生非,我感觉说他无恶不作都不过分,我跟他没戏。”

    曲海波没想到曲媛媛会对叶良辰做出这么差的评价,让他感到意外的同时,也感到有些失望。他忽然明白了叶良辰为什么会突然登门了,看来叶良辰是知道媛媛对他的印象不好,所以他才改了打法,决定走父母路线的。

    “不能吧,我看他挺会说话……”茹芸话没说完就被曲媛媛打断了。

    “您怎么知道他挺会说的?您见过他?”曲媛媛问道。

    “我……”茹芸看了看曲海波,见曲海波低头吃饭不语,她改口说道:“我没见过他,我是听说的。”

    “听来的话可不能信,他是什么样儿的人我可是领教过的,哪个女孩要是嫁给了他,就等着倒霉吧。”

    “说什么呢,赶紧吃饭。”曲海波白了曲媛媛一眼。

    自从薛飞狠抓了出勤以后,现在卫生局的出勤情况非常好,没有一个迟到早退的,全都按时按点的上下班,上班时间也极少有人敢干闲事儿的,都怕被薛飞抓到遭受处罚。

    树立起了局长的威信,无疑是有助于开展工作的,不过天天待在卫生局里面,显然无法发现下面的情况如何,因为通常下面往上汇报的时候,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所以薛飞决定下去走一走,看一看,实地了解一下富来县的卫生医疗基本情况。

    袁平听说薛飞要下乡镇的消息后,立马就去了董文昌的办公室:“我听说薛飞要去下面考察,怎么办?”

    董文昌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袁平的话,他睁开眼睛问道:“消息属实吗?”

    “属实,薛飞已经给卞成钢打电话了,让卞成钢陪他下去,马上就动身。”

    董文昌抓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给卞成钢打了一个电话,叫卞成钢马上到他的办公室来一趟。

    卞成钢放下电话刚一出办公室的门就碰到了薛飞,薛飞说道:“咱们走吧。”

    卞成钢笑着说道:“不好意思薛局长,董局长叫我过去有点事儿,要不你先到楼下的车里等我吧,我马上就下去。”

    薛飞没说什么就直接下楼了。

    卞成钢进了董文昌的办公室说道:“董局长你找我?”

    董文昌眯着眼睛看着卞成钢说道:“薛飞要下去考察,你应该知道该带他去哪里,不该带他去哪里吧?”

    “我知道,可是我就怕他不听我的呀。”卞成钢为难道。

    “富来县的情况你比他熟,尽量把他往各个乡镇的卫生院带,再多说点好话,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

    “好的。”

    卞成钢走了以后,董文昌对袁平说道:“赶紧给各个乡镇的卫生院打电话,让他们做出准备,绝对不能让薛飞看出任何问题来。”

    离开卫生局,卞成钢问薛飞先去哪儿,薛飞说去哪儿都行,就是随便看看,于是卞成钢就把车开向了离县城最远的龙沟镇。

    去龙沟镇的路上,薛飞问了卞成钢一些关于富来县的卫生情况,卞成钢按照董文昌的吩咐,专门挑好听的说,说了一大堆一大套,总结起来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非常好。

    薛飞不相信卞成钢说的话,这年头很多事情亲眼所见都未必是真的,更何况还是听说来的,薛飞问卞成钢,就是想看他诚实与否,话里面究竟有多少水分。

    到了龙沟镇卫生院,卞成钢想上楼去叫院长,薛飞没有让,两个人进了卫生院就随意的楼上楼下转了起来。

    卫生院毕竟是公立的医疗机构,各个方面还是比较专业的,卫生条件也达标,加上袁平又特地打了电话,所以薛飞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

    离开龙沟镇,两个人又去了隔壁的红光镇。

    到了红光镇卫生院一看,各个方面也都不错,薛飞就不打算再去卫生院看了,他打算到镇上的诊所看看。

    卞成钢听到薛飞要去诊所,就紧张了起来:“薛局长,咱们还是去其他乡镇的卫生院看看吧,诊所没什么好看的。”

    薛飞冷眼看着卞成钢说道:“什么叫没什么好看的?私人诊所才是最应该去看的,它跟卫生院不一样,有些诊所很可能是黑诊所,一旦出事就是大事,卫生局是有责任的。还有些诊所虽然行医资质是够的,但可能存在设备落后,环境卫生条件差等问题,不去看怎么能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呢?”

    卞成钢被薛飞说的哑口无言,只好跟着薛飞朝不远处的诊所走了过去,心想但愿不要被薛飞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看书王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