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下三滥的伎俩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电动自行车当时刚刚流行,一辆要两三千块钱,而当时的月工资也就只有一两千块钱,所以绝对算得上是一件比较贵的物件了,在城里骑电动自行车的人都非常少,更别说农村了,基本是没人会花钱去买的。品书网

    闫光明作为新民村最贫困的人,他突然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这显然是不正常的,薛飞才不信他是中了彩票,薛飞怀疑这辆电动自行车可能跟丢失的三个婴儿有关。

    难道孩子是闫光明偷的,然后把孩子卖给了人贩子?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自己的孩子呢?虎毒不食子,他总不能连自己的孩子也给卖了吧?

    为了弄明白这件事,第二天薛飞又去了一趟平原镇新民村,这次他不是下午去的,而是等到天黑以后,借了妇幼医院的车,自己独自开车去的。

    到了新民村村口,薛飞就把车的大灯给关了。慢慢开进村里,开到闫光明家斜对面的一棵大树下把车停了下来,熄了火,就盯了起来。

    薛飞也不知道能不能发现什么,但他觉得尝试着找一找线索,总比干等公安局的消息要强。

    这一夜薛飞一直盯到后半夜将近三点,什么也没发现,最后实在是困的不行了,趴在方向盘上就睡着了。

    转天晚上继续,过了十二点见闫光明家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薛飞坐在车里很郁闷,他推开车门下了车,在车前来回踱步。难道是自己想多了,闫光明买电动自行车跟丢失婴儿一事没有任何关系?

    正在胡乱琢磨着的时候,就听到“嘭”的一声,是关门的声音,从闫光明家里传过来的,薛飞赶紧拉开车门上了车,趴在副驾驶那边的车窗往外面看。

    时间不长,就见院子里出来一辆电动自行车,上面有两个人,薛飞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要一点了,这么晚了,闫光明和赵海燕要去哪儿呢?两个人走远后,薛飞启动车就跟了上去。

    新民村十里地之外是爱民村,也归平原镇管。闫光明和赵海燕到了爱民村进了一户人家,之后这一晚就再也没有出来。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闫光明和赵海燕都会在半夜的时候离开家来到爱民村,至于第二天是什么时候走的薛飞就不知道,因为要上班,白天没法盯着,也不方便。

    爱民村的这户人家到底是谁呀?

    为了弄清楚这件事,周五的晚上薛飞又跟随闫光明和赵海燕来到了爱民村。第二天周六,不用上班,薛飞就没走,一直远远地盯着。

    大约早上六点,闫光明和赵海燕从那户人家出来了,两个人骑着电动自行车走了以后,薛飞没有再跟踪他们,而是下了车朝那户人家走了过去。

    来到那户人家的门口往里面望了望,看样子条件也很一般,院门是半敞着的,薛飞就走了进去:“家里有人吗?”

    “谁呀?”从屋里出来一个年约五十岁上下的女人。

    “阿姨您好,我是市里来的,从咱们村路过,想讨口热水喝您看行吗?”薛飞笑着说道。

    “行啊,进屋吧。”女人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谢谢阿姨。”薛飞跟在女人身后进了屋。

    厨房里没有什么新奇之处,不过却收拾的干净利索。女人从碗架子里拿出一个大碗,先用热水烫了一下,把水倒掉后,倒了满满一碗热水,小心翼翼地递给薛飞,叫薛飞慢慢喝,不够还有。

    薛飞醉翁之意不在水,小喝了一口,见女人进了里屋,他也跟了进去。当看到炕上有一个尚处在襁褓之中的婴儿时,薛飞心里一惊,嘴上喝着水,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孩子。

    女人抱起孩子,拿起一边的奶瓶喂孩子奶,一边喂一边还脸上使相儿逗孩子。

    “阿姨,这是谁家的孩子呀?”薛飞问道。

    “姑娘家的。”女人应了一声。

    薛飞凑近看了看,笑着说道:“真可爱啊,才出生没多久吧。”

    女人“嗯”了一声:“才一个礼拜。”

    一个礼拜?薛飞又问道:“这是男孩吧?”

    女人摇晃着孩子说道:“不是,我们是女孩。”

    薛飞听了喝了一大口水,放下手中的碗说道:“谢谢你阿姨,我走了。”

    回到车上,薛飞冷笑了一声,难怪这个案子连公安局都不好破呢,敢情孩子根本就没丢,是自己把自己的孩子藏了起来。闫光明和赵海燕两口子如此,想必另外两家也是这么干的,只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薛飞想不明白。

    打电话给黄志斌,把情况跟黄志斌一说,黄志斌立马就派人到新民村把闫光明和赵海燕带回了县公安局,经过审问,两个人供认不讳,孩子确实没有丢,就是他们自己藏了起来。随后另外两个婴儿的家长被抓后也都招供了。

    在问他们为什么要自己藏自己的孩子时,他们都说是一个姓袁的人主动找到的他们,给了他们五千块钱,让他们把自己的孩子藏起来,然后报警说自己的孩子在医院丢了,还说到时候要是找不到孩子,医院将会赔偿他们一大笔钱,即便被警察发现了也没什么,自己偷自己的孩子不算犯法。由于他们的日子过的都不好,又都是农民,没什么法律常识,面对金钱的诱惑就照做了,闫光明的电动自行车就是用那五千块钱买的。

    至于姓袁的人长什么样子,他们都不知道,因为在跟他们接触的时候,那个人脸上始终戴着墨镜和口罩,根本就看不到长相,也没给他们留联系方式,只说如果有事,会主动联系他们的。

    姓袁?薛飞得知以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袁平。回想之前处理旷工的事情,再联想这次丢失婴儿一事,薛飞就明白了,这是董文昌和袁平在报复他。

    真够下三滥的,来日方长,走着瞧。

    “你说这案子怎么这么快就破了呢?他们是怎么知道孩子是被孩子的父母给藏起来的?”袁平看着董文昌,想不明白。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他们的演技太拙劣,被警察看出破绽了呗。”董文昌没好气的白了袁平一眼,语气中带有责怪之意。

    董文昌自认为自己的这个主意非常好,如果成功了将一箭双雕,不仅可以让薛飞难受,还能趁机把时爱莲扶正。结果现在倒好,一样都没能实现,他觉得跟袁平找的人选有问题,农民都是头发长见识短,土里刨食还行,这么有技术含量的事儿哪能找他们干呀,不露馅才怪呢。

    袁平面对董文昌的责怪心里很不舒服,主意是你出的,当时我就认为不靠谱,现在没成功你反倒怪起我来了,真是可笑。

    “接下来该怎么办啊?”袁平板着脸问道。

    “缓一阵再说吧,整人这种事儿不能连着干,会被发现的。”董文昌说完就把眼睛闭上了。

    丢失婴儿一案告破后,史光辉非常高兴,比他当初当选为院长的时候还要高兴,为此他专门请薛飞吃了顿饭,因为他最清楚这个案子是怎么破的,所以他在心里非常感激薛飞,要不是薛飞,他院长的宝座肯定就没了。

    丢失婴儿一事相当于给全县所有的医院都提了个醒,薛飞还特地召集各医院院长开了一个会,告诉他们必须要防微杜渐,加强监管,同时责令妇幼医院必须赶紧把监控设备安装上,不要留下任何一个死角。

    周末,薛飞去了冰城,约了程爵和路涛一起吃饭。

    过了年三个人都比较忙,一直也没抽出时间聚一下,这次见面,三个人喝了不少酒,聊的也十分开心。

    薛飞到卫生间方便,出来洗手的时候,看到在女卫生间那头儿的墙角,有一对男女正在肆无忌惮的拥吻,女的闭着眼睛一副很陶醉的样子,男的则上下其手,好像随时都会将女人身上简单的衣服给扒了就地办事儿似的。

    薛飞瞥了两眼,心说至于这么猴急吗?想办事儿也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在这儿人来人往的多不好,关键是味道多影响情绪啊。

    薛飞站在洗手池前洗手,这时从他身后走过三个人,领头的是一个小眼睛的男人,三个人直接朝里边正在亲热的男女走了过去,女人看到过来的三个人,脸上享受的表情立马被惊恐所替代了,她拍了拍正在亲吻她脖子的男人,男人毫无反应,仍在继续亲吻。

    直到一只大手用力的拍在他的肩膀上时,他才反应过来,被人打扰美事他很生气,也不看背后站的是谁,张嘴就骂:“谁他妈拍我,找死……”

    死字只说出了一半,随即一个大嘴巴就落在了他的脸上,“小逼崽子跟谁俩呢?”

    看清楚打自己的人,他当时就怂了:“天……天哥……”

    “天哥是他妈你叫的吗,老子玩过的女人你也敢碰!”小眼男抬手又给了他一个大嘴巴,然后一把将他拽到一边,身后的两个人就是一顿暴揍。

    女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后背贴着墙,身体瑟瑟发抖:“天……天……”

    “天你妈天!”小眼男抬起手,左右两个大嘴巴直接把女人给扇坐在了地上。小眼睛掐着女人的脖子,把女人硬生生的从地上拽起来,手上一边使劲,一边瞪着女人的眼睛说道:“你个欠干的骚/货,我限你明天晚上之前在冰城消失,要是再让我看见你,我他妈就让人轮了你!”

    女人快被掐的喘不上来气了,脸憋的通红。小眼男手一松,女人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

    小眼男转身说了声“走”,两个手下就停止了殴打,跟着他走了。

    小眼男在薛飞身边过的时候,薛飞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他见过这个人。去年和曲媛媛在一家火锅店吃饭的时候,小眼男当时带着人把一个人给揍了,那个场面他记得特别清楚。

    再一看被小眼男揍的人,薛飞感觉也有点眼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在哪儿见过了。

    薛飞看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也看到了薛飞,那个人愣了一下,心说他怎么会在冰城?

    被小眼男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叶良辰的狗头军师钱焱。

    钱焱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还在地上坐着的女人,眉头紧锁,心里直叫倒霉,然后一瘸一拐的就走了。

    如果是别人把钱焱打了,他说什么也得想办法报复回去,可是被小眼男打了,他不仅不敢报仇,还要感谢小眼男,谢谢小眼男看在叶良辰的面子上放过他一马,不然碰了小眼男的女人,绝对不是挨顿揍就能了事的。

    离开饭店,钱焱去了如月江南会所找叶良辰。

    叶良辰正在会所里跟几个朋友吃饭,钱焱没有进去打扰,他给叶良辰发了条信息,告诉叶良辰自己在贵宾休息室,让叶良辰吃完饭后过去找他,有重要的事说。

    叶良辰吃完饭来到贵宾休息室,看到正在照镜子的钱焱问道:“你干什么呢?”

    钱焱正在对着镜子往脸上擦药,见叶良辰来了,他放下手中的棉签,站起了身叫了声“叶少”。

    “你……你这是怎么了?挨揍了?”钱焱此时的脸比平时胖了一圈,叶良辰走近一看鼻青脸肿的,很是惊讶。

    “嗯。”钱焱用鼻子“嗯”了一声,把他低了下去,很难为情。

    “谁干的呀?”叶良辰很恼火,在冰城谁不知道钱焱是跟他叶良辰混的呀,敢打钱焱显然就是没把他叶良辰放在眼里,叶良辰有种自己被打了脸的感觉。

    钱焱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叶良辰见状催促道:“快点告诉我,谁干的?”

    见叶良辰发火了,钱焱不敢不说:“赵日天。”

    “赵日天?他为什么打你呀?”

    “因为……因为我碰了他的女人。我不是故意的,我之前也不知道。”

    “就因为这点事儿?”

    钱焱点了点头。

    “赵日天也太他妈过分了,不就是玩个女人吗,至于动手把人打成这样吗。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太他妈欺负人了!”叶良辰说着话,从兜里掏出手机就要给赵日天打电话。

    钱焱一把抓住叶良辰的胳膊说道:“叶少,算了吧,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不对在先,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儿跟他大动干戈,要是影响到叶书记和他爸的关系就不好了。”

    叶良辰听了钱焱的话,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生闷气。

    其实叶良辰也没想真的给赵日天打电话,他就是做做样子给钱焱看,他知道钱焱一定不会让他打的。不过如果是别人把钱焱打成这副德行,他肯定是要替钱焱出气的,可是对于赵日天,他虽然早就看着不顺眼了,但是考虑到两个人父亲的关系,他也只能忍了。

    “叶少,你猜今天晚上我看到谁了?”钱焱问道。

    “谁呀?”叶良辰不知道。

    “我看到薛飞了。”

    “薛飞?他不是安岭吗,你看错了吧?”听到薛飞的名字,叶良辰很诧异。

    “我看的真儿真儿的,就是薛飞。我也纳闷,他不是应该在安岭吗,怎么会在冰城呢?你说他会不会被调回来了呀?”

    “不能吧,这才多久啊,他是来冰城办事儿的吧。”

    “不会是跟曲媛媛办事儿吧?”钱焱小心翼翼地问道。

    本书源自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