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强硬的手腕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真没想到薛飞会突然抓出勤的事儿,看来他是太闲了,在没事儿找事儿做啊。品书网 ”在董文昌的办公室里,袁平讥笑道。

    “我看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董文昌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说道。

    “什么意思?”袁平不明白。

    “表面上看是他拿出勤说事儿,实际上是他想借着这个机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这个局长不是摆设,他是想趁机立棍儿。”董文昌冷笑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以不变应万变,他掀不起什么风浪。”董文昌眯着眼睛,形似狡狐。

    由于薛飞亲自抓起了出勤一事,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卫生局所有人全都规规矩矩的来上班了,没有迟到也没有早退的,更没有请假的。

    只是好景不长,仅仅维持了一周之后就又出现了无故旷工的情况,而且还都是医政科的人,薛飞就把卞成钢叫到了办公室。

    “卞科长,袁慧、董艳艳、荆文武三个人已经都好几天没来上班了,也没请假,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薛飞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卞成钢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说道。

    “你不知道?你们科室的人,你说不知道,这像话吗?”

    “薛局长我……”

    “我之前开会的时候已经说的很明确了,我不想再重复,既然他们无故旷工,那我只能公事公办了,我决定给予他们三个警告处分,希望他们能引以为戒。”薛飞把已经打印好的警告通知递给卞成钢说道:“你把这份通知每个科室发一份,三位副局长那里也要发。”

    薛飞不想针对医政科的三个人,但那三个人非得给往他的枪口上撞,他就没办法了。身为卫生局局长,对待旷工这种事情他要是不管,或者是管不了,就是他的失职。更何况他的话已经说出去了,居然还有人敢顶风作案,那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了。

    薛飞以为他的警告通知会起到威慑警告的作用,没想到的是,警告通知发出去以后,袁慧、董艳艳、荆文武三个人第二天还是没有来上班,这无疑是在打薛飞的脸,让薛飞很没有面子。

    对此,薛飞决定处罚升级。

    把卫生局党组成员和各科室负责人叫到会议室,薛飞说道:“之前因为出勤的事情我专门开过一次会,会上我说的很清楚,所有人不许无辜旷工,可是医政科的袁慧、董艳艳、荆文武三个人好像没太把我的话当回事,我之前警告了他们一次,他们还是没有来上班,对于他们这种目无规定法纪,目无领导的行为,我决定给予他们三个人记过的处分。”

    薛飞话音未落,董文昌便开口说道:“我不同意给他们记过。”

    薛飞问道:“为什么?”

    “他们警告一次不来上班确实是不对,但也不至于直接就给记过,他们都是年轻同志,一旦记过,将会写入他们的档案,这对他们将来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董文昌绷着脸说道。

    “没错,我也不同意记过。”袁平接茬说道:“依我看,再给一次警告也就算了,实在不行就罚钱,记过太严重了。”

    “我同意警告或者罚钱。”卞成钢说道。

    “我也同意。”肖维利说道。

    “我也同意。”人事科科长毛睿说道。

    薛飞就知道一定有人会跳出来反对记过,他不慌不忙道:“如果警告之前的那一次旷工是他们第一次旷工,这次我是不会给他们记过的。之所以要记过,是因为我在查以前的考勤记录时发现,去年一整年,三个人加在一起才上了九十七天班,这已经不是简单旷工的问题了,这是根本就不来上班,如果按照规定,他们三个早就应该被辞退了,我不知道当时的相关领导是不知道这件事,还是知道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薛飞说完看了看董文昌和袁平,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薛飞接着说道:“我当然知道记过会对他们三个将来的发展有影响,但如果不给他们记过,只怕对他们的未来会影响更大。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们考虑,我不想看到他们丢了来之不易的饭碗,我希望他们能悬崖勒马。”

    董文昌语气不善道:“是吗?我怎么觉得薛局长是在借机耍局长威风,拿权利压人呢?”

    董文昌的话一出,一时间会议室里气氛凝固,火药味十足,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对准了薛飞,他们想知道薛飞接下来将会如何应对。

    薛飞面对董文昌咄咄逼人的气势毫不畏惧,他看着董文昌说道:“董局长还真是会给人扣帽子啊,要是按照董局长的说法,我是不是不处罚他们三个,我就不是耍局长威风,拿权利压人了呢?如果我要真是坐视不管,只怕到时董局长又会说我不作为吧?那样的话我可真就左右为难了。作为卫生局局长,我必须对卫生局的一切负责,旷工的事情不解决不处理,一旦上级领导知道了要问责,到时是我负责,还是董局长负责呢?”

    薛飞的回击掷地有声,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小,之前他们都以为薛飞就是小屁孩一个,没什么水平,到卫生局也就是来混日子的,肯定会被董文昌拿的死死的。没想到薛飞因为旷工的事情跟董文昌呛起来不仅不落下风,还说的句句在理,不近对薛飞都有些刮目相看。

    董文昌被薛飞辩的不知如何作答,看到其他人都看着他呢,他要不说点什么显然面子上过不去,于是就铁青着脸说了句:“反正我是不同意记过。”

    袁平附和道:“我也不同意。”

    薛飞不以为然:“二位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但对于袁慧、董艳艳、荆文武三个人的记过处分不会改变。毛科长,你回头把三个人的记过处分记录下来。肖科长,你一会儿把处分通知打印下来发到各个科室。卞科长,电话通知他们三个被处分的事情,告诉他们,如果再不来上班,连续超过十五天,直接辞退。”

    薛飞除了是卫生局局长,还是党组书记,处罚的事情有理有据,他的态度又如此坚决,其他人就算是再反对也是没用的。

    散会后,薛飞第一个离开了会议室,董文昌的心情可想而知,他火冒三丈,攥着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金祥国见了紧忙离开了会议室。

    薛飞前脚进了办公室,金祥国随后就到了,薛飞问道:“金局长有事儿?”

    金祥国满脸忧虑道:“薛局长,我认为你的记过处罚有点欠考虑。”

    薛飞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递给金祥国,金祥国摇手没接,薛飞喝了一口问道:“金局长何出此言啊?”

    “你有所不知,袁慧是袁局长的侄女,董艳艳是董局长的侄女,荆文武是董局长老婆的外甥,你处罚他们,就是在得罪董局长和袁局长啊。”

    “我这也是为了工作,得罪就得罪吧,不得罪他们,他们不也是搞圈子排斥我吗。”薛飞想的很明白,既然融不进他们的圈子,索性就把他们的圈子给拆了。至于被他处罚的三个人跟董文昌和袁平有亲戚,他丝毫不感到意外,他相信董文昌和袁平是能干出任人唯亲之事的。

    “我担心他们以后会在工作上给你出难题啊。”

    薛飞笑着说道:“金局长多虑了,董局长和袁局长都是明事理的人,他们不会那么做的。”

    薛飞的心里话是他们就算真的给他出难题他也不怕,别以为在卫生局待的时间久,资格老,就可以随意的打压他,真要掰掰手腕,较量较量,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金祥国可没有薛飞那份泰然自信,他了解董文昌和袁平,知道他们两个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在薛飞和金祥国谈论董文昌和袁平的时候,董文昌和袁平也在办公室里谈论薛飞。

    “看来咱们是低估他了,他还是有点手腕的。”董文昌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摸着下巴,一只手的手指敲打着办公桌,像是在想着什么。

    “是啊,这回他可算是威风了,看来以后工作上的事,想不让他插手恐怕是难了。”袁平忧心忡忡。

    “有什么难的,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董文昌对薛飞的强硬回击确实很意外,也有些猝不及防,不过他还是没太把薛飞放在眼里,他觉得薛飞这次就是得理不饶人,真要是给薛飞上点眼药,只怕薛飞会非常难受的。

    “你打算怎么办?”

    “你先找个人盯着他,看看他平时下班都做些什么,有没有能下手的地方。”

    袁平对董文昌一向言听计从,董文昌让他找人盯着薛飞,他就立马落实了下来。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袁平派的人一直在薛飞住的小区转来转去,只要薛飞一出现,就会不远不近的跟着,观察着薛飞的一举一动。

    可惜薛飞没有任何把柄可以让他们抓的,要是在冰城可能不上班的时候薛飞出门还会多一点,在富来县他人生地不熟,又没什么熟人,所以下班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如果没什么事儿,基本都待在家里,致使袁平派的人跟踪了一周,也没跟出个所以然来。

    “什么都没发现啊,还继续跟吗?”袁平看着董文昌问道。

    “算了,没发现还跟什么呀。”董文昌拿起茶杯喝了口说道。

    “那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收拾他的办法。”董文昌冲袁平勾了勾手,把他想到的办法说了一遍。

    袁平听了有些疑虑:“这能行吗?这可不是小事儿。”

    董文昌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怎么不行,出事儿也找不上咱们俩,要是成功了,就算是扳不倒他,也够让他喝一壶的。”

    袁平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董文昌这个主意不太靠谱,但是董文昌认为可行,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两天后的下午,薛飞正在办公室里看关于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建设的资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接听后当即眉头紧锁,挂了电话后,拿起衣服快步走出办公室,叫上金祥国就赶奔了县妇幼医院。

    薛飞接到的电话是县妇幼医院院长史光辉打来的,他说医院里忽然丢失了三名刚出生不久的婴儿,目前已经向公安局报案了。

    薛飞和金祥国赶到县妇幼医院见到史光辉后,听史光辉又详细的说了一下具体的情况。

    史光辉说丢失的三名新生儿有两个男婴一个女婴,都是自然生产的,其中女婴是昨天生的,两个男婴是今天上午才出生的。三个婴儿全部身体健康,在丢失前,均和母亲待在一个屋里,之后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家里人谁都没看见,医护人员也没有主意,加上医院里又没有安装监控,所以目前一点线索都没有。

    薛飞和金祥国听了以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真是咄咄怪事,三个孩子都和母亲在一个屋里,竟然会不翼而飞,难道孩子自己长了翅膀飞走了?

    县公安局的人来到医院询问了丢失孩子的父母和家人,又询问了医护人员,什么都没问出来。

    妇幼医院发生了丢失婴儿一事,董文昌没有第一时间赶去医院,而是跑去了县委县政府找贺满堂。

    “贺县长,妇幼医院可是担负着全县三分之二妇女儿童的医疗责任的,发生了丢失婴儿这么重大的事情,影响实在是太坏了,以后谁还敢去妇幼医院看病生孩子啊?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史光辉院长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薛飞局长也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县政府必须得拿出应有的态度才行,不然不足以平民愤啊。”董文昌煽风点火道。

    “这件事情确实不是小事,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眼下必须得尽快找到丢失的婴儿才行。等把婴儿找到了,到时是谁责任,谁就要去承担。”贺满堂阴沉着脸说道。

    “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认为还是应该先让薛飞和史光辉停职,这样也好把事情的恶劣影响降到最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还让他们俩继续工作,好像不太合适吧,贺县长你说呢?”

    “停职就算了吧,还是找到孩子再说吧。”

    董文昌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贺满堂不耐烦地说道:“董局长还有事儿吗,如果没事儿就回吧,这边很忙,就不留你了。”

    董文昌本来还想再添油加醋说点薛飞和史光辉的坏话,见贺满堂这么说,就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贺县长你忙,我先走了。”

    董文昌走了以后,贺满堂越想越生气,在医院竟然能把孩子丢了,还一丢就是三个,妇幼医院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贺满堂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给薛飞打了一个电话,说道:“协助公安局,一定要尽快把丢失的三个婴儿找回来,这是命令,如果找不到,你自己看着办。”

    本書源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