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机会出现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年前,卫生局就富来县下面三个乡镇卫生院院长、副院长的人选任命问题召开了一次党组会议,会议由袁平主持。品书网

    董文昌分管人事,在会上他提出了拟任人选让党组成员讨论。说是讨论,其实根本没有任何人讨论,董文昌报出名字以后,袁平就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随后其他党组成员也表示没有意见,就这么通过了。

    薛飞作为卫生局局长,坐在会议室里形似空气,就像不存在一样,根本没有人在意他,更没有人询问他的意见。对此金祥国有点看不过去,他觉得董文昌太过分了,太不拿薛飞当回事儿了。可是由于他在董文昌面前逆来顺受惯了,一向是敢怒不敢言,根本不敢发表相反的意见,更不敢向着薛飞说话,所以心里不爽也只能忍着。

    党组会议在薛飞没有说一句话的情况下结束了,散会后,董文昌走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瞥了薛飞一眼。

    薛飞心里有气,但脸上没有流露出半分,等所有人离开后他才起身离开会议室。

    回到办公室刚关上门,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是金祥国打来的,问薛飞晚上有没有时间,说想请薛飞吃个饭。薛飞目前在卫生局被孤立,金祥国主动请他吃饭,他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就答应了。

    晚上在饭店,金祥国将薛飞面前的酒杯倒上酒问道:“薛局长到卫生局也有一个月了,感觉还好吧?”

    薛飞笑着说道:“我感觉怎么样,金局长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金祥国也笑了,他说道:“薛局长之前没在卫生系统工作过,又是从外地调过来的,想要很快的适应卫生局的工作确实不容易,光是和卫生局里面的人打交道就得需要不少时间。”

    “我倒没觉得卫生局的工作有多难,按照相关的规章制度办事就一定不会出错,即便错了,吸取教训纠正过来也就是了。难就难在和人打交道啊,这才是自不容易的。”卫生局现在就是一圈子,薛飞作为一个新来的,他不是不想融入那个圈子,实在是对方根本就不让他进去,而他想要在卫生局开展工作,又不得不进去,所以他现在有点无所适从。

    “是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金祥国认同道。

    薛飞举起酒杯说道:“谢谢金局长请我吃饭,我到卫生局时间不长,但是看得出,金局长和其他人不一样。”

    金祥国听了薛飞的话心里很高兴,他举起酒杯说道:“薛局长不用客气,以后我们多亲多近。”

    喝了一口酒,薛飞放下酒杯问道:“金局长在卫生局工作多久了?”

    金祥国稍微想了一下说道:“到今年四月份正好五年。”

    “到卫生局就是副局长吗?”

    “嗯,我之前在教育局当了一年的副局长,然后就被调到了卫生局当副局长。”

    “金局长一看就是一个对待工作会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好干部,在卫生局干了五年都没往前挪一步,说不过去啊,有机会我得跟上面反应一下。”薛飞的话半真半假,现在他被孤立,能有个人主动愿意跟他靠近,他当然是要跟对方搞好关系的。

    “谢谢薛局长,上级没调动我的工作可能是因为我干的还不够出色吧。”金祥国言不由衷地说道。

    想到董文昌和袁平,薛飞问道:“董局长和袁局长在卫生局工作多久了?”

    “董局长比我晚一年,袁局长到卫生局才两年。”一想到董文昌和袁平都比他到卫生局的时间晚,却排名都比他靠前,金祥国心里就不舒服。

    “董局长和袁局长进步的速度挺快啊。”薛飞笑着说道。

    “是挺快的,如果不是薛局长被调到卫生局,董局长十有八九是要被扶正的。”金祥国和薛飞对视了一眼,薛飞瞬间就领会了金祥国话里的意思。

    薛飞之前一直没搞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被孤立,卫生局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得罪和仇恨根本就无从谈起,干吗要排斥他呢?如今金祥国这么一说他才知道,原来是他坐了董文昌想坐的位置,是董文昌在带头整他。

    好一个董文昌,咱们走着瞧。

    腊月二十八,薛飞给栾凤打了个电话,让栾凤带着佟大志去剪个头发,再去商场买两身新衣服,考虑到过年佟大志无处可去,薛飞打算带他回七河。

    腊月二十九,薛飞带着佟大志回到了七河,由于事先薛飞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说了佟大志的情况,所以薛仁贵和张凤霞对佟大志很热情,告诉他别拘束,这就是他的家,千万别把自己当外人。

    佟大志很感动也很勤快,而且还特别有眼力见儿,在家里不是帮张凤霞干这个就是干那个的,薛家人也都非常喜欢他。

    薛飞自从当了公务员以后,过年去拜访谢长顺已经成了惯例,离开了极北县后,又多了一个孟德胜。

    初二薛飞动身先去了安岭。

    以往孟德胜过年都去冰城,因为他的父母住在冰城,女儿女婿在国外,安岭只有他一个人,他只能去冰城过年。今年不一样,孟德胜是在安岭过的年,由于他结婚了,贾鑫洁又怀孕了,所以他的父母来到了安岭,女儿女婿也特意从国外赶了回来,一家人很难得的在一起过了个团圆年。

    薛飞作为孟德胜和贾鑫洁的介绍人,他的到来受到了一家人的热烈欢迎,不过薛飞没有多待,他不想打扰一家人的团聚,中年在家里吃了顿饭,跟孟德胜又单独聊了一会儿,下午就坐车去了如春。

    到达谢长顺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薛飞进门刚好赶上于金芬往桌子上端菜,谢长顺笑说薛飞一定是掐着点来的。

    薛飞和谢长顺见面总是避免不了要谈工作上的事,吃完饭,两个人就进了书房。

    “在富来县卫生局干的肯定不顺心吧?”谢长顺看着薛飞问道。

    “您是怎么知道的?”薛飞有点惊讶。

    “想想就知道了,要是好干,叶良辰会把你调过去吗。”

    “确实干的不太顺心,但这是我意料之中的,我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叶良辰越是想让我不舒服,我就越是不能让他得逞,我倒要看看他能刁难我到什么时候。”薛飞很清楚,他在权利上目前是根本没法与叶良辰抗衡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本职工作,这也是对叶良辰刁难的最有力回击。

    “嗯,说的好,你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谢长顺很担心薛飞会承受不了叶良辰的又一次刁难,如果薛飞认输了,对薛飞以后仕途的发展将会是非常不利的。不过听了薛飞这番话以后,他放心了许多。

    “您不用担心我,我没那么脆弱,更不会轻易认输的。我已经做好了长期跟叶良辰作战的准备,我相信我不会输的。”

    “铁只有经过成百上千次的锤炼才能成为坚韧的钢。想要在官场有所作为,道理也是一样的。现在你所面对的任何困难对你来说都是一种锤炼,尤其是来自基层的锤炼,这对于你日后的仕途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只要你能承受的住,经得起考验,未来将会成为你非常重要的一笔财富。”

    初三薛飞原本是打算去京天看程前的,但因为程前并不在京天,跟着家人去国外度假了,他就去了冰城找曲媛媛。

    其实薛飞应该回七河参加一年一度的高中同学聚会的,之所以没回七河主要是考虑遇到吴自强会尴尬。都是老同学,要是因为感情的事情搞的彼此不自在,还不如不参加,所以薛飞和曲媛媛一商量,两个人都不去参加了,干脆在冰城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栾凤今年过年还是跟她妈和弟弟在一起,过年期间可去的地方比较少,如果不出去旅游,也就只能逛逛商场,看看电影了。

    逛了一上午的商场,中午简单的吃了一口东西后,栾龙提议下午去看电影,栾凤和她妈都没意见,于是一家三口就奔了电影院。

    过年时的电影院人山人海,栾凤在排队买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在另外一队买票,一开始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仔细一看,发现没有错,就是薛飞。她刚要叫薛飞的名字,就见一个女人手里拿着饮料和爆米花走到了薛飞的身边,薛飞从女人手中拿过爆米花,女人空出来的手就挽住了薛飞的胳膊,非常自然,两个人还相视一笑。看到这一幕,栾凤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栾凤认出了那个女人是曲媛媛。

    薛飞不知道栾凤看到了他和曲媛媛在一起,为了公平起见,他陪了两天曲媛媛后,又陪了两天栾凤,不过这两天没在冰城,是在富来县度过的,他怕在冰城会不小心被曲媛媛看到没法解释,因为他跟曲媛媛说他回七河了。

    栾凤和薛飞在一起时,对于看到薛飞和曲媛媛在一起一事只字未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她只是问了佟大志的事情。

    栾凤不知道佟大志的来历,更不知道薛飞为什么要让她照顾佟大志。当薛飞把佟大志的情况告诉她以后,她才知道,原来佟大志也是苦命的孩子,而且跟佟大志相比,她的经历简直不值一提。

    过了年重新上班后,薛飞在卫生局继续坐着冷板凳,他仍在等待,等待一个让卫生局上下都知道他的存在,从而树立起威信的机会。

    时间不长,这个机会就出现了。

    一天下午,薛飞到外面交手机费回卫生局的时候看到一个男的,四十多岁的样子,从卫生局里出来,一边走一边骂骂吵吵。

    “什么他妈狗屁卫生局,全都他妈是混事儿的,上午来没人,下午来还没人,开这卫生局有什么用,趁早关门算了……”

    薛飞一听,伸手就拉住了他的胳膊,男的停下脚步狠狠地看向了薛飞,薛飞紧忙松开手,笑着问道:“大哥你怎么了,干吗这么生气呀?”

    “你也是来办事儿的吧?我跟你说,趁早回去,来了也没用,人都不在。我是来投诉我们镇上诊所乱收费的,我连续来了三天,今天来了两趟,结果愣是没见到管事儿的人,你说这是什么他妈卫生局啊,简直就是个摆设,站在人位儿上不干人事儿。”说完,男的气呼呼的就走了。

    薛飞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转了转脑子,进了卫生局,他到医政科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反应,使劲一推门,发现门是锁着的。又到其他科室看了看,也都没有人,只有办公室有两三个人在聊天。

    薛飞来到金祥国的办公室,敲门进去后,金祥国起身相迎。

    “薛局长,快请坐。”金祥国笑着说道。

    “没打扰你工作吧金局长?”薛飞问道。

    “没有,薛局长过来有事?”金祥国给薛飞倒了一杯水。

    “咱们卫生局的人每天都来上班吗?还是有的人时来时不来呀?”

    “薛局长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来了?”金祥国有点纳闷。

    “有人来卫生局投诉,说是连续来了三天都找不到人。刚刚我去医政科还有其他科室看了,人都没在,怎么回事儿啊?”上班的时间人居然都不在岗,薛飞觉得有点太不像话了。

    金祥国叹气道:“薛局长来的时间短,平时也不怎么出办公室,所以对局里的情况有所不知。咱们局各科室旷工的情况十分严重,过来点个卯就走人的非常多,有的甚至一周就来个两三天,要是有关系的,恨不得一个月都不见得来一次,但是工资照领不误,各种福利待遇也一项都不少。”

    薛飞皱眉道:“就没有人管管吗?”

    金祥国摇头道:“想管的人管不了,能管的人不去管,就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

    薛飞非常很恼火,混日子也不是这种混法。当初的极北县旅游局在无事可做,至少所有人都是在办公室待着的,没有出现脱岗的情况。而富来县卫生局旷工的情况如此严重,这还哪是行政机关啊,简直像个旅店,这么下去是绝对不行的,必须得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薛飞就让肖维利召集卫生局所有人到会议室开会,十分钟之内必须全都到达会议室。

    来到卫生局就销声匿迹的薛飞,突然召集所有人开会,谁都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尤其是董文昌和袁平,百思不得其解。

    薛飞掐着时间进了会议室,扫了一眼在场的人,然后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卫生局所有人员的名单说道:“我现在开始点名,听到名字的说声到。”

    董文昌和袁平听了薛飞的话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还是没明白薛飞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薛飞把所有工作人员的名字全都念了一遍,答到的人他都会抬头看一眼,然后在其名字后面用笔打一个勾。

    点完名,薛飞数了数到场的人数,十分严肃地说道:“咱们卫生局除了正副四个局长外,有二十五名工作人员,其中三名是临时人员。刚刚我点名,到场的人只有十一个,包括三名临时人员。剩下的十四个人都是有正规编制的公务员,我想问一下,这些人去哪儿了?”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吱声。

    薛飞看向医政科科长卞成钢,冷声说道:“卞科长,你能出席今天这个会议我非常高兴,你们医政科只有你来了,你要是不来,我还以为咱们卫生局根本就没有医政科这个部门呢。”

    卞成钢脸上变颜变色,低着头什么话都没说。

    薛飞又看向肖维利,质问道:“肖科长,你们办公室也有两个人没来,怎么回事儿啊?”

    肖维利对付道:“他们家里有事儿,请假了。”

    薛飞伸出手说道:“假条呢?假条拿出来我看看。”

    肖维利无言以对,也把头低了下去。

    薛飞从文件夹里又拿出了一张纸,举起来指着说道:“这是卫生局的考勤制度,这不是摆设,这是规定,不管是谁,只要在卫生局上班,就必须服从规定。过去我就既往不咎了,从明天开始,所有人必须按照考勤制度上下班,有事必须请假填写假条,假条上必须有科室负责人签字,而且请假的理由要正当,否则是公务员,就按照《公务员法》处理,不是公务员,就按照《劳动法》处理。肖科长,这件事由你负责,以后每天所有科室的出勤情况你都要汇集到一起交给我。散会。”

    本書源自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