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三位副局长都不在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被调到富来县一事薛飞还没有跟曲媛媛说,他想给曲媛媛一个惊喜。品书网

    傍晚到达冰城后,薛飞给曲媛媛打了个电话,电话通了但没人接,薛飞猜曲媛媛应该是在忙,就给她发了条信息,告诉她自己现在在冰城,叫她有时间给自己回个电话。

    坐机场大巴往市里去的时候,薛飞又给潘齐打了个电话。其实在极北县临上飞机的时候,薛飞就给潘齐打过电话,告诉他自己今天去冰城。潘齐问薛飞几点到冰城,到时他好派司机去接薛飞。薛飞不想麻烦潘齐就转移话题没有告诉他,之所以上了大巴以后才给潘齐打电话也是怕他会派车到机场接自己。

    潘齐目前人在冰城,他已经知道了薛飞被调到了富来县。

    听到薛飞已经坐上机场大巴了,潘齐就让薛飞到南行区的那家深蓝酒店去找他,说要让薛飞见一个人。

    一个人?薛飞还真猜不到是谁。

    打车到了深蓝酒店,被服务生引进一间雅间,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是潘齐,一个是云朵。

    “薛局长你好。”云朵站起身笑着同薛飞打招呼。

    “你好,云总你怎么在这儿啊?”薛飞看了一眼潘齐,他没想到潘齐让他见的人竟是云朵,难道潘齐已经把云朵给搞定了?

    “我刚忙完京天的事情,原本是打算今天到冰城直接转机去极北县的,结果潘总非常热情,非要请吃饭,我就没走。”云朵回道。

    其实云朵没走跟潘齐热情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是因为听说薛飞被调离了极北县,今天来冰城她才没走的,她想跟薛飞见一面,因为薛飞在极北县给予了她很多帮助,她想当面感谢一下薛飞。另外以后薛飞不在极北县了,他们再见面的机会可能也微乎其微了。

    薛飞一听云朵称呼潘齐为潘总,就知道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没什么进展。把行李箱放到一边,薛飞来到桌前坐下说道:“潘总这个人确实是这样,热情好客。不过也分人,譬如对云总,潘总对待的方式就和别人不一样。你不在极北县……”

    薛飞想借着这个机会夸一夸潘齐,撮合撮合他们两个,可云朵没有让薛飞说下去,她起身说了句“不好意思”就去了卫生间,对此潘齐感到无比郁闷。

    “看到了吧,她就这样,我一跟她聊我和她的事,她就会想办法岔开,这个女人真不好对付呀。”潘齐叹气道。

    “我不是给你出主意,让你直接跟她表白吗,你行动了吗?”薛飞问道。

    “没呢,她这不刚回来吗,我还没来得及行动呢。年底事儿比较多,我打算忙完这一段去一趟极北县,到时好好策划一下,我就不信打动不了她。”潘齐不信邪,他不相信他会搞不定云朵。

    云朵回来后,菜也全都上齐了。

    云朵给自己倒上半杯红酒,举起杯说道:“薛局长,谢谢你在极北县对我的关照,这杯酒我敬你。”

    薛飞见状,也拿起酒杯说道:“云总客气了,我做的都是我的分内之事,谈不上什么关照,要说关照,也是云总关照极北县,为极北县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两个人各自喝了一口后,云朵放下酒杯说道:“我听潘总说薛局长被调离了极北县,我感觉挺可惜的,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继续和薛局长打交道的机会?”

    薛飞笑着说道:“来日方长,我们肯定还会再见面的。”

    云朵心想但愿如此吧。

    吃完饭,潘齐把云朵送回了房间,薛飞办理了入住手续后,就去了他的房间。

    刚进门,薛飞的手机就响了,是曲媛媛打来的,她今天特别忙,从下午开始录节目,一直录到了这会儿才收工,看到薛飞给她打了电话,还发了信息,她就紧忙给薛飞回了电话。

    薛飞告诉曲媛媛自己在深蓝酒店,把房间号告诉她以后,叫她赶紧过来,要给她一个惊喜。曲媛媛说她马上换衣服就过去,还让薛飞跟订一份餐给她,她都快饿死了。

    挂了电话,薛飞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云朵发过来的信息,问他住在哪个房间,想过来找他聊聊天。薛飞把房间号告诉云朵后,打电话给酒店总机订了一份套餐,并叮嘱尽量快一点。

    薛飞以为云朵会马上过来呢,结果等了半天也没过来,反倒是曲媛媛先到了。

    曲媛媛进了房间,一下子就跳到了薛飞的身上,她双手搂着薛飞的脖子,双腿盘着薛飞的腰,和薛飞一通热吻。

    “啊!”薛飞突然感到舌头一阵剧痛,看着曲媛媛皱眉问道:“你咬我干什么呀?”

    “我饿了呗。”曲媛媛嘿嘿一笑,捧着薛飞的脸嘟着嘴说道:“来,宝贝把舌头伸出来,我看看有没有咬坏。”

    薛飞把舌头伸出来,曲媛媛看了看,发现没事儿,就给了薛飞一个香吻。从薛飞身上下来,她问道:“给我订餐了吗?”

    薛飞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订了,应该马上就送过来了,我先去洗个澡。”

    “哎,你不是说要给我惊喜吗,什么惊喜啊?”

    “等我洗完澡再告诉你。”说完,薛飞就进了卫生间。

    曲媛媛把鞋一脱,包往床上一扔,就倒在了床上,她今天录节目真的是累坏了,也饿坏了。中午只吃了一碗面条,然后就一直到现在,这会儿已经晚上九点了,曲媛媛感觉自己已经前胸贴后背了。

    正想着送餐的什么时候过来呢,门铃声就响了,曲媛媛紧忙跑过去开门,她以为是送餐的,结果打开门一看是个女人,一怔,问道:“你找谁呀?”

    曲媛媛不认识云朵,云朵也不认识曲媛媛,看了看门牌号,云朵心说没错啊,怎么会是个女人呢?

    “我找薛局长,你是?”云朵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曲媛媛,心说真漂亮啊。

    “我是薛飞的女朋友,他在洗澡,你找他有事?”曲媛媛一边说话,一边也在打量着云朵。

    “没什么事儿,我就是过来跟薛局长打个招呼,既然薛局长在忙,我就不打扰了,回头你跟薛局长说一声,就说云朵来过就行了。我走了。”得知对方是薛飞的女朋友,云朵若有所失。

    曲媛媛看着云朵的背影,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么漂亮一个女人,大晚上的来找薛飞干什么呀?她和薛飞是什么关系?

    云朵前脚刚走,随后送餐的就来了,原本饥肠辘辘的曲媛媛,因为突然有了心事,感觉一下子就没了胃口。

    薛飞从卫生间里出来,看了眼时间问道:“我洗澡的时候有没有人来找我呀?”

    曲媛媛刚想说,见薛飞主动问了起来,就说道:“有一个叫云朵的女人来找过你,听说你在洗澡,她就走了。她是谁呀?”曲媛媛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薛飞。

    “她是一个投资商,极北县不是有三个景区嘛,她是其中一个景区的投资人,在工作上跟她有一些交集。晚上我跟她,还有这家酒店的老板一起吃的饭,然后她跟我说要过来找我聊天,我等了半天她也没过来,我还以为她还没来呢。”在云朵的问题上,薛飞没有什么好跟曲媛媛隐瞒的,也没有多想什么,不过云朵来了就走了,他猜应该是因为曲媛媛在担心不方便。

    薛飞主动提了云朵的事情,又说了和云朵的关系,曲媛媛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同时也觉得自己不该胡思乱想,既然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相互信任,她怀疑薛飞只能说明她不够爱薛飞,也不够自信,而她曲媛媛,从小到大都是一个自信的人,她不能在爱情面前迷失自己。

    一片乌云散去,曲媛媛顿时胃口大开,就大口的吃了起来:“你不是说要给我一个惊喜吗,什么惊喜呀?”

    薛飞把擦头发的毛巾往旁边一扔,把一个行李箱推到曲媛媛面前,然后笑意深长地看着曲媛媛。

    曲媛媛挠了挠头,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你拿行李箱过来干吗?”

    薛飞伸手在曲媛媛的脑门上弹了一下说道:“你可真够笨的,这都猜不出来。曲媛媛同志你听好了,我现在郑重的宣布,我已经被调回冰城工作了!”

    曲媛媛听了薛飞的话足足愣了至少有三秒钟,然后放下筷子就兴奋地扑到了薛飞的怀里,由于太激动了,她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周日曲媛媛休息,没什么事情做,就决定陪薛飞去富来县找房子,早上两个人在酒店吃过早饭后就开车出发了。

    冰城距离富来县比较近,五十公里多一点,开车走高速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

    到了富来县,先打听了一下卫生局在什么地方,找到卫生局以后,就在附近找起了房子。

    富来县距离冰城这么近,租房的价格肯定要比极北县贵,但即便如此,薛飞也不想再与别人合租了,因为极北县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他不想再受到任何人的打扰,他想要一个绝对私密的空间,所以他要单独租一个房子。

    薛飞想租那种一室一厅的房子,可惜富来县那种户型的房子很少,有也是离卫生局非常远。挑来选去,最终选上了距离卫生局比较近的一套两居室,月租五百,曲媛媛感觉挺不错的,薛飞也没意见,曲媛媛就拍板租了下来。

    房子不能一个月一交钱,要租就得一次性/交齐半年的。薛飞兜里没那么多现金,想要去银行取,曲媛媛就从包里拿出了三千块钱现金给了房东。薛飞哪能让曲媛媛花钱啊,就让曲媛媛把钱拿回去。曲媛媛示意房东收下,然后把薛飞拉到一边说他们俩就没必要分的那么清楚了,三千块钱而已,反正以后她也是要经常过来住的。薛飞听曲媛媛这么说,也就没再说别的。

    房子搞定了,薛飞和曲媛媛又出去了买了一些柴米油盐,晚上曲媛媛没有走,薛飞下厨给她做了几个她喜欢吃的菜。

    转天就是周一了,一早曲媛媛就开车了回了冰城,她上午要录节目,得提前一点回去背稿。

    薛飞吃过早饭,没有直接去卫生局,他先去了县委县政府。如今的他跟当初他到极北县的时候不一样,当初他到极北县的时候他只是个副手,到县委组织部走个过场就行了。现在他是卫生局的一把手,不仅得到县委组织部打个招呼,还得跟县长见个面才行,不然县长要是挑他的理,是不利于开展工作的。

    到县委组织部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薛飞就去了县长贺满堂的办公室。

    贺满堂四十岁出头,中等身高,不胖不瘦,温文尔雅的样子不像是一个县长,倒像是一个中学校长。最吸引人的是他那一头乌黑锃亮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由此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很心细,很注重仪表的人。

    “贺县长您好,我是卫生局的新任局长薛飞,很高兴见到您。”薛飞伸出手笑着说道。

    “你好小薛局长,快坐吧。”贺满堂同薛飞握了握手,他的一句“小薛局长”叫得十分亲切,使得薛飞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谢谢贺县长。我过来没别的事,就是跟您打个招呼,以后要在咱们富来县工作了,还希望贺县长能够多多支持我和卫生局的工作。”

    “支持是肯定的。我听说你在极北县旅游局干的不错,虽然卫生局和旅游局从事的工作不一样,但我相信只要有能力,干什么都不会太差的。卫生局是咱们富来县的大局,关系着全县六十万人的生命健康,我希望小薛局长能够不负众望,成为全县六十万人生命健康的保障。”

    “我一定会努力的。”

    离开县委县政府,薛飞在组织部干部科科长的陪同下正式去了卫生局上任。

    到了卫生局,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薛飞,薛飞和干部科科长在门口站了十几分钟,办公室主任肖维利才慢慢悠悠的从远处走过来,薛飞心里感觉有些不舒服。

    肖维利人长得尖嘴猴腮,鼠头鼠脑,来到薛飞和干部科科长面前,先是跟干部科科长握了握手,一副讨好的样子说道:“不好意思刘科长,刚刚有点忙,让你久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然后肖维利又跟薛飞握了握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好薛局长,我叫肖维利,是办公室主任,欢迎你到卫生局主持工作,大家得知你要来卫生局,全都翘首以盼,就等着今天的到来呢。”

    薛飞根本没把肖维利的话放在心上,微微一笑说道:“是吗,谢谢大家的殷切期盼。”

    干部科科长的脾气似乎很好,他并没有因为等了半天才有人出来接待而恼怒。他表情平静地问道:“董局长在吗?”

    肖维利摇头道:“董局长不在,他到下面卫生院去检查工作了。”

    “袁局长呢?”

    “袁局长也不在,去市里开会了。”

    “金局长也没在?”

    “没在。”肖维利诡秘地看了薛飞一眼说道:“金局长上周四就请假了,家里有事,好像得这周三才能来上班。”

    三位副局长都不在,干部科科长脸上多少流露出了一些不满之色,他看了薛飞一眼,绷着脸说道:“召集所有人到会议室开会。”

    看书王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