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去富来县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十一月份,作为林江省位置最北、纬度最高的民用机场,极北机场进行了航线试航和机场试飞工作,随着试航试飞的成功,不仅揭开了极北县航空史的第一页,也为极北县旅游的腾飞插上了翅膀。品书网

    十二月初,极北机场正式投入使用,游客也随之纷至沓来。雪国滑雪度假区已经竣工的滑雪场部分,平均每天接待游客量都在一千五百人以上。极北观音寺旅游区虽然比不上滑雪场,平均每天也会有四五百人光顾,薛飞相信随着寒假的到来,和宣传力度的增加,届时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游客来到极北县。

    十二月中旬,滑雪场迎来了一次客流量高峰,单日进入滑雪场游玩的人超过了两千五百人,高兴不已的潘齐特地在如家饭店摆了一桌酒席,宴请薛飞和郝大宇等人。

    吃完饭,潘齐把薛飞给叫住了,问道:“云朵什么时候回来啊?”

    潘齐是月初来的极北县,他到的前一天,云朵离开极北县回了京天,他就没有见到云朵。已经半个月了,云朵还没有回来,他有点心急,想尽快见到云朵。

    薛飞笑着说道:“这事儿你得问她啊,你问我,我哪知道啊。”

    “我给她发信息来着,她说月中回来,现在已经月中了,她也没回来呀,你说她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要不你给她打个电话帮我问问呗?”

    “她都说月中回来了,估计也就这两天的事儿,就别打电话了,你又没什么事儿。”薛飞看得出潘齐对云朵是动真格的了,就好奇地问道:“你追求云朵也有段时间了,有没有什么进展呀?”

    “哎,别提了,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进展。”潘齐叹气道:“我一向自认为是个泡妞高手,只要是我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是能逃得了我的手掌心的,可是就这个云朵,我实在是搞不清楚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儿的女人,每一次我向她表达爱意的时候,她都会岔开话题,要么就是假装没听到,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她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啊?”

    “没有,我问了。”

    薛飞分析道:“要是这种情况,那我估计她是没看上你。”

    潘齐接受不了薛飞说的现实:“没看上我?就我这长相,我这条件……”

    “你觉得云朵是那么庸俗的人吗?爱情跟长相和条件没有必然关系,也许就是对你没感觉吧。感情的事就是这样,不是说郎才女貌就一定般配。关键是得有眼缘,得彼此吸引才行,只要有一方不来电都没戏。”

    “那这么说我只能放弃了?”潘齐不甘心。

    “当然不能放弃了,她又没明确的拒绝你,万一是欲擒故纵呢。我建议你应该再大胆一点,找个机会直接把话说透,行就行,不行就拉倒呗,你说呢?”

    “嗯,说的也是,我听你的。”

    十二月下旬的一天早上,薛飞接到了县委组织部的电话,叫他去县委一趟。薛飞的第一反应是谢长顺要调动他的工作,但他有点纳闷,如果谢长顺要把他调走,应该会先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去哪儿的,不可能不提前说一声啊。

    薛飞给谢长顺打了一个电话,谢长顺的回复是,调动的事情他还没有办呢,打算一月份办,问薛飞是不是着急了?薛飞一听就更纳闷了,谢长顺没调动他工作,县委组织部找他干什么呀?要是县里调动他的工作,郝大宇也不可能不跟他说呀。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薛飞去了县委县政府。

    “什么?让我去富来县卫生局?”薛飞难以置信地看着县委组织部长修理平。

    “是的,是市委组织部陈部长亲自打电话说的。”修理平把“亲自”两个字说的格外重。

    “什么时候过去?”薛飞此时心情很复杂。

    “下周一报到。这两天你抓紧时间,把手头没处理完的工作抓紧处理一下吧。”

    薛飞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难过。富来县是冰城下辖的一个县,如果只看这一点,他应该是高兴的,因为他如愿回到了冰城。只是让他去当卫生局局长,他真是高兴不起来。他对卫生系统的事情一无所知,让他去做他不熟悉的事情,这不是故意难为他吗。

    调他去富来县不是谢长顺所为,更不可能是孟德胜干的,会是谁呢?忽然,薛飞想到了叶良辰,一定是他干的。

    薛飞以为当初叶良辰把他从冰城弄到极北县,他们之间的仇怨也就就此了结了,毕竟他是小人物,叶良辰身为省委书记的儿子,不可能一直盯着他的。但实际情况似乎刚好相反,叶良辰根本就没打算轻易放过他,现在把他调去富来县,想必应该是看他在极北县旅游局干的还不错,为了不让他好过,就继续给他出难题。

    从修理平的办公室里出来,薛飞去了郝大宇的办公室,把他调走一事告诉了郝大宇。

    郝大宇非常惊讶,他想到过薛飞可能会离开极北县,可他没想到薛飞会毫不征兆的,突然被调到冰城下面一个县城的卫生局。是谁把薛飞调走的郝大宇不得而知,不过从薛飞的眼神反应中他看得出,薛飞是不愿意去的,但上面的调令下来了,又不得不去,所以他能理解薛飞此时的心情。

    对于薛飞的离开,郝大宇心里是不舍的。薛飞的为人他很欣赏,在极北县这两年来,在旅游开发的事情上他们配合的也很好,共同面对了很多困难,也共同解决了很多困难,他又通过薛飞和孟德胜建立了关系,让他在仕途上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附的大树,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薛飞可以说是他的一个贵人,如果有机会,他真希望还能继续和薛飞共事打交道。

    郝大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几句鼓励的话,然后叫薛飞临走前告诉他一声,他请薛飞吃饭。

    离开县委县政府,薛飞把被调走的消息分别告诉了谢长顺和孟德胜,两个人得知后都很震惊。孟德胜不知道薛飞跟叶良辰有梁子,虽然惊讶,但还是鼓励薛飞到新的工作岗位上好好干。而谢长顺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叶良辰,他在电话里只是叹了声气,没有说什么。

    今天是周三,下周一就要去富来县上任,意味着周末薛飞就得动身去冰城,而他手头上还有不少工作需要处理。回到旅游局,薛飞把能自己处理的全都处理掉了,不能处理的,他都移交给了常亮,等新局长来了以后,再由常亮转交给新任局长。

    常亮听到薛飞要调走,心里很不舒服。一直以来,在常亮的心里,他始终认为薛飞是推动极北县旅游发展的第一功臣,如果没有薛飞的到来,也许今天的极北县还是两年前的样子,也许他还是那个每天无所事事混日子的旅游局市场开发科科长。薛飞不仅让极北县的旅游真正发展了起来,作为他个人来说也是受益颇多。要不是因为薛飞,一无背景二无金钱的他,怎么可能会当上旅游局的副局长呢,他对薛飞真的是充满了感激。

    晚上回到家,薛飞就开始收拾行李,冯云来回来看到薛飞往箱子里装衣服,很纳闷:“你这是要干啥呀?”

    薛飞拉上拉锁,把箱子从床上拿下来放到地上说道:“我被调走了,以后不能再继续跟你合租了。”

    薛飞说话的时候是面带笑意的,他不想把气氛搞的那么悲伤,毕竟只是工作调动,又不是生离死别。

    调走?冯云来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时房门开了,栾凤下班回来了,冯云来看了栾凤一眼,又看向薛飞,惊愕道:“你跟我开玩笑呢吧?”

    “没有,我说的是真的,早上县委组织部都找我谈过话了,下周一到新单位报到。”

    栾凤听到薛飞的话,两步走进房间,睁大眼睛看着薛飞问道:“你被调走了?”

    薛飞微微颔首道:“嗯,去富来县。”

    栾凤皱眉问道:“那我怎么办啊?我也要跟你回冰城。”

    栾凤早就下定决心要跟着薛飞了,现在听到薛飞要回冰城了,她生怕薛飞会不带着她一起回去。

    薛飞伸手把栾凤脖子上的围脖拿下来说道:“你当然要跟我回去了,不过你得过一段才行。现在滑雪场正是忙的时候,你又是专门负责滑雪场工作的,这个时候要是突然撂挑子不干了,你觉得合适吗?”

    薛飞肯定是要把栾凤带走的,即使栾凤自己愿意留下他都不会同意的,他不放心把栾凤一个人扔在极北县。另外他也已经习惯了栾凤在自己的身边,他不想让栾凤离自己太远了。

    “那我得等多久啊?”薛飞要是现在走,栾凤恨不得马上就跟薛飞走,她真的是一刻都不愿意离开薛飞。

    “最晚年后吧。”年前滑雪场都会很忙,薛飞不太好意思现在跟潘齐提调动栾凤的工作,打算等过了年再说。

    “我不要,我要跟你一起走。”栾凤抱着薛飞眼睛都红了。

    “听话,你不是小孩儿了,不能那么任性。再说了,你回冰城总得工作吧,我得过去先给你安排一下啊,你说呢?”

    “可是……”

    一旁的冯云来看不下去了,他进屋说道:“行啦,你们俩别腻歪了,想腻歪晚上睡觉有都是时间,到时你们俩关上门慢慢腻歪。既然要走了,总得吃顿饭。走吧,出去吃饭吧,我请客。”

    在极北县,和薛飞相处时间最长,关系最好的无疑是冯云来。两个人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两年,又很投脾气,要说没感情那绝对是假的。但冯云来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有相聚的时候,就注定会有分别的一天,所以他没有太过于伤感,吃饭的整个过程一直和薛飞把酒言欢,谈笑风生。

    范铮和孔岩松得知薛飞被调走的消息后,也都分别请薛飞吃了饭,再加上常亮等人,搞的薛飞想好好和栾凤在一起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周六早上,吃过早饭薛飞又检查了一下行李箱,确认该拿的东西全都拿上了以后,他就懒洋洋地躺在了床上。

    这个周末的时间还是比较紧的,今天中午他要跟郝大宇一起吃饭,吃完以后他就得去机场,坐下午的航班去冰城。他不知道富来县卫生局是否会提供宿舍,即便提供,他也不想住。他到富来县,以后栾凤和曲媛媛都少不了往他那跑,要是住宿舍,让其他人看到影响不好。反正住房有补贴,就不如在外面租房子住,所以明天他还得去富来县租个房子。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手机就响了,睁眼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听后薛飞不由得眉头一皱。

    打电话的是佟大志,他也听说了薛飞要调走的事情,见薛飞迟迟没有联系他,他就跟人借了手机给薛飞打了个电话。

    如果佟大志不给薛飞打电话,薛飞真的都快把他给忘了。看了眼时间,薛飞打车去了极北观音寺旅游区。

    一想到佟大志,薛飞就头疼,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安置他。可是一见到佟大志又心疼,他看上去真的很可怜,而且见面就给薛飞跪下了。

    “飞哥,你别扔下我好吗?我爷不要我了,你要是再不要我,我可怎么办啊?我……”佟大志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谁说不要你了,赶紧起来。”薛飞把佟大志搀扶起来,用手给他擦了擦眼泪说道:“大志你听我说,不是飞哥不要你了,飞哥现在被调走了,非常突然,我必须得在周一的时候到新单位报到。等我在那边安顿好了,我就把你带过去,最晚年前,好不好?”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佟大志半信半疑。

    “我怎么可能骗你呢,飞哥说话绝对算数,你等着我,我到时一定会把你接走的。”薛飞肯定地说道。

    现在景区未完工的部分也已经停工了,工人们都已经回家了,佟大志无处可去,只能在宿舍里待着,每天吃饭都成问题,让他一直在这儿待着肯定是不行的,可是去冰城,能把他安置到哪儿去呢?薛飞还得好好想一想才行。

    “好吧,那我等着你。”佟大志心里踏实了不少。

    “你兜里还有钱吗?”薛飞的意思是如果佟大志没钱,他打算给佟大志一点,毕竟每天吃东西也是要花钱的,怎么也不能让孩子饿着。

    “有钱。”佟大志从兜里拿出一把钥匙,把属于他的柜子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空的小铁桶,将小铁桶往床上一倒,里面的钱就全都掉在了床上,薛飞一看有零有整,差不多有两三千的样子。

    薛飞笑着问道:“这些都是你干活挣的?”

    佟大志点头道:“嗯,除了必须要花的钱,剩下的我全都放在这里存着了。”

    薛飞摸了摸佟大志的脑袋说道:“很好,学会攒钱是非常有必要的,也是一个很好的习惯。大志,如果需要钱的话,就给飞哥打电话,千万不能干偷偷摸摸的事情,知道吗?”

    佟大志的本性还是不错的,只是薛飞一想到他那个神偷爷爷就有点担心,他在他爷爷身边那么多年,耳濡目染,难免会沾染上一些不好的习气,薛飞认为有必要提醒一下佟大志,小小年纪,不能去做不好的事情,要是打下了底子,将来想改都难。

    佟大志像是猜到了薛飞心里在想什么,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知道飞哥,你放心吧,我不会干偷鸡摸狗的事儿的。这么多年我跟我爷爷在一起,他好多次让我去偷别人的东西我都没有干,我害怕,我怕被人抓住送到派出所就完了。”

    薛飞看了眼时间说道:“这么做就对了。好啦,我得走了,你就先在这儿待着吧,我会尽快来接你的。”

    中午薛飞跟郝大宇一起吃了个饭,聊了很多,既有祝福也有期待。

    下午,薛飞坐飞机去了冰城。

    当飞机起飞以后,薛飞望向窗外,看着极北县在视线中渐渐远离,渐渐模糊,直到消失不见,心中感慨万千。回想当初听到要去极北县的时候,他心里真的是有一万个不乐意,然而等真正到了极北县,为了极北县的旅游发展付出努力,并渐渐看到成果的时候,那种成就感,那种喜悦又是无法言喻的。

    在极北县时,薛飞也曾动摇过,甚至怀疑过自己走仕途这条路是不是正确的。但他最终还是迎难而上,克服困难坚持了下来。极北县的两年历练让薛飞成熟了不少,但一想到一直盯着他的叶良辰,他心里又会隐隐的感到不安。

    恍然间,薛飞仿佛回到了两年前他从冰城出发去极北县的那个时候,那时他不知道在极北县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而现在他也不知道在富来县等待他的又将会是什么。

    本文来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