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极北县官场的变动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方振业被双规后,郑万民就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品书网

    这么多年方振业在雪国镇呼风唤雨,只手遮天,靠的就是郑万民在上面的关照。而这种关照自然不是平白无故的,两个人看似亲密的关系,实际上都是靠大量的钱物所堆积起来的,每一次方振业找郑万民办事都要予以好处,光是让郑万民摆平信托公司一事,方振业就送了两百万。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郑万民为了方振业的事情也确实真出力,大大小小不知道为方振业办了多少事情,即使滑雪场火灾那么大的危机,郑万民也有办法让李俊才一个人扛下来,将他和方振业摘的一干二净。然而这次当方振业身陷囹囵危及到他的时候,他回天乏术了,只能等待噩运的降临。

    六月初,也就是在方振业被双规半个月之后,郑万民一早刚到办公室,就被安岭市纪委的人给带走了,随即宣布被双规。

    郑万民被双规后,蒋伯方、韩军、魏青林、刘家豪等人也相继被查,极北县官场正在发生着史无前例的剧烈震荡。

    六月中旬,安岭市官场受极北县影响,也发生了一件大事,朱国华借着去京天看病的名义,手持假护照,打算从京天国际机场外逃。在过安检的时候,被早就盯上他的安岭市公安机关人员逮捕,带回安岭后即被双规。

    随着朱国华的倒台,极北县官场在逐渐恢复平静的同时,也进行了重新洗牌。

    郝大宇被任命为极北县县委书记,县长一职则由常务副县长管同治补缺。其他位置上,宣传部长、组织部长、政法委书记等也都换了新人。

    雪国镇方面,倪胜福成为了镇党委书记后,他想和安岭市信托投资公司重新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开发煤矿,对此信托公司没有同意,并不是他们对雪国镇失去了信心,而是他们想合作的对象变成了极北县政府。极北县矿产资源丰富,除了煤矿,还有砂金矿、白灰矿、石墨矿、石灰石矿等,信托公司想要全面开发极北县的矿产,而极北县政府也正有此意。经济发展不能只靠一条腿走路,除了旅游,还要发展第二产业,乃至第三第四产业,所以双方一拍即合,很快就达成了共识,签订了协议。对此,安岭方面也是非常支持的。

    刘家豪让位后,杨志刚如愿当选了极北县公安局局长。由于在对付郑万民一伙的时候,杨志刚出了不少力,郝大宇还打算在合适的时候,让杨志刚再挂个副县长的衔,就算是对他的额外褒奖了。

    旅游局也有人事调整。刘月月虽然未受郑万民的牵连,但郝大宇成为了极北县一把手,显然不可能再让刘月月当旅游局局长。郝大宇把刘月月发配到了县总工会,让她和胡立庭去作伴,然后提拔薛飞当了旅游局局长,常亮为副局长。

    一晃就到了十一,假期的时候原本薛飞是打算去冰城和曲媛媛待几天的,事先也都和曲媛媛说好了,可惜由于孟德胜和贾鑫洁突然宣布要结婚,薛飞就不得不更改计划,取消了去冰城的行程,改成了去安岭。曲媛媛感到很失落,但也表示理解。

    孟德胜和贾鑫洁之所以突然宣布要结婚,是因为贾鑫洁怀孕了,正好又赶上了十一假期,两个人一商量,反正他们也没想过要大操大办,干脆就趁着假期大家都有时间,把双方家人和亲戚朋友都叫到安岭来,一起吃个饭热闹热闹就算了结婚了,为此谢长顺还专门从如春来到了安岭。

    白天在饭店吃过饭后,晚上孟德胜在家里又安排了一桌饭菜,没有外人,只有谢长顺和薛飞。

    “老孟,你可以啊,老来得子,看来身体还行。”谢长顺看了一眼进屋休息的贾鑫洁,打趣道。

    “瞧你说的,我才人到中年,五十岁而已,怎么可能不行呢。”孟德胜笑着说道。

    “说正经的,我瞧你现在的气色和精神状态,是和前两年不一样了。这有老婆和没老婆就是不一样啊。”

    “那是肯定的呀。没和鑫洁在一起之前,我那是什么生活呀,现在我这又是什么生活呀,别看就多一个人,可是大不同啊。”孟德胜看向薛飞说道:“说到底还是得感谢薛飞啊,要是没有薛飞……”

    见孟德胜又要感谢自己,薛飞紧忙打断道:“孟叔叔,没有我您也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不过就是起了个牵线搭桥的作用,归根到底,还是你和贾阿姨有缘分,要是没缘分,我在旁边再使劲也没用,谢叔叔,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谢长顺笑着点头道:“老孟,薛飞这小子好吧,会说话会办事儿,你说谁能不喜欢呀。”

    孟德胜认同道:“你说的这个是实话。我最喜欢薛飞的还是他的工作能力,这一点对于一个身在官场的人太重要了。有的人有德无才,有的人有才无德,像薛飞这样德才兼备的年轻人,现在还真是少见。不瞒你老谢,我打算好好培养培养薛飞。”

    “什么意思?”谢长顺接茬问道。

    “再过两个月,极北县飞机场就将正式通航了,这意味着极北县的旅游开发工作也将告一段落,以后薛飞在极北县发展的空间也就有限了,我打算年后把他调到安岭来。相比于极北县,安岭无疑是一个更大的舞台,同时我又能随时随地的关照他,你觉得怎么样?”孟德胜已经都想好了,他准备把薛飞安排到自己身边,给自己当秘书。秘书是非常锻炼人的,他就是当秘书出身的,他相信薛飞当过秘书以后,整个人的水平一定会再上一个台阶的。

    “不怎么样。”谢长顺摇头道。

    “为什么呀?”孟德胜不解。

    “因为我也想把薛飞调走。”

    孟德胜很惊讶,他看看薛飞,又看看谢长顺:“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谢长顺正色道:“开什么玩笑啊,我说的是真的。而且我早就跟薛飞说好了,薛飞也同意了。”

    谢长顺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其实是白天在吃饭的时候才说的,还是薛飞主动跟他说的,并非早就说好了。

    对于自己的下一站,薛飞最想去的地方是冰城,其次是周边市区,他不想去安岭,但孟德胜之前就说过,想把他调到安岭,他担心孟德胜一旦真调他,他会没法拒绝,他也不好意思直接跟孟德胜谈这件事。而谢长顺也想把他调走,正好这次又来安岭参加孟德胜的婚礼,他觉得不如让谢长顺去跟孟德胜说,也好开口。

    “薛飞有这事儿吗?”孟德胜看着薛飞问道。

    “有,过年的时候谢叔叔就跟我说了,我也确实希望自己工作的地方能离家近一点。在极北县工作这两年,五一十一假期我都没能回家,主要原因就是路途太远了。我爸妈现在年纪越来越大,我希望能离他们近一点,也方便照顾他们。”薛飞说的是实话,他想去冰城或者周边市区工作,确实有照顾父母这方面的考量。虽然在薛仁贵和张凤霞身边有薛慧薛岩,但薛飞觉得他们是他们,自己是自己,如果有时间,他还是希望自己能离父母近一点,多尽一尽孝道。

    听了薛飞的话,孟德胜心里很失落,但脸上并没表现出任何不悦之色,他说道:“薛飞,不管你去哪儿工作,我相信你都错不了。好好干吧,希望有朝一日,咱们爷俩能有机会在一起工作。”

    薛飞笑着说道:“谢谢孟叔叔,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十一过后,极北县的气温急剧下降,先是下了一场大雨,之后紧接着又迎来了下半年的第一场大雪,雨雪交加,路上结成了冰,给出行造成了非常大的不便,接连出了好几起交通事故。

    不仅如此,气温的突变,也让一些人不小心患上了感冒,云朵就是其中之一。

    云朵对极北县的气温非常不适应,她从来就没来过这么冷的地方,更没在这么冷的地方待过这么长时间,所以当气温发生变化时,她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好保暖,感冒的初期她也没太在意,最后导致在晚上睡觉时发烧了。

    女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尤其是一个背井离乡,在外地工作的女人,当生病时,那种孤立无援,孤苦伶仃的感觉,光是想想就让人心碎。

    平时是工作狂和商界女强人的云朵,这会儿面对感冒发烧束手无策,身边没有药,助理最近又因为家里有事回京天了,无比难受的云朵只好拿过手机求援。通话记录中最近一次的通话人是薛飞,她就把电话打给了薛飞。

    薛飞在家迷迷糊糊的刚睡着,听到手机响就被惊醒了。接听电话,听到云朵发烧了,薛飞就赶紧穿衣服开车去了云朵住的宾馆。

    没看到薛飞的时候,云朵还挺坚强的,当看到薛飞时,也不知怎么了,云朵鼻子一酸就哭了起来,还一下子扑到了薛飞的怀里。薛飞猜她应该是太难受了,就用手轻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她。

    摸了摸云朵的脑门,发现非常烫手,薛飞也顾不上男女有别,背起云朵就往快步往出走,把云朵送到了县医院。

    大夫诊断过后,给云朵开了药,就打起了吊瓶。

    看到云朵穿的那么少,薛飞就把自己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披在了云朵的身上。云朵推让了两次,薛飞坚持让她穿,云朵只好同意,心里特别感动。

    “薛局长,麻烦你了,谢谢你。”大晚上的把薛飞折腾起来不说,现在又把羽绒服给了她,云朵感觉很不好意思。

    “你别这么客气,一点不麻烦,有事儿你就尽管给我打电话,别有什么顾虑。”薛飞脱了羽绒服有点冷,就在地上来回走,边走边活动双臂。

    “你还是把羽绒服穿上吧,别再感冒了。”薛飞要是因为她感冒了,云朵会更加过意不去的。

    “没事儿,我身体好着呢。你就穿着吧,要是困了就睡一会儿,等吊瓶打完我叫你。”

    这时,一个护士拿着一件军大衣走了过来,护士笑着说道:“你对你女朋友可真好。拿着吧,走的时候记得把大衣送到护士站。”

    护士把军大衣往薛飞手里一塞,转身就走了。

    护士误会了薛飞和云朵的关系,云朵听了,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她闭上眼,假装什么都没听见。薛飞懒得追上去解释,他赶紧把军大衣穿在了身上,虽然他的体质是不错,可毕竟不是钢筋铁骨,身上只穿一件羊绒衫不是假冷,是真冷啊。

    冷晨四点左右的时候,三瓶吊瓶全都打完了,薛飞再一摸云朵的额头,烧已经退了。见她睡的正香,薛飞也就没有叫她。

    天亮以后,薛飞和云朵离开了县医院。在医院的门口,薛飞给云朵买一碗粥和两个包子,把她送回宾馆后,叮嘱她多少要吃一点,吃完后再吃点大夫开的消炎药,困的话就再睡一会儿,今天就别出门了。

    中午休息,薛飞想到云朵昨晚穿的那么少,担心她病好了以后还会再感冒,他就开车去了县里的商场,买了一件厚实的女士羽绒服送去了宾馆。

    云朵看到薛飞给她买的羽绒服,又差一点哭出来。她想给薛飞钱,薛飞说什么也没要,得知她还没吃午饭,薛飞又跑到宾馆旁边的饭馆点了三个菜两碗米饭,打包回宾馆和她一起吃。

    云朵胃口一般,她没吃多少,一直在看薛飞吃:“薛局长,你对女人是不是一向都特别好啊?”

    薛飞夹了一块肉放在嘴里,一边嚼一边说道:“也不一定,我主要还是比较愿意帮助漂亮的女人,譬如云总这样的。”

    薛飞的话把云朵逗笑了,云朵说道:“薛局长真会说话,不过我长得可不算漂亮。”

    “云总太谦虚了,你要是长得还不算漂亮,那得长成什么样儿才算漂亮啊?”薛飞没有恭维的意思,以他的审美观来看,云朵长得确实挺好看的,即便生病的她看上去有些憔悴,也依然无法遮挡住她那种灵动的美。云朵是北方人,她做事时的干练果断也完全符合北方人的性格特点。但她身上那种温婉如水的气质却又像是一个江南女子,所以薛飞一直怀疑云朵的父母可能一个是北方人,一个是南方人。

    “薛局长有女朋友吗?”

    “有。”

    “长得一定很好看吧?”

    “确实挺好看的,和云总不相上下。”其实在薛飞心里,无论是曲媛媛还是栾凤,都要比云朵更好看一点,只是在云朵面前他没法说实话。

    “呵呵,薛局长要是这么说,一定是比我好看。”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薛飞说有女朋友,云朵心里竟有一丝莫名的失落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看书蛧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