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投名状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微笑着说道:“刘局长,我要感谢你跟我说这些,我也相信你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但你想让我马上就信任你,我真做不到。品书网 ”

    刘月月费解:“为什么呀?”

    薛飞解释道:“信任没那么简单,信任源于对彼此的了解,我和刘局长之间了解吗?即便了解,也只是工作层面的。想要做到全方位的了解,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三年五年,刘局长等得了那么久吗?”

    刘月月蹙眉道:“薛局长,我想要跟你成为朋友的真心天地可鉴,我要骗你,我刘月月就不是人!”

    薛飞一边摆弄酒杯,一边看着杯子里的半杯啤酒问道:“刘局长听说过‘投名状’三个字吗?”

    “投名状?”刘月月满脸疑惑。

    “《水浒传》第十一回,朱贵水亭施号箭,林冲雪夜上梁山中写道,林冲到梁山入伙,王伦就让他拿一个‘投名状’来。投名状是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吧?”薛飞提示道。

    刘月月明白投名状的意思,更明白薛飞的意思,无非是想要跟他一队,必须得拿出足够的诚意,得到他的信任,才能让她入伙。只是薛飞所说的投名状具体指的是什么呢?

    薛飞看着若有所思的刘月月,心想如果刘月月真聪明,她不会想不到他想要的投名状是什么的。借着这个机会,一来可以看看刘月月是不是真心想要站到他这边,二来也可以看看刘月月究竟都知道郑万民的哪些事情。

    吃完饭从如家饭店出来,薛飞碰到了潘齐和云朵,他们俩也是在如家饭店吃的饭,云朵向潘齐请教了一些关于酒店方面的事情。

    刘月月先走了一步,云朵聊了几句后也走了,潘齐看着云朵的背影问道:“我让你问的事儿你问没问啊,她到底什么情况啊?”

    薛飞也望着云朵的背影说道:“她还没结婚。”

    潘齐没听懂:“那是有男朋友,还是没有男朋友啊?”

    薛飞双手一摊:“我也不知道,她就说她还没结婚。”

    潘齐微微皱了皱眉说道:“好吧,还是我自己找机会问她吧。酒店的事儿你干的不错,以后我可是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跟她接触了,想想就开心。”

    薛飞笑着说道:“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云朵这个女人不简单,你想搞定她,我看没那么容易。”

    潘齐搂着薛飞的肩膀说道:“但愿如你所说,哥就喜欢干有挑战的事情,成功了也有意义,容易的我还不稀得干呢。我跟你说,哥泡妞那会儿你还上小学呢,你就等着哥胜利的消息吧。”

    薛飞笑而不语,心说那我就等着看了,看你能不能得尝所愿。

    五一一到,薛飞和潘齐就离开极北县去了冰城。本来栾凤也想去冰城的,她想去看看她妈和她弟弟,可惜滑雪场因为之前的大火一直在赶工期,孔岩松五一都不放假,栾凤这个助理自然也不能放假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在极北县待着。

    到了冰城,薛飞就直接去见曲媛媛了,两个人见面后,就是一通热烈的拥吻,以解相思之苦。

    虽然两个人已经认识那么久了,在一起后每天都打电话发信息,可是见了面,还是有聊不完的话题,这可能也是所有处在热恋之中男女们的共性吧。

    “亲爱的,我们下次见面是不是要等到十一放假啊?”薛飞大字型躺在床上,曲媛媛整个人趴在薛飞的身上,双手捧着薛飞的脸,嘟着嘴问道。

    “应该是吧。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薛飞问道。

    “我就是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过的太快了,但是在等和你见面的时间又过的太慢了,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你什么时候能回冰城工作啊,我真想天天都能见到你。”

    “呵呵,你没听说过距离产生美吗,天天都能见到估计就没有现在的新鲜感了。”

    “没有就没有呗,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永远有新鲜感的,我的目标是要把你变成我的一个习惯,我生活的一部分。”

    “好吧。这次跟你见面,我发现一件事,我发现你现在特别粘人。我记得你以前不这样啊,你什么时候变的?”和曲媛媛在一起这两天,薛飞发现曲媛媛特别粘人,几乎对他是寸步不离,有时他上厕所,曲媛媛都要跟着他,还要他背着。当然,只是在小便的时候,大便薛飞也没法背。

    “以前又不是恋人关系,当然不能这么粘你了。现在在一起了,好几个月才能见你一次,不粘着你粘谁呀。亲爱的,我真的希望你能回冰城工作,我可以跟我爸去说,让他想办法把你调回来,你觉得怎么样?”曲媛媛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薛飞,眼神中充满了迫切。

    薛飞双手搂住曲媛媛的腰说道:“回冰城的事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就不麻烦你爸了。嗯……也许年底我可能就会回来。”

    曲媛媛不敢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薛飞坐起身说道:“我争取吧。即便到时不能回冰城,我也争取回到冰城的附近,总之我会尽量让自己离你近一些的。”

    薛飞不敢跟曲媛媛打包票一定能回冰城,因为现在离年底还早,中间很有可能会产生一些变数,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如果不发生意外情况,谢长顺要调动他工作,他会争取让谢长顺想办法把他调回冰城的,实在不行去如春他也能接受,怎么说也比极北县要好,离冰城也近,想见曲媛媛也比较方便。

    曲媛媛给了薛飞一个大大的吻:“就这么说定了,年底你一定要回来,你要不回来,我就跟我爸说。”

    看到曲媛媛像个孩子似的,薛飞笑着问道:“你爸要是不帮忙怎么办?”

    曲媛媛“哼”了一声:“他敢!他要是敢不帮他未来的女婿,我就跟他断绝父女关系。”

    薛飞听了哈哈大笑,都说男人是娶了媳妇忘了娘,看来女人也是一样的,还可能更甚。

    晚上,曲媛媛带薛飞去了一家新开业不久的火锅店,曲媛媛说她之前跟朋友去那儿吃过,挺不错的。

    到了火锅店,选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没有人注意到曲媛媛,两个人边吃边聊。

    时间不长,火锅店里进来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中等身材,皮肤有些黑,相貌平平,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眼睛小,他稍微眯一下眼睛,两个眼睛就立马会变成一条线。不过穿着打扮倒还挺讲究,一身的大牌。小眼男站在门口四处观瞧,最后眼神定格在了一张桌子上,就带着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

    桌子前坐着两个男人,一个偏胖一个偏瘦,小眼男来到桌前,双手插兜,不屑地看着偏瘦男问道:“你叫东子?”

    偏瘦男打量了一下小眼男发现不认识:“我是东子,你谁呀?”

    “我把许薇上了。”

    “你他妈说什么?”偏瘦男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对小眼男怒目而视。

    “你耳朵聋是吗?我把许薇上了。”小眼男重复道。

    “我去你妈的……”

    偏瘦男想要打小眼男,刚一抬手,小眼男身后的人一脚就把偏瘦男给踹倒在了地上,随即三个人围着偏瘦男就是一通打。

    对面的偏胖男见了想要动手,小眼男的另外一个手下拿着啤酒瓶一指他,示意他别多管闲事,偏胖男就没敢再动。

    小眼神男说了声“好了”,三个人就停止对偏瘦男的围打。小眼男看着躺在地上的偏瘦男,嘴角挂着轻蔑的笑,说道:“你听好了,许薇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就是我的女人了,你最好离她远一点,要是让我知道你骚扰她,我分分钟就能让你在冰城永远消失。你要是不信,你可以试试看。不服随时可以到信和公安分局找我,我叫赵日天。”

    说完,小眼男带着人便扬长而去。

    薛飞最看不惯这种人了,抢了人家女朋友也就算了,还把人家给揍了一顿,真是欺人太甚。薛飞不由得想起了叶良辰,这两个人绝对是一丘之貉,绝对有一拼。

    曲媛媛也很气愤,她讽刺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二世祖果然好人少,每天除了仗势欺人,玩弄女人,就不会干别的了,真是可悲。”

    “你认识那个男的?”薛飞问道。

    “我怎么可能会认识那种垃圾呢,想想就让人倒胃口,赶紧吃东西吧。”曲媛媛认识小眼男,也清楚他的背景,说不认识是因为觉得他们不是一类人。

    薛飞和曲媛媛在一起待的最后一天,曲媛媛拉着薛飞逛了一天的街,虽然薛飞一再拒绝,但曲媛媛还是给薛飞从里到外买了好多穿的,而且都价格不菲。对此,薛飞感到既幸福,又无奈。

    其实薛飞根本不缺衣服穿,在极北县,栾凤就经常往安岭跑,去给他买衣服,这回到冰城,曲媛媛又给他买了这么多换季的衣服,他哪穿的过来啊,看到手里拎的十几个袋子,薛飞觉得明年夏天他都不需要再买衣服了。

    整整陪了曲媛媛四天后,曲媛媛的假期结束了。

    薛飞在临回极北县之前,和程爵路涛见了一面,三个人在一起吃了顿饭。薛飞说他们两个年底要是有时间可以去极北县看看,现在的极北县可跟去年他们去的时候大不一样了。

    在冰城待了五天,薛飞和潘齐就返回了极北县。

    潘齐看到薛飞拿着大包小裹,就问是谁给他买的这么多衣服。薛飞对自己的感情问题不想多言,就没说实话,他说是自己买的,在极北县买不到合适的衣服,安岭的款式又不行,好不容易来一次冰城,就多买了一点。潘齐听了信以为真,就没再说什么。

    男人终究是男人,比起女人来心还是太粗糙了。当栾凤看到薛飞拿回来这么多新衣服的时候,她一看衣服的款式和价格就知道肯定不是薛飞买的。

    和薛飞认识也快两年了,在一起住前后差不多也快一年了,栾凤对薛飞穿衣服的品味和习惯可以说是非常了解的。薛飞对穿着没有那么多讲究,只要干净,穿着舒服就行。而且薛飞的衣服栾凤基本都见过,这次从冰城带回来的,明显和之前买的衣服风格不一样,一看就像是女人帮着挑选的。再看衣服上吊牌的价格,薛飞要是自己买,不会买这么贵的衣服,即便买,也不会买这么多件,所以栾凤判断这些衣服一定是一个女人给薛飞买的,这个女人和薛飞的关系还肯定不一般。

    栾凤心里很不舒服,但她并没有去质问薛飞什么,也没表露出内心的不悦,她像平常一样,将衣服一件一件的收到了柜子里。

    早上上班,薛飞在大门口碰到了刘月月,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往上楼上走,到了旅游局,刘月月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跟着薛飞进了办公室。

    “你说的投名状一事,我明白是什么意思,五一假期我没干别的,一直在想这件事,可以说是绞尽脑汁了,但我还是没想出来,真的,我不骗你。”刘月月信誓旦旦地说道。

    刘月月真没有骗薛飞,她确实对郑万民的事情不是特别了解。刘月月和郑万民虽然亲密无间,一被窝不知道睡过多少次了,但她对于郑万民的事情却知之甚少,不是她不想了解,而是很多事情郑万民都故意瞒着她,不让她知道,除非是关于她自己的,否则她跟别人一样,也都是听说来的。所以薛飞让她拿投名状,她真的是拿不出来。

    “刘局长,我认为你不靠任何人,你的仕途也会一帆风顺的。真的,我也不骗你。”刘月月作为一个叛变之人,薛飞很难去相信她的话。在他看来,刘月月和郑万民的关系那么近,刘月月就应该知道郑万民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跟他说,就是心里有鬼,就是想跟他耍滑头。

    “你不相信我?”刘月月心急道。

    “我真的很想相信你,也给了你让我相信的机会,可是你没有证明给我看,你叫我怎么相信你?换位思考,我是你,你会相信我吗?”

    刘月月无言以对,她知道如果不说出一件郑万民的事情,薛飞是不会接纳她的。只是她真的不知道郑万民具体都干过哪些违反乱纪的事情,该怎么办才好呢?

    一时间,办公室里异常沉寂,刘月月坐在椅子上低头冥思苦想,薛飞则自顾自的看着文件,两个人互不打扰,就像彼此不存在似的。

    蓦然,刘月月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她打破沉寂说道:“我知道一件方振业的事,这件事好像跟郑万民有关。”

    薛飞抬起头说道:“你说说看。”

    本文来自看書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