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反常的刘月月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我前面说了,如果你自己做酒店,从管理上是最方便的。品书网 其次,说句最实在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能自己挣的钱,干吗要让外人挣呢?等度假村建成了,到时过来的游客一定少不了,每年住宿的钱也将会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你既然连这么大一个度假村都做了,还差做一两个酒店吗?旅游发展是大势所趋,酒店又是旅游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旅游业发展的好,酒店业也势必会兴旺发达,所以你要是能借此机会涉足酒店业,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说呢?”薛飞说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反正我就是做投资的,不管是什么行业,只要能挣钱,我是没理由不去做的。只是我对酒店业太陌生了,是门外汉,真要是做,我还真怕做不好。”云朵担心道。

    “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次,你在投资度假村之前,不是也没做过相关的投资吗。陌生不算什么,只要想做,去熟悉就行了,我想凭借云总的聪明才智,一定是没有问题的。”薛飞忽然想起了潘齐,说道:“如果云总真想自己做酒店,我倒是可以介绍云总认识一个做酒店的朋友,绝对专业。”

    云朵惊喜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云总还记得昨晚和我在一起的那个潘齐潘总吗,他是深蓝酒店的副总裁,关于酒店方面的事情,云总可以跟他聊聊,我想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酒店了。”

    听到深蓝酒店四个字,云朵很吃惊,深蓝酒店谁不知道啊,全国数一数二的高级酒店连锁集团,真没想到潘齐竟然是深蓝酒店的副总裁,看来她还真得跟这个潘齐接触接触。

    “那就麻烦薛局长有时间再帮我引见一下潘总吧。”云朵觉得要是能够得到潘齐的帮忙,那她自己做酒店的信心无疑就更足了。

    “一会儿我把他的手机号告你,你直接跟他联系就行了。”想到潘齐昨晚让他帮忙的事,薛飞说道:“有件事我想问一下云总,但又怕冒犯了云总,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没关系,薛局长有话就说吧。”

    “云总现在是单身吗?”

    云朵被薛飞问的一愣,随即眼波流转,问道:“薛局长怎么想起问我这个问题了?”

    薛飞没法直接说潘齐看上云朵了,他怕那样太鲁莽了,会让云朵对潘齐产生不好的印象,既然已经在酒店的事情上给他们两个牵上线了,接下来怎么发展,就得看潘齐的了,他作为朋友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所以薛飞说道:“云总来极北县也有段时间了,我想如果要是已经结婚,或者有男朋友的话,应该是会过来看云总的,但是好像并没有。”

    云朵莞尔一笑说道:“这样啊,谢谢薛局长关心,我还没结婚呢。”

    云朵没有正面回答薛飞的问题,薛飞也就没搞明白没结婚的意思是已经有男朋友了,还是没有男朋友。薛飞没有刨根问底,怕不礼貌。

    把潘齐的手机号告诉了云朵,云朵走后,薛飞刚想给潘齐发个信息,告诉他云朵的情况,这时刘月月就敲门进来了。

    “薛局长忙着呢?”刘月月笑着问道。

    “没有,刚送走度假村的云总。刘局长过来有事?”薛飞把手机放下说道。

    “贾鑫洁不是去安岭工作了吗,办公室主任的位置空了出来,你说谁补缺合适呢?”刘月月一副商量的语气问道。

    贾鑫洁已经被孟德胜调到了安岭市财政局预算科工作,虽然贾鑫洁只想当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但下面办事的人对孟德胜亲自打的招呼哪敢怠慢,就安排贾鑫洁当了副科长。

    “这个我还真没想过,刘局长认为谁合适啊?”薛飞对这件事情并不关心,谁当办公室主任对他都没什么影响。

    “办公室的彭佳好像还不错,旅游局刚成立的时候她就来了,办公室的工作她也熟悉,她应该可以胜任办公室主任这个角色。”

    “刘局长说不错,那就一定是不错,就让彭佳干吧。”薛飞现在对旅游局的人际关系网一清二楚,刘月月之所以提彭佳,是因为彭佳是刘月月的人,据说是个远房亲戚,所以薛飞并没感到意外,也愿意做个顺水人情。

    刘月月以为薛飞会提出其他人选,没想到她提彭佳薛飞居然没反对,这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的。

    刘月月没有马上走,她说道:“前一段我停职,局里的大小事情全都多亏薛局长了,谢谢薛局长。”

    薛飞呵呵一笑说道:“刘局长说的这是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其实我一直盼着你能早一点回来呢,我也相信你一定不会有什么事的,事实也确实如此。”

    刘月月知道薛飞说的不是真心话,但还是高兴地说道:“薛局长,晚上我想请你吃个饭,顺便说点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啊?”

    薛飞听了刘月月的话,第一反应是她不会又想给自己使美人计吧?转念一想,使又何妨?自己早就有免疫力了。薛飞肯定是不想和刘月月一起吃饭的,可他还是答应了刘月月,因为他也有他的目的。

    晚上下班,薛飞和刘月月就去了如家饭店,刘月月早就定好了雅间,两个人到了以后,就直接进了雅间点菜。

    待酒菜上齐后,刘月月举起酒杯说道:“薛局长,这杯酒我敬你,我知道我下面的话一说,你肯定又会说我太客气了,但确实是我的真心话。我很感谢你在工作上对我的支持,虽然我是旅游局局长,可是我心里清楚,旅游局能从过去别人眼中的鸡肋,变成现在在全县都举足轻重的一个单位,你的功劳是最大的。尤其是我当了旅游局局长以后,我知道很多人都想看我的笑话,如果没有你,我也很可能真的会变成别人眼里的笑话,但正是因为有你,我这个局长才得以做的踏实,所以我必须要对你说声谢谢。谢谢你薛局长。”

    刘月月说完,便非常豪爽的将一杯啤酒喝了下去。

    刘月月的一番话让薛飞大感意外,依照薛飞对刘月月的了解,她是不可能对他说出这种话的,今天这么反常,这么赤裸裸的夸赞他,想必一定是有目的的,太阳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从西边出来的。

    刘月月把薛飞捧的那么高,薛飞自然是要谦虚上几句的:“刘局长过誉了,旅游局能够重新被所有人得到重视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这是旅游局所有人共同付出所得到的结果。要是论谁的功劳大,也应该是刘局长功劳大,自从你当了局长以后,旅游局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这说明县里对旅游局的人事调整也是非常正确的,我在旅游局只不过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没什么可值得说的。”

    “薛局长总是这么谦虚,真是难能可贵。对了,我听说贾鑫洁调到安岭跟薛局长有关?”刘月月感兴趣地问道。

    刘月月之前就听说了贾鑫洁交了一个在安岭工作的男朋友,具体是谁不知道,据说挺有势力的,而且还是薛飞给介绍的,所以贾鑫洁被调到安岭去工作刘月月没有感到意外,只是对薛飞的人脉关系网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多少有点关系,她男朋友是我给介绍的。”薛飞没想过要隐瞒这件事情,他觉得只要不说贾鑫洁的男朋友是孟德胜就行,因为他不想让别人在背后说闲话,除此之外,没什么不能说的。

    “薛局长给贾鑫洁介绍个男朋友,贾鑫洁就被调到安岭去工作了,我是真恨自己没有早一点认识薛局长啊,要是能早一点认识,也许去安岭的就是我了。”刘月月半真半假地说道。

    “哈哈,刘局长还真会说笑,别说时光不会倒流,就算会倒流,我恐怕也帮不了刘局长什么,估计刘局长参加工作的时候,我还没上大学呢吧。”

    “薛局长是在讽刺我年纪大吗?”刘月月嗔怪道。

    “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刘局长你想多了。”薛飞其实就是那个意思,他在提醒刘月月尽量少自作多情。

    刘月月忽然正色道:“说正经的,以后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如果薛局长有需要我的地方,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全力以赴,不会让薛局长失望的。也希望薛局长能够多多提携我,帮助我进步。”

    刘月月今天确实是反常,先是吹捧薛飞,现在又跟薛飞示好求提携,薛飞心想刘月月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跟郑万民发生了矛盾,想站到他这边来了?

    薛飞没有接招,连忙摆手说道:“刘局长你可别吓唬我,你是我的领导,要是提携,也应该是你提携我,我哪能提携你呀,你这玩笑可开大了。”

    “我就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我更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有些事情我想我不说,你心里也清楚,我想说的是,不管真假,那都是过去了。我,刘月月,现在只有我自己,身后没有任何人,所以你不用有任何顾虑,你可以完全放心大胆的相信我,信任我。”刘月月已经彻底想好了,她要换队,她要站到薛飞那边去。

    刘月月对极北县官场当下的形势看的很清楚,她发现以郑万民为首的本土势力正在日益衰减,而致使郑万民一伙日薄西山的人正是薛飞。薛飞年轻有为,又有强大的关系网,他正在用自己的力量影响着极北县政坛,使得郑万民这个土皇帝变得岌岌可危。

    让刘月月下定决心换队的有两件事。

    一件是方明亮在安岭嫖娼袭警被抓。通过询问白雪,刘月月知道这就是薛飞下的一个套,她以为郑万民和方振业是可以轻松摆平的,因为郑万民的上边是市委副书记朱国华,另外嫖娼根本不算什么大罪过,袭警一事也是可大可小,就看怎么说了,可结果却是朱国华也没能摆平此事,由此可见,给方明亮下套的不止是薛飞一个人,应该还有孟德胜,要是没有孟德胜,方明亮绝对不会被判刑。通过判刑,又可以看出孟德胜在安岭官场的影响力,以及薛飞和孟德胜关系的亲密程度。

    另一件是李俊才在滑雪场放火被抓。这件事刘月月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郑万民和方振业指使的,不然李俊才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去滑雪场放火。对于郑万民和方振业为什么要这么做,刘月月心里也清楚,他们是感受到了来自郝大宇的压力,想通过放火嫁祸于人,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最终没有让郝大宇承担任何责任,还把李俊才给白白搭了进去,而且还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通过这两件事,刘月月看出了郑万民的无能为力,无计可施,但凡郑万民还有别的办法,他是不会出此下策,铤而走险让李俊才去放火的。作为刘月月来说,她跟着郑万民,无非就是为了权和钱,现在郑万民的处境越来越艰难,随时都面临着可能被郝大宇替代的危险,她必须提前为自己的以后做打算,不能等郑万民山穷水尽的时候她再想换队的事情,那时就来不及了。

    这两件事的背后都跟薛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当刘月月认为郑万民这棵大树不行了的时候,薛飞无疑就成了她最好的选择。本来之前刘月月也一直在跟薛飞套近乎,现在没有了郑万民这个后顾之忧,她就可以放下所有包袱向薛飞袒露心声了,只要薛飞能够接纳她,她坚信她的未来一定会比现在更加光明。

    薛飞之所以答应晚上和刘月月出来吃饭,是因为薛飞打算策反刘月月。滑雪场大火以后,薛飞就一直在想该怎么彻底清除郑万民和方振业这两个祸害。直接对两个人下手是不太容易的,最好的办法无疑是从两个人身边下手,方振业身边的儿子和女婿现在全都在监狱里,已经没什么人可以动了,而郑万民身边,跟他亲近,又了解他的人,薛飞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刘月月了,于是他就打上了刘月月的主意。

    今天刘月月即便不清薛飞吃饭,薛飞也会找时间去找刘月月的,所以刘月月的投诚和薛飞的目的可以说是不谋而合的。但薛飞可不会轻易相信刘月月,万一刘月月是郑万民派过来使坏的怎么办?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极北县经历了这么多事,对于刘月月这样的人,薛飞是不可能不提防的。

    本部来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