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一个人扛下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郑和是郑万民的侄子,在冰城做律师。品书网 李俊才被抓了,方振业一家是没法进去探视的,只能让律师去见李俊才,让律师给李俊才传话,所以必须得找信得过的律师才行。

    郑和回到极北县以后,郑万民把火灾的事情跟郑和说了,但没有全说,他只说是给方振业帮忙,没说跟他有关,叫郑和好好办,事后会给郑和一笔不俗的费用,郑和一听就答应了。

    在郑和去看守所见李俊才之前,郑万民和方振业见了一面。

    郑万民说道:“眼前的形势我不说你也应该清楚,首先说没有人希望俊才会出事,我当初出那个主意,也不完全是为了我自己,我也是希望大家都能好。其次现在没有人能救得了俊才,他一旦进了公安局,再想出来是不可能了,公安局有都是办法让他招供。所以……所以只能是舍了他,保全大家了。”

    方振业以为郑万民叫他过来,是想到了解救李俊才的好主意,没想到是要放弃李俊才,方振业就像是个气球,顿时没了气,瘫在了椅子上。

    方振业不甘心:“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郑万民摇头道:“反正我是想不到任何办法了,死了十二个人,这不是小事,省里和市里都非常重视,谁敢插手啊?谁要插手,谁就得跟着进去。”

    方振业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他现在无比后悔,早知道如此,他就不答应郑万民了,方明亮刚刚进去不久,现在李俊才又出事了,这可让他怎么活呀,他真是老糊涂了。

    “你打算怎么办啊?”方振业眼睛通红,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回去跟你们家明琴要一张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给我,我有用。”郑万民看到方振业要哭,把眼睛看向了别处,都是有儿有女的人,他能理解方振业的心情,他心里也很不舒服。

    方振业拿了一张照片给郑万民,郑和随后就去了看守所见李俊才。

    李俊才不认识郑和,郑和等看守所的警察出去后,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郑和,是郑书记的侄子,也是你的律师……”

    听到是郑万民的侄子,李俊才紧忙问道:“郑书记想没想到救我出去的办法?”

    郑和摇头道:“你的情况你比谁都清楚,现在没人能救得了你。”

    李俊才非常激动,他站起身说道:“什么?干坏事的时候让我去,现在出事了,就让我一个人背黑锅?我告诉你,不可能!没门!你回去告诉郑万民,告诉方振业,最好赶紧想办法把我弄出去,否则就别怪我把他们都说出去。”

    李俊才已经接受过审讯了,他一个字也没有承认,他知道在外面的郑万民和方振业一定比他更害怕,一定会想办法捞他的,所以不管公安局使用什么手段,他都不会承认滑雪场的火是他放的。

    “你别激动,你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激动解决不了任何事情,你先坐下。”郑和示意李俊才坐下后,说道:“现实总是残酷的,不是你不想面对,你就可以不面对的。不管是谁指使的你,火都是你放的,而且致使十二个人死亡,四个人受伤,这件事说破了天,你的罪责都是难以逃脱的,这一点你承认吧?”

    李俊才低着头,沉默不语。

    郑和接着说道:“如果我是你,我也不甘心一个人扛下这一切,但你必须知道,指使你的人是方振业,他是你的岳父,你检举他,会减轻你的罪责吗?根本不会,只会让多一个人受牵连。方明亮刚进去不久,现在你又出事了,如果方振业也进去,你想过你老婆方明琴该怎么办吗?你想过你的儿子李理将来会是什么样儿吗?他们以后怎么生活,这些你都想过吗?”

    听到郑和这番话,李俊才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这么多年不管李俊才在外面怎么样,方明琴从来没说过什么,一直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要不是方明琴当年不顾方振业的反对嫁给了李俊才,李俊才可能永无出头之日,绝不会有后来的车房全有,更不会在雪国镇,乃至极北县的威风八面,所以李俊才觉得他对不起方明琴。

    李俊才觉得他也对不起自己的儿子李理。他身为一个父亲,没能给自己儿子当好榜样,平时很少回家,也很少带儿子出去玩,现在进来了,只怕以后是再也没机会见到儿子了。

    “俊才,我知道你是个爷们,是个顶天立地的纯爷们,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要是我,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考虑,我也得把放火的事情一个人扛下来,这样至少还能保证老婆孩子以后的生活。如果要是不扛……”郑和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是一张李俊才一家三口的照片,他拿给了李俊才看。

    李俊才看到照片,哭的泣不成声。

    这么多年,郑万民对李俊才还是比较理解的。李俊才这个人跟方明亮不一样,方明亮是个耗子扛枪窝里横的主儿,喜欢仗势欺人,真要是遇到事儿,其实比谁都怂,而且还六亲不认。而李俊才不像方明亮那么爱惹事儿,一旦遇到事儿也不会轻易怕事儿,之前因为果树赔偿被杨志刚揍那次就很能说明问题。虽然在外面花天酒地玩女人,但李俊才实际上还是一个很顾家的人,对老婆和儿子非常的好,特别舍得花钱。郑万民正是了解这些,知道老婆孩子是李俊才的软肋,才决定让郑和到看守所对李俊才说这些,就是故意往李俊才的软肋上戳,郑万民相信李俊才最后一定会一个人把事情扛下来的。

    郑和走后,公安局又对李俊才进行了几次审讯,也上了一些手段,李俊才还是没有招。但李俊才的心不像最初那么坚定了,他的心在慢慢松动,只要一想起老婆孩子,他就会泪流不止。

    十天以后,李俊才想通了,他决定如实交代,他决定把所有事情扛下来。他知道,他要是不说,公安局的人就会想各种方式方法来折磨他,他死撑下去,又不可能改变什么,与其遭罪,干脆说了算了,反正火是他放的,他也应该承认。

    于是,李俊才主动要求见公安局的人,主动说出了他放火的原因和经过。

    李俊才招供了,郑万民和方振业全都松了一口气,可薛飞和郝大宇却高兴不起来。他们以为通过这次放火的事情,能一起把郑万民和方振业也送进去,因为放火的事情想想就能知道,绝不可能是李俊才想出来的,一定是受了郑万民和方振业的指使,所以对于李俊才自己把事情扛下来,他们也有些不解。

    “李俊才说他是因为果树赔偿的事情怀恨在心,所以才放火的,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另外你说李俊才怎么就能心甘情愿的自己把所有事情都扛下来了呢?是不是郑万民和方振业使了什么手段啊?”郝大宇满脑子都是疑问。

    薛飞固然也是疑问重重,但他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去弄清楚这些事情,他说道:“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郑万民和方振业全都平安无事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通过一桩又一桩的事,我们都清楚,起因都在郑万民和方振业身上,收拾别人治标不治本。极北县想要真正太平,依我看,必须得想办法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否则以后指不定他们还会起什么幺蛾子,使什么坏水。”

    郝大宇非常认同薛飞说的观点:“你说的没错,是该想想办法彻底收拾一下极北县最大的害虫了。”

    随着李俊才的招供,滑雪场大火的事情也尘埃落定,被停职的官员全部官复原职,滑雪场在情理了被烧毁的简易房后,又重新在原地盖起了新的,随后停工了一个多月的滑雪场也重新复工了。

    复工以后,潘齐来到了极北县,他说他已经决定了,除非有要紧的事,否则他就待在极北县不走了,他天天去工地看着,他再也不想看到景区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了,要是再出事,他的心脏都要受不了了。

    薛飞被潘齐的话逗的哈哈大笑,也难怪,谁要是老板,谁摊上这种事也会烦心,坏事发生一次也就算了,接二连三的发生,确实是太考验心脏的承受能力了。

    四月份的极北县乍暖还寒,晚上薛飞和潘齐从饭店吃完饭出来,两个人都觉得有点冷,赶紧都把衣服的拉锁给拉了上。

    刚要走,这时云朵也从饭店里走了出来,看到薛飞的背影,问道:“是薛局长吗?”

    薛飞回头一看是云朵,笑着说道:“你也来这儿吃饭啊。”

    云朵来到薛飞身前说道:“是啊。真是你,看来我的眼神还行。”

    潘齐看到云朵,眼睛瞬间就直了,一眨不眨的看着云朵,薛飞见了用手捅了他一下,然后介绍道:“这是我的朋友,也是雪国滑雪度假区的投资人,潘齐潘总。这位是北极光旅游度假村的投资人,云朵云总。”

    潘齐伸出手笑着说道:“云总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云朵微微一笑,同潘齐握了下手,说了句“我也一样”后,看向薛飞说道:“薛局长,我想跟你谈谈度假村酒店的事情。”

    “好啊,你说吧。”薛飞应道。

    云朵看了潘齐一眼,没有马上说,薛飞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便说道:“这样吧,明天云总去旅游局找我吧,到时咱们再详谈。今天这么晚了,外面又冷,也不适合聊工作,你说呢?”

    “也好,那我明天去找薛局长。我先走了。”云朵冲潘齐点了下头,然后就和助理走了。

    潘齐人站着没动,却一直目送着云朵,他的眼睛就是不会飞,要是会飞,估计这会儿早就跟着云朵一起飞走了。

    薛飞见潘齐看的出神,笑着问道:“你不会是看上云朵了吧?”

    潘齐不否认,他收回视线问道:“她有男朋友吗?”

    “你还真看上她了?”

    “也许吧。反正刚才看到她的第一眼,我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说实话,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她到底是不是单身啊?”

    “我怎么知道啊?你自己去问呗。”薛飞没想到潘齐竟然会对云朵一见钟情,不过云朵确实是一个很出色,对男人很有吸引力的女人。

    “我跟她又不熟,你帮我打听一下,要是没男朋友,我就好好琢磨琢磨。万一要是有男朋友,或者结婚了,我也就不费那个心思了。”潘齐一拍薛飞的肩膀说道:“这件事我可交给你了,我等你的回信啊。”

    潘齐走后,薛飞也往家走。路上,薛飞接到了曲媛媛打来的电话,曲媛媛说她想薛飞了,特别想,各种想,自打过了年以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她想这两天到极北县看薛飞。

    薛飞一听,紧忙进行了制止,曲媛媛要是来,要是知道他和栾凤在一起住,估计就又该爆发战争了。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薛飞说马上就要五一了,等五一假期的时候,他去冰城看曲媛媛,曲媛媛就不要来极北县了,极北县这个时候很冷,又没什么好玩的,而且还会耽误工作。

    曲媛媛觉得也好,就和薛飞约定,薛飞五一放假的时候必须去冰城看她,要是反悔就不是人,是小狗。薛飞满口答应,保证一定会去的。

    第二天早上,薛飞刚到办公室没一会儿,云朵就过来了。

    云朵没有废话,直入主题说道:“度假村在极北县的三个景区当中是规模最小,也是档次最低的,所以我的想法是,不想在度假村里建造太高档的酒店,而是想建造一些舒适的、温馨的、接地气的,具有明显特色的,但是又不太贵的中低端酒店。只是我现在还没想好,是自己来做这个酒店,还是把一些已经成名的连锁酒店引进到度假村来。我知道薛局长是一个十分有想法的人,我就想让薛局长帮我出出主意。”

    薛飞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你要是自己来做这个酒店,无论是设计还是管理,你肯定都是不专业的,因为你没做过酒店。但如果你自己做酒店,从管理上,从和整个度假村的沟通与协调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因为老板是一个人,可以一体化管理。要是引进其他酒店,好处是他们是专业的,更懂得如何经营酒店,但不好的地方是可能会和度假村有格格不入的地方,到时如何去解决,恐怕会很伤脑筋。所以无论自己做,还是引进,都有利有弊。但如果让我给你出主意,我想我还是建议你自己来做。”

    “为什么呢?”云朵不明白。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