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李俊才被抓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把匕首的事情跟郝大宇说了以后,郝大宇非常激动。滑雪场的大火烧的郝大宇如热锅上的蚂蚁,十分煎熬,就怕因此葬送了他的前程,如今薛飞通过一把匕首顺藤摸瓜查到了李俊才,对他而言,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如果要是能证明火灾与李俊才有关,那就更好了。

    随即,郝大宇给杨志刚打了个电话,让他盯紧李俊才的同时,暗中调查一下滑雪场发生火灾的当晚,李俊才都干了些什么。郝大宇特别提醒杨志刚,一定要秘密进行,绝不能让不该知道的人知道,尤其是匕首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

    滑雪场大火发生以后,李俊才惶惶不可终日,晚上睡觉经常会被恶梦吓醒,总能梦见警察突然出现把他给抓走了。

    方振业让李俊才去放火,李俊才不是傻子,他在去做之前,也想过可能会产生的后果,他以为最多是烧伤几个人,让滑雪场损失一点钱物,没想到最后会烧死十二个人,省里和市里又都非常重视,他很担心会查到是他干的,如果查到他,他知道自己肯定是九死一生。

    李俊才无数次回想那天晚上放火的情形,回想每一个细节,他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专案调查组应该是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的。唯一让他害怕的是他丢失的虎头匕首,他不知道被谁捡去了。

    放火前一天的晚上,李俊才去滑雪场踩点儿,虽然是后半夜去的,也担心会被人发现,为了以防万一,他就带上了心爱的虎头匕首护身,以备不时之需。到了滑雪场,转了几圈也没发现人,结果在准备走人的时候被人给发现了,那个时候他根本也想不到拿匕首去吓唬人了,工地那么多人,要是惊动了,他就跑不了了,所以撒腿就跑。离开滑雪场,由于惊慌,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虎头匕首丢了,而是等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才发现的。

    虎头匕首是李俊才的心爱之物,为了得到这把匕首他不仅花了大量的钱财,还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突然丢了,李俊才心情非常不好。他白天的时候按照昨晚逃跑的路线原路往回找,没有发现匕首,他就怀疑可能是在翻墙的时候掉在滑雪场里免了,于是第二天去放火的时候,他又在翻墙的地方找了一下,可惜并没有找到。

    如果虎头匕首只是被滑雪场的工人捡去了,只是仅仅当做一把匕首玩物倒还好,李俊才就怕会落入到专案调查组或公安局的手里,到时顺藤摸瓜会查到他的身上。丢匕首的事情李俊才至今没有跟方振业说,他怕方振业会说他办事不力。

    “爸,调查组那边有什么消息吗?”李俊才隔三差五的就会问一次方振业,他真的是非常恐惧。

    “没有,都这么多天过去了,我看他们是查不出什么来了。”时间过去的越久,方振业的心就越沉稳,说明李俊才做的非常好,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

    “您说我要不要出去躲一段时间?”李俊才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他感觉自己只有赶紧离开极北县才能逃脱掉恐惧对他的束缚。

    “为什么要躲?”方振业冷眼一看,把李俊才吓得一哆嗦,“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得表现的和平常一样才行。本来之前咱们就在滑雪场的事情上使过绊子,虽然现在调查组没查出什么来,但也不代表没有人怀疑我们。你要是这个时候离开极北县,一定会有人认为你是做贼心虚,所以你哪儿都不能去,必须在极北县待着。另外你要是走了,公司谁去打理?”

    “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觉得我那天做的很好,但凡事都有个万一,咱们怎么也得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吧?万一被查出来了,我也好早做打算,早跑路,要是不提前做准备,到时现跑可就来不及了。”

    方振业一想李俊才说的也有道理,但李俊才现在走人,他是绝对不同意的,“这样吧,我找人先给你安排一下,如果真要是有你说的万一,到时你就跑。”

    方振业的话并没有让恐惧的李俊才得到安慰,李俊才心想,万一的事情要是真发生了,他还能跑得了吗?

    李俊才现在只有在做那件事情的时候,才能让他暂时的忘掉放火的事情,那就是碰女人的时候。从方振业家里出来是晚上八点多,李俊才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然后就开车去了县城的桃源宾馆。

    薛飞和栾凤同居后,碍于隔壁有冯云来,他们俩在行房的时候总会小心翼翼,怕影响到冯云来。可冯云来不管那套,和楚丽梅和好以后,两个人又恢复成了从前的样子,折腾起来不管不顾,一点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薛飞和栾凤又不可能跟他们对着折腾,为了能在安静的环境下好好的享受二人世界,两个人就只好隔三差五的到外面去住了。

    最近忙着调查虎头匕首的事情,薛飞忙的不可开交,也没怎么和栾凤行鱼水之欢,今天感觉尤为强烈,晚上吃过晚饭以后,两个人一商量,决定到外面去住。

    离小区比较近的,条件还不错的宾馆就是桃源宾馆了,两个人进去后,刚要去前台开房间,薛飞看到正在前台开房的两个人,立马就转身抱住了栾凤,栾凤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栾凤问道。

    “你看看正在开房的那对男女完事儿了没?”薛飞说道。

    栾凤探着脑袋看了看,她不认识那对男女,见两个人上楼去了,说道:“完事儿了。他们是谁呀?”

    “你不认识,是我认识的两个人,你去开房吧。”薛飞心想,李俊才和白雪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呢?

    现在李俊才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是一种线索,白雪睡着以后,薛飞到洗手间给杨志刚打了个电话,让他调查一下白雪和李俊才之间的关系,尤其是滑雪场发生火灾前后,两个人的全部开房记录,看看能不能在这个上面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在经历了将近一个月的调查后,从冰城来的专案调查组终于查有所获,他们在火灾现场的水泥地上,发现有变色的痕迹,呈炭黑色。在提取物质经过检验后,确定是汽油倾倒在水泥地上燃烧后所留下的。由于简易房的前后左右有大量的炭黑存在,所以就得出结论,滑雪场的工人宿舍起火原因是人为的,也就是说有人故意放火。

    与此同时,杨志刚那边的调查也有了进展。

    杨志刚在调查李俊才和白雪的事情时,发现在滑雪场发生火灾的当天晚上,李俊才和白雪在桃源宾馆开过房,于是杨志刚就把白雪带到了公安局,问她当天晚上,李俊才是否一直和她在一起?白雪想了想说没有一直在一起,半夜她下床上厕所的时候,发现李俊才不见了,就给李俊才打了电话,李俊才说他有点急事回雪国镇了,办完就回去。白雪没问李俊才去干什么,也没多想。等天亮醒来的时候,发现李俊才已经回来了,正躺在床上睡觉。

    李俊才半夜突然消失了,很有可能就是跑到滑雪场去放火了。为了防止白雪泄露,杨志刚把白雪给拘留了,然后把事情向郝大宇做了汇报,郝大宇又把事情跟薛飞说了,三个人经过商量,决定对李俊才下手。

    郑万民一伙儿对于薛飞等人早就盯上了李俊才一事还一无所知,不过在得知专案调查组查到有人泼汽油,是人为放火一事后,方振业多少有点慌了,他害怕很快就会查到李俊才的头上。

    方振业去找郑万民问道:“郑书记,你看是不是应该让俊才出去躲躲了?”

    郑万民抽着烟,不慌不忙地说道:“我看没必要吧,就算他们知道是人为的又能怎么样?俊才做的干净利落,他们根本查不到俊才的头上,要是出去躲,反倒让人有所怀疑。”

    “话是这么说,可万一……”

    “什么万一?没有万一。振业,你也不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大事的人,当初你公司的那件事小吗?比这次的火灾也小不了多少吧?我也没看你这么紧张害怕呀。怎么岁数越大反倒胆子越小了呢?稳住,我都不害怕,你害怕什么呀。”

    方振业叹气道:“就算是查不到俊才的头上,这次的事好像也没起到你事先说的效果吧?之前市里也没让郝大宇停职,现在查出是人为的了,估计郝大宇就更没什么事儿了。”

    方振业现在想想,郑万民出的主意实在是太烂了,原本以为会真的把郝大宇拉下马,再不济也会让郝大宇受到处分,现在一看,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反而把李俊才给搭了进去,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过现在后悔药是没地方买去了,要真出事了,方振业也想好了,郑万民要是不想办法保李俊才和他,他也只能如实交代郑万民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你怎么就知道郝大宇没事儿了?火灾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呢,等完事儿你再看,我一定不会让郝大宇好过的。”郑万民想起这件事就郁闷。

    滑雪场的火灾发生以后,郑万民就给朱国华打了电话,说火灾的发生与郝大宇有直接的关系,他应该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建议市里给郝大宇停职。

    安岭市委常委在研究滑雪场火灾相关领导责任的时候,朱国华就提出了让郝大宇停职的建议,可惜被孟德胜给否定了。孟德胜说郝大宇为极北县的旅游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而他的精力又不全在旅游的事情上,还要为极北县其他方面的发展费心费力,如果出事了就把郝大宇给停职了,实在是太让人寒心了。更何况,郝大宇下面还有专门负责旅游局工作的副县长,要说直接领导责任,也应该是那个副县长的,所以孟德胜建议应该把副县长停职,而不是给郝大宇停职。崔枫林认为孟德胜说的有道理,就接受了孟德胜的建议,朱国华就没有得逞。

    郑万民肯定是不甘心的,如果孟德胜是安岭的书记也就算了,孟德胜没当上,极北县出了这么大一个事儿,郝大宇要是一点责任都没有,他觉得简直就没有天理了。他已经想好了,他明天就亲自去一趟市里,他要面见崔枫林,好好跟崔枫林说说郝大宇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也得让郝大宇对火灾的事情负一些责任。

    不等郑万民第二天去安岭找崔枫林,当天晚上,杨志刚就派人把李俊才给抓了,第二天到检察院补了逮捕证,李俊才就正式被公安局逮捕了。

    郑万民和方振业知道李俊才被抓的消息后,心一下子就凉了,他们很清楚,一旦李俊才要是招供将意味着什么。

    “我说什么来着?我说提前让俊才跑吧,你不同意,现在倒好,被抓了,他被抓了!”方振业真急了,他这么多年第一次跟郑万民拍桌子,拍的还是郑万民的办公桌。

    “你现在埋怨我有什么用?现在应该做的是想办法,埋怨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郑万民火气冲冲地说道。

    “那你倒是想办法啊,该怎么办?”

    “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我哪知道该怎么办,你不得容我想想吗。”

    “你最好赶紧想,不然大家一起死!”

    事到如今,郑万民已经顾不上整郝大宇了,他必须得赶在李俊才招供之前尽快想出应对之策,不然等李俊才说了,把方振业给咬出来,方振业一进去,下一个就会是他。

    该怎么办呢?

    郑万民在办公室里一颗接一颗的抽烟,他心急如焚,非常的烦乱。想了整整一天,他觉得公安局能抓李俊才,说明已经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到了这个时候,恐怕谁也救不了李俊才了,也没法救,只能丢卒保车。

    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郑万民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通后说道:“郑和啊,你赶紧回极北县一趟,有急事。”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