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极北第一刀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佟大志看到叫花子真要抹脖子,害怕了,他一把扑过去抱住叫花子嚎啕道:“爷你不要死,爷你不要死,我跟他走,我跟他走……”

    叫花子自杀这招屡试不爽,先把薛飞吓唬住了,现在又把佟大志吓唬住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叫花子问道:“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佟大志哽咽道:“是,我是,我听你的,我跟他走。”

    叫花子听到了想听到的回复,就把匕首放了下来,递给薛飞说道:“不好意思,我借用一下。”

    薛飞晚上不可能跟他们爷俩在破楼里住,就只好找了个宾馆,开了两个房间,一间让他们爷俩住,一间自己住。

    躺在宾馆的床上,薛飞久久难眠,想到即将就会知道虎头匕首的制作人和主人是谁,薛飞的心情就抑制不住激动。可是再想到隔壁房间里的佟大志,他又有点郁闷,他该怎么安置那个孩子呀?想了很久也没想到一个好主意,索性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二天早上,薛飞才看到佟大志的庐山真面目,佟大志昨晚洗澡了,他已经很久都没洗了。

    佟大志衣衫褴褛,面有菜色,不过长得还挺精神,尤其是一头长发,还颇有文艺青年的范儿。

    薛飞对佟大志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冲他微微一笑。而佟大志有点认生,看薛飞时,他怯生生的,不敢与薛飞对视。

    薛飞带着他们爷俩在宾馆的附近吃了顿早餐,吃完后,叫花子就带着薛飞去见了制作虎头匕首的人。

    制作匕首的人叫安老九,这不是真名,是因为家里有九个孩子,他排行老九,所以人们都管他叫安老九。但只有同辈份的人才会叫他安老九,岁数小的人都管他叫九爷。

    安老九住在齐县安家镇,叫花子就是安家镇下边一个村庄的人,所以他对安家镇非常了解,自然也就知道以做刀闻名的安老九了。在坐车去安家镇的路上,叫花子还给薛飞讲述了老安家做刀的故事。

    老安家做刀的手艺是祖辈传的,叫花子说安岭市矿产资源丰富,而齐县安家镇尤其以出铁矿石而闻名。当年满清入关以后,紫禁城内的侍卫所佩戴的刀,几乎都出自安家镇,安老九的祖上当时就是做刀的铁匠,也是其中名气最大的,由于当时安岭市的大部分都统称极北,所以老安家素有“极北第一刀”的称号。

    做刀的手艺传到安老九这一辈儿,已经是第六代了。安老九二十二岁开始做刀,那时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规矩,不管有多少人定制,也不管有人出多高的价钱,他每年最多只做二十二把刀。起初的时候他没什么名气,也就没什么人找他花钱做刀,因为过去生活都困难,吃饭都成问题,根本不像现在,有钱有闲,会专门定做一把刀用来消遣。但即便如此,安老九也是每年只做二十二把,虽然那个时候家里存了不少,但是后来随着他名气慢慢变大,那些存货早就卖的一件不剩了,据说现在市面儿上,都有专门炒安家刀的,有的甚至还有模仿安家刀出去以假乱真卖高价的,不过这些事儿一般只有内行人才知道,要是外行的,对刀不感兴趣的,没听说过安家刀的人也是大有人在的。就像黄花梨非常珍贵,可不见得每个人都听过黄花梨。

    安老九从二十二岁做第一把刀,到去年六十六岁做最后一把刀,一共整整做了四十四年。薛飞听了叫花子的讲述后,心里一算,发现不对劲:“做了44年,那最后一把刀的编号应该是968啊,为什么我这把会是999呢?不会是赝品吧?”

    叫花子说道:“赝品肯定不是,安老九做的刀我见过很多,因为当年我的一个朋友跟他关系很好,我有幸见到过很多安老九做的刀。你的那把匕首我一看就知道是真品,绝对是安老九做的,但为什么会是999,这个我还真不清楚。等一会儿到了安家镇,你问问安老九吧。”

    到了安家镇,叫花子把薛飞带到了安老九的家门口,薛飞以为叫花子会跟着他一起进去,没想到的是叫花子说他和佟大志就不进去了,在外面等薛飞就好了。对此薛飞求之不得,他进去后会问一些关于匕首的事情,他是不希望让太多人知道的。

    安老九的家明显区别于安家镇其他人家的房子,他的家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四合院,非常大,看上去也非常豪华。进了朱红色的外大门后,首先看到的是影壁,然后往里面,到了内大门,薛飞叩响门后,很快有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把门开了个缝儿,把脑袋探了出来。

    “你找谁呀?”小伙子问道。

    “你好,我找一下安先生,我想定做一把刀。”薛飞微笑着说道。

    “请进。”小伙子把大门推开,把薛飞让了进去。

    进了院内,目及之处雕梁画栋,古风悠然,薛飞瞬间有种穿越到了古代的感觉。看到正房后面露出的参天大树,说明后面还有花园,能住得起这么大的一个四合院,可见安家的财力非同一般。

    小伙子大喊了一声“爸,有人想要做刀”,就见从正房里出来一个留着光头,身材五短,面相忠厚,年龄约四十岁出头的中年男人。看到薛飞,中年男人笑着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安庆,欢迎你的到来。”

    薛飞同安庆握了握手说道:“你好,我叫薛飞,是从冰城来的。”

    安庆把薛飞请进屋后,给薛飞倒了一杯茶,问道:“薛先生想定做刀?”

    薛飞双手接过茶杯说道:“是的,我是从我朋友那里听说,齐县安家镇有个安老爷子,做刀远近闻名,我也看过他老人家做的刀,非常心仪,就想过来定做一把,不知道安老爷子在家吗?”

    “哎呦,还真不巧,我们家老爷子最近不在家,去云海旅游了。老爷子岁数大了,身体不太好,齐县冬天又冷,一过了年就和我妈他们老两口子去了云海,估计得等天暖和以后才会回来。另外薛先生可能有所不知,我们家老爷子从今年年初开始,就不再做刀了,所以真的很抱歉。不过我继承了我们家老爷子的手艺,如果薛先生想定做刀的话,我也是可以做的。”

    “哦,这样啊。”薛飞说他想做刀不过就是个借口而已,见安老九不在家,也就只能问安庆了,就是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虎头匕首的事情。薛飞从包里拿出虎头匕首问道:“安先生认识这把匕首吗?”

    安庆看到薛飞手中的虎头匕首就是一惊,问道:“这把匕首怎么会在薛先生的手里?”

    听到安庆这么问,薛飞知道看来他是认识,便说道:“这是我一个朋友赠予我的,但是我不知道它的来历,这次来安家镇,除了想找安老爷子做一把刀,再有就是想问问安老爷子,这把匕首是不是出自他老人家之手?我怀疑可能是假的。”

    安庆接过匕首,拔出来看了看说道:“是真的,是出自我们家老爷子之手。”

    “我有一事不明白,我听说安老爷子从二十二岁开始做刀,到去年封刀,一年只做二十二把,应该是968把刀才对,为什么这把刀的编号是999呢?”薛飞很疑惑。

    安庆笑了,他解释道:“确实应该是968,之所以写的是999,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定做的客户想要这个数字,因为吉利,想讨个口彩。另外一个是这是我们家老爷子做的最后一把刀,为了留个纪念,也是希望老爷子能够长寿,安家刀能够一直长久的流传下去,所以最后968就变成了999。”

    薛飞听了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随即,薛飞就问了他这次来安家镇最想知道的事情,他问道:“那安先生还记得当初是谁定做的这把匕首吗?”

    安庆想都没想便说道:“是极北县一个姓李的先生定做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先生应该是叫李俊才。”

    薛飞听到“李俊才”三个字,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他。

    “其实这把匕首并不是李先生去年定做的,而是两年以前定做的。之前他一直就想让我们家老爷子给他做一把独一无二的匕首,得知老爷子六十六以后就不做了,就提前预定了最后一把。”安庆之所以记得的非常清楚,一是这是安老九的最后一件作品,二是李俊才出了三十万来定做这把匕首,而且特别有诚意,跑了好几次安老九才同意给他做的。

    “听薛先生话里的意思,薛先生是不认识李俊才先生的,是吗?”安庆问道。

    “是的,我是从我的朋友手里得到的,至于他是怎么得到的,我就不清楚了,因为他现在人已经不再了。”薛飞胡说道。

    “那薛先生还想做刀吗?”

    “这个……我再考虑一下吧。既然安老爷子不在家,那我就先了,如果我要是做的话,我会再来讨扰的。”弄清楚了虎头匕首的主人是谁,薛飞也就没必要再坐下去了。

    “好的,薛先生慢走。”安庆脸上笑呵呵的,其实心里很失落。自从安老九封刀以后,家里还是会经常来许多想要做刀的人,但都指名要让安老九做,没有一个让安庆做的,可安庆自认为手艺不比安老九差,所以每一次家里来客人,对他都是一种打击。没办法,谁让他没有自己的老子名气大呢。

    薛飞从老安家出来,叫花子和佟大志就从一边走了过来。叫花子说道:“我猜你一定没有做刀。”

    薛飞很奇怪,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叫花子笑着说道:“每个人都是冲着安老九来的,只有他做的刀值钱,他现在不干了,他儿子接班,虽然做的可能不比安老九差,但终归不是安老九做的,没人认啊。”

    薛飞一笑而过,没有说什么。

    叫花子伸手摸了摸佟大志的脑袋,满眼不舍地说道:“大志,你跟你薛飞哥走吧,爷就不回县城了。”

    佟大志从小是跟叫花子一起长大的,一天都没离开过,想到马上就要离开了,眼泪就下来了,紧紧地抓着叫花子的衣角,一动不动地看着叫花子。

    “你小子不会是反悔了吧?我告诉你,男人顶天立地,说话要言而有信,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

    “可是什么呀,赶紧跟你薛飞哥走吧。记住了大志,如果没出息,就别回安家镇,回来我也不认你。”叫花子看了看薛飞,欲言又止,然后转身就走了。

    佟大志看着渐行渐远的叫花子,泪流满面,蓦然,他跪倒在地,冲着叫花子的背影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后一擦眼泪,神情决绝地看向了薛飞。

    薛飞看着叫花子凄惨的背影心生悲凉,他叹了口气,搂着佟大志的肩膀就朝汽车占点走了过去。

    在回极北县的路上,薛飞满脑子都是李俊才。虽然现在已经证明虎头匕首是李俊才的,可是却并不能证明,滑雪场的大火一定是李俊才干的,因为匕首是宋富贵在火灾的前一天捡的,但李俊才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宋富贵那天晚上追黑影人,是怀疑对方到滑雪场来偷建筑材料,而虎头匕首是从黑影人身上掉下来的,说明那个黑影人就是李俊才,可要说李俊才去滑雪场偷东西,这个似乎是不现实的,以他是方振业的女婿这个身份来说,根本不需要去干偷鸡摸狗的事情。那么他大半夜的去滑雪场干什么呢?这就耐人寻味了,恐怕只有李俊才自己最清楚。

    回到极北县,薛飞带着佟大志先去理发店把头发剪了,一个半大小伙子,又不是搞艺术的,留着一头长发总归不是很好。另外考虑到以后就要跟着他了,也应该剃个头发,寓意从头开始,告别过去。

    剪完头发,薛飞又带佟大志去了趟县医院做了个体验,想看看佟大志的身体状况如何,担心他常年在外面风餐露宿,可能会有一些疾病。不过到了医院一检查,这小子的身体还真是不错,除了营养不良,没有任何大毛病。

    佟大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薛飞不可能让他天天在家里待着白白养着他,家里也没法住。想来想去,薛飞给范铮打了个电话,把佟大志安排到了观音寺工地,让他过去干一点力所能及的活儿,不仅可以吃饱穿暖,还能挣钱,怎么说都比在外面要饭强。至于以后干什么,只能以后再说了,薛飞现在根本顾不上佟大志。

    把佟大志安置完,薛飞就去找郝大宇了,他想跟郝大宇说一下虎头匕首的事情。

    本文来自看書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