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神偷叫花子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觉得一定是叫花子偷了虎头匕首,除了叫花子,就没有人跟他有过身体接触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薛飞非常生气,他那么好心让叫花子吃定西,还给他钱,结果好心没好报,居然还偷他的东西,简直岂有此理。

    跑出饭店,薛飞左右张望,都不见叫花子的身影,心里非常着急,如果匕首要是丢了,他之前的努力就全都前功尽弃了。

    正考虑该往哪边追的时候,就见在饭店门口停的一辆车的后面站起来一个人,那个人笑着冲薛飞招招手,“小伙子,你是不是在找我呢?”

    薛飞一看是叫花子,几步跑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气冲冲地质问道:“我的匕首呢,赶紧还给我!”

    叫花子哈哈大笑,推开薛飞的手说道:“相比较你这个态度,我还是更喜欢刚才你在饭店里面的态度。”

    “少废话,赶紧把匕首还给我,我知道是你偷的,你要不给我,今天你走不了。”薛飞伸出手说道。

    “我也没想走啊,我要是想走,拿着你给的五十块钱打车早就走了,你上哪儿找我去?”叫花子掏出薛飞给的五十块钱晃了晃,像是在故意气薛飞似的。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呀?”薛飞不明白叫花子为什么偷了匕首以后不跑,反而等着他出来追。

    叫花子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小伙子,你确实是个好人,倒不是因为你让我吃饭,给了我钱我才这么说的。我会算卦,会相面,一看你的脸,我就知道你天生是个善人,而且能干大事……”

    薛飞听了直皱眉,他从来就不信神神鬼鬼的东西,算卦在他的眼里更是扯淡蒙人的把戏,叫花子这么夸他,一定是另有目的。

    果不其然,叫花子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匕首现在确实在我身上,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只要你答应我,我马上就把匕首还给你。”

    薛飞感觉很可笑,偷了他的东西,还敢跟他提条件,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敢飞。为了能尽快把匕首拿回来,薛飞问道:“说吧,什么事儿啊?”

    要是一般的小事,薛飞觉得答应他也没什么,就当是做慈善了。

    叫花子从身上摸出一张照片,指着说道:“这是我孙子,他叫佟大志,今年十六岁,他是个苦命的孩子,父母都不在了,这两年一直在外面跟我要饭,我琢磨他还小,一直这么下去他这辈子就毁了,我就想找个好心人收留他。今天见到你,我感觉跟你很有缘,就希望你能把大志收下,不管干什么,只要让他走正道,有口饭吃就行了。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你能答应我吗?”

    薛飞听了叫花子的话眨了眨眼,心说是他听错了,还是叫花子在说梦话?让他收留一个十六岁的半大小伙子,开什么玩笑,这种事儿他显然是不可能同意的。

    薛飞十分肯定的告诉叫花子:“我不能答应你。不是我没有善心,实在是我有心无力,我平时工作特别忙,根本没时间照顾你孙子,我建议你还是找一找政府相关部门,让他们帮助解决一下吧。或者找一些想领养孩子的人家,你把孙子交给他们会更好的。”

    叫花子的态度很坚定:“不,我就想交给你。我们家大志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只会帮到你,他什么活儿都能干。我求求你了,你就把他收下吧,求求你了,好不好?”

    “你求我也没用,我根本不可能收留他,不说别的,我自己都在跟别人合租,我收留他,我让他上哪儿住去呀?你还是找别人吧。”

    “我给你跪下了,我给你磕头,只要你能收留我孙子,你让我干什么都行。”说着话,叫花子跪地上就给薛飞磕头,而且磕的特别响,都能听见声音。

    薛飞看到一个老人对他这样真是于心不忍,可是让他收留一个十六岁的孩子,真的是太为难他了。

    “你赶紧起来吧,你给我磕头我也不能答应。”薛飞想拽叫花子起来,叫花子说什么也不起来,就是在那儿继续磕头。

    薛飞拉不起来,又受不了叫花子给他磕头,就只好站到了一边,等着叫花子自己起来。

    叫花子见薛飞无动于衷,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薛飞一看,叫花子脑门都磕出血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叫花子伸手从后腰摸出虎头匕首,拔出匕首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道:“你真的不能答应收留我孙子吗?如果你不能,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薛飞见状紧忙说道:“你别这样,你赶紧把刀放下,刀特别……”

    薛飞“快”字还没说出来,叫花子的脖子上就已经出血了,薛飞心里顿时一紧,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你怎么就看上我了呢?你就不能换个人,让别人收留你孙子吗?”

    “我就认准你了,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能不能收留我孙子?”叫花子一边说着话,手上一边使着劲,脖子上流出来的血也越来越多。

    薛飞真担心他会有危险,万一要是真死在他面前就麻烦了,无奈之下,只好答应道:“我能,我能,你赶紧把刀放下,我答应收留你孙子还不行吗。”

    叫花子不太相信:“你可想好了,答应了就不能再反悔了,男子汉大丈夫一定要说话算话。”

    薛飞为了尽快让他匕首放下,举起手发誓道:“我既然答应你了,我就肯定不会后悔的,赶紧把匕首给我。”

    叫花子看得出薛飞没有说假话,是真的同意了,就把匕首放了下来,用袖子擦了擦上面的血,然后插回刀鞘还给了薛飞。

    “赶紧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薛飞把匕首放进包里就准备打车。

    “不用,就是出了点血而已,离死早着呢。”叫花子用手捂着出血的伤口,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喜悦,“我现在就带你去见我孙子吧,你看到他,一定会喜欢他的。”

    薛飞心说他又不是女孩,我喜欢他干什么?不过做人要言而有信,既然他答应了,他就不能反悔,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叫花子去见他孙子。

    走了一会儿,见还没到,薛飞就问叫花子还有多远?叫花子说差不多还得有五十里地,薛飞一听,赶紧走到马路边叫出租车。他白天都已经走一天了,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再走五十里地了。

    上了出租车,叫花子左看右看,充满了新奇的感觉,“小伙子,不瞒你说,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坐过轿车呢,这是生平第一次啊。”

    薛飞什么都没说,叫花子一看就是个农村人,活到这般岁数出来要饭,可想而知年轻的时候家里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没坐过出租车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佟仁生。”叫花子说道。

    “我叫薛飞。”薛飞说道。

    “薛飞,好名字,人如其名,肯定能展翅高飞。你的家庭条件一定特别好,没错吧?”

    “就是一般家庭。”

    “呵呵,你就别骗我了,要是一般家庭,你会有那么一把值钱的匕首?这个你可骗不了我。”叫花子呲着一口大黄牙,得意地说道。

    薛飞很好奇,转过头看后面的叫花子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匕首值钱呢?”

    叫花子摇下车窗,往窗外吐了口涂抹说道:“我知道你那把匕首是谁做的,当然就知道它的价值了,没有钱你哪买得起呀。”

    叫花子之所以以死相逼,让薛飞收留他的孙子,除了看中薛飞人好有善心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虎头匕首。其实叫花子原本是想偷薛飞的钱包的,结果没想到一摸薛飞的裤兜没有摸到钱包,摸到了一把匕首,有道是贼不走空,既然摸到了,他就顺手给偷走了。

    叫花子没想到会是虎头匕首,当他走出饭店外一看,他就认了出来,他知道这把匕首是出自谁的手,更知道匕首的价值,所以他就自然而然的认为薛飞一定是个有钱之人。他孙子要是跟了薛飞,肯定会衣食无忧的,于是才有的后面磕头和自杀。

    薛飞听了叫花子的话,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不过他更关心的无疑是叫花子知道制作匕首的人是谁,这个对太他来说重要了,“匕首是谁做的,快告诉我?”

    叫花子很奇怪:“你不知道匕首是谁做的?”

    薛飞没法跟叫花子实话实说,便胡诌道:“这是我朋友的匕首,他已经不在了,我想再做一把,可惜我不知道制作这把匕首的人住在哪儿,只是听说住在齐县,我就过来了,我已经在齐县县城找两天了,一点线索都没找到。”

    叫花子信以为真,说道:“在县城你就是找一辈子你也找不到啊,制作这把匕首的人根本就不在县城住。”

    “在哪儿啊?你能带我去吗?”薛飞恨不得马上就见到制作匕首的人。

    “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今天就算了吧,都这么晚了,还是先见我孙子吧,明天再去也不迟,我保证让你见到。”

    薛飞一听也只好如此了,这么多天都过来了,也不差再等一晚了。

    看来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一面,如果只看被叫花子偷了匕首,又被叫花子逼迫收留孙子,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可是要不是叫花子,他短时间内可能也很难知道匕首究竟是谁做的,这就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出租车在一幢破旧待拆的楼前停了下来,处在黑暗之中的破楼透着一股阴森恐怖,下了车,叫花子说道:“你跟我进去吧,走路小心一点。”

    薛飞可没有进去的打算,他说道:“我就不进去了,你把你孙子叫出来吧。”

    可能是担心自己要是进去,薛飞会趁机跑掉,叫花子也没有进去,而是冲着破楼大声喊道:“大志!大志!你出来一下!”

    叫花子喊了几声后,不多时,就见从破楼里跑出来一个人。之前叫花子给薛飞看的照片,薛飞只是扫了一眼,根本就没仔细看。现在漆黑一片,更是看不清人的长相,只能看到是一个身高在一米五左右,长的很瘦,留着长头发的人,如果叫花子事先没说是他孙子,薛飞会以为眼前站着的是个女孩。

    “大志,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人叫薛飞,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大好人,爷打算让你以后跟着他……”叫花子话没说完,佟大志就不干了。

    “我不跟着他,我只跟着你!”佟大志往后退了一步说道。

    “跟我干什么?要一辈子饭吗?”叫花子一把将佟大志拽过来,蹲下身说道:“大志,爷跟你说过,当初之所以给你取名叫大志,就是希望你能有大的志向,将来能干大事。你不是也希望像那些城里人一样,吃好的喝好的,将来娶个漂亮媳妇吗。你要是跟着爷,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你只有跟着薛飞,才可能出人头地,你懂吗?”

    “我不管,反正我就跟着你,你不能不要我……”佟大志说着话就哭了起来。

    叫花子很恼火,站起身大声吼道:“哭什么玩意儿?你瞅你那完犊子样儿,一辈子也看不到后脑勺。我再问你一句,你到底跟不跟薛飞走?”

    佟大志身上有股倔劲儿:“我不,我不认识他,他再把我卖了怎么办?”

    “嘿,你个小瘪犊子,我还制不了你了是吧?”叫花子抓住佟大志的衣领,照着佟大志的屁股就是一顿踢,踢的佟大志越哭越凶。

    “你别打他呀,有话好好说呗。”薛飞伸手想拦住叫花子,而叫花子脾气还挺大,薛飞根本拦不住,还给薛飞推了个趔趄。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跟不跟薛飞走?”叫花子指着佟大志问道。

    “我不!”佟大志仰着头说道。

    “行,你行,你这是长大了呀,你这是怕我死的不早啊。好,我现在就死,也省着你他妈像个缠人鬼一样缠着我。”叫花子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匕首,他拔出匕首,就架在了没有受伤的另一边脖子上。

    薛飞见叫花子手里的匕首闪闪发光,感觉很眼熟,不会是虎头匕首吧?薛飞打开包一摸,包里的匕首竟然没了,薛飞震惊不已。他印象里,叫花子把匕首还给他,他放进包里以后,他和叫花子就再没有过身体接触了,包一直在他身上挎着,叫花子是什么时候又把匕首给拿走的呢?看来叫花子是个神偷啊。

    本部来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