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一把匕首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担心被撤职的不止刘月月一个人,刘家豪和倪胜福等人也同样担心,包括目前没事的郝大宇。品书网

    谁都知道在极北县,郝大宇是最重视旅游发展的,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到时一旦被认定为安全责任事故,分管旅游局的副县长曹献华肯定是要被处理了,而郝大宇作为极北县党委副书记、县长,他自然也是难逃其咎的。即便不撤职,哪怕是被警告记过,对他以后的政治生涯都是十分不利的。

    大火发生以后,郝大宇每天心慌意乱,盼着专案调查组能尽快找出火灾的原因,又害怕结果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好几次他都想给孟德胜打个电话,可是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时候给孟德胜打电话也于事无补,死了十二个人,他要是真有责任,谁也保不了他。更何况在发生火灾以后,孟德胜已经在市委常委会上替他说过话了,再找孟德胜就有点不合适了。

    滑雪场出了事,最闹心人的无疑是潘齐,他感觉自己太不顺了,从签下雪国滑雪旅游区以后就不顺。先是果树赔偿的问题,闹腾了一个月才解决。之后是滑雪场事故,也是翻来覆去的折腾。本想着新的一年应该一切顺利了,结果年后刚一开工,又发生火灾了,还死了人,潘齐感觉自己的命太苦了。由于火灾的事情,现在整个雪国滑雪旅游区已经全部停工了,要等到火灾鉴定结果出来,确认没有安全隐患了才能复工。这意味着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了,也许半个月,也许两个月,甚至可能会更久。

    潘齐来到极北县,薛飞什么都没说,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安慰是无济于事的。又不能和潘齐抱头痛哭一场,所以薛飞就陪着潘齐一起喝酒,喝闷酒,两个人谁都不知道,各自想着心事。

    虽然要是问责,无论如何也不会问到薛飞的头上,但滑雪场发生火灾他的心情同样糟糕。他觉得项目工期延迟,在经济上有一些损失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因为这场大火失去生命的十二个人太不幸了。十二个人的背后意味着有十二个家庭,发生这种悲惨的事情,带给十二个家庭的将是永远的伤痛。

    滑雪场出事以后,观音寺那边对安全的重视程度也提高了起来,以往范铮只是隔三差五的去一次,现在几乎每天都去,有时甚至还不止去一次,就怕发生不好的事情。

    北极光旅游度假村那边刚刚开工,薛飞专门给云朵打过电话,让她一定要注意安全,防患于未然。

    刘月月被停职后,薛飞主持起了旅游局的全面工作。

    早上,常亮来到薛飞的办公室汇报工作。汇报完,常亮又跟薛飞闲聊了几句。

    “薛局,这都一个星期过去了,调查组那边有没有什么进展啊?”常亮问道。

    “目前没有,还在调查中。你也看到了,烧成那个样子,想要找出失火的原因不是那么容易的。”薛飞说道。

    “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人为的呀?”常亮大胆的猜测道。

    “不可能吧,谁敢干这种事儿啊?人命关天,真要是查出有人故意放火,一旦被抓住,肯定是死刑。”薛飞不相信有人会胆子大到这种地步,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放火。

    常亮微微颔首道:“嗯,说的也是,除非是缺心眼,不然正常人是不可能故意跑到景区去放火的。”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薛飞说了声“进来”,就见一个男的走了进来,常亮看了一眼,转身就离开了薛飞的办公室。

    看到进来的是宋富贵,薛飞就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宋富贵嫖娼钱不够的窘态,就有点想笑:“有什么事儿吗?”

    宋富华冲薛飞笑着点头道:“薛局长你好,我是过来给你送钱的。本来是打算隔天就给你送过来的,后来因为工地忙,就没过来,不好意思了。”

    宋富贵用他粗糙的手从兜里掏出七十块钱放到了薛飞的办公桌上。

    “你是不是已经结婚了?”薛飞看宋富贵怎么也得有三十五六岁了。

    “结了,儿子都上小学一年级了。”

    “有老婆有孩子的,以后就别再干那种事儿了,要是让他们知道多不好啊。想老婆就请假回家,在外面找女人不仅是对家庭的背叛,也是犯法的,知道吗?”薛飞再次提醒道。

    “我知道,我知道了薛局长,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干那种事儿了。”宋富贵满口答应。

    “你坐一会儿吧,我给你倒杯水。”薛飞起身说道。

    “不用不用,我就是来给你送钱的。”宋富贵连忙说道:“薛局长你忙,我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说完,宋富贵转身就走了。不过走到门口,拉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又返回了薛飞的办公桌前。

    薛飞问道:“你还有事儿?”

    宋富贵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有件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想说就说,不要有任何顾虑。”

    “那我就说了……”

    火灾发生的前一天晚上,干了一天活儿的宋富贵和同住一屋的工友们都有点吃够了工地上的饭菜,几个人便凑了一点钱,到镇上买了一只烧鸡和一些猪头肉,以及几样小菜和一箱啤酒,回到工地就吃喝了起来。

    一直到将近十二点,把一箱啤酒全部消灭掉以后,所有人才全都卧倒睡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宋富贵被尿给憋醒了,就迷迷糊糊的出去方便。

    在搭建简易房的时候,在不远处也建了几处厕所,不过除非是白天和大便,否则基本上都是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就解决了。宋富贵走到简易房的一侧,解开裤子就尿,尿完后,提上裤子就往回走。突然,不远处有一道黑影闪过,宋富贵看的很清楚,他愣了下神儿,第一反应是幻觉,但马上感觉不对,他就追了上去。

    前两天工地上就丢了一些铁料,不知道是怎么丢的,此刻夜深人静,会有人影在工地里晃动,宋富贵就怀疑对方是过来偷东西的。

    宋富贵跑到简易房的另一侧,用简易房做掩体,探头望过去,看到那个人跟他一样,也在探头往另一边看,但是并没有发现他,宋富贵就喊了一声“你谁呀”,那个人听到后,像听到了枪声的兔子一样,撒腿就跑,宋富贵就在后边追。

    两个人你追我赶,最后那个人翻墙跑了,宋富贵没有继续追,一是腿脚没那么灵便,二是担心有埋伏,万一追出去外面有人,吃亏就麻烦了。虽然没追上那个人,也没看到那个人长什么样儿,但宋富贵也有收获,那个人在翻墙的时候,从身上掉下来一个东西,宋富贵捡起来一看,是一把做工非常精致的匕首,还带刀鞘。

    宋富贵挺喜欢这把匕首的,就一直带在身上,有时间就拿在手里把玩一番。第二天发生火灾,往出跑的时候他都没忘了把放在枕头下边的匕首给带走,今天来旅游局他也带来了。

    “薛局长你看,就是这把匕首。”宋富贵从身上把匕首拿出来递给薛飞说道:“我也是瞎琢磨,薛局长你说这匕首的主人能不能和火灾有关系呢?”

    薛飞接过匕首,先仔细看了一下刀鞘,是上等牛皮的,而且是手工缝制的,从牛皮的切口,还有线头上可以看的出,做工是非常精细的。匕首的刀柄处做的十分考究,是一只张嘴着虎头,栩栩如生。拔出匕首,刀身则像是老虎吐出来的舌头,长约二十公分出头的样子,刀面锃光瓦亮,寒气逼人,薛飞往一沓纸上轻轻一划,就是一道十公分长的口子,而且划破了几十张纸,可见它的锋利。

    薛飞对刀不是很了解,但也能看得出,这确实是一把很好的匕首。至于这把匕首的主人,是滑雪场火灾的真凶,还是只是一个想偷东西未遂的小偷,薛飞显然不得而知,不过这把匕首确实能算得上是一个线索。

    “这个匕首先放在我这儿吧,我想办法查一下,如果真跟滑雪场的火灾有关,到时我会给你请赏的。要是无关,我到时再还给你。”薛飞说道。

    “好的,那就先放你这儿吧。”匕首要是给别人宋富贵还真是不放心,交给薛飞他是没有任何顾虑的。

    “匕首的事除了你我,还有谁知道?”

    “没有了,我没跟任何人说过。”

    “好,那这件事情就保密,不要跟其他人任何人讲。”

    宋富贵走了以后,薛飞看着手里的匕首,在想应该把它交给谁比较好?他首先想到的是省里来的专案调查组,因为如果真要是有人故意放火,那个人一定是极北县的,他们跟极北县的人不熟悉,交给他们是比较合适的。但转念一想又不妥,正因为他们对极北县不熟悉,才不能交给他们,他们一旦要是调查,要是问了不该问的人,或者让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容易打草惊蛇,到时再想抓到真凶就难了。

    除了专案调查组,薛飞还想到了杨志刚。现在刘家豪被停职了,公安局由杨志刚主持日常工作。杨志刚一定想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转正的,如果把匕首交给他,他肯定会下大力气调查的。可是仔细一想,薛飞还是不放心交给杨志刚,因为杨志刚对极北县又太熟悉了,公安局里又不都是杨志刚的人,他的一举一动一定会有很多人盯着,所以想来想去,薛飞觉得还是他自己想办法调查吧,这个时候不会有多少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他行动起来也方便。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真要行动,从哪里下手?薛飞一点主意都没有。

    晚上临睡前,薛飞躺在床上仍在盯着那把匕首看,脑子里思绪万千,却抓不住其中之一。

    栾凤见薛飞看的出神,便问道:“你都盯着这把匕首看了两天了,你看什么呢?”

    薛飞放下匕首,把栾凤搂在怀里说道:“没什么,睡觉吧。”

    第二天早上,栾凤醒了以后,看到床头柜上的那把匕首很好奇,就拿到手里,趴在床上看,她想看看这把匕首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会那么吸引薛飞。

    还别说,看来看去,栾凤还真是出看了一点名堂。

    等薛飞醒了以后,栾凤指了指刀面问道:“你这两天是不是一直在琢磨这个字啊?”

    薛飞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什么字啊?”

    “就是这个啊,你看。”栾凤侧着刀身给薛飞看,薛飞一看,还真是有个像字的东西,他之前并没有发现。

    薛飞坐起身仔细的看了看,他感觉应该就是个字,但肯定不是简体字,又不像是繁体字,看来看去,他没认出这个字到底念什么。

    栾凤又指了指刀尖说道:“你看,这里还有三个数字,999。”

    999三个数字非常小,如果不是找准角度仔细去看,是根本发现不了的,可见栾凤看这把匕首看的有多仔细。

    有一个字,又有999三个数字,薛飞相信在刀身上刻这些东西,一定是有寓意的,掌握了这些,他也就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了。

    薛飞有点激动,他在栾凤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媳妇儿你太棒了,我爱死你了!”

    目前首要问题是要弄清楚匕首上面的字念什么,薛飞不想让别人看到匕首,就尝试着在电脑上写,打算发给冰城的曲媛媛,让她去冰城的大学问一问搞语言的专家教授。可惜薛飞尝试了很多次,用鼠标写怎么都写不好,于是就只好照着匕首上面的字,在纸上写了一个,然后没有快递给曲媛媛,而是快递给了在安岭的孟德胜,因为安岭也有大学,离极北县还算近,要是快递到冰城且得等几天呢。

    薛飞把快递发出去以后,给孟德胜打了个电话,让他找人问一下,其他的一律没说。

    孟德胜收到快件,给薛飞回电话说道:“不用去大学问教授了,这个字我就认识,这是个篆字。”

    孟德胜平时喜爱书法,虽然只是爱好,但对字是有一定研究的,所以一看就认了出来。

    薛飞很惊讶,问道:“您真的认识?那个字念什么呀?”

    孟德胜说道:“念俊,青年才俊的俊。”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