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重大火灾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栾凤现在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品书网 在家庭上,过年回冰城她和她母亲还有弟弟一起过了年,仿佛又找到了从前一家人在一起的影子,现在她心里也不是那么怪她母亲了。在工作上,她努力积极,孔岩松经常会表扬她。在爱情上,她有薛飞,每天可以朝夕相伴,她真是觉得自己不能再幸福了。

    周五晚上,栾凤下班后买了菜,回到家里就开始做饭。

    薛飞回来看到栾凤在厨房切菜,就进去从身后抱住了栾凤,下巴垫在栾凤的肩膀上,在她耳边说道:“媳妇儿,我想吃豆腐。”

    现在私下里,薛飞称呼栾凤的时候基本都叫媳妇儿,这么叫显着亲密。

    栾凤没反应过来,以为薛飞真要吃豆腐呢,说道:“我也没买呀,要不我现在去买吧。”

    薛飞嘿嘿一笑,两只手像两条蛇一样就钻进了栾凤的衣服里,“傻媳妇儿,我说的是吃这两块豆腐,可不是你说的豆腐。”

    栾凤这才明白,娇嗔道:“讨厌,赶紧把手拿出去,一会儿冯哥回来看到多不好。”

    薛飞没有听栾凤的,他的双手一边作怪,一边说道:“他今晚不会回来了,他给我打电话,说他家里有事,下班就回雪国镇了。”

    栾凤有些惊喜,扭头问道:“真的?”

    薛飞和栾凤住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冯云来也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但由于同住一个屋檐下,隔音效果又不是特别好,薛飞和栾凤在男欢女爱之时一直不是很能放得开,想要放得开,两个人就只能出去到外面的宾馆住。而今晚冯云来不在,薛飞和栾凤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两个人从九点钟上床就开始折腾,一直到了十一点才消停下来,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

    转天虽然是周末,但精疲力尽的两个人却并没有睡懒觉,早上跟往常一样,早早就起床了,因为薛飞要去安岭看孟德胜,栾凤不愿意自己在家,决定跟着一起去,到安岭逛逛街,买两件衣服。

    早上出发,到了安岭已经是傍晚了。薛飞不能陪栾凤吃东西,他已经跟孟德胜说好了去孟德胜家里吃,所以栾凤就只能自己找地方吃了。

    到了孟德胜家,开门的是贾鑫洁,她是今天早上到的安岭,“薛局长你好,快进来吧。”

    现在贾鑫洁在孟德胜家里见到薛飞,经常会有一种尴尬的心理。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薛飞。平常在旅游局肯定是要称呼薛局长的,而在生活中,尤其是在孟德胜家里,要是按年龄按辈分算,她都比薛飞大,再叫薛局长好像就有点不合适了。但叫别的好像会更不合适,想来想去,还是叫薛局长吧。

    薛飞也意识到了称呼的问题,他进屋一边换鞋一边说道:“以后在极北县你叫我薛局长,出了极北县,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

    “这不太好吧?”贾鑫洁已经都叫惯了薛局长,真让她直接叫薛飞的名字,她还挺不习惯的。

    “没什么不好的。你要是和孟叔叔成了秦晋之好,我以后还得管你叫阿姨呢。”薛飞笑着说道。

    贾鑫洁被薛飞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没有接话,转身就进了厨房。

    孟德胜在书房听到有人说话,就走了出来,薛飞跟孟德胜打了个招呼,两个人就到客厅坐了下来。

    “孟叔叔最近应该心情特别好吧?”薛飞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呀?”孟德胜不明白。

    “谁都知道您又要高升了,您不会自己不知道吧?”虽然过年薛飞去拜访谢长顺的时候,谢长顺说孟德胜没戏,但官场上的事儿风云变幻,哪里说的准儿呀,也许前一秒不可能的事,下一秒就成真了。

    “都是谣传,没有的事儿。”孟德胜摇手道。

    “真的?”

    “真的呗,我有必要骗你吗。”孟德胜话语间多少透着一点失落。

    虽然市长和书记是平级,可书记是一把手,没有人愿意甘心当二把手,不当一把手的,孟德胜也不例外。王宗源马上就要退休了,在安岭市,孟德胜是唯一一个有机会当市委书记的人选,为了这件事情,他过年期间还特意去了一趟冰城,想把这件事情给敲定了。然而省里对安岭一把手的人选另有打算,孟德胜去年刚当市长,今年再当书记不合适,孟德胜的愿望就这样落空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薛飞心想谢长顺对省里的动向掌握的还真准确,看来省里的人很硬啊。薛飞没有就这个话题再往下聊,扭头看了一眼厨房,笑着问道:“孟叔叔,她做的饭菜好吃吧?”

    提到贾鑫洁,孟德胜脸上立马就露出了幸福的神采,“嗯,还吃,非常好吃。”

    孟德胜现在看贾鑫洁,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他眼里贾鑫洁哪儿哪儿都好。而贾鑫洁也确实各个方面做的都非常好,孟德胜根本挑不出毛病来。

    “既然您觉得她好,她家里也不反对,您就尽快把她调到安岭来吧,不然每周这么跑,太辛苦了。”薛飞担心贾鑫洁会不好意思跟孟德胜提这件事,就帮她说了出来。

    “我知道,我也正琢磨这事儿呢。一会儿我问问她,看看她想去什么单位,然后我安排一下。谢谢你啊薛飞。”孟德胜是真心感谢薛飞,要不是薛飞,他也不会认识贾鑫洁,不可能和一个比他小了将近二十岁的姑娘谈恋爱。

    “咳,谢什么呀,我作为晚辈,为长辈的幸福着想,这是我应该做的,您就别跟我客气了,只要您生活过的好就比什么都强。”

    “过去的一年你在极北县表现的不错,今年你再加把劲,市里一旦有适合你的位置,我就把你调到市里来。”

    “谢谢孟叔叔。”

    谢长顺之前说最晚年底把薛飞调走,现在孟德胜也说要把薛飞调离极北县,薛飞心里很高兴。但他清楚,他现在还是要做好本职工作,对于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他不愿意憧憬过多,因为官场上的事谁都说不好,往往想的越多,失望也越大。

    吃饭的时候,孟德胜在饭桌上问了贾鑫洁工作的事,贾鑫洁说她去哪儿工作都行,就是别把她安排到市政府,也别让她当什么领导,做个普通工作人员就行,她不想让人知道她和孟德胜的关系。贾鑫洁有这种想法,除了不想让其他人对她另眼相看,也是不想给孟德胜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孟德胜感到很欣慰,和贾鑫洁在一起,他别的什么都不怕,就怕贾鑫洁还年轻,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从而对他产生不好的影响。现在听了贾鑫洁的话,他算是彻底的放心了。

    吃完饭,孟德胜想让薛飞在家里住,薛飞婉拒了,离开孟德胜家就去了宾馆找栾凤。

    去宾馆的路上,薛飞给曲媛媛打了个电话,为的是怕到了宾馆,曲媛媛要是给他打过来,在栾凤的面前,他会没法接。

    几天后,安岭市召开了全市干部大会,省委组织部一名副部长宣布了省委决定,任命崔枫林为安岭市委委员、常委、书记。免去王宗源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崔枫林到安岭任职属于平调,他原来是齐兴市市委书记。据说是一位清官,也是一位铁腕书记,在齐兴时,被人称为“崔黑脸”,铁面无私,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眼里从来不揉沙子。

    安岭换了新书记,孟德胜没有当选,很多人大感意外。薛飞由于事先就知道,所以没什么感觉,而且他就是一个县旅游局的副局长,市里谁当书记,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华旗投资签下北极光旅游度假村的项目以后,薛飞以为云朵会想程前和潘齐一样,派个人在极北县监工管理,令他没想到是,云朵亲力亲为,亲自在极北县驻扎了下来,而且事无巨细,所有事情都由她来跑,对待工作又非常认真,很让薛飞敬佩。

    云朵初来乍到,对极北县一点也不熟悉,薛飞为了让她尽快熟悉,同时也为了她在办事的时候能够方便顺利一些,这几天一直都在陪着云朵跑来跑去,就比较累,晚上回到家,吃完饭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能睡着。

    这一天半夜,薛飞睡的正香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自打极北县旅游招商引资成功以后,薛飞的手机就基本没有关过机,除非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没电了,否则一定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为的是万一有什么紧急之事,别人给他打电话他好能在第一时间接到。

    要是放在平常,晚上那么安静,手机响了薛飞肯定是能听到的,可是他最近这几天确实是累,就没有听到。

    身旁的栾凤被手机的音乐给吵醒了,她睁开眼睛坐起身拿过薛飞的手机一看,是孔岩松打过来的,估计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就把薛飞给叫醒了。

    薛飞迷了迷糊的,揉了揉眼睛,也没看是谁打来的,就直接接听了。电话通了以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孔岩松急切的声音,薛飞听了以后,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整个人顿时就清醒了。放下手机穿衣服,由于太着急了,屋子里又黑,一不小心还从床上掉到了地上。

    “怎么了?”栾凤见薛飞慌张的样子问道。

    “出事儿了,滑雪场着火了。”薛飞一边穿衣服一边心急地说道。

    栾凤一听也紧忙起身穿衣服,然后两个人就出了门。

    后半夜的极北县城里是很难打到出租车的,薛飞和栾凤从小区跑出来以后就直奔了旅游局而去。这几天薛飞带着云朵到处跑,开的都是旅游局的车,车钥匙一直在薛飞的身上。薛飞把旅游局看大门的叫醒后,进去把车开出来就赶往了雪国镇。

    还没到滑雪场,远远的就能看到滔天的火光,可见火势不小。薛飞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心想千万可别有人员伤亡。

    到了滑雪场,现场的人非常多,薛飞一看是滑雪场里工人们住的一排简易房着火了,大火将整个简易房全都包围住了,火光熊熊,火势冲天,消防队的官兵正在进行灭火救援。

    雪国滑雪度假区总共可分为三大块,一块是滑雪场,一块是酒店及其周边设施,还有一块是游乐场,由于都是同时开工建设的,所以工人非常多。为了解决工人们的住宿问题,景区管理公司就在滑雪场里面盖了几排二层的简易房,都是轻钢骨架复合彩钢板结构的。为了能让工人们冬天住的暖,夏天不热到,景区管理公司还给安了空调,工人们对住宿条件也都非常满意。着火的,就是其中的一排简易房。

    郝大宇闻讯也过来了,看到火势很大,皱眉问道:“怎么会突然着火了呢?知道怎么引起的吗?”

    孔岩松摇头,他此时心里就像在被眼前的大火烧一样,非常难受:“不知道。平时特别小心,还专门安排了人负责防火,工人在屋里抽烟都是不允许的,好端端的怎么就着火了呢,真是奇了怪了。”

    郝大宇看了看周围到处站着的工人,又问道:“工人的人数清点过了吗?所有人都在外面吗?”

    孔岩松听到着火的消息后脑袋就一直是晕的,根本就没想到要清点一下人数。听了郝大宇的问话才想起来有必要清点一下人数,就赶紧把工头叫过来,让所有工人集合。

    经过清点,其他几排简易房里的工人一个不少,只有着火的那一排简易房里目前有十六个人不知所踪。

    那十六个人显然都还在简易房里,薛飞心急如焚,祈祷他们一定不要有事,一定要全都安全的出来。

    由于火势凶猛,极北县消防大队只有二十几个人,四辆救火车,根本控制不住火势,只好把隔壁的齐县消防大队也调了过来。随着火势慢慢得到控制,消防队的官兵便冲进简易房里开始救人。随后,就看到有九个人被相继抬了出来,其中两个轻伤,两个重伤,其余五人已经死亡。

    等到快天亮的时候,明火全都被扑灭了,简易房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剩下的七个人也都找到了,可惜无一幸免,全都死了。

    十二死四伤,如此重大事故,不仅震惊了整个安岭市,也惊动了省里,为此,林江省特地成立了专案调查组来到了极北县,调查火灾的原因。

    刚刚上任的安岭市委书记崔枫林得知消息后,也立即赶到了极北县,视察完火灾现场后,召集镇县两级领导开会,指出一定要积极做好伤亡人员的家属安抚工作,一定要积极配合调查组人员做好火灾调查,如果查出是安全责任事故的问题,将问责到个人,是谁的问题,谁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此外,崔枫林还宣读了市委决定,对分管旅游局的副县长曹献华做出停职处理。

    同日,极北县委做出决定,对旅游局局长刘月月,公安局局长刘家豪,雪国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倪胜福,雪国镇派出所所长卢汉林做出停职处理。

    严格的说,停职检查还不算处分,还属于检查阶段,怎么处分,是检查之后的事情,可刘月月很担心自己会因此被撤职,就去找了郑万民。

    “我的局长不会是当到头儿了吧?”刘月月看着郑万民,脸色不是很好看。

    “不会的,只是停职而已,等调查结果出来了,你就没事了。”郑万民说完,拿起茶杯喝了口水。

    “可是我还是很担心,毕竟我是主管安全生产的,又是景区里出的事,我怎么可能会没有责任呢?我要是没有责任,干吗停我的职啊?”刘月月现在很后悔,早知道当初分配工作的时候,让薛飞负责安全生产好了,也不至于她现在担惊受怕的。

    “我说你没事,你就没事,我说的话你还不相信吗?”郑万民放下茶杯,冲刘月月勾了勾手,刘月月走进办公桌后,郑万民一把就将她抱在了怀里,然后就上下其手。

    “你别碰我,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这个闲心!”刘月月心情烦乱的挣脱开郑万民的手,站起身说道。

    “我这不是为了给你转移注意力吗,不然我说没事你还是害怕,你说我能怎么办啊。”郑万民坏笑着说道。

    刘月月心里也明白,除非等专案调查组找到火灾的原因,并且在最后问责的时候确实与她无关,她才会安心,否则谁说什么她都不会踏实的。所以她也就没在郑万民的办公室多待,离开后就回家去了。

    刘月月一走,郑万民的脸色就沉了下来,他起身在办公室里一边想事,一边踱步。半晌,他来到办公桌前,拿起座机拨通了方振业的电话。

    本书源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