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得出个大事儿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事后很长一段时间,薛飞都以为欧阳锦绣会报复他,可是他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他在极北县一如往常,安然无恙。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欧阳锦绣原谅他了?薛飞认为不可能,他趁人之危,对欧阳锦绣做出那种事情,欧阳锦绣怎么可能会原谅他呢,估计会恨他一辈子的。

    那就是欧阳锦绣已经把那件事忘了?好像也不是,要是真忘了,她干吗还要打他呢?

    如果欧阳锦绣遗忘了对薛飞无疑是一件好事,也是薛飞所希望的。可是在某一刻,相比遗忘,薛飞又会希望欧阳锦绣恨他一辈子,因为恨他,说明心里还会想他,而遗忘就彻底的不复存在了。

    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薛飞持续了很久。

    回到极北县,对于新一年的工作,薛飞干劲十足,因为这一年将是极北县发展旅游业最为关键的一年,等到年底,极北飞机场将会正式启用通航,两个在建的旅游景区,完成的部分将会正式开放,届时也将是检验成果的时候,必须确保一切工作都要顺利的进行。

    当然,除此之外,这也是薛飞在极北县的最后一年,谢长顺已经承诺最晚年底就会把他调走了,所以今年他会全力以赴,站好最后一班岗。

    过了年,薛飞没有等来程前给介绍的投资商,却等来了一个主动上门的投资商,对方来自京天,是一个叫“华旗投资”的公司。公司刚刚成立一年,总经理叫云朵。

    云朵今年三十岁,个子不算高,只有一米六左右,表面看上去娇小可人的她,实际上却是一个做事非常干练的女人。

    云朵说她是在报纸上看到极北县的招商广告的,对北极光旅游度假村这个项目很感兴趣,就来到了极北县。薛飞把项目的情况简单的向云朵做了介绍,然后又带着云朵去实地考察了一下,云朵看完之后,兴趣就更浓了。

    “极北县的自然风光确实不错,建成旅游景区后,我想不仅收入会很可观,也一定可以大大的拉动极北县的经济。对了薛局长,我听说极北县的三个景区都是由你亲手规划的?”云朵说道。

    “呵呵,是的。”薛飞应道。

    “薛局长真是年轻有为啊,难怪在这个年纪能当上旅游局的副局长,看来是真有本事的。”

    “云总过奖了。云总应该也知道了,另外两个景区已经都开工建设了,而且滑雪场在试营业的时候非常火爆,可以预见的是,一旦真正营业,极北县将会迎来更多的游客。目前就只剩下北极光旅游度假村这个项目了,如果云总感兴趣,我希望云总能抓紧时间做决定,因为过来考察的人还是很多的。到极北县来投资,我保证极北县是不会让你失望的。”为了能尽快吸引到资金,薛飞也只能适当的说一些假话了。

    云朵笑着说道:“薛局长做推销还真是一把好手啊,我相信薛局长要是不从政,去经商,应该也会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度假村这个项目我非常感兴趣,我决定投资了。”

    听到云朵的话,薛飞有点不敢相信,他以为云朵怎么也得考察个两次三次的才会做决定,因为不管怎么说也是三千万的项目,不是小钱,没想到云朵第一次来就决定投资了,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不会是他故意制造的紧张气氛起的作用吧?

    薛飞双手握住云朵的手高兴地说道:“云总,我代表极北县旅游局,欢迎你,也感谢你能到极北县来投资旅游业,为极北县的旅游发展做贡献。”

    “薛局长就别客气了,以后的景区建设还得需要薛局长多多关照呢。”

    “这是应该的,我的工作就是给到极北县来投资的朋友们尽可能的创造便利条件,来确保投资的顺利。”

    随着开发北极光旅游度假村的项目合同签订成功,极北县的旅游招商引资工作也宣告正式结束。为此,极北县特地开了一次常委会,对招商引资工作进行了一番总结。在会上,郝大宇又一次夸奖了薛飞,说薛飞在招商引资工作上立下了汗马功劳,是极北县旅游发展的第一功臣。

    以郑万民为首的一伙人听到郝大宇这么吹捧薛飞肯定是不高兴的,散会后,几个人又都聚到了郑万民的办公室。

    蒋伯方恼火地说道:“你们看郝大宇那小子得意的样子,什么功劳都往薛飞身上揽,就好像招商引资就薛飞一个人出力了,其他人什么都没做似的,什么他妈玩意儿啊。”

    韩军不敢苟同蒋伯方说的话:“郝县长把什么功劳都往薛飞身上揽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其他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过话又说回来,在招商引资的工作上,薛飞的贡献确实是最大的。”

    蒋伯方一听就不乐意了:“怎么能是他功劳最大呢?”

    “建飞机场人家薛飞出力了,三个景区都是薛飞规划的,其中两个项目的资金又是薛飞招来的,不是他功劳最大,谁的功劳最大呀?”韩军反问道。

    “你到底哪头儿的呀?你向着谁说话呢?你什么立场啊?”蒋伯方质问道。

    “你不用说那么多,做人总得实事求是,你总不能把白的说成黑的吧?”

    “什么黑的白的,我跟你说韩军,我发现你现在的立场非常不坚定,你是不是已经成了郝大宇那边的人了?”

    一向不怎么爱发言的魏青林见两个人吵个没完,听不下去了,大声制止道:“行啦,你们俩别说了,吵来吵去有什么意思?你们这么吵,只会让郝大宇和薛飞高兴,什么用都不管,还是赶紧想想怎么遏制一下他们正盛的势头吧,要是仍由他们发展下去,我看他们早晚得骑到郑书记的脖子上拉屎,到时我们好得了吗?”

    魏青林这么一说,蒋伯方和韩军都不吱声了,全都看向了一直在抽烟,默不作声的郑万民。

    蒋伯方就是歌大老粗,遇事沉不住气,只会发脾气拱火。见郑万民坐在那儿一直不说话,蒋伯方又开口说道:“郑书记,你得赶紧想想办法,不然就像老魏说的,要是照现在这么下去,郝大宇那小子真得早晚骑在你脖子上拉屎。你可别忘了,他上面可有孟德胜,孟德胜又马上要当书记了,他一旦当书记,依我看,第一件事就可能是让郝大宇替了你的位置,到时你连哭都找不到调儿。”

    蒋伯方的一番话深深的刺激到了郑万民,郑万民猛的一拍办公桌,指着门吼道:“滚,都给我滚出去!”

    自从薛飞到了极北县,极北县将旅游视为全县的头等大事,郝大宇又和薛飞紧紧的站在一起后,郑万民就渐渐的感觉到了压力。而在旅游局局长那件事上,郑万民得罪了孟德胜,使得郑万民感觉到压力又重了一些。方明亮在安岭被抓,找朱国华活动未果,则让郑万民肩头的压力达到了一个高点。虽然方明亮出事与他扯不上多大关系,但他却从朱国华的无能为力上,看出了孟德胜如今在安岭官场上那种势不可挡,掌控全局的能力。

    郑万民今年已经51岁了,他在政治上已经没有任何追求了,只求能在极北县委书记的位置上一直干到退休,多弄点钱,多玩几个女人就得了。可是当下的形势很严峻,朱国华在安岭官场的影响力正在变得越来越小,几乎不能再指望他办什么大事了。一旦孟德胜真当了安岭市委书记,如蒋伯方所说,孟德胜真的很有可能会对他下手,这显然不是郑万民所希望看到的,所以他就必须想办法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看到郑万民发火了,所有人都往出走,但郑万民又叫住了一个人:“振业,你留一下。”

    方振业听到叫他,就停住了脚步。等其他人都出去后,方振业问道:“郑书记,有事?”

    “年前滑雪场的事故,刁难滑雪场那件事是你做的吧?”郑万民问道。

    方振业不置可否,算是默认了。

    郑万民说道:“虽然只是刁难,但那件事做的很漂亮,确实是让郝大宇和薛飞难受了一阵子,看来你已经知道在什么地方下手,让他们可以变得不舒服了。”

    方振业一听话里有话,问道:“郑书记的意思是?”

    “刚刚在这里的人,说白了,全都是一条船上的,我是头儿,我的好坏直接会影响到你们每一个人,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只有我好,你们才能好。眼下形势不用我说了,你心里也清楚,郝大宇随时有可能取代我,我可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郑万民异常严肃地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吗?”

    “必须得出个事儿,出个大事儿,然后把责任推到郝大宇的身上,到时一问责,别说取代我,恐怕他县长的位置都有可能坐不牢。你也知道,这些人里面你的办事能力是最强的,我也是最信任你的,我决定把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做……”

    方振业回到家里反复斟酌郑万民让他做的事,考虑再三,他决定听郑万民的,不然郑万民要是真出事了,他的下场也许会比郑万民更惨。

    把李俊才叫到家里,把事情一说,李俊才无比震惊:“让我去做?爸,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方振业沉着脸色说道:“我跟你开过玩笑吗?这件事必须你去做,别人去做我不放心。俊才,这件事事关咱们家的荣辱,也是真正考验你的时候,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可是……”

    “你不用害怕,镇里有我,县里有郑书记,市里有朱国华副书记,你怕什么呀?你着手准备吧。”

    下午,薛飞和范铮去了已经复工的极北观音寺旅游区转了转,由于从开工到现在一直都特别的顺利,所以观音寺修建的进展也特别快。目前寺庙的围墙、天王殿、大雄宝殿的东西配殿等都已经基本完工了,预计五一前后,法堂、罗汉堂、四大菩萨殿等也都会完工。而到了年底,最重要的大雄宝殿,以及佛塔,和与云海市的海上观音遥相呼应的观音像将会彻底完工。剩下的就是一些细节上的完善工作了。

    晚上薛飞和范铮一起吃的晚饭,吃完从饭店里出来,就看到旁边的宾馆前有一对男女正在吵架,范铮只是瞥了一眼,就先走了,薛飞也正打算走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曲媛媛打来的。

    两个人和好以后,每天都会打电话发信息,亲密的不得了。薛飞接听后没有马上走,一边和曲媛媛说话,一边看着那对吵架的男女,虽然主要精力是在和曲媛媛聊天,但薛飞也大致听明白了那对男女是什么关系,因为什么吵架。

    男的是嫖客,女的是小姐,女的冲男的要钱,瞧那意思是男的给的钱不对数,可男的觉得给的是正好的钱,两个人是因为钱的事在吵架。

    越吵越激烈,小姐见男的死活不掏钱,就跑回宾馆喊了两个男的出来,薛飞一见要打架,就对曲媛媛说他有点急事,挂了电话,就紧忙跑过去制止。

    不等薛飞制止,男的就认怂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妹子,不是我不想给你钱,实在是我身上带的钱全都给你了,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要不改天我再给你送过来?”

    小姐双手抱胸气势汹汹:“不行,你要是不来怎么办?我上哪儿找你去。我对你够优待的了,除了大活儿,我还免费赠送了你一个冰火两重天,你还想怎么样?居然还想赖账,吃霸王餐。我告诉你,没门!你赶紧拿钱,不拿钱你今天走不了!”

    男的把裤兜翻了出来,哭穷道:“我真没钱了,我……”这时男的看到了薛飞,顿时一喜,问道:“你是旅游局的薛局长吧?”

    男的认识薛飞,薛飞打量了他一眼,却不认识他:“你是谁啊?”

    “妹子,我马上就给你钱,稍等。”男的把薛飞拉到一边,借一步说话:“你好薛局长,我知道你不认识我,我叫宋富贵,是滑雪场酒店的建筑工人,你去滑雪场的时候我见过你。我现在遇到点麻烦,缺五十块钱,你能借我五十块钱吗?我保证我明天就还你,我要是不还你,你就让酒店扣我的工资。”

    看着一脸可怜相的宋富贵,薛飞有点哭笑不得,争吵了那么半天,他还以为怎么也得差个二百三百的,没想到就差五十块钱。这点钱都没有,也敢出来嫖小姐,看来是憋坏了。

    薛飞从兜里拿出钱包,掏出五十块钱说道:“钱我可以借给你,但你必须记住了,下次别再干这种事儿了,要是被警察抓到,就不是五十块钱的事儿了。”

    宋富贵接过钱,感谢道:“谢谢薛局长,谢谢薛局长,我记住你的话了,我以后再也不干了。”

    宋富贵刚要去送钱,薛飞又说道:“等一下,这个你也拿着,一会儿打车回工地吧。”薛飞又拿了二十块钱给宋富贵。

    薛飞愿意帮宋富贵主要是看在他是滑雪场工人的份儿上,另外也不过几十块钱而已,既然让他遇到了,他能帮肯定是要帮一把的。

    宋富贵没想到薛飞还能再拿出二十块钱来让他打车,虽然是借的,依旧让他很感动,因为他知道,并不是每个人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愿意借钱给你,更何况还是陌生人,所以宋富贵对薛飞可以说是感恩戴德。

    薛飞看着宋富贵把五十块钱给了小姐,又目送着宋富贵打车走远,才走人回家。

    本書源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