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欧阳锦绣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和欧阳锦绣发生了关系,逃离京天后,薛飞以为他再也不会回到京天了,然而事情总是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时隔两年后,当他再次回到京天时,走出京天国际机场,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甚至有些亲切。品书网

    程前专门派了司机到机场接薛飞,薛飞坐车去京天市里,看到车窗外的车水马龙,他唏嘘不已。如果不是因为欧阳锦绣那件事,他可能不会去考公务员,选择仕途。即便选择,也可能不是两年之前,也许是现在,也许是再过两年。一个突发事件,就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想想这应该是命中注定吧,也是人生的有趣之处。

    想到离开京天的原因,就不由得想到了欧阳锦绣。薛飞至今难忘他与欧阳锦绣的那一夜缠绵。仔细想想,薛飞并不后悔,他只是忌惮程前和欧阳锦绣背后的家族势力而已,如果再发生一次,他可能还会义无反顾的扑向欧阳锦绣,因为欧阳锦绣在他的眼里,是他认为的,目前唯一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也是他希望能够征服的那种女人。

    其实那一夜薛飞也是有遗憾的,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欧阳锦绣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能在欧阳锦绣清醒的时候,和她水乳交融,共赴巫山一次,那就太棒了,可惜他现在只能想想,再也不会有那种机会了。

    到了程前的住处,依旧是吃饭喝酒聊天,两个人回忆了很多过往有趣的事情,程前又不禁叹息薛飞的离开。

    “你跟我说实话,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愿意再回到我身边做事吗?”程前问道。

    “当然愿意了。不瞒你说前哥,要不是因为跟了你两年,在你身边学了很多,也见识了很多,我回到老家是不会选择去考公务员的,所以走仕途这条路,我很大程度上是受了你的影响。”薛飞实话实说道。

    “那你就在回到我身边来吧,跟着我一起干,条件你随便开。”

    “呵呵,前哥你别开玩笑了。”

    “你看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程前一脸认真说道:“我是真希望你能重新回到我身边来,我需要你。我知道你这个人有抱负,在我身边你一样可以实现你的价值啊,我可以让你负责一个公司,或者负责公司里的某一项业务,绝对比你当官有意思。你想想,你费劲巴拉的干一年,你才能挣几个钱啊?就算是你有手段,能弄到很多钱,你也得提心吊胆的吧。你要是跟我一起干,挣多少钱你都会心安理得,想怎么花怎么花,谁也管不着你。而且你也是时候该交个女朋友了,跟在我身边,什么样的女人你找不到啊。你说你蹲在极北县那个穷乡僻壤,哪儿能有配得上你的姑娘吗?真的,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薛飞看得出,也听得出程前是真心希望他能回去,只是他已经走上了官场,而且才刚刚起步,他不想半途而废,也不可能半途而废,所以对于程前的好意,他只能是心领了。

    “前哥,我……”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程前打断道:“你别先别着急回复我,你先慢慢想,不着急,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你就什么时候告诉我,天下投资的大门永远都会为你敞开的。”

    薛飞非常感动,他什么都没说,拿起满满的一杯酒就干了下去。

    接着往下聊,薛飞说道:“刚刚你说我该找女朋友了,好像最应该找女朋友的人是你才对吧?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程前点头道:“嗯,家里很着急。其实也不是我不想找,只是我喜欢的家里不同意,家里喜欢的我又看不上,所以有时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能碰上一个我自己喜欢的,家里也喜欢的呢?要是能有那样的一个女孩该多好啊。”

    薛飞能理解程前的处境,像他这种大家族出身的人,选择另一半不是单纯的看对眼了,喜欢彼此就可以在一起的,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为了家族的利益,很多时候个人感情都是需要让步的,甚至是不重要的。但愿程前能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女人为妻。

    薛飞这次到京天来有两个目的,除了给程前拜年,还有就是希望程前能帮他介绍几个投资商认识,极北县目前还有一个北极光旅游度假村项目没有找到投资商,薛飞想看看能不能在京天找到感兴趣的人。

    程前二话没说,表示一定帮忙,他会向投资圈里的朋友推荐,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

    晚上在程前家里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程爵听说薛飞来京天了,就开车去了程前家。

    薛飞原本是计划初六一早就回冰城的,因为他想赶在初七上班之前回到极北县,他都和栾凤约好了,在冰城机场会合。结果程爵说什么都不让他走,说必须留他在京天好好玩一天,还说反正过了年旅游局也不会有什么事,晚回去一天也没什么,等初七他和薛飞一起回冰城。

    薛飞实在是拗不过程爵,加上程前也在一边劝,薛飞无奈只好同意,然后就给栾凤打电话,改签机票和火车票。

    程爵带着薛飞疯玩了一天,晚上饱餐一顿后,又带着薛飞去了酒吧。

    薛飞拿着酒杯,嘴角挂着浅笑,一直盯着程爵看,把程爵看的混身不舒服。

    “酒吧里那么多漂亮妞儿你不看,你看我干什么呀?你小子不会性取向有问题吧?告诉你,我可是喜欢女人的。”程爵疑惑道。

    “爵哥,你说实话,是不是你跟前哥说我在极北县,然后前哥才去极北县投资的?”薛飞对这件事一直有所怀疑,他根本不相信范铮去极北县是偶然事件,一定是事先就知道他在极北县才去的,而且应该是程爵告诉的,不然就没别人了。

    “这个……范铮跟你说了?”

    “没有,我自己猜的。”

    “其实……其实我也不想说的,只是吧,我那次去极北县玩,看到你在工作上遇到困难了,就想帮帮你。我发誓,我真没直接给程前打电话,我是跟范铮说的,我还特意叮嘱他一定要保密……”程爵感觉很不好意思,因为之前薛飞一再叮嘱他不要让程前知道,而现在程前还是知道了,而且是因为他,他就觉得对不住薛飞。

    “呵呵,范铮都知道了,前哥能不知道吗?”

    “兄弟我……”

    “爵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相反我还要感谢你呢,要不是你告诉了范铮,让前哥知道我在极北县,我们俩哥俩也不会再次见面,可能前哥也不会去极北县投资,所以你确实是帮到我了。”薛飞说的是心里话,他真的不怪程爵。

    “大家都是兄弟,有困难就说出来,能帮的一定会帮的,尤其是向这种投资的事情,既帮到了你,同时程前的公司也能获得利益,我认为挺好的。”听了薛飞的话,程爵好受了许多。

    “嗯。说的对,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兄弟。爵哥,我敬你一杯。”

    “干!”

    程爵从进了酒吧,眼睛就没闲着,一直在到处看,就像一头饥饿的狼在寻找猎物一样,满眼绿光。薛飞没那方面的心思,他对酒吧里的女人一向不感兴趣。

    看了半天,程爵的眼睛终于定格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他叫了声薛飞,然后用下巴指了一下问道:“看,那个女人怎么样?”

    薛飞一眼看过去,不看还看,看了以后整个人就呆住了,他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伸手揉了揉再看出去,竟然还是她,那一刻,薛飞感觉自己三魂七魄都没了,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只见那个女人一头栗子褐红棕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膀上,精致的五官没有任何瑕疵,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不过膝的连衣包身短裙,由于前后是镂空的设计,一眼望去,会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想。下身没有穿丝袜,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防水台高跟鞋,一双长而美的美腿叠加在一起,无时无刻的不透着性感,透着诱惑。

    薛飞之所以会反应强烈,一半是被那个女人的美所震撼到了,一半则是因为害怕。

    程爵看到薛飞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那个女人,都看傻眼了,就使劲推了好几下,薛飞才回过神来。

    “好看你也不至于看成这样吧?”程爵打趣道。

    薛飞赶紧把头转回来,心里惶恐不安。虽然只能看到那个女人的侧脸,但薛飞非常肯定,那个女人的名字叫欧阳锦绣,因为那张脸曾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梦里,他永远都忘不掉。

    薛飞以为他再也不会见到欧阳锦绣了,没想到时隔两年再次回到京天就看到了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吗?

    程爵没见过欧阳锦绣,只是听说过欧阳锦绣这个名字,知道她和程前订过婚,所以自然就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欧阳锦绣。看到薛飞一副很紧张的样子,程爵以为薛飞是看上欧阳锦绣了,只是不敢过去搭讪而已。

    “兄弟,看上就过去聊聊啊,不用怕,来这种地方的谁心里不清楚啊,真要看对眼儿了就约一下,你这好不容易来一次京天,不放一炮再走,多遗憾啊。”程爵鼓励道。

    “算了吧,我没那个心情。”薛飞心说你知道那是谁呀就放一炮?我当初要不是因为放一炮能离开京天吗?遗憾就遗憾吧,总比过去送死强,我可还没活够呢。

    “你少跟我装,刚才你看的眼珠子都快差点飞出来了,还说没心情呢。到床上你就有心情了,赶紧去。”程爵催促道。

    “爵哥我真不去,要去你去吧。”薛飞不敢说了解欧阳锦绣,但也大致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就凭和他那一次是第一次,就说明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所以程爵去了也肯定没戏。

    就在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正说着的时候,有人捷足先登了。看到一个穿的溜光水滑,长得还不错的型男朝欧阳锦绣走了过去,程爵很懊恼:“要是那个家伙成功了,你就后悔去吧!”

    薛飞小心翼翼地看过去,他相信欧阳锦绣一定不会搭理那个男人的。

    如薛飞所想,型男呜啦哇啦地说了一大堆,欧阳锦绣就像没听见一样,坐在那一动不动,仿佛她自己不是在酒吧,而是单独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她看不到眼前的一切,也听不到周遭的任何声音。

    型男很郁闷,平时他这一番口吐莲花以后,没有哪个女人会没有反应的,怎么今天这个女人这么有定力,他都快口吐鲜血了也没有反应,是真高冷,还是跟他装高冷呀?

    型男不死心,继续说道:“美女,你可能有所不知,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除了这家酒吧,我还有很多产业,比如房地产公司、珠宝店、咖啡厅……”

    欧阳锦绣已经被型男烦的不行了,见他又开始嘚吧,欧阳锦绣白了他一眼,起身就要走。

    型男泡妞从来弹无虚发,就没有失过手,今天遇到欧阳锦绣,他不仅碰了一鼻子灰,又被白了一眼,感觉很伤自尊,就更加激发了他的征服欲,他一把就抓住了欧阳锦绣的胳膊。

    “美女,去哪儿啊?”型男坏笑道。

    “你放开我!”欧阳锦绣甩开他的手就要走,型男则挡在她的面前不让她走。

    型男捻了捻手,色眯眯的上下打量欧阳锦绣,“皮肤很滑呀,想必其他部位更滑吧?”

    欧阳锦绣真生气了,她黑着脸说道:“你给我让开!”

    型男摇了摇手指:“除非你答应今晚陪我,否则你就别想离开这里。”

    “你给我滚开!”

    “我就不滚,你能拿我怎么样?”

    程爵看的津津有味,非常入神,他说道:“你看到了吗,那家伙没搞定,看来是想来硬的。我跟你说,这种做法最低级了,也是女人最讨厌的,我猜他就算是用强也搞不定那个女人。”

    见薛飞不搭话,程爵转头说道:“我跟你说……嗯?人呢?”

    再一看,见薛飞朝欧阳锦绣那边走了过去,程爵便笑了,你小子不是没心情吗,这下装不住了吧?也好,英雄救美,更容易俘获女人的芳心。这下可有好戏看喽。

    薛飞的确很害怕欧阳锦绣,害怕她背后的家族势力,害怕被欧阳锦绣逮到后会遭到报复,可是当看到欧阳锦绣挨欺负的时候,那些恐惧瞬间就犹如浮云一般,烟消云散了。他想都没想就走了过去,因为他觉得他就应该走过去,他有保护欧阳锦绣的责任和义务。

    薛飞过去站在欧阳锦绣身前,看着型男问道:“你想干什么呀?”

    欧阳锦绣看到过来的人是薛飞,不禁一愣,随后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她站在薛飞的身后没有动,手里攥着拳头,仇视地看着薛飞,。

    型男不知道薛飞和欧阳锦绣是什么关系,他以为薛飞是过来趁机扮英雄救美,想跟他抢人呢,便不屑地反问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是谁呀?你想干什么呀?告诉你小子,赶紧给我滚蛋,别找不自在!”

    “她是我女朋友,你最好离她远点!”薛飞警告道。

    “女朋友?呵呵,她还是我老婆呢。”型男显然不信。

    薛飞见跟对方没有道理可讲,回头说道:“你先走吧,这儿交给我就行了。”

    话音未落,就见欧阳锦绣抬手给了薛飞一记响亮的耳光,然后转身就走了。

    一边一直看着的程爵感到匪夷所思,这什么情况?薛飞帮她,她怎么还打薛飞呢?喝多了吧?

    型男看到薛飞挨打直笑,见欧阳锦绣往出走,就想上去追。薛飞哪里会让他追,横跨一步拦住了他。

    被欧阳锦绣打了一巴掌,薛飞脸上感觉火辣辣的,有点疼,但也仅此而已。薛飞其实是有心理预期的,他对欧阳锦绣做出的事情,他知道他永远都没法求得欧阳锦绣的谅解,如果欧阳锦绣打他能解气,再多打几下也没关系,这是他应该承受的。

    “你小子他妈欠揍是吧?”型男抓住薛飞的衣领就要动手。

    薛飞不跟他废话,推开他,紧接着抬腿就是一脚,把他踹的连退了好好几步。

    型男恼羞成怒,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叫人。这个时候程爵走了过去,伸手就把型男的手机给抢走了,看了薛飞一眼,示意薛飞先走,这里交给他就行了。

    薛飞跑出酒吧,想跟欧阳锦绣说声对不起,他知道说一万句对不起也于事无补,但他还是想说,想当着欧阳锦绣的面亲口说一次。可惜出了酒吧,他并没有看到欧阳锦绣的身影,心中怅然若失。

    本书首发于看书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