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闹离婚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收拾了曾家祥,薛飞又琢磨起了严翠芬。品书网

    严翠芬固然可恨,但经过一番思量,薛飞还是动了恻隐之心。这份恻隐当然不是对严翠芬的,而是对张海宝的,本来就受伤卧床,要是再知道严翠芬和曾家祥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估计两个人八成是得闹离婚的。也许严翠芬只是一时糊涂,曾家祥又进去了,还是不要破坏一个完整的家庭了。

    所以薛飞决定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滑雪场的事故一了,离过年也就不远了。

    之前栾凤的母亲希望她能回冰城过年,当时栾凤说不想回去。但最近栾凤和她母亲联系的比较频繁,娘俩的感情似乎也亲近了不少,这也让栾凤在是否回冰城过年的问题上产生了动摇,她征求薛飞的意见,问薛飞她该不该回去?

    薛飞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更倾向于让栾凤回冰城过年的,毕竟是她的亲生母亲,还有她的弟弟,过年又是团圆的节日,如果可以,当然是要跟家里人在一起了。此外,薛飞也有自己的一点私心。

    作为薛飞来说,他是不太希望栾凤今年过年再去他家的,原因是他还没想好怎么和家里人说他与栾凤的关系。

    今年和去年的情况不一样了,去年薛飞和栾凤的关系顶多算是处在暧昧期,而今年已经都住在一起了,栾凤再到家里去,势必会被薛仁贵和张凤霞发现,所以还是不去为好。

    薛飞倒不是不想对栾凤负责,他能和栾凤发生关系,就表示他是愿意对栾凤负责的,但负责和是否要娶回家做法律上认可的老婆,在薛飞的眼里则是另外一回事。他也不是不想娶栾凤,栾凤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孩,只是他总觉得婚姻离他还比较遥远,他真的还没有做好准备。

    薛飞对栾凤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见薛飞希望她回冰城过年,栾凤就决定过年回冰城,还提前定了安岭飞冰城的机票。

    冯云来假装复合把楚丽梅的手机骗到手以后,和楚丽梅的关系变的越来越微妙,虽然冯云来对楚丽梅的背叛好像还没有完全释然,但从行为上来看,大有假戏真做的意思。

    男女之间的感情之事真的不能用简单的伦理道德去解释,如果是真爱,是可以包容所有的。

    法定的春节假期都是从除夕那天算起的,不过像极北县这种偏远的,人口又稀少的县城,一到年底就基本无事可做了,所以每年春节放假都会至少会提前两三天,今年也不例外。

    腊月二十六的晚上,薛飞和郝大宇在如家饭店一起吃了年前的最后一顿饭。腊月二十七,薛飞栾凤还有贾鑫洁三个人坐火车去了安岭。薛飞和栾凤都是回家过年的,而贾鑫洁是去安岭陪孟德胜过年的。

    贾鑫洁和孟德胜好上以后,贾鑫洁没事儿的话基本一周就会去一趟安岭,要是有事儿,就两周去一次,至于去了以后晚上住哪儿,和孟德胜发展到了什么阶段,薛飞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现在两个人相处的特别好。贾鑫洁家里也知道了她和孟德胜在谈恋爱,虽然孟德胜的年龄确实大了一些,可人家毕竟是市长啊,贾鑫洁家里也就默认了他们的恋情。

    在安岭小住一夜,转天薛飞和栾凤就坐一早的航班各自回家了。

    由于忙于极北县的旅游发展,薛飞这一年当中一次家都没有回,这次回来,薛飞的心情格外好。因为一年之前他还是前途未卜,不知道在极北县能不能搞出一点名堂,而时隔一年之后,极北县的飞机场和旅游景区都已经在建了,他又在其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过去的一年对他来说,虽然不平坦,但总体来说他还是春风得意的。

    不过一进家门,薛飞就高兴不起来了,张凤霞病了,正躺在床上打点滴,脸色不太好看。

    “妈您这是怎么了?”薛飞关心道。

    张凤霞见薛飞回来了,不知是高兴,还是想起了难过的事,握着薛飞的手老泪纵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薛飞一见张凤霞哭了,心里非常着急,就看向一旁的薛仁贵,问道:“爸,我妈她到底是怎么了?”

    薛仁贵坐在床上低头不语,一副心情沉重的样子。

    薛飞以为张凤霞得了什么严重的病,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薛岩和陈艳玲最近在闹离婚,张凤霞一着急,就病倒了。

    “因为什么呀?”薛飞知道陈艳玲的脾气不太好,但薛岩能容忍她,两个人一直过的都挺好的,突然闹离婚,薛飞很不解。

    “还能因为什么,生孩子呗。”薛仁贵没好气地说道:“前几天薛岩过来吃饭,我和你妈都觉得他和陈艳玲老大不小了,结婚也好几年了,眼看着就三十岁的人了,也应该要个孩子了。薛岩当时什么都没说,可能是回去跟陈艳玲提了,陈艳玲就不高兴了。”

    “这有什么不高兴的呀?到了这个年纪了,确实也应该要孩子了呀。陈艳玲不想生啊?”薛飞更糊涂了。

    “不知道,问你二哥,他也不说,就说他能解决,结果倒好,现在开始闹离婚了。这不,你二嫂这两天也回娘家了,我让你二哥去把你二嫂接回来,他也不去。你说可怎么办啊,总不能真离了吧。”说着话,张凤霞的眼泪又下来了。

    薛飞拿过纸巾一边给张凤霞擦眼泪,一边说道:“妈,您就别跟着着急上火了,包括我爸,你们都这把年纪了,什么事儿都得往开了想,有一个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二哥他也不是小孩了,你得相信他能处理好自己的婚姻生活。”

    “可是……”

    “好啦妈,您就别哭了,回头我去跟我二哥谈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张凤霞卧病在床,薛仁贵又不会做饭,晚上做饭的任务就交给了薛飞。

    可能是看到小儿子回来了的原故,张凤霞的精神头儿明显好转了许多,晚上吃晚饭的时候,也比前两天吃的多了一些。

    第二天陪薛仁贵和张凤霞在家待了一天,等到晚上的时候,薛飞给薛岩打了电话,哥俩见面在外面吃了顿饭。

    “妈生病了你知道吗?”薛飞看着薛岩问道。

    “我知道,听爸说了,都是因为我。”薛岩有点无颜面对薛飞,他说完喝了一大口酒,然后低着头不敢看薛飞。

    “我听说你和嫂子因为孩子的事儿在闹离婚,她是不想生吗?”

    薛飞不问还好,一问薛岩突然趴桌子上就呜呜哭了起来,哭的很伤心很委屈,搞的薛飞直发愣,不知薛岩为何如此。

    薛飞也没劝薛岩,任由薛岩哭,他觉得薛岩哭出来,哭痛快了,心里会好受一些。

    半晌,薛岩不哭了,他擦了擦眼泪,把杯子里的酒一口都给干了。

    “说说吧,到底回事儿啊?”薛飞放下筷子,抱着胳膊看着薛岩。

    “我怀疑陈艳玲在外面有人了。”薛岩低声说道。

    薛飞听了足足愣了有三秒钟,然后问道:“你亲眼看到了?”

    薛岩摇头道:“没有,我就是怀疑。今年下半年我就感觉她明显和过去不一样,在家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的,还经常半夜发信息,也不知道是给谁发,我问她就说是给朋友,你说朋友之间再好,也不能总一聊就是大半夜吧?而且……而且……”

    “什么呀?”

    “她现在总是找各种理由拒绝跟我过夫妻生活,我一跟她提要孩子,她就说不着急,说现在的条件还不好,等条件好一点了再说。这不爸妈也都跟着着急吗,前一段我回家吃饭,他们就催我,我回去跟陈艳玲说,她就急了,说生孩子是我们俩的事儿,跟别人没关系,别人没有权利指手画脚。她这么说话我能高兴吗,就跟她吵架了,我也是一时生气,就问她是不是外面有人了,结果她也是在气头上,就提出离婚,然后就跑回家了。”

    薛飞听完无奈地笑了,“哥,这我就得说说你了。两口子过日子,最起码的信任是要有的,不然日子还怎么过呀?你不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只是凭借你的主管臆断,就认为嫂子在外面有人了,你这么做是不对的。另外吵架归吵架,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也不能口不择言问嫂子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呀,换位思考,嫂子要是那么问你,你能高兴吗?搁谁谁也得跟你离婚。听我的,明天就去把嫂子接回来,嫂子要是不回来,你就跟她在那边一起过年,总之你们两个得尽快和好。你得知道,你们两个出现问题,不只是你们两个的事情,最担心的是爸妈,你说你们都多大了,还让爸妈跟着操心。至于孩子的事情,好好谈呗,嫂子又没说不生,知道了吗?”

    薛岩叹了口气,点头道:“嗯。不过我有点不大好意思去接她……”

    “得了吧你,一被窝都睡好几年了,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呀。我告诉你啊,你明天必须去,到时我听你的电话。”

    “行吧,我听你的。”

    翌日就是大年三十儿,一早张凤霞就念叨,说可惜今年栾凤没过来,要是那丫头过来就好了。薛飞明白张凤霞是怎么想的,除了喜欢栾凤以外,还有就是栾凤能帮忙做饭,现在张凤霞对于过年做饭是越来越怵头了。

    本来张凤霞是打算让薛慧做的,但薛飞主动请缨,说今年做年夜饭由他来做,让薛慧给他打下手。张凤霞有点不放心,她知道薛飞会做饭,可是会做到什么程度并不了解,薛飞说今天他正好卷起袖子露一手,让所有人开开眼。

    薛岩去接陈艳玲了,陈艳玲也原谅了他,但是两个人还是决定不回来了,今年就在陈艳玲娘家过年了。家里这边,只有薛慧和丁广志一家三口过来。

    傍晚时分,薛飞做的荤素搭配,整整十道菜就摆放在了饭桌上,寓意新的一年十全十美。看到薛飞做的这么好,所有人都交口称赞。

    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其乐融融,举杯辞旧岁迎新年。

    往年高中同学聚会一般都是初四初五,今年突然宣布提前了,原因是今年的聚会曲媛媛要参加。听到曲媛媛要去,薛飞就不打算去了,两个人已经好久都没联系过了,怕见面尴尬。但路涛希望薛飞能参加,因为他一直是希望薛飞能和曲媛媛在一起的,为了让薛飞去,路涛还故意拿话激薛飞,说薛飞要是不去就一定是害怕曲媛媛,不敢面对现实。

    不止是路涛希望薛飞去,其他同学也都给薛飞打电话,希望他能参加,因为去年薛飞就没有参加,今年又不是没有时间,连续两年都不参加不合适。薛飞反复一想,去就去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决定参加聚会。

    以往每年聚会,被围捧的人基本都是吴自强,因为他有一个当官的父亲,听说年前吴中正又升官了,已经是七河市的常务副市长了。不过今年不同,由于曲媛媛的到来,吴自强的风光全都被曲媛媛抢去了,吴自强也不恼,作为誓要娶曲媛媛为妻的他,看到曲媛媛能来参加同学聚会,高兴的差一点连鼻涕泡都出来了,始终对曲媛媛是围前围后的。

    不管怎样还是同学,薛飞想和曲媛媛打个招呼,无奈曲媛媛被其他同学围了个水泄不通,又是签名又是合影的,薛飞只好在一边和路涛聊天。

    一直等到吃饭的时候,所有人才全都散开,但薛飞还是没有找到和曲媛媛说话的机会。因为今年得知曲媛媛来参加同学聚会,来的人数要比往年多的多,一个大包间里摆了三张桌子,全都坐满了人。想和曲媛媛坐一桌的人不胜枚举,薛飞肯定是轮不上的,就只好坐到了其他桌上。

    曲媛媛其实看到薛飞了,可她似乎并没有和薛飞说话的意思,只是瞥了一眼就看向了别处。薛飞见状笑了笑,觉得不说也罢,反正他对曲媛媛问心无愧,没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

    看到薛飞和曲媛媛都坐在一个屋里吃饭了,却一句话都不说,路涛在一旁看着很着急,又无可奈何,在座的全都是同学,他也不好让坐在曲媛媛身边的同学给薛飞让座,或者站起来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让他们俩和好。

    菜全都上齐后,吴自强站起身拍了拍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他那儿说道:“我说两句啊。今天是大年初三,本身就是一个喜庆的日子,而在这个喜庆日子里,既是同学聚会,又迎来了时隔几年后再一次参加同学聚会的媛媛,非常不容易,可以说是好事成双。所以我决定,今天吃饭的钱,包括吃完饭去唱歌的钱,全都由我出了!”

    以往同学聚会吃饭,大家都是AA制,今年吴自强说他出钱,所有人都鼓掌叫好。薛飞和路涛心里明白,吴自强这是故意在曲媛媛面前表现呢,曲媛媛要是不来,吴自强才不会当大头掏这个钱呢。

    吃完饭,薛飞想回家,不想去唱歌了,因为他明天要出门,先要去如春看望谢长顺,然后去冰城和潘齐见一面,最后还得去一趟京天,去看看程前,再回来就直接回极北县了,时间还是比较紧的。

    路涛不让薛飞走,非拉着他去唱歌,说反正也是吴自强花钱,不去白不去,薛飞拗不过路涛,只好又去了KTV。

    到了KTV,薛飞往角落一坐,他没什么唱歌的兴致,就和身旁的同学聊天。

    曲媛媛依旧是同学当中的焦点,吴自强则始终追随左右,曲媛媛唱歌他就跟着一起唱,曲媛媛喝东西他就陪着曲媛媛一起喝,曲媛媛跟其他同学聊天,吴自强就坐在身旁听着,路涛见状一眼一眼地瞪吴自强,心说不够你嘚瑟的了。

    当一个同学唱了一首激昂的歌曲,将气氛推向高潮以后,吴自强突然站起身接过麦克风,点唱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在唱歌的过程中,吴自强的眼睛始终就没有离开过曲媛媛,一直看着曲媛媛唱,在场的所有同学都知道,吴自强这是在向曲媛媛表达爱意。

    但这还不是吴自强的终极表达,当一曲完毕后,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同学见了都目瞪口呆。

    本部来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