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我不会亏待你的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我现在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不会真的一分钱都得不到,警察还会把我抓走吧?”严翠芬用被子裹着身体,心里忐忑不安。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曾家祥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笑着说道:“没有我在,你说的这种事情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有我在,我能让你吃亏吗。”

    “那到底该怎么办啊?”

    “很简单啊,接着跟滑雪场要钱。不过你也就别想着要一百万了,五十万就不收了,见好就收吧。”

    “他们要是不给呢?”

    曾家祥冲严翠芬勾了勾手指,严翠芬附耳过去,曾家祥在她的耳边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后,顺便在她的脸上又香了一口。

    严翠芬听了表示怀疑:“这能行吗?”

    曾家祥吐了个眼圈,胸有成竹地说道:“没问题,你就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虽然对曾家祥的主意有所疑虑,但事到如今,严翠芬觉得也只能听曾家祥的了,不然最后钱没得到,身子又给了曾家祥,人财两空实在是太亏了。

    次日,严翠芬又去了景区管理公司找孔岩松谈张海宝的赔偿问题。

    以往孔岩松都是被动的,自从潘齐的态度强硬起来,郝大宇又亲自出马了以后,孔岩松发现严翠芬也不过是个纸老虎而已,她要真有本事,怎么不敢再去滑雪场堵大门了呢?

    “孔经理,我知道你不愿意看到我,说实话,我也不愿意总往你这儿跑,我希望我这是最后一次到你的办公室来。”严翠芬说道。

    “是吗?要是最后一次,那我可谢天谢地了。”孔岩松冷笑道,心说看到你我就不烦别人。

    “这次咱们就一口价吧,完事儿之后我给你写一个保证,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过来找你,保证不会再去堵滑雪场的大门,说滑雪场不好的话。”严翠芬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这次想要多少钱啊?”经历了那么多次的出尔反尔,孔岩松现在已经不太相信严翠芬的话了。

    严翠芬伸出五根手指说道:“五十万,就五十万了,我不会再多要了。”

    孔岩松摇了摇头说道:“五十万我们可没有。”随即孔岩松也伸出五根手指说道:“最多五万,多一分都没有。”

    五万块钱是潘齐给定的,潘齐给孔岩松打电话,非常明确的告诉孔岩松,如果严翠芬再去要钱,就是五万块钱,要就收下,不要就让她滚蛋,她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公司奉陪到底。

    严翠芬一惊:“五万?你跟我开玩笑呢吧?这个价格是绝对不行的!”

    之前的起步价还是二十万呢,现在居然只想给五万了,严翠芬显然接受不了。

    “不行的话就算了,那张海宝的医药费你们就自理吧,年底资金紧张,我们公司现在只能拿出这么多钱来。”孔岩松抱着胳膊,面带笑意说道。

    严翠芬见好说好商量不行,只能动硬的了,就使用起了曾家祥交给她的办法。严翠芬绷起脸说道:“孔经理,你要是以为那天郝县长过来说了几句话我就怕了,那你可是小看我了。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是想要一百万的,之所以现在只要五十万,是看你们公司对我的态度一直都还不错,你们要是认为我好欺负,咱们就走着瞧,你就等着在电视报纸上看你们滑雪场的新闻吧。”

    严翠芬说完一甩袖子就走了。孔岩松看着严翠芬离开的背影,他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轻敌。第一次严翠芬来跟他要钱,就撂下了狠话,当时他以为是吓唬人,结果第二天严翠芬就带人把滑雪场的大门给堵了。现在严翠芬威胁说要让电视台和报纸曝光,孔岩松不敢掉以轻心,马上就向潘齐做了汇报。

    潘齐听了以后很重视,如果电视台和报纸真把滑雪场的事情给公之于众了,到时的结果很有可能就是黄泥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潘齐特别想去一趟极北县,亲自彻底的把张海宝的事情处理一下,无奈孔岩松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出差,身在外地,一时半会儿的还回不去,就只好给薛飞打了电话。

    “兄弟,张海宝的媳妇现在扬言,要是不给她五十万,就要让媒体曝光滑雪场的事情。我现在是铁了心了,肯定不给她。我现在人在外地,没法去极北县,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处理了,一定不能让她得逞。”潘齐说道。

    “潘哥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我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薛飞早就看不下去了,他觉得也是时候该彻底的解决这一下这件事了。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兄弟你就办吧,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哈哈,潘哥你可别逗我笑了,这本来也算是我分内的事情,谈什么亏待不亏待的。行啦,就这样吧,有事儿随时电话联系。”薛飞并没有把潘齐的话放在心上,只当他是在开完笑呢。

    对于张海宝的赔偿问题,薛飞一直在关注着,也一直在想办法。在他看来,想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情,只对严翠芬下手是不行的,因为她就是被人使唤的一杆枪,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那个人。真正要对付的是在背后扣动扳机,开火的那个人。

    薛飞知道幕后的真正指使者是方振业,但方振业一定不是直接跟严翠芬接触的人,因为他相信以方振业的身份地位,以及做人做事的精明程度,是不会傻到直接跟一个农村妇女见面,告诉她如何刁难滑雪场的,中间必有一个上传下达的联系人,薛飞想到的是李俊才。

    考虑到严翠芬有可能跟安岭的,乃至冰城的媒体打电话,薛飞做了两手准备,一面他给孟德胜打了电话,说了一下滑雪场的情况,让孟德胜帮忙搞定媒体,另一面他对严翠芬进行了偷偷跟踪,他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李俊才。

    严翠芬自从和曾家祥发生了关系以后,严翠芬都是白天在医院看护张海宝,然后晚上张大发带上在家里做好的饭菜赶到县医院替换严翠芬,张海宝和张大发以为严翠芬离开县医院回家了,其实严翠芬是和曾家祥去了宾馆。

    当连续两天看到和严翠芬有密切接触的人不是李俊才,而是曾家祥时,薛飞很诧异。但想到曾家祥之前一直是跟方明亮混的,薛飞又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来曾家祥也是被当枪使了。

    不过发现严翠芬和曾家祥有一腿,倒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薛飞认为可以在这件事上做一做文章,于是就找人借了照相机,在宾馆的门口蹲坑,拍下了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

    知道了在严翠芬背后直接使坏的人是曾家祥,薛飞就琢磨起了怎么收拾曾家祥。

    曾家祥给严翠芬出的主意是,用媒体吓唬孔岩松,如果孔岩松乖乖同意掏五十万那为最好,要是不同意,就真的给媒体打电话,他相信媒体对滑雪场的事故一定是非常感兴趣的。到时滑雪场的事情一曝光,滑雪场经受不住舆论的压力,一定会就范的。

    其实这个主意也不是曾家祥想出来的,他没那个脑子,是李俊才告诉他的。不过现在三天已经过去了,见孔岩松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知道是没吓唬住,曾家祥和严翠芬决定动真格的,真给媒体打电话。

    曾家祥负责给冰城的媒体打,严翠芬负责给安岭的媒体打,结果两个人一打就傻眼了,无论是报社还是电台电视台,只要听到他们是极北县的,对方就会直接挂断电话,再打过去就不接了。

    “这怎么回事儿啊?”严翠芬不解地看着曾家祥。

    “肯定是滑雪场那边提前跟各路媒体都打好招呼了,真没想到他们这么厉害,竟然能让安岭和冰城的媒体都听他们的。”曾家祥对滑雪场的势力感到很震惊。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我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让我想想吧。”曾家祥只能去问李俊才,让李俊才想办法。

    严翠芬瘫坐在床上,深深地叹了口气,她有点后悔太过于听信曾家祥的话了,也怪自己太贪心了,不然至少二十万已经到手了,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看现在的情况,最后很有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还让曾家祥白白占了便宜,自己真是太傻了。

    曾家祥对严翠芬的事情并不上心,完全是李俊才告诉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所以他脑子里很快就把给媒体打电话失败这件事情给翻篇了。看着一边坐着的严翠芬,曾家祥色心骤起,脱光身上的衣服就扑了过去。

    严翠芬可没心情再跟曾家祥干那个事儿了,她烦躁的一把推开曾家祥说道:“你还是赶紧想办法吧,想不到就别想再碰我!”严翠芬说完就离开了宾馆。

    由于曾家祥在张海宝的事情上表现的不错,李俊才也没亏待曾家祥,隔三差五的就会给他几百块钱,曾家祥也有心眼,他知道李俊才不可能总给他钱,就琢磨起了以钱生钱,干起了买卖。

    曾家祥干的买卖可不是什么正经买卖,他在和严翠芬住的宾馆房间里设了个赌场,白天的时候他会招来熟悉的狐朋狗友过来打牌,他从中抽头,晚上人一散,房间就是他和严翠芬的炮房。

    这一天中午,曾家祥和一个相好的,叫喜子的混子在宾馆附近吃饭,两个人边吃边聊天。

    “曾哥,听说你最近在抽头,没少挣吧?”喜子笑着问道。

    “咳,也没挣几个钱。你也知道,亮子进去以后,好多人现在都不好混了,我就是其中之一,得亏俊才有事还能想得到我,我从他那多少弄了点钱,但也不是长久之计,就寻思放赌多少挣一点。这不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吗,过年没钱哪行啊。”曾家祥说完将杯子里的白酒一口干了下去。

    喜子拿起酒杯一边给曾家祥倒酒,一边说道:“你说的对,这年头没钱寸步难行啊。不过说正经的,抽头也就是小打小闹,去你那玩牌的又都不是什么有钱人,你要想挣大钱,还是得做局来的快。”

    “我也想做局,可惜我也不认识太有钱的人啊。”

    “我认识啊。”喜子夹了口菜放到嘴里说道:“齐县有个叫高大炮的人,跟我关系不错,家里趁钱,还爱玩,尤其是喜欢玩大的,我可以把他叫到你那去玩,咱们可以做局狠杀他一把。”

    “真的?”曾家祥一听眼睛就放起了光。

    “我还能骗你吗,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喜子拿出手机,找到高大炮的手机号后,他没有马上打,而是说道:“曾哥,我要是真把高大炮叫来,到时你可不能亏待兄弟啊。”

    “这还用说那,曾哥什么不懂啊,你赶紧打电话吧,曾哥忘不了你的好处。”

    “得嘞,有你这句话就成了。”

    喜子给高大炮打了电话,一通忽悠后,高大炮就动心了,叫喜子把人张罗好等着他,他明天就去极北县打牌。曾家祥非常高兴,叫过服务员又点了两个硬菜,要了一瓶白酒,要与喜子一醉方休。

    就在曾家祥与喜子推杯换盏之时,曾家祥的背后站起来一个人,这个人戴上帽子来到了前台结账,然后就离开了饭店。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薛飞。

    回到旅游局,薛飞打电话把曾家祥的事情跟郝大宇说了,郝大宇随后就给杨志刚打了电话,杨志刚便让手下悄悄的行动了起来。

    齐县和极北县是临县,非常近,第二天高大炮就带着一个小弟,拎着十万块钱现金,开车来到了极北县。他到达的时间是傍晚,曾家祥在如家饭店先安排了一顿饭,席间给高大炮灌了不少酒,把高大炮喝的晕乎了以后,才到宾馆去打牌。

    正玩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开了,就见十几个警察冲了进了房间,把所有人全部都控制住以后,带回了公安局。

    经过审问,所有人对赌博供认不讳,曾家祥因开设赌场罪被依法刑事拘留,其他人则被处以十天的行政拘留和罚款。

    虽然被抓了,但曾家祥并没有太担心,因为是在极北县犯的事,他觉得李俊才不会不管他的,只要李俊才一出面,他很快就会被放出去的。而事实证明曾家祥想多了,李俊才听说他因赌被抓了,根本就没想过要捞他,在李俊才看来,曾家祥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进去就进去吧,不然早晚也得因为他惹上麻烦。

    看书罓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