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曾家祥的心思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滑雪场的设计团队是国内最顶级的,雪道的设计是严格按照标准雪道设计的,不存在任何缺陷。品书网 而滑雪场所用的全部雪具,也是国内的知名品牌,没有任何质量上的问题。

    为了证明张海宝受伤没有滑雪场的责任,孔岩松从冰城找来了最专业的雪道鉴定专家和安岭市技术质量监督局的人到极北县来做鉴定。鉴定的当天,张海宝的媳妇严翠芬和父亲张大发等家人全程跟随,鉴定专家一边鉴定,一边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做了详细的讲解。

    经鉴定,滑雪场符合标准,雪具质量合格。

    面对这样的结果,严翠芬和张大发无话可说,只好自认倒霉,自己承担责任。而滑雪场在短暂关闭两天以后,重新试营业,游客的人数依旧不减,并没有受到事故的影响。

    方明亮被判刑以后,方振业每天不想别的,就琢磨怎么才能替儿子报仇,让郝大宇和薛飞难受。想了许久,他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景区上做文章,因为郝大宇和薛飞都太在意景区了,一旦景区出事,他们一定就会坐立不安,要是出大事,搞不好上面还会收拾他们,所以一定不能让景区的建设太顺利了。

    方振业还没想出来如何在景区建设上制造麻烦,滑雪场就出了事故,听说这个消息以后,方振业高兴坏了,差一点提前过年。他完全是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心理,就盼着游客的家属能不依不饶,没完没了,将负面影响传播的范围越大越好,最好是滑雪场的试营业进行不下去才好呢。

    可惜他所期盼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得知滑雪场已经重新试营业了,方振业坐不住了,这么好的一个制造麻烦的机会,错过实在是太可惜了,于是方振业就把李俊才叫到了家里。

    李俊才之前因为果树赔偿的事情被杨志刚揍了一次,消停不少,不过也就是两天半,方明亮在安岭出了事,方振业把家里的一些事情交由李俊才处理后,李俊才的小尾巴马上就又开始往起翘了,前两天还因为搞破鞋争风吃醋,把一个男的打进了镇卫生院。

    论臭名远扬,在整个极北县方明亮要说排第一,是没有任何争议的。要是在雪国镇,论方明亮和李俊才谁是第一还真不好说,两个人都喜欢干那种踢寡妇门,挖绝户坟的缺德事,做损的能力是不相上下的。

    “爸,你找我有事儿?”李俊才毕恭毕敬地说道。不管在外面多张狂,在方振业面前李俊才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他很清楚他自己是怎么回事,方振业要是不鸟他,他什么都不是。

    “滑雪场的事情听说了吗?”方振业问道。

    “听说了,好像已经解决了,滑雪场已经重新试营业了。”

    “你对这件事怎么看啊?”

    李俊才见方振业一开口就问他滑雪场的事情,马上就联想到了正在蹲监狱的方明亮,就大概猜到了方振业的心思:“我觉得受伤的游客被欺负了,在滑雪场出的事,造成了重伤,滑雪场竟然没有任何责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呀?我看滑雪场就是仗着县里重视旅游,欺负老百姓没背景没文化,随便一吓唬,一糊弄就过去了。”

    方振业用赞许的眼神看了看李俊才,说道:“事儿是在咱们雪国镇出的,我作为雪国镇的党委书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百姓挨欺负,我很痛心啊。”

    李俊才一听马上接道:“所以咱们必须得站出来主持公道,这要是传扬出去,可不是张三李四挨欺负,而是雪国镇挨欺负,还是被外地人欺负了,咱们的脸往哪儿放啊。”

    “这件事你去办吧,记住了,办的越热闹越好。”方振业叮嘱完,又问道:“公司那边一切正常吧?”

    “一切正常,昨天又卖了三万吨煤。”

    “明亮进去了,你现在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我希望你能好好表现,不要让我失望。”

    “爸您放心吧,我会好好做的。”

    李俊才吸取了上次果树赔偿的教训,他没有亲自去找张海宝,而是让曾家祥负责这件事,他担心万一要是失败了,自己会牵扯进去。

    方明亮进去后,曾家祥很失落,因为方明亮在的时候,他好歹都能跟着方明亮混个有吃有喝,方明亮进去以后,他的生活急转直下,揭不开锅是经常的事情。所以当李俊才找上曾家祥的时候,曾家祥非常乐意,终于有饭辙了,尤其是听说是去办张海宝的事儿,曾家祥就格外高兴。

    张海宝的媳妇严翠芬三十不到的年纪,生得胸大屁股大,在农村妇女当中长的算是有姿色的,又比较会打扮,曾家祥对她早就垂涎已久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下手,现在李俊才让他负责张海宝的事,对他来说简直是天赐良机。

    买了点水果,曾家祥就带着两个人去了县医院。

    一进病房,曾家祥就看到了坐在病床前的严翠芬,眼睛就不由得烁烁放光。

    “海宝兄弟,我来看你了。”曾家祥满脸堆笑道。

    看到曾家祥来了,严翠芬和张海宝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想,他怎么来了?

    曾家祥是什么人,张海宝两口子心知肚明,他们跟曾家祥平时没有任何来往,更没有交情,曾家祥会带着东西来医院,八成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所以张海宝两口子都十分警惕。

    不过举拳难打笑脸人,曾家祥毕竟是过来探望的,面儿上还是要过得去的。张海宝笑着说道:“曾哥来了,快坐。”

    严翠芬也是面带笑意,她从曾家祥的手里接过了水果,曾家祥趁机还摸了一下严翠芬的手,严翠芬以为不是故意碰到的,也没往心里去。

    曾家祥坐下问道:“你这腿怎么样了?”

    张海宝说道:“还在消肿,得肿完全消了以后才能做手术。”

    曾家祥伸手在张海宝受伤的腿上用力的捏了一把,问道:“特别疼吧?”

    张海宝忍着疼痛点点头,心说这不是废话吗,都骨折了,你这么使劲捏能不疼吗,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曾家祥冷笑道:“兄弟,不是我说你,你也真够窝囊的,腿都折了,还被人欺负,我要是你,我都能没脸见人。”

    张海宝没听懂什么意思,问道:“曾哥为啥这么说呀?”

    “我听说过一个事儿,一哥们晚上开车,突然烟瘾犯了,就把车停在路边,去商店买烟,然后等回来的时候,发现车底下有个死人。人不是他撞的,是被其他车撞到他的车底下的,”曾家祥转头看向严翠芬,上下打量问道:“弟妹,你说这事儿跟买烟这哥们有关系吗?”

    “没关系吧?人也不是他撞的,跟他有什么关系?”严翠芬也不懂曾家祥话里的意思。

    “我也觉得没关系,可最后法院判的时候,买烟这哥们赔钱了,你说有意思吧。”曾家祥话锋一转说道:“海宝兄弟不管怎么说都是在滑雪场受伤的,滑雪场会一点责任都没有?谁信啊。”

    提起这件事,张海宝就叹气:“人家滑雪场都找专家鉴定了,确实没问题,能咋办啊?”

    虽然鉴定结果显示滑雪场没有问题,可就像曾家祥说的一样,事儿是在滑雪场出的,滑雪场怎么可能一点责任都没有呢?张海宝一直想不通,心里也非常不舒服。

    张海宝一家三口人过日子,在雪国镇是条件非常一般的家庭,张海宝常年在安岭的建筑工地上班,一般每个月只能回一次极北县,家里头一直是由他媳妇严翠芬和父亲张大发料理。家里头一年到头挣不了几个钱,张海宝挣的钱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

    去年张海宝干的不错,也很得老板的赏识,所以在年底工地停工以后,老板除了把张海宝的工资全都结了,还给他封了一个大红包,鼓励他今年好好干。张海宝很高兴,回到极北县寻思过个好年,然后年龄也不小了,也该抓紧时间和严翠芬要个孩子了。没想到乐极生悲,听说镇上建的滑雪场正在试营业,张海宝就跟两个朋友去玩滑雪,结果就出事儿了。现在看来,去年挣的钱都得看病不说,养伤还会耽误今年在工地上的工作,张海宝想想就郁闷。

    “兄弟,你太单纯了,怎么说你也是在外常年打工,见过世面的人,你也不动动脑子,所谓的鉴定专家,包括技术质量监督局的人可都是他们滑雪场找的,是他们出的钱,你觉得他们找得人会向着你说话吗?”曾家祥的话仿佛一语点醒梦中人一般,张海宝和严翠芬听了都是一愣。

    对啊,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这么说自己是被滑雪场给耍了?张海宝问道:“曾哥,你说我是不是该自己重新找人,重新鉴定一下啊?”

    “你有那么多钱吗?就算是你有,你确定你能玩的过滑雪场那些人?你别忘了,人家可是从冰城来的,是大老板,县里又这么支持旅游发展,就算是重新鉴定,证明滑雪场有责任,滑雪场要是就不管你,你有辙吗?县里会有人替你说话吗?”曾家祥掏出烟盒刚想抽根烟,严翠芬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病房里不能抽烟,曾家祥就把烟放回了兜里。

    “那怎么办啊?这么说的话,我就活该,只能自己掏腰包看病了呗?”张海宝很不甘心。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要会动脑子,办法总是会有的。”

    严翠芬见曾家祥一副好像已经想到了办法的样子,便讨好道:“曾哥,在雪国镇谁不知道你的脑子转的最快啊,那你就给出个主意呗,真要是管用,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曾家祥看了看严翠芬鼓鼓的胸部,咽了咽口水说道:“我刚刚说了,滑雪场的老板是冰城来的大老板,有都是钱,人家能在乎你这点医药费吗?肯定不在乎,关键是你们没找对要钱的办法,人家当然不能白白给你了,人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那该怎么要啊?”张海宝非常想知道。

    “这个吗……”曾家祥看了眼时间,然后起身说道:“改天再说吧,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说完,曾家祥就走出了病房。

    “曾哥……曾哥等一下……”张海宝下不了床,严翠芬就追了出去,一把拉住曾家祥的胳膊说道:“曾哥,别走啊,好人做到底,你得把话说完啊。”

    “我真有事儿,有时间我再过来看海宝兄弟,到时再说吧。”曾家祥嘴上说走,实际上脚根本不动。

    “不行曾哥,你要是不说,我今天肯定不让你走。”严翠芬用近似撒娇的语气说道,她哪能放过让曾家祥说出办法的机会呀,紧紧地抱着曾家祥的胳膊不放。

    曾家祥已经好久都没碰过女人了,被严翠芬这么一抱,身体顿时就像过电了一样,感觉骨头都酥了。

    曾家祥又看了眼时间,一副很赶时间,又很无奈的样子说道:“现在滑雪场不是在试营业吗,他们要是营业不了,你说他们着不着急?他们要是着急,你说他们还能不乖乖的出医药费吗?”

    “这能行吗?”严翠芬狐疑道。

    “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如果不行,你给曾哥打电话,曾哥有都是办法制他们。”曾家祥从兜里拿出手机递到了严翠芬的面前。

    曾家祥故意卖关子,走出病房,就是为了让严翠芬跟着他出去,然后好跟严翠芬要手机号码。有了严翠芬的手机号码,再有张海宝这档子事儿,曾家祥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将严翠芬撩扯到手。

    严翠芬很清楚,眼下的情况是,要么按曾家祥的办法试一下,要么就只能自己掏钱治病,没有别的办法了。她肯定是不希望自己花钱的,所以似乎试试也无妨。

    原本以为曾家祥过来是没安什么好心,现在一看其实是来给他们出主意的,严翠芬对曾家祥也就没了防备,就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曾家祥。

    严翠芬回到病房跟张海宝一商量,张海宝也觉得可以试试,只要他们能不花钱怎么都行。

    张大发是个老实人,他听到曾家祥给出的主意时,心里其实是不同意的,搅和人家滑雪场不能做生意,太不地道了。可是一想到钱的问题,他又很快妥协了。

    本文来自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