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获刑两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朱国华要找的那个人叫王宗源,是安岭市委书记。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

    敲门进了王宗源的办公室,王宗源看到是朱国华,便摘下眼镜站起身笑着说道:“国华来了。”

    朱国华同样笑着说道:“没打扰你吧?”

    “没有。”王宗源示意到沙发那边坐。坐下后,王宗源问道:“过来有事儿?”

    “有点事儿,我是过来求你帮忙的。”朱国华开门见山说道。

    “求我帮忙?说说看。”

    “我有个亲戚,前几天在安岭玩,不老实,扫黄的时候给抓到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公安局那边又说他袭警,他还承认了。我对我这个亲戚是比较了解的,他在个人生活方面确实不检点,但要说他袭警,他可没有那个胆子,所以我就怀疑有人在故意整他。”

    “你知道是谁?”

    “我听说跟孟市长有关系。”

    听到朱国华说孟德胜,王宗源脸上如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他拿起水壶,给朱国华倒了杯水,说道:“喝点水吧。”

    朱国华哪有心情喝水啊,他说道:“我听说孟市长跟公检法都打过招呼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他作为市长,干预公安局办案也就算了,还把手伸到检察院法院那边去了,检察院有自己的检察权,法院也有独立审判权,是不受行政和个人干涉的,他这么做往轻了说是越界,往大了说是违法党纪法规的,王书记,你不能坐视不管啊。”

    王宗源稳如泰山,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后, 不紧不慢地问道:“我怎么管啊?你是想让我制止孟市长不要插手公检法的事?还是让我去跟公检法打招呼,让他们把你的亲戚从轻发落?”

    不给朱国华说话的机会,王宗源紧接着说道:“你只是听说,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孟市长插手公检法的事了?更何况你也说了,你的那个亲戚都已经承认了,那就公事公办好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要是去跟公检法打招呼,岂不是也要违法党纪法规吗?我劝你也不要管这件事了,不然小心引火上身。”

    朱国华心说我倒是不想管,我收了钱,我能不管吗。

    朱国华跟王宗源其实没什么交情,之所以来找王宗源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朱国华想把方振业这件事办成,除了看在钱的面子上,也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方振业第一次找他办事,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他要是办不成,方振业肯定会觉得他没本事,要是传出去,对他声誉的损害是非常大的,以后谁还愿意花钱找他办事呀。

    “王书记言重了,哪里能严重到引火上身啊。你放心王书记,我那个亲戚很懂事,如果你能帮忙,他是不会忘记感谢你的。”如果王宗源愿意帮忙,朱国华愿意把那二十万分给王宗源一半。

    “这个忙我还真帮不上。”王宗源不想再跟朱国华说下去了,起身就朝办公桌走了过去。

    朱国华急了,王宗源要是真不帮他,到嘴边的鸭子就真得要眼睁睁地看着飞走了,于是朱国华就用激将法,故意刺激王宗源,希望能够让王宗源回心转意。

    朱国华起身说道:“王书记,你是不是怕孟市长啊?如果你要是怕他就明说,不用不好意思,更不用让别人觉得你这个安岭市一把手只是个摆设。”

    王宗源根本不吃这一套,他像没听见一样,走进办公桌坐下后,就看起了文件。

    朱国华见激将法也不行,叹了口气,只好悻悻离去。

    朱国华走了以后,王宗源抬起头冷笑了一声,“让我帮你去得罪孟德胜,你怎么想的呀?真是不长脑子,难怪竞争市长你会输给孟德胜,你跟孟德胜比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王宗源今年已经五十九岁了,到了年底,他将正式退休。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将由孟德胜接替他当安岭的下一任市委书记。王宗源一向是个圆滑的人,谁都不得罪,人缘很好,在安岭也没什么敌人,让他一个行将退休的人去得罪下一任市委书记,他才不会去干这种事呢。

    王宗源听说孟德胜在省里有人,而且人还很硬,按照孟德胜这个岁数,估计将来弄个副省级都是有可能的。王宗源的儿子目前在安岭下边的一个县当副县长,他还指望等他退休以后,孟德胜能关照一下他儿子呢。

    想了想,王宗源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拨通了孟德胜办公室的电话:“德胜啊,刚刚朱国华来我办公室了……”

    朱国华下班回到家,看着一沓沓的百元大钞,不禁唉声叹气。他想想也不能怪王宗源不帮他,要怪只能怪他自己不争气,在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上也干了四五年了,始终没能再往上升一步,他要是市长,或者是市委书记,哪能沦落到已经到手的钱还吐出去呀,真是悲哀。

    朱国华没有方振业的电话,也不好意思跟方振业直接联系,就给郑万民打了个电话,叫他到安岭来一趟。

    郑万民来到安岭后,朱国华把方振业的那二十万放到了郑万民的面前,绷着脸说道:“把钱还给方振业吧。”

    郑万民一愣,“怎么,事儿没办成?”

    朱国华用鼻子“嗯”了一声说道:“方明亮的事情其实不难办,主要是孟德胜在后面捣鬼,还动用了省里面的关系,我也是无能为力啊。”

    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朱国华只好编理由说孟德胜动用了省里的关系,他就是一个市委副书记,省里面干预市里的事情,他能怎么办?这么说他脸面上显然会好看一点。

    郑万民听到孟德胜的名字,心里震动不小,之前他还不太相信是有人在故意整方明亮,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

    郑万民是个雁过拔毛,看到便宜不占就难受的人,朱国华退还给方振业的二十万,他回到极北县并没有如数奉还,而是只给了方振业十万块钱。

    “事儿没办成?”方振业看了一眼装钱的袋子,紧张得不了。

    “嗯,朱书记尽力了。”郑万民无奈道。

    方振业顿时心就凉了,难道明亮真的要蹲监狱吗?

    蓦然,方振业发现袋子不对,二十万不应该这么少啊。他拿开袋子一看,就知道钱少了一半,便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朱国华要是把事办成了,钱应该全都留下。要是没办成,应该全都退回来,怎么会只有一半呢?

    “朱书记事情虽然没办成,但为了明亮的事情也没少费心费力,就留了一半。”郑万民算的很明白,他之所以敢留下一半,就是考虑到方振业不可能跑去安岭跟朱国华要,所以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占这个便宜了。

    方振业一听脸色就变了,事没办成也就算了,哪里有没办成还留下一半的道理?这也太见钱眼开了吧?

    如郑万民所想,方振业心里虽然非常不高兴,但也只能藏在心里,做人还是得往长远看,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什么事求到朱国华呢,不能鼠目寸光。

    “这么说明亮只能蹲大狱了?”方振业一想就心痛。

    “目前来看只能这样了。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我听朱书记说,明亮的事情背后有孟德胜在插手。”

    “孟德胜?是他要害明亮?”方振业不敢相信。

    “不知道,但孟德胜确实是让公检法‘关照’了明亮。我觉得如果真要是有人整明亮,幕后的真凶应该是郝大宇和薛飞。”郑万民猜测道。

    “为什么是他们俩?”

    “你想啊,孟德胜平常又不在极北县,他可能都不知道明亮是谁,但郝大宇和薛飞就不一样了,之前果树赔偿的事情,他们肯定清楚是你在背后支持俊才,他们能不记恨你吗?对你不好下手,明亮身上的破绽又太多了,对他下手是不足为奇的。孟德胜估计只能算是一个帮手。不过我现在奇怪的是,他们是怎么把明亮骗到安岭去的?又是怎么让明亮嫖娼袭警的?”郑万民想不明白。

    方振业认为郑万民说的非常对,一定就是那么回事。方振业并不关心方明亮是怎么被抓的,他只知道他儿子将要面临蹲大狱的境遇,而让他儿子深陷牢狱之灾的凶手是郝大宇和薛飞。

    方振业不能把孟德胜怎么样,但是对郝大宇和薛飞,他在心里已经暗暗发誓,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让我儿子蹲大狱,你们俩也别想自在,咱们走着瞧。”

    刘月月得知白雪在安岭卖淫的事情,第一反应是震惊,第二反应则是愤怒,她以为白雪痛改前非,不会再重操旧业了,没想到说是到安岭和薛飞去开房了,实际上是去卖淫了,真是是狗改不了吃屎。

    知道了白雪的事情,刘月月一直躲着薛飞,不敢跟薛飞见面,她不知道该怎么跟薛飞说。可是同在一个单位,哪能一直见不到啊,早上上班,刘月月就和薛飞碰到了。

    薛飞跟以往一样,笑着同刘月月打招呼:“刘局长早啊。”

    刘月月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薛局长早。”

    两个人一起往楼上走,薛飞没再说话。刘月月觉得既然都碰上了,总得提一下白雪的事情,毕竟是她给薛飞介绍的,现在出事了,她要是一声不吱,是说不过去的。

    “薛局长,白雪的事你听说了吧?”刘月月问道。

    “嗯,听说了。”薛飞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

    “我真没想到她会那么做,我……”

    “刘局长你不用说了,这跟你没什么关系,我也不怪你。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以后不要再提了,你也不要再给我介绍什么对象了,你的好意我全都心领了。”说完,薛飞就快步朝办公室走了过去。

    刘月月看着薛飞的背影叹了声气,想要跟薛飞搭上关系怎么就这么难呢?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不管怎样,不能就这么放弃了,还得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四个月后,安岭市新岭区人民法院对方明亮一案做出了判决,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方明亮有期徒刑两年,罚金两万元。方明亮不服判决,提起了上诉。二审过后,安岭市人民法院驳回了方明亮的上诉,维持原判。

    转眼就到了这一年当中的最后的一个月,由于天气的原故,极北观音寺旅游区和雪国滑雪度假区目前都已经停工了,重新复工要等到春节以后。

    雪国滑雪度假区虽然之前在果树赔偿的问题上耽误了一些时间,但由于抢工期,工人加班加点的干,还是完成了最初潘齐设定的目标,在年底前建成初级和中级雪道。目前滑雪场在做最后的准备工作,元旦之后将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试营业。

    薛飞最近没少往滑雪场跑,虽然滑雪场距离全部建成还有一半的工程,但是看到已经初具规模了,薛飞心里还是感到很欣慰。

    晚上下班回到家,看到栾凤在厨房做饭,薛飞就进了厨房,从身后抱住了栾凤,栾凤回头笑着跟薛飞啵了一下。

    栾凤从女孩变成女人以后,她就正式的和薛飞住在了一起。别看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在薛飞的调教下,栾凤越来越有成熟女人的味道了,这种味道不止是来自身体上的,还有举手投足间的感觉。当然,身体上的成熟无疑是薛飞最喜欢的,看到栾凤的上围明显要比之前大了一些,薛飞知道这跟他的爱不释手肯定是有直接关系的。

    “冯云来还没回来?”薛飞进屋没有看到冯云来,这个时间他应该早就下班了。

    “回来了,又出去了,说是晚上不回来吃了,我怀疑他是出去和楚丽梅吃饭了。”栾凤忧虑道:“我看最近冯哥和楚丽梅好像联系的越来越频繁了,你说他们俩不会真的复合吧?”

    薛飞摇头道:“不好说,有复合的可能。”

    冯云来假装跟楚丽梅和好,把手机骗到手以后,确实和楚丽梅的联系多了起来,虽然冯云来斩钉截铁地说不会再吃回头草,可感情的事哪里说的好呀,更何况两个人之前还有感情基础,如果楚丽梅真知道错了,决心悔改,冯云来原谅她,重新复合,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

    栾凤放下菜刀,转过身说道:“怎么能复合呢,背叛这种错误是绝对不能原谅的,有一次,就可能有第二次。这一次就够让人难受的了,要是再来一次,冯哥还不得疯了呀。等冯哥回来得好好劝劝他才行,绝对不能让他跟楚丽梅和好,天底下又不是没有别的女人了,干吗非得在她那一棵树上吊死啊。”

    薛飞笑了,说道:“你这话说的不对,背叛感情这种事确实让人伤心,但你不能说人家犯了一次错误,就一定还会再犯第二次呀。难道坐过牢的人,出来以后就不能是好人了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冯云来又不是小孩了,他有属于自己的选择和判断,我们作为朋友,无权干涉人家的感情,无论复合与否,我们就默默支持他好了,你说呢?”

    栾凤仔细一想薛飞说的有道理,也就打消了劝冯云来的念头。想要继续切菜做饭,栾凤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薛飞说。

    “亲爱的,我想跟你说件事。”栾凤一脸认真地说道。

    “说吧。”薛飞伸手去拨弄栾凤额头前的头发。

    “我可能怀孕了。”栾凤看着薛飞,眼睛一眨不眨。

    本書源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