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中计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吃完饭,薛飞没有多做逗留便走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临走之前,薛飞还不忘打趣贾鑫洁,叫她晚上食宿自理。贾鑫洁明白薛飞话里的意思,脸色一红,显得很不好意思。

    离开孟德胜家,薛飞分别给方明亮和白雪发了一条短信。

    给方明亮发道:我跟朋友来安岭玩了,你过来找过吧,我想跟你好好待几天。

    给白雪发道:我在安岭办事,你过来吧。到了以后先找个宾馆开个房间,然后给我打电话。

    两条信息发出去以后,最先回复的人是白雪,她说马上就去买火车票。而方明亮过了好半天才回复,说他有事,可能去不了。

    薛飞看了马上回复方明亮道:我最近学了个新花样,就想跟你尝试一下,你要是不来找我就算了,以后也别再找我了,反正我跟你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薛飞把信息发出去以后很担心方明亮仍会说有事来不了安岭。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方明亮回复说他明天早上坐火车去安岭,薛飞看完信息心一下子就踏实了,如果方明亮不来安岭,他的计划就要功亏一篑了。

    晚上,薛飞和栾凤在酒店的附近吃了点东西,然后两个人就回了酒店。

    进了房间,薛飞就猴急的抱住栾凤亲吻了起来,两个人慢慢移动到床边,倒在床上后,薛飞刚要把手伸进栾凤的衣服里,栾凤就抓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薛飞问道。

    “先去洗澡吧,身上都是汗。”栾凤娇羞道。

    “咱们俩一起洗吧?”

    “不,我先洗,然后你再洗。”栾凤说完推开薛飞就跑去了卫生间。

    薛飞呵呵一笑,心说小丫头还真有意思,都到这会儿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你的身体我又不是没看过。就让你先洗吧,等我洗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栾凤洗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出来,薛飞进了卫生间随便冲了冲就出来了,错过了那么多次机会,终于等到了今天,他真的是等不及了。

    看着身下的栾凤,薛飞显得迫不及待,而栾凤则是期待中夹杂着紧张。薛飞打算正式进入正题的时候,栾凤突然叫停道:“等一下。”

    “怎么了,是不是害怕了?”薛飞笑着问道。

    “不是。”栾凤伸手从她的包里拿出一个东西递到了薛飞面前。

    薛飞一看是个安全套,便坏笑道:“原来你早有准备呀。”

    栾凤小脸通红否认道:“才不是呢,是你的好吧。你还记得我刚到极北县,和你第一次住一个屋那回吧,我是第二天早上从地上捡的。”

    栾凤这么一说,薛飞就想起来了。当时冯云来给了他两个安全套,第二天早上他一摸兜,发现丢了一个,他还以为是半夜出去的时候掉在路上了呢,原来是被栾凤给捡去了。

    薛飞在栾凤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便进入了正题……

    这一晚薛飞将栾凤从女孩变成了女人,要了栾凤三次,折腾到了十二点,两个人才筋疲力尽的相拥而眠。

    第二天薛飞一睁眼已经九点多了,看到栾凤已经醒了,薛飞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栾凤则一脸幸福的往薛飞的怀里凑了凑。

    “昨晚感觉怎么样,还不错吧?”薛飞昨晚使出了他的大半招数,无论从时间上,还是从质量上,他相信都应该满足了初次的栾凤。

    栾凤被薛飞问的脸色一红,娇嗔道:“不错什么呀,你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明明知道我是第一次,还不温柔一点,疼死人家了。”

    “女人的第一次肯定会疼的。你真的一点舒服的感觉都没有?”薛飞心说不可能啊。

    “后两次还可以。”栾凤说完就不好意思的把头钻进了被子里。

    两个人一直躺到中午才起床。

    为了不被打扰,昨晚薛飞把手机给关机了,开机后,收到了好几条白雪的发来的信息,白雪说她已经到安岭了,问薛飞在哪儿,手机怎么不开机?

    趁着栾凤去卫生间洗漱的工夫,薛飞给白雪打了个电话,问清了白雪住的宾馆名字和房间号码后,薛飞告诉她自己白天没时间,得和孟德胜谈事,晚上才能有工夫,叫白雪五六点钟的时候等他的电话。

    吃过中午饭,由于外面的太阳很毒,薛飞和栾凤就又回到了酒店,无事可做,只能睡觉。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四点多。

    起来后,薛飞给孟德胜打了个电话,孟德胜告诉了薛飞一个手机号,说是安岭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队长孙峰的电话,让薛飞具体的事情直接跟孙峰联系。

    薛飞随后就给孙峰打了电话,把白雪住的宾馆和房间号告诉了孙峰,孙峰说他马上就安排人手过去做准备,有事随时电话联系。

    挂了电话,楚丽梅的手机就响了,是方明亮发来的短信。方明亮说他马上就要下火车了,问到哪儿去找楚丽梅?薛飞回复说她在朋友的亲戚家,朋友的亲戚过生日,她要吃完饭才能走。叫方明亮下了火车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等她去宾馆把房间开好以后,方明亮再过去。

    晚上六点钟,薛飞离开了酒店,给白雪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白雪吃什么,就打车去了白雪住的宾馆。

    白雪从宾馆出来,看到薛飞就直接扑到了薛飞的怀里要亲薛飞,薛飞伸手捂住她的嘴,在她的屁股上抓了一把说道:“别急,吃完饭咱们有都是时间。”

    白雪想吃火锅,两个人就去了附近的火锅店。

    整个吃饭的过程,薛飞一直在给白雪灌酒,而白雪来者不拒,她以为薛飞是想喝痛快了好办事,就放开喝了起来。不得不说白雪的酒量还真是够大,七八瓶啤酒下肚,仍然没有醉。不过又喝了两三瓶以后,她就渐渐开始发晕了。最后整整喝了十二瓶啤酒,薛飞才算是彻底把白雪灌醉。

    搀扶着白雪回到了宾馆,来到房间的门口准备开门进去的时候,这时斜对门的房间门开了,出来一个人轻轻咳嗽了一声,薛飞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人又把门关了上。

    开门进了房间,薛飞把白雪往床上一推,白雪就犹如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床上。看了眼时间,薛飞就动手扒起了白雪身上的衣服。把白雪扒了个一丝不挂,薛飞又从白雪包里拿出钱包,把里面一百的现金全都拿了出来,一数才三百块钱,薛飞就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二百,把五百块钱扔在了床头柜上。

    把宾馆的名字和房间号发给方明亮后,薛飞退出房间,用一次性拖鞋掩住门,把门留了个一缝,然后敲门进了斜对门的房间。

    之前出来咳嗽的人正是薛飞与之通过电话的孙峰,薛飞跟孙峰握了握手,简单的聊了两句,就静待方明亮的到来。

    方明亮收到信息后,打车就赶了过来,也就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一边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一边看房门上的号码。当来到白雪所在的房间门前时,看到门没有关,方明亮有点纳闷,又核对了一下房间号,确认没有错,他就推门走了进去。

    进了屋,方明亮就看到了床上一丝不挂的白雪。说来也巧,方明亮看的时候,白雪是趴在床上的,方明亮没有看到她的脸,就以为她是楚丽梅呢,也就没特意过去看一下。当然,即便他认出了不是楚丽梅对薛飞计划的结果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因为只要他进了房间,他就算是掉入了薛飞的陷阱里。

    大老远的从极北县跑到安岭来,就是为了跟楚丽梅干事,如今猎物就在眼前,方明亮一刻也等不了了,他脱下裤子一个饿虎扑食就扑向了床上的白雪。

    就在这个时候,孙峰带着人破门而入。孙峰亮出证件说道:“我是公安局的,你是不是在嫖娼?”

    方明亮被吓了一跳,但反应很快,他说道:“我没有啊,她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她叫什么呀?”孙峰拿起床上白雪的钱包,从里面拿出了白雪的身份证。

    “她叫楚丽梅,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呀?”

    “楚丽梅?我看是你搞错了吧?”孙峰把身份证给方明亮一看,方明亮顿时就傻眼了。

    把白雪的身子翻过来,方明亮就瘫坐在了床上,心说什么情况啊,怎么会不是楚丽梅呢?是自己走错房间了吗?方明亮脑子一片混乱。

    一个警察从床头柜上拿起五百块钱说道:“孙队你看。”

    孙峰接过钱对着方明亮晃了晃说道:“这是嫖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带走。”

    方明亮被警察直接押了出去,孙峰叫宾馆的女工作人员把白雪的衣服穿好后,也一并带走了。

    薛飞站在宾馆的门口,看着渐行渐远的警车,微微一笑,打车回了酒店。

    安岭不是极北县,方明亮没有依仗,所以到了公安局,孙峰稍微一吓唬,方明亮就承认了自己是嫖娼。方明亮之所以承认,除了害怕,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他知道嫖娼没多大罪过,最多也就是拘留几天,罚点钱而已,他要是不承认,很有可能会挨揍,犯不上。

    如果孙峰只是想按照嫖娼来处理的话,方明亮这么想确实是没有错,然而孙峰并非要这么处理。

    “你承认袭警吗?”孙峰问道。

    “袭警?我什么时候袭警了?”方明亮瞪着大眼睛问道。

    “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我们抓你,你拘捕,把警察给打伤了,这么快你就忘了吗。”

    “我……我没有,你别诬陷我。”方明亮忽然感觉到事情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他没有嫖娼,更没有袭警,警察却要他承认,难道是有人在故意整他?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承不承认袭警?”孙峰厉声问道。

    “我不承认,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的!”方明亮原来在雪国镇派出所当过一段编外人员,他知道袭警往严重了说是可以判刑的,他要是承认了估计就出不去了。

    孙峰不再说话,一摆手,两个警察就朝方明亮走了过去,一个手里拿着警棍,一个拿着电棍……要说方明亮可没有李俊才的骨头硬,李俊才被杨志刚那么揍都没有承认强买果树的事情,而方明亮五分钟不到就扛不住承认了。

    方明亮在口供上签了字,随即薛飞和孟德胜就知道了,两个人还专门通了个电话。

    方明亮承认嫖娼袭警都在薛飞的意料之中,因为薛飞知道公安局的人一定有办法让方明亮承认。让薛飞没想到的是,转天在审白雪的时候,白雪在迫于警察的压力之下,不仅承认了昨晚自己卖淫,还主动承认曾经有过卖淫的经历,薛飞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半天。

    薛飞之所以把白雪带上,主要是为了给她安一个不好的名声,从而彻底摆脱她,也间接的提醒刘月月别再打她的如意算盘了。白雪承认以往卖过淫,绝对算得上是意外收获。

    白雪以前在冰城的夜总会确实从事过卖淫,当过小姐,被警察抓了几次后,她就不干了,改行当起了小三。可惜在小三那行干的也不是太顺,插了两次足,被人家原配打了两次脸,最后感觉在冰城混不下去了,才回到了老家极北县,打算找个好人家嫁了。

    方明亮在安岭被抓,消息传回到极北县,可以说是全县皆大欢喜,极北人家的老板更是买了一挂两千响的鞭炮庆祝,可见方明亮已经招人恨到了何种地步。

    然而有人欢喜有人愁,所有被方明亮欺负过的人都高兴,但方明亮的老子方振业就高兴不起来了。听到方明亮在安岭嫖娼又袭警,方振业当时心脏病就犯了,差点死过去。

    遇到这种事,方振业只能去找郑万民求助,郑万民也没有推辞,当着方振业的面,给安岭市委副书记朱国华打了个电话,朱国华答应帮问一下情况。

    朱国华在了解了情况以后回电话说不好办,主要是方明亮承认了嫖娼和袭警,又证据确凿,活动的空间非常有限。

    有限就意味着还可以活动,方振业明白朱国华的意思,为了表示诚意,他特地和郑万民去了一趟安岭拜访朱国华。

    “朱书记,我求您无论如何都得帮帮我,我们家明亮一定是被人陷害了。说他嫖娼我信,说他袭警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自己的孩子我知道,您一定得为他主持公道啊。”方振业乞求道。

    “我相信你的话,可问题是方明亮现在承认了,这就不好办了。他要是不承认,我兴许还能帮着活动活动。”朱国华一副很难办的样子说道。

    “朱书记,这事儿要是别人说难办我相信,您可是市委副书记,无论对公安局,还是对法院,您都能有所影响,哪能有您办不到的事儿啊。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就多费费心吧。”方振业把装着二十万现金的袋子放到了桌子上,方振业真是下本了。

    朱国华看着眼前的袋子,眼睛明显一亮,然后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说道:“我试试看吧,但可不保证一定能行。”

    在来安岭之前,郑万民就跟方振业说过,如果朱国华不收钱,说明事情肯定是办不了,要是把钱收下,则说明事情一定能办,这是他的经验。见朱国华把钱收下了,方振业的心情暂时有所好转。

    这趟来安岭,方振业想到公安局去探望一下方明亮,结果去了以后被告知不能探望,只好和郑万民回到了极北县等消息。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方振业和郑万民走了以后,朱国华就活动了起来。当他深入的了解过方明亮的事情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这件事情并不简单,背后竟然还有孟德胜,顿时感到非常棘手。但他已经把钱收下了,只能想办法,他可从来没干过收了钱以后再把钱退回去的事情。

    朱国华知道方明亮事件的背后有孟德胜很惊奇,而孟德胜对于朱国华可能插手一事则早就有心理准备,孟德胜早就已经跟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和市法院的主要领导打过招呼了,一定要把方明亮一案办成铁案,不要受到任何人的影响。

    朱国华作为专职副书记,虽然也算个实权人物,但终究在安岭只是个三号人物,他在省里又没有人,想像孟德胜一样对公检法产生影响是很难的。

    活动了几天没有任何进展,想来想去,朱国华觉得只能去找那个人了,如果那个人要是能同意帮忙,方明亮的事情就有转机。如果那个人要是不同意帮忙,他恐怕就只能把钱退还给方振业了。

    本文来自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