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缠人的白雪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冯云来下班回来看到薛飞头上缠着纱布,伸手一指,刚要说话,薛飞就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把他拉进了屋里,薛飞不想让栾凤听到。品书网

    关上门,冯云来皱眉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咋还受伤了?”

    薛飞没打算瞒着冯云来,就如实说道:“昨晚被方明亮给偷袭了。”

    冯云来听了眼睛瞪的老大,又惊又怒:“你确定是他打的?”

    薛飞点头道:“嗯,我已经调查过了。”

    “那你报警了吗?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冯云来很激动,说话的声音就大了起来。

    薛飞用手示意他小点声,说道:“当然不能这么算了,不过不能正面跟他交手,因为没有证据。即便有证据,在极北县你觉得能有人动得了他吗?”

    冯云来之所以没去找方明亮报复,除了薛飞和栾凤的劝慰起了作用,还因为他忌惮方明亮背后的权势。他就是个平头老百姓,一没权势二没金钱,只是个林业局的小小办事员,凭什么跟县委常委的儿子斗?他没有那个资本,所以遇到被方明亮戴绿帽子这种事,就只能往开了想,自我安慰没什么大不了的,实际上就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不然能怎么办?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冯云来问道。

    “目前没有,我还在想。这件事我肯定跟他没完,包括你的那口恶气,到时我会一并替你出了。”薛飞知道冯云来心里难受,恨方明亮。

    “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就吱声,整方明亮我是义不容辞的。”冯云来现在做梦都想狠狠的收拾一下方明亮,要是让他逮到机会,他绝对不会手软的。

    “对了,栾凤不知道是方明亮打的我,你别跟她说啊。”薛飞提醒道。

    冯云来应了一声,问道:“你和栾凤你们俩现在是不是……”

    这时外面传来了栾凤的声音:“饭做好了,出来吃饭吧。”

    薛飞没有回答冯云来的话,推着冯云来就出了房间去吃饭了。

    自打白雪知道了薛飞的手机号以后,就对薛飞进行电话和短信轰炸,一天给薛飞发几十条短信,打四五个电话,跟家常便饭一样,搞的薛飞头疼不已。有心不接电话不回复短信,一想到中间还有个刘月月,觉得没必要因为一个白雪把她给得罪了。可一旦要是接电话回复短信,白雪又会没完没了,所以薛飞每天只是选择性的回复一两条信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接一次电话,否则能不接绝不接。

    在家待了三天,薛飞把头上的纱布给摘了,照镜子一看,看不出头上的伤口就去上班了。栾凤也正式的去跟孔岩松报道了。

    由于景区的深蓝酒店才刚刚动工,栾凤想要到酒店工作,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孔岩松就让栾凤先做他的助理,跟在他身边不仅能长见识,还能学习到很多管理方面的东西,对此栾凤自己也是非常乐意的。

    刘月月得知薛飞重新回旅游局上班后,第一时间就给白雪打了电话,让白雪赶紧约薛飞,主动一点,男人都吃这一套。

    白雪特别听话,挂了电话就杀到了旅游局。

    薛飞正在办公室看文件,听到有人敲门,就说了声“进来”,也没抬头看是谁。他以为是旅游局的谁呢,见半天都没有动静,抬头一看,就见一个人双手托腮,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把他着实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白雪。

    白雪看到薛飞的样子咯咯直笑,她拿开双手,霎时间呼之欲出的上围就出现在了薛飞的眼前,她说道:“你工作也太认真了,我进来你都不知道。”

    薛飞心里甭提多不爽了,但他没有表现在脸上。他舒了口气,挤出一点笑容问道:“你怎么来了,有事儿?”

    “没什么事,我听我小姨说你回来上班了,就过来看看你,顺便中午和你一起吃个饭。”白雪为了凸显自己的胸部,故意双臂夹紧,诱惑薛飞。

    薛飞视而不见,他看了眼时间说道:“这才九点多,离吃中午饭还早呢吧。”

    “没关系,我可以在这儿等你,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陪你一起工作,你不会不乐意吧?”

    “当然不会不乐意,我只是怕你无聊没意思。要不你先出去……”

    “你乐意就好,那我就坐下来等你吧。”白雪说完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掏出手机自顾自地摆弄了起来。

    薛飞皱了皱眉,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他从来没见过像白雪这样的女孩,就算是受了刘月月的指使,想接近他,也不至于这么耍二皮脸吧?作为一个女孩,简直连自尊都没有了。

    薛飞没法下逐客令把白雪赶走,只能任由她坐在那儿等。

    白雪要是老老实实地坐在那儿不打扰薛飞,薛飞还能接受,可惜她一点也不老实,也不知道她在给谁发信息,发就发吧,也不把手机静音,手机一会儿响一下,一会儿响一下,薛飞想静下心看看文件都看不了,心里那股烦躁郁闷的劲儿别提多难受了。

    薛飞受不了了,站起身说道:“你先坐,我出去办点事儿。”

    白雪站起身问道:“你多久回来啊?”

    薛飞说了句“一会儿就回来”,推门就出去了。

    出了办公室,薛飞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感觉空气都是清新的,不像在办公室里那么压抑。

    办公室是不能回了,看到贾鑫洁迎面走了过去,薛飞就过去跟她闲聊了起来。

    贾鑫洁被薛飞说服以后,一直和孟德胜保持着联系,现在两个人几乎每天都会至少打一个电话,有时间就会发信息。从贾鑫洁的言谈举止当中,薛飞能看得出,贾鑫洁目前对孟德胜还是很满意的,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两个人就能真正的走到一起,修成正果。

    想到曾家祥,薛飞问贾鑫洁,曾家祥最近是否找过她?贾鑫洁说没有,自从上次曾家祥被打了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曾家祥。薛飞说那就好,并提醒贾鑫洁即便如此也要小心一点,像曾家祥那种人,就是个赖皮缠,没准哪天就又突然冒出来了。

    贾鑫洁手头还有工作,不能陪薛飞一直聊天,聊了一会儿就回办公室干活去了。

    薛飞见时间尚早,旅游局就这么大,也没其他地方可以待,于是就去了县委县政府找郝大宇,打算从那儿待一会儿。

    “脑袋怎么样,没什么事儿吧?”郝大宇关心道。

    “没事儿,过几天去医院把线拆了就行了。”薛飞这几天没有任何不良的感觉,但仔细一想那天晚上的事情还是多少有点后怕,万一那一棒子要是把他打的再也站起不来了,他这一辈子可就毁了,所以他还是挺庆幸的。

    “你也知道是谁干的了,想到报仇的办法了吗?”

    “还在想。你也知道,在极北县是没法动方明亮的,我在想该用什么办法把他弄到其他地方去,没有了方振业和郑万民的庇护,再收拾他就容易了。其实现在我倒不愁想不到报仇的办法,我只是犯愁怎么摆脱刘月月的外甥女,烦死我了。”想到白雪现在还在他的办公室等他,薛飞就头疼。

    郝大宇没听懂,“刘月月的外甥女?谁呀?怎么烦着你了?”

    薛飞叹气道:“别提了,刘月月把她姐家的孩子介绍给我做女朋友,我根本就没看上,但又不好拒绝,结果我现在就被缠上了。我这几天在家待着都没待消停,不是给我打电话就是给我发信息,现在那个女孩还在我办公室等着跟我一起吃中午饭呢,我这是躲出来的。”

    郝大宇笑了,笑的多少有那么一点邪恶,“这有什么好烦的呀,如果长的还不错,送到嘴边的肉干吗不吃呀?况且是刘月月的外甥女,这不相当于免费赠送吗。”

    “你可拉倒吧,我对她可没有那方面的想法,要不我把她介绍给你?”

    “去你的吧,便宜没好货,我对免费赠送的东西可没兴趣。说正经的,刘月月这么做应该是有什么目的吧?”郝大宇觉得刘月月不会无缘无故给薛飞介绍女朋友的,一定在打什么主意。

    “我想刘月月是为了跟我拉近关系吧。在她给我介绍她外甥女之前,她自己还给我使过美人计呢,你说她怎么想的呀?我可能会看上她那么大岁数的女人吗,她可能以为人人都是郑万民呢。”薛飞想想这件事就好笑。

    “要是真像你说的这样,那刘月月这个女人还真不简单,一边傍着郑万民,一边还想跟你搭上关系,真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啊。这么说你还真得小心一点。”

    “必须小心啊。你刚刚还说免费赠送呢,天底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啊。”薛飞的话音未落,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拿出一看是白雪打来的,薛飞就给郝大宇看了一眼:“看到了吗,又给我打电话了。”

    郝大宇笑着说道:“这也是你自找的,你要是当时就拒绝,不就没现在的烦心事了吗。我跟你说,有些事情不用不好意思,你跟刘月月又没什么交情,又明知道她想干什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

    薛飞现在也明白这个道理了,可惜为时已晚。

    薛飞没有接电话,等白雪那边挂了以后,他就把手机关机了,然后用郝大宇办公桌上的座机给刘月月打了个电话,说他手机没电了,中午要和郝大宇出去办点事,让刘月月告诉白雪一声,别再等他了。

    薛飞的想法是能躲一阵是一阵,只是他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中午他和郝大宇一起吃的饭,下午回到旅游局后,时间不长白雪就又过去了,说咬等他下班,和他一起吃晚饭,薛飞一听就崩溃了。

    再躲就不合适了,薛飞晚上只好跟白雪吃了顿饭,然后又把白雪送回了家,白雪这才心满意足。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在接下来的几天当中,白雪天天如此,还总是有意无意的跟薛飞动手动脚的,薛飞却有苦说不出。现在他一听到电话响就会被吓一跳,就怕是白雪打来的。

    长此以往,薛飞觉得自己早晚得被白雪折磨成神经病,他必须得想办法让白雪远离他才行。

    晚上薛飞和栾凤在外面吃饭,栾凤正在谈她在孔岩松身边工作的感受时,桌子上薛飞的手机就响了,栾凤停了下来,薛飞看了一眼是白雪打来的,没有接,把声音调到了最小,示意栾凤继续说。

    “你怎么不接电话呀?”薛飞好奇道。

    “骚扰电话,你说你的。”薛飞不敢关机,也不能把手机静音放到兜里,他怕万一有重要的电话打过来接不到,容易耽误事。

    由于薛飞的手机已经吸引了栾凤的注意力,所以栾凤再说的时候,眼睛就会不自觉的去看薛飞的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一会儿亮,一会儿又暗,反反复复的,搞的栾凤都没心情继续说了。

    “我替你接。”栾凤伸手拿起薛飞的手机一看,看到屏幕上显示“白雪”两个字,她作为女人的第六感顿时就发达了起来,不由得起了疑心,“这真是骚扰电话?”

    “当然了,不然我能不接吗。”

    “那我接了?”栾凤试探着问道。

    “算了吧,别管她就是了。”薛飞从栾凤的手里把手机拿了回去。

    “这个白雪是谁呀?跟你什么关系?”栾凤的醋劲儿上来了,她怀疑白雪和薛飞的关系不一般,不然薛飞为什么会不接电话呢?

    薛飞不想让栾凤知道,但栾凤现在问起来了,他要是不说,估计小丫头肯定是会生气的。想了一想本来也没什么,还是告诉她吧,“是这么回事……”

    薛飞把白雪的情况介绍了一下,栾凤听了以后很生气:“这么下去也不行啊,她要是总缠着你,你怎么办?”

    栾凤听过一句话,叫“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她虽然没见过白雪,不知道白雪长什么样儿,但总有个女人天天缠着薛飞,想想就危险。时间长了万一薛飞要是把持不住,跟白雪发生点什么,那她怎么办呀?她可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薛飞就知道栾凤会担心,他握住栾凤的手说道:“你放心吧,不会的,我正在想办法摆脱她。我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得相信我呀,我对女人的欣赏水平可是非常高的,这个白雪连你的十分之一都不及,我是不可能看上她的。”

    栾凤虽然很担心,但她看得出薛飞说的是真心话,心里还是得到了很大的安慰:“反正你得离她远点,我不许你跟她发生任何身体接触,连衣服都不许碰一下,记住了吗?”

    薛飞被栾凤的话逗笑了,他趴在栾凤的耳边说道:“我记住了,我只和你一个女人发生身体接触。”说完,薛飞在栾凤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吃完饭,两个人手牵着手慢慢往家走。

    快要到家的时候,两个人看到在小区的门口有一对男女正在说话,两个人仔细一瞧,男的是冯云来,而女的竟然是楚丽梅,两个人很惊讶,不禁对视了一眼。

    本书首发于看书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