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挨了一棒子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配得上,配得上,既然薛局长也有意,那你们俩就相互留一下手机号码吧,先聊聊天,尝试着接触一下,真要是将来能成个小两口,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刘月月以为薛飞的言下之意是对白雪有意思呢,她当然不会错过这种撮合的机会了。

    “刘局长我……我不是……”薛飞想说他不是那个意思,但在刘月月和白雪的眼里,薛飞就是那个意思。

    “白雪,还不赶紧跟薛局长交换一下手机号。”刘月月给白雪使了个眼色,催促道。

    “薛局长,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白雪从包里拿出手机就说自己的手机号。

    薛飞无奈至极,但刘月月这么说了,他又不能不和白雪交换手机号,只好硬着头皮,拿出手机记下了白雪的手机号。

    吃完饭,薛飞就赶紧走人了,他很担心刘月月让他送白雪回家,或者让他和白雪单独待一会儿什么的。

    薛飞走远了以后,刘月月笑着问道:“怎么样,这个薛飞还不错吧?”

    白雪竖起大拇指高兴道:“太好了,长的太帅了,是我喜欢的类型。你还说让我穿的保守一点呢,我得亏没听你的。我跟你说小姨,别看你比我岁数大,你可不见得比我了解男人。男人都是色鬼,我要是把自己穿的严严实实的,薛飞肯定不会对我有兴趣的。”

    “薛飞这样的男人可遇不可求,你一定要尽快把他搞定,越快越好,既是给自己找个归宿,同时也能让你爸妈放心。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老让他们操心了,知道吗?”

    “我知道,小姨你就放心吧。对付别的不行,对付男人我是最在行的了,你别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的。”白雪得意地说道。

    刘月月脸色一沉说道:“你还是忘了吧,要是让薛飞知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你看他会怎么对你。”

    白雪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我就是跟你说说,我怎么可能让薛飞知道呢。”

    栾凤已经辞职了,所以晚上不用上班,吃完饭她就去了极北县最好的宾馆,桃源宾馆开了一间大床房,把房间号发信息告诉薛飞后,洗完澡就坐在床上看电视,等着薛飞过去。

    然而栾凤并没能等到薛飞,她等到的只是一个坏消息。

    薛飞离开如家饭店,考虑到离桃源宾馆不是很远,就决定走着过去,就当是散步消化食儿了。

    就在走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就见一辆面包车在后面慢慢地向薛飞靠近,距离薛飞只有四五米远的时候,车门开了,然后车突然加速,在路过薛飞的一瞬间,车门里抡出一根棒子,一下子就打在了薛飞的脑袋上,然后车门一关就跑了。

    薛飞没有任何防范,被打了以后,他看了一眼车,就晕倒在了地上。

    由于时间不算晚,路上的行人也比较多,在薛飞晕倒后没多久,一个好心人看到了他,打了120,他就被救护车拉到了县医院。

    薛飞手机通讯录里最近的一次通话是跟栾凤,让她去找宾馆,所以到了医院,护士就用薛飞的手机给栾凤打了电话。栾凤还在宾馆里等着薛飞过去呢,听到薛飞受伤了,在医院,那一瞬间她脑子一片空白,之后赶紧穿衣服去了县医院。

    进了医院,栾凤的眼泪就像水龙头坏了一样,“哗哗”的就流了起来,当看到薛飞躺在病床上,脑袋上缠着纱布昏迷不醒的时候,哭的就更凶了,生怕薛飞会有个三长两短的。

    “你是栾凤?”护士过来问道。

    “我是,他怎么样?严不严重啊?”栾凤心急如焚。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脑袋上开了个口子,应该是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已经缝过针了。”

    “不会有后遗症吧?”

    “不会,已经拍过片子了,就是有点脑震荡,修养几天就好了。”护士把手中的片子递给了栾凤说道:“跟我去交下费,等一会儿他醒了你们就可以走了。”

    “好。”听到薛飞没什么大事,栾凤的心踏实了不少。

    交完钱,栾凤就坐在病床边紧紧地握着薛飞的手,祈祷他尽快醒过来。

    大约二十几分钟以后,薛飞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栾凤见薛飞醒了,本来她已经不哭了,但是那一刻她的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不过这一次她流的不是担心之泪,而是高兴的泪水。

    “你终于醒了,你都吓死我了。”栾凤擦了擦眼泪说道。

    薛飞左看看,右看看,问道:“这是哪儿啊?”

    栾凤说道:“这是县医院,你被人打晕了,有一个好心人打了120,你就被救护车拉了过来。”

    薛飞看了看栾凤,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是谁啊?是打120的那个人吗?”

    栾凤一怔,“你怎么了?我是栾凤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薛飞眼珠转了转,问道:“栾凤?栾凤是谁?我们认识吗?”

    薛飞失忆了?

    栾凤害怕了,护士不是说没事吗,薛飞怎么会不认识她了呢?栾凤把脸往前凑了凑,问道:“薛飞你别吓唬我,你再好好看看,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薛飞眨了眨眼睛,说道:“你能再靠近一点吗,我想仔细看看。”

    栾凤又往前凑了凑,这个时候就见薛飞抬起脑袋在栾凤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放声大笑。栾凤愣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是薛飞在假装失忆逗她,气的她直用粉拳头打薛飞。

    “薛飞你真坏,你真坏,你怎么那么烦人啊!是不是看到我担心的样子你就高兴啊!”栾凤娇嗔道。

    薛飞做了个“嘘”的手势,坐起身握着栾凤的双手笑着问道:“逗你玩的。我没什么事吧?”

    栾凤嘟着嘴还是有些不悦:“没什么事,就是脑袋开了个口子,已经缝过针了,护士说修养几天就能好。”

    薛飞摸了摸脑袋,才知道脑袋上缠了纱布,看来未来几天是不能去上班了。

    从县医院出来,栾凤问薛飞是谁把他打了,薛飞回想了一下他看到的面包车,说不知道,也许对方是认错人了,把他误伤了。薛飞这么说其实主要是不想让栾凤担心。

    栾凤建议薛飞去报警,薛飞没有同意,他说他没有记住车牌号,报警也是白报,一点线索都没有,还耽误时间。而且他又大小是个领导,这事不宜声张,让太多的人知道了影响不好。

    两个人来到桃源宾馆,进了房间,薛飞就把栾凤摁在了墙上,刚要亲,栾凤就捂住了他的嘴,“今天就算了吧,你都受伤了,万一不小心碰到伤口怎么办,还是等你好了的吧。”

    薛飞一想栾凤说的有道理,就打消了今晚搞定栾凤的想法,不过并不代表他就这么放过了栾凤,占点小便宜什么的总是要有的,就当是提前做预热,给栾凤上课了,省着真枪实弹的时候栾凤会不知措施。

    折腾到将近十二点,栾凤累了,就在薛飞的怀里睡着了。

    薛飞看着眼前的栾凤,微微一笑,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以往每天这个时间,薛飞也都睡下了,今天可能是被打了的原故,又在医院躺了一阵,现在还不是很困。仰望天花板,又回想了一下他被打之后离开的面包车,薛飞心说咱们走着瞧,这事儿可没完。

    第二天早上,薛飞给刘月月打了个电话,说他家里有点事,需要回家几天,刘月月什么都没说,只是提醒他别忘了跟白雪多联系。

    退了房,在外面吃了点东西,回到家的时候冯云来已经去上班了。薛飞换下身上的衣服,栾凤直接拿去卫生间洗了,薛飞换了身衣服后,关上房间的门,给郝大宇又打了个电话。

    “宇哥,我昨晚被人打了。”薛飞说道。

    “什么?被人打了?严重吗?你现在在哪儿?”郝大宇听了以后紧忙问道,显得很紧张。

    “不严重,就是脑袋上缝了几针,我现在在家,已经跟刘月月请了假,我决定休息几天。”

    “哦。知道是谁干的吗?”听到不严重,郝大宇放心了许多。

    “不知道,但我怀疑是方振业的儿子方明亮干的,在极北县我只和他有过过节。”薛飞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想打他的人是谁,他觉得在极北县敢对他这么下手的也就只有方明亮了,不可能再有别人了。

    “有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他干的?”

    “直接的证据没有,昨晚是一辆面包车从我身边过的时候给了我一棒子,然后车就开走了。不过我记住了车牌号,是林P64325,我的想法是先别声张,你先让杨志刚偷偷的查一下,看看车主是谁,和方明亮有没有关系,然后再做打算。”薛飞昨晚在倒下的一瞬间记住了面包车的车牌号,这也是他本能的一个反应,如果要是没记住车牌号,他这一棒子可能真的就白挨了。

    “好,我记下了,我这就给杨志刚打电话,你好好休息,有事随时电话联系。”

    挂了电话,郝大宇就给杨志刚打了电话,把车牌号告诉了杨志刚,让他暗中查一下车主,以及车主跟方明亮的关系。

    杨志刚对郝大宇交代的事情非常重视,尤其是听说跟方明亮有关,接完电话,杨志刚就查了起来。

    方明亮的臭名在极北县人尽皆知,杨志刚有好几次都想收拾方明亮为民除害,无奈他上面有刘家豪和蒋伯方,更有郑万民,他动不了方明亮。现在郝大宇让他查和方明亮有关的事情,他猜郝大宇可能是要动方明亮。

    作为公安局的副局长,想查一个车牌号的主人是易如反掌的,杨志刚一个电话就查清楚了,面包车的主人叫高海波,是吉祥镇人士。由于郝大宇特意交代要暗中调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杨志刚就一个人开车去了吉祥镇。

    杨志刚不愧是老公安,做事情想的很周到,他到了吉祥镇以后,没有直接去找高海波,因为一旦见到高海波,他想知道什么事情,必须得亮明身份,否则高海波不可能会跟他说实话的。而要是亮明了身份,难保高海波不会走漏风声,所以杨志刚就去了吉祥镇派出所,让派出所的人去问高海波面包车的事情。

    派出所的民警对辖区内的情况了如指掌,尤其高海波还住在镇里,杨志刚一说高海波的名字,就有民警认识,于是就过去问了。

    时间不长,民警回来说高海波的面包车几天前卖了,卖给了雪国镇一个叫曾家祥的人,目前还没有办理过户手续。

    记住了曾家祥的名字,杨志刚又开车去了雪国镇,一打听,得知曾家祥是方明亮的小弟,一直跟着方明亮混。

    弄明白了以后,杨志刚就给郝大宇打了电话,郝大宇又把情况告诉了薛飞。

    薛飞听到曾家祥的名字有点意外,但一想到他之前为了帮贾鑫洁打了曾家祥,以及曾家祥和方明亮的关系,他猜一定是曾家祥被打之后跟方明亮说了,而方明亮本来就跟他有仇,所以方明亮就主导策划了昨晚的事情。

    事情的真相和薛飞猜测的如出一辙,确实是那天薛飞在旅游局的门口把曾家祥打了以后,曾家祥就跑回雪国镇跟方明亮说了,想让方明亮替他报仇。

    方明亮其实不太愿意搭理曾家祥,在方明亮眼里,曾家祥这个人屁大本事没有,打仗不能冲锋陷阵,遇事也不能出谋划策,但却喜欢经常惹是生非,还总让方明亮给他出头,时间一长,方明亮就烦他了。不过这次听到曾家祥是被薛飞打了,方明亮就当即表示,一定会替曾家祥报仇,不会让他白白挨揍的。

    自从在极北人家被薛飞打了以后,方明亮就一直想找机会报仇,原本以为那次在雪国镇的饭店是个机会,结果又被程爵给暴揍了一顿,他还因此在镇卫生院躺了半个月,方明亮都恨透了薛飞,所以当听到曾家祥又被打了以后,方明亮就毫不犹豫的表示要替曾家祥报仇。其实没有曾家祥他也会对薛飞动手,这么说无非是想让曾家祥领他的情罢了。

    在经过一番策划和跟踪以后,就有了昨晚薛飞遇袭的事情。

    确定了是方明亮和曾家祥所为,薛飞就琢磨起了如何复仇。这一次,薛飞不想小打小闹,因为小打小闹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他会再一次遭到方明亮等人的算计,所以要玩就玩一次大的,必须让方明亮吃个大亏,还不能让他有还击的机会。

    本文来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