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 冯云来知道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栾凤看到冯云来拿着菜刀,吓得赶紧躲到了薛飞的身后。品书网

    薛飞见冯云来一副要跟人拼命的样子,上去就拉住他的胳膊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冯云来甩开薛飞的手说道:“你别管,老子今天要剁了他!”

    冯云来眼睛都红了,薛飞哪里能让他出去,一把就抱住了他,说道:“你先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说完再去也不迟。”

    “我没什么好说的,你放开我!”冯云来使劲挣脱。

    “你必须跟我说,不然我肯定不松开。”薛飞用尽全身力气死死地抱着冯云来。

    “你放开我!”冯云来歇斯底里地怒吼道。

    “我就不放!”

    一旁的栾凤看到眼前的情景急得不得了,她想上去帮忙又害怕冯云来手里的菜刀会伤到她,不上去又担心时间长了薛飞会受伤。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栾凤问道:“冯哥,你是不是要去找方明亮?”

    听到栾凤的话,冯云来瞬间就不动了,他瞪着眼睛看着栾凤,不可思议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薛飞趁机将冯云来手上的菜刀夺了过来,长出了一口气。

    栾凤看薛飞,不知道该怎么和冯云来说。

    薛飞推了冯云来一把,把他推坐在了沙发上,将手中的菜刀递给了栾凤,栾凤把菜刀送回了厨房。

    “快说呀?你是不是也知道啊?”冯云来心急地问道。

    “知道,你过生日的时候就知道了。”薛飞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和冯云来开口说楚丽梅和方明亮的事情,现在冯云来自己知道了,薛飞觉得是好事,也省着他为难了。

    “过生日的时候?”冯云来一头雾水。

    “嗯,你过生日的时候,我看到方明亮和楚丽梅一起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冯云来站了起来,很气愤。

    “早告诉你能怎么样?去找方明亮拼命吗?”薛飞质问道。

    冯云来确实想去找方明亮拼命,他攥着拳头就要往外走,薛飞又一把将他推坐在了沙发上。

    “你理智点好不好?你不是小孩了,遇到事情你首先要做的是先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该怎么处理,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激化,更难解决,懂吗?”薛飞大声说道。

    冯云来坐在沙发上双手掩面。蓦然,他哭了,他哭的很伤心。

    冯云来对楚丽梅是动了真感情的,他和楚丽梅在一起也是奔着结婚去的,没想到楚丽梅竟然会背着他和别的男人搞在了一起,而且那个男人竟然还是方明亮,冯云来震惊不已,也恼怒不已。

    晚上冯云来和楚丽梅在饭店吃饭,快吃完的时候,楚丽梅去了卫生间,手机没有拿,就放在了桌子上。她走了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冯云来一看来电显示只有一个“亮”字,不认识,就没有接。

    响了一会儿,那边就挂断了,但很快又打了回来。接连着打了三次都是同一个人,冯云来就有点纳闷,这个“亮”到底是谁呀?

    正琢磨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这次不是电话,是一条短信,还是“亮”发的,问:你怎么不接电话?晚上方便吗?我想你了。

    冯云来看了信息以后,还不等做出任何反应,紧接着第二条短信又发了过来:两天没跟你做,连做梦都想。我今天新学了一个动作,保证让你爽!

    一个人能给楚丽梅发这样的信息,说明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冯云来脑袋“嗡”地响了一下,他赶紧查看手机的收件箱和发件箱,结果发现全都是楚丽梅和“亮”的短信。

    在发件箱里,冯云来看到了一条信息:方明亮你好坏,昨晚折腾死人家了,下次必须戴套,不然不给你。

    方明亮!

    “亮”居然是方明亮,整个极北县冯云来最看不上的人就是方明亮,结果却被方明亮给戴了绿帽子,他的心情可想而知,他就像被点燃的炸药一样,瞬间就爆炸了。

    这时楚丽梅回来了,冯云来冲过去掐住她的脖子,抬手就是一顿大嘴巴,边打边骂道:“你个臭婊/子,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竟然背着我和王八蛋搞在了一起,我他妈打死你!”

    饭店里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呆住了,楚丽梅更是被打傻了,乜呆呆地看着冯云来,就好像冯云来打的不是她一样。

    自己一心一意对待的女人,换来的竟是这样的结果,冯云来接受不了。要解心头恨,拔剑斩仇人。冯云来把楚丽梅的脸扇肿了以后,由于饭店离家里近,他就跑回了家里去取菜刀,他想去雪国镇剁了方明亮,不然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然后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你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好受的,但你不能冲动,你要是真去把方明亮砍了,最多只能解一时之气,能挽回楚丽梅背叛你这个事实吗?根本不能,而且你还得蹲大狱。再说了,你为了那样的一个女人去蹲监狱,你值得吗?你现在应该庆幸,庆幸你及早的知道了楚丽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认清了她的本来面目,如果你们要是结婚了,再发生这种事情,那才是对你真正的伤害呢。”薛飞坐在冯云来的身边挑好听的劝慰道。

    栾凤也说道:“那个楚丽梅根本就配不上你,就算没有这个事,以我的眼光来看,你要是娶了她,也是你亏了。冯哥你还年轻,天底下的好姑娘也有都是,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楚丽梅能遇到你这样的男人是她的造化,她不好好珍惜,是她没有眼光。她跟方明亮鬼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方明亮也就是玩玩她,等玩够了,肯定会把她一脚给踹了,所以你根本没必要为了一个那样的女人伤心难过。”

    薛飞和栾凤安慰的话好听的话说了一箩筐,冯云来听了以后虽然没能做到完全放下,心情也确实好转了不少。

    由于出了冯云来这档子事儿,晚上薛飞和栾凤就没有出去住,两个人都担心冯云来会想不开再拿着菜刀去找方明亮,于是两个人就都留在了家里。虽然躺在了一张床上,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做,一是没了那方面的心情,另外也是怕万一弄出点什么动静刺激到冯云来。

    早上起来,看到栾凤还在家里,冯云来面无表情什么都没说,要是放在以往,他肯定会问栾凤昨晚从哪儿住的,显然他还在为楚丽梅背叛的事情而伤心难过着。

    吃过栾凤做的早饭,薛飞和冯云来就出门去上班了。

    薛飞没有直接去旅游局,而是悄悄跟在冯云来身后,想看他是否会去林业局上班。看到冯云来进了林业局,薛飞才转身走人。

    在去旅游局的路上,薛飞碰到了刘月月。

    刘月月问道:“薛局长,你怎么从这边走啊?换住的地方了?”

    薛飞说道:“没有,我一个朋友在林业局上班,我找他说点事。”

    自从那次色/诱薛飞没有成功,刘月月就一直找机会想实施她的另一套计划,无奈最近薛飞忙,没时间,就搁置了下来。今天碰到薛飞,想到雪国镇果树赔偿的事情也解决了,薛飞最近应该也没什么事了,是时候该实施她的计划了。

    “薛局长,咱们俩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上次是你请的我,今天晚上我请你怎么样?”刘月月问道。

    “晚上?”薛飞一想晚上也没什么事,就同意了:“好啊,那就让刘局长破费了。”

    “吃顿饭而已,破费什么呀。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在如家饭店,下班你直接过去就行了。”刘月月见薛飞同意了很高兴,心说我就不信你这次不束手就擒。

    晚上下了班,薛飞给冯云来打了个电话,见他说话语气挺平静的,还说下班后就回家,薛飞才放心。

    薛飞很担心冯云来会不冷静,还在惦记着去找方明亮。如果真去找,吃亏的一定是冯云来,挨揍是小,要是影响了在林业局的工作,那就得不偿失了。

    给冯云来打完电话,薛飞又给栾凤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她是否已经跟极北人家辞职了,然后薛飞让她晚上找个宾馆,他吃完饭就过去。昨晚未完成的事业,薛飞打算今晚将它完成。

    薛飞和刘月月是前后脚到的如家饭店,刘月月是先到的,薛飞到了一看,刘月月要的是个雅间,心想两个人吃饭要什么雅间啊?不会是还想玩上次那一套吧?看刘月月今晚的穿着打扮似乎又不像,不管怎么样,还是小心为妙。

    点菜吃完饭聊天,整个过程波澜不惊,一切正常,刘月月没有说也没有做任何让薛飞感到意外的事情,正当薛飞以为他多想了的时候,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刘月月出去上了趟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两个人,刘月月带回来一个女孩,薛飞不认识。

    女孩看上去和薛飞的年纪相仿,个子很高,目测得有一米七,身材也不错,要哪儿有哪儿,长的也算漂亮。本来可以打80分,可惜脸上的妆化的太浓艳了,像是抹了一层腻子似的。穿着也有些暴露,身上的衣服特别透,里面的黑色胸罩清晰可见,裙子也极短。这两项把她整个人的综合分数一下子就给拉了下来,最多能给60分,勉强及格。

    “薛局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姐家的孩子,我的外甥女,她叫白雪。白雪,他是我们旅游局的副局长,薛飞。”刘月月介绍道。

    “你好。”薛飞微笑着同白雪打招呼。

    白雪没有反应,她直勾勾地看着薛飞,眼神中充满了贪婪和欲/望,心说小姨还真行,还真给我介绍了个帅哥,不错不错,绝对是我的菜。

    薛飞被白雪看的很不舒服,刘月月看出来了,紧忙用手推了一下白雪,白雪这才从花痴的状态当中回过神来。

    “你好薛局长,很高兴认识你。”白雪笑着说道。

    “薛局长,我刚刚在外面凑巧碰到了白雪,她还没有吃饭,你不介意让她一起坐下吃吧?”刘月月说道。

    “当然不介意了,坐吧。”薛飞才不会相信刘月月的话呢,这肯定是刘月月早就预谋好的。

    白雪坐下后,没怎么吃东西,一直在冲薛飞放电,搞的薛飞心里十分不爽,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刘月月的面子,他真想起身走人。

    刘月月看了看两个人,笑着问薛飞:“薛局长,你觉得白雪怎么样?”

    薛飞不明白刘月月的意思:“刘局长指的是?”

    “第一印象。”

    “挺好的,人如其名。”薛飞违心地说道。

    “白雪今年二十一岁,目前是单身。我知道薛局长也是单身,就突然产生一个想法,我想把白雪介绍给薛局长,不知道薛局长愿不愿意?”

    “介绍给我?刘局长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薛飞才明白刘月月的真实用意,敢情自己上不行,现在又把自己的外甥女给派出了场,娘俩对付他一个,还是看得起他。

    “我可没开玩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俩也都二十多了,也该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了。我是白雪的小姨,我能给她做主,我就怕薛局长看不上白雪。”刘月月觉得薛飞看不上她,应该是嫌她年纪大,而白雪年纪小,长的也不错,又会打扮,应该能符合薛飞的口味。

    刘月月显然低估了薛飞对女人的欣赏品味。薛飞绝对谈不上阅女无数,但所经历过的女人却也都是值得一提的。

    在华清大学的时候薛飞交往过一个女朋友,那个女孩是华清大学公认的校花,也是和薛飞发生关系的第一个女人。之后给程前当司机,薛飞和欧阳锦绣发生了关系,欧阳锦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无须赘述。然后就是曲媛媛,以及现在的栾凤了,哪个女人不是堪称极品啊,刘月月认为白雪会符合薛飞的口味,简直是在侮辱薛飞。

    薛飞对白雪这样的庸脂俗粉显然是不感兴趣的,但碍于刘月月的面子他又不能明说,只好婉拒道:“刘局长说的这是哪里话,白雪的各个方面条件都非常好,真要说谈恋爱,我还怕配不上白雪呢……”

    薛飞没有说完,他下面想说“只是我现在还不想考虑个人问题,所以刘局长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可惜还不等说出口,就被刘月月给打断了。

    本部来自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