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孟德胜的力度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把果树赔偿的问题跟孟德胜说了,孟德胜非常震怒,但听到贾鑫洁同意跟他做近一步的接触以后,他的怒气很快又消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经过片刻思考,孟德胜说他这几天就去一趟极北县,一定要让滑雪场尽快开工。

    潘齐接到孔岩松的电话后,就立马赶到了极北县。按照他的预想,滑雪场早就应该开工建设了,结果到现在连果树的问题都还没解决,潘齐非常心急,也非常恼火。

    薛飞知道潘齐为什么来极北县,吃饭的时候,薛飞跟他做了保证:“潘哥你放心,果树赔偿的问题我一定会尽快给你解决的,你也别太着急了。还有,你也别责怪孔经理,他很努力,很想尽快开工,但这件事不是他能左右的。”

    潘齐喝了口酒,放下酒杯不解道:“我就纳闷了,我到极北县来投资,是来为极北县的发展做贡献的,上上下下都应该特别支持才对,怎么还会有人从中作梗呢?为的是什么呀?”

    薛飞微微一笑说道:“政治斗争呗,还能有什么呀。”

    薛飞早就看明白了,郑万民是不希望看到他和郝大宇把开发旅游的政绩和风头全都抢了,所以就故意来制造困难。

    潘齐叹气道:“都说商场如战场,看来官场也如战场啊。但不管怎样,建滑雪场的事情不能再耽误了,现在已经都七月份了,果树赔偿的问题要是再不解决,夏天就过去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呀?”

    “果树的事情我已经跟孟市长说了,孟市长非常重视,他这一两天就会到极北来,我相信只要他一来,果树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薛飞相信孟德胜可以解决,如果孟德胜过来要是还解决不了,那这件事可能就要上升到另外一个高度了,到时只怕郑万民会吃不了兜着走。

    “那还好,那我就等孟市长过来,把问题解决以后再走吧,不然我也不放心。”潘齐算是吃了颗定心丸。

    薛飞忽然想起一件事,他想求潘齐帮忙,但转念一想还是先别说了,等果树赔偿的问题解决了再说也不迟。

    一天后,孟德胜来到了极北县。郑万民之前对此一无所知,他知道的时候孟德胜已经到达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对于孟德胜的突然到来,郑万民当然不会不知道为的是什么,虽然还没有见到孟德胜,但他清楚果树赔偿的问题是要到此为止了。

    孟德胜和潘齐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后,就直接召开县委常委会,薛飞和潘齐也参加了会议。

    “我这次是专门为了果树赔偿的事情而来的,郑书记,怎么回事啊?”孟德胜一上来就直接质问郑万民。

    听了孟德胜的话,方振业看向了郑万民,心里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郑万民沉着应对,说道:“白雪山上的果树,投资商给的赔偿价钱是150块钱一棵,果农嫌价格低,双方没有谈拢。”

    “150块钱的价格符不符合相关规定和实际情况?”孟德胜又问道。

    “符合。”郑万民应道。

    “既然符合相关规定,也符合实际情况,那么我想知道,县委县政府都在其中做了哪些协调工作?”孟德胜接着问道。

    “果树赔偿的协调工作一直是由雪国镇政府负责的。”郑万民看向方振业说道:“方书记,你给孟市长介绍一下吧。”

    方振业心里一紧,心说郑万民你什么意思啊?果树的事情是你指使我干的,你现在扛不住孟德胜给的压力,就想往我的身上推卸责任是吧?你也太不厚道了。

    方振业对郑万民非常不满,但此时此刻他必须接郑万民扔过来的烫手山芋,回答孟德胜的问题。

    “我们雪国镇党委和政府非常重视景区的建设,对于果树赔偿的事情也一直积极的做着协调工作。起初果农根本不愿意把果树卖掉,最后也是在我们一次又一次给他做思想工作的情况下他才同意的。投资商给出的150块钱一棵的价格虽然没有问题,但必须要考虑果农种果树不容易……”

    孟德胜抬手打断后,质问道:“李俊才和你是什么关系?”

    孟德胜一下子就把方振业给问了个哑口无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方振业的身上,方振业憋的脸红脖子粗,吭哧了半天,也没能吭哧出个子丑寅卯来。李俊才是他女婿,孟德胜能这么问,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关系,所以他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

    郑万民见方振业无言以对,直皱眉头。

    孟德胜没有继续逼问,他说道:“发展旅游业对极北县究竟有多重要,我想不需要我多说,在座每一个人心里都很清楚。极北县偏远寒冷,能够有投资商过来投资,我们应该珍惜,应该积极的配合工作,让投资商尽可能的多一些便利,少一些麻烦,而不是背后使绊子下黑手,更不是趁机要捞一笔。这么做投资商会怎么看我们?作为一个党员,一方的父母官,扪心自问,对得起谁?难道非要把投资商的心给伤了,以后没有人敢再来极北县投资了,就高兴了?”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郑万民阴沉着脸色,方振业则惴惴不安,他很害怕孟德胜会追究他的责任。

    孟德胜眼神犀利地看了看郑万民,又看了看方振业说道:“三天之内,果树赔偿的问题必须解决掉,而且还要解决的好,绝不能让任何一个果农遭受损失。如果三天以后果树赔偿的问题还是弄不明白,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是谁的责任,谁就下台。另外,以后谁要是在发展旅游的事情上动歪脑筋,搞小动作,结果也是一样的。不能担当大任,就赶紧把位置让出来,我们党,我们政府,从来就不缺少有能力,又有为民之心的好干部。散会。”

    说完,孟德胜起身就走了。

    郝大宇面带笑意地看了郑万民一眼,然后便跟在孟德胜的身后出了会议室。

    其他人也纷纷都走了,最后,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了郑万民和方振业两个人。

    “我们怎么办啊?”方振业看着郑万民,他现在一点主意都没有。

    “话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该怎么办怎么办。”郑万民瞪了方振业一眼,起身也走了。

    之前因为旅游局局长一事,郑万民知道他已经把孟德胜给得罪了,孟德胜一定非常记恨他,如果这次在果树赔偿的问题上他要是再不让步的话,他很担心孟德胜将会对他下手。

    其实郑万民不想得罪孟德胜,只因他先答应了刘月月让其当局长,而后郝大宇又在常委会上公然提议让薛飞当局长,他感到很没面子,为了面子,他才不惜得罪孟德胜,让刘月月当了局长。其实刘月月当不当局长对郑万民来说是次要的,当时他担心的是,他要是让步了,他害怕郝大宇以后会得寸进尺,要是郝大宇这么个小年轻都能挑战他的权威,那其他人以后岂不是也会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吗?所以即便得罪孟德胜,他也要让其他人知道极北县是他郑万民说了算的。

    假如没有郝大宇在中间的话,孟德胜即便是不亲自到极北县来,哪怕是只给郑万民打个电话,说想让薛飞当局长,郑万民会卖孟德胜的面子。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假如,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然得罪了孟德胜,也只能如此了。

    当天孟德胜没有走,晚上的时候,他和薛飞潘齐一起吃了顿饭。

    通过孟德胜与潘齐的聊天,薛飞才知道潘齐的父亲叫潘志峰,是大西洋建设集团和深蓝酒店集团的董事局主席,也是林江省首富。薛飞之前从来没问过潘齐关于家世的事情,潘齐自己也没说过,现在想想,难怪潘齐会选择投资最大的雪国滑雪旅游区,真是不差钱。

    吃完饭,孟德胜先走了一步,因为贾鑫洁一直在等着他呢,孟德胜这次到极北县来,除了解决果树赔偿的问题,也是为了见贾鑫洁,这也是他晚上留下不走的最重要原因。

    “潘哥,我想求你件事。”薛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说吧,什么事啊?”果树赔偿的问题解决了,潘齐很高兴,脸上也有了笑模样。

    “我有个朋友,是个女孩,在极北的一家饭店当服务员,她还小,我觉得她要是一直当服务员实在是太可惜了,就寻思能不能让她到你的景区管理公司去干点什么,怎么也比当服务员要强。”目前薛飞和栾凤的关系这么近,让栾凤离开极北县是不可能的,而极北县可选择的职业又太少,薛飞想来想去,只有潘齐和程前的景区管理公司还不错。至于让栾凤去潘齐的公司,而不是程前的公司,薛飞则有他自己的想法。

    如果潘齐同意的话,薛飞希望栾凤能够做一些和酒店相关的工作。深蓝酒店遍布全国各地,林江省的主要城市也都有,薛飞的想法是,有一天他要是离开了极北县,比如回冰城的话,到时栾凤要是跟他一起走,也不愁没工作,可以到冰城的深蓝酒店继续工作。而要是去程前的景区管理公司,就只能做一些和景区有关的事务了,因为程前在林江省只有极北观音寺这一个投资,一旦栾凤要是离开,再想找相同的工作是很难的。

    “没问题,回头我跟孔岩松说一声,正好公司现在也正招人呢,她去了绝对待遇从优。”潘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谢谢你潘哥,我也代她谢谢你。”薛飞感谢道。

    “行啦,咱们哥俩就别整虚的了。我不在极北的时候,景区的事情你还得多费心,孔岩松毕竟不是本地人,有些事情办起来也不是很方便。就像这次的果树赔偿,要不是你把孟市长找来了,这事儿还指不定得拖到什么时候呢。”

    “景区的事情你放心,你不跟我说我也会上心的,我就是干这个的。”

    住了一晚,第二天孟德胜和潘齐一起离开了极北县。

    两个人一走,雪国镇那边就传来了李俊才把果树退还给果农的消息。

    这件事最郁闷的人无疑是方振业,他是受了郑万民的指使才让李俊才去强买果树,然后故意抬高价格的,结果最后没有得逞不说,李俊才挨了顿揍,他还在孟德胜的面前颜面尽失,想想就憋气。早知道150的价格同意就好了,不仅可以赚一笔,也不会闹出后面的事情来。

    没办法,孟德胜话都说到那个份儿上了,郑万民也认怂了,方振业还能怎么样呢,只能乖乖的把果树退还给果农。

    果树还回去以后,孔岩松和果农很快就谈妥了赔偿价格,签了合同给了钱,工人就正式上山开工了。

    薛飞把工作的事情跟栾凤说了,栾凤喜不自胜,踮起脚尖就亲了一下薛飞的嘴巴,然后抱住薛飞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找工作。”

    薛飞搂住栾凤的小蛮腰笑着说道:“我帮你还不是应该的吗。亲爱的,我想要你了。”

    可能是进入了夏季的原故,随着气温逐渐的升高,薛飞好像也随之变得更容易躁动了,现在一见到穿着清凉的栾凤,尤其是有亲密接触的时候,他就会有那种想法,而且非常强烈。他想尽快把栾凤变成他的女人,一天不成真,他就会忍受一天的煎熬。

    栾凤听到薛飞的话,脸上立马就本能的泛起了红晕,虽然仍旧害羞,但她一直时刻准备着将自己交给薛飞,至于什么时候自然是由薛飞来决定的,她没有任何意见。她问道:“去哪儿啊?在这儿不方便吧?冯哥随时都会回来的,我可不想让他听到什么声音。”

    在家里确实不是很方便,薛飞也没想在家里,他说道:“咱们俩去外面的宾馆吧,晚上就在外面住了。”

    两个人刚要出门,突然房门“嘭”的一声就被推开了,吓了两个人一大跳。还不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见冯云来像一阵风似的跑进了厨房,然后很快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只见他手里攥着一把菜刀,脸色铁青,双眼直冒火。

    本文来自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