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硬骨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看到郝大宇,会议室里的人纷纷都站了起来。最诧异的莫过于方振业,他很好奇郝大宇怎么会突然过来了?还有郝大宇身边的杨志刚,他看着也有点眼熟。

    方振业刚要说话,杨志刚就来到李俊才的身前,亮出证件后说道:“李俊才,有人举报你利用暴力手段,强买白雪山上的果树,致使多人重伤,现在我们要把你带回公安局配合调查。带走。”

    杨志刚一声令下,身后的人架起李俊才的胳膊就往出走。

    李俊才害怕了,一边走一边回头惊惶地看方振业。

    方振业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紧忙来到郝大宇身前问道:“郝县长,这其中有误会吧,怎么……”

    “有什么误会?难道方书记知道强买果树的内情?”郝大宇冷声质问。

    “我……”方振业不知如何回答,转头看向杨志刚问道:“刘局长知道这件事吗?”

    杨志刚没搭理方振业,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方振业还算镇定,他只是担心警察会刑讯逼供,一旦李俊才扛不住说了实话,就不好办了。

    郝大宇看到方振业的样子,心说等李俊才招了,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不动声色。

    郝大宇看了薛飞一眼,薛飞等人便跟郝大宇一起走了,倪胜福见状快步跟上送了出去。

    方振业见人走了,赶忙给郑万民打电话,郑万民听了有些震惊,“情况属实吗?”

    方振业肯定地说道:“属实,俊才刚被警察带走,那个领头的警察好像是县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叫什么我忘了。郑书记,你得赶紧把俊才弄出来啊,不然俊才万一扛不住招了,我倒没什么,我怕连累你呀,那郝大宇现在……”

    郑万民不等方振业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给县公安局局长刘家豪打了过去。

    强买果树,故意抬高价格的主意是郑万民出的,是他指使方振业去干的,他的目的就是不想让景区修建的太顺利,不想让郝大宇和薛飞太捞到太多政绩。果树赔偿的问题一旦郝大宇和薛飞解决不了,到时就势必需要他站出来,他一解决,政绩和威风全都有了。但他没想到郝大宇会来这么一手,竟然让警察去抓李俊才,他必须得将这件事扼杀在摇篮里,否则牵扯上他,事情捅到市里面去,他就危险了。

    “我不知道这件事啊,我现在就去查!”刘家豪听了郑万民的话以后,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赶紧把李俊才放出来,绝对不能让他招认任何事情,如果你这件事情要是办的不好,你的局长就别想干了!”说完,郑万民就挂了电话。

    郑万民都这么说了,刘家豪自然不敢不重视,他一想就知道肯定是杨志刚干的,因为他对杨志刚和郝大宇最近走的近一事也有所耳闻,心说好你个杨志刚,竟敢背着我搞这种事,老子要是当不了局长,你也别想好。

    拿起电话打杨志刚的手机,提示已关机。又打电话给杨志刚在公安局里的嫡系,也打不通,刘家豪的额头上顿时就冒起了冷汗。

    人都哪儿去了呢?杨志刚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只好下令让公安局里的人,及下面各乡镇的派出所,全部出动,全县搜查杨志刚等人。

    郝大宇和杨志刚早就算到把李俊才带走后,方振业会给郑万民打电话了,所以杨志刚没有把李俊才带回到县公安局,而是带到了兴安乡派出所进行审问。

    “李俊才,录音和笔录你都看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杨志刚问道。

    “他们诬陷我,我没有打他们,更没有强买他们的果树呢,我是正常购买,他们也是自愿卖给我的,没有任何的强迫。”李俊才心里很清楚,他被带走,方振业一定会想办法捞他的,所以他绝对不能招供,不然他就真出不去了。

    “没有强迫?那他们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不诬陷别人,却偏偏全都诬陷你呢?”

    “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有打他们,我是无辜的,你最好赶紧给我放了。”

    “李俊才,现在证据确凿,你最好老实交代,到时也好对你宽大处理。你要是嘴硬,死不认账的话,到时吃苦头的可是你。”杨志刚提醒道。

    “我没做过的事情我凭什么认账?我可是个好人,你们警察要是连好人都冤枉,你们就不配做警察,还是趁早辞职回家吧。”李俊才讥讽道。

    杨志刚看出来了,想让李俊才老老实实的招供是不大可能了,必须得上点手段,否则他是不会说的。

    杨志刚一摆手,手下的人掏出手铐铐住李俊才的一只手腕,将另一边铐在了暖气片上,然后三四个人围着李俊才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时间哀嚎声在派出所里不断的回荡。

    打了几分钟,杨志刚问道:“怎么样,想明白了吗,招不招?”

    李俊才咬着牙说道:“我没什么好招的,你们这是刑讯逼供!”

    一看还不老实,杨志刚示意继续打。

    又打了四五分钟,再一问还是不招,杨志刚有点急了,解下腰上的皮带对着李俊才就是一通狠抽。

    正打着呢,兴安乡派出所所长门庆推门进了审讯室,他拦住杨志刚,在杨志刚耳边耳语了一句,杨志刚就跟着他出去了。

    “怎么了?”杨志刚问道。

    “刚刚刘家豪打来电话,让我找你,说一旦发现你马上给他打电话,我想一定是为了里面那个人。”门庆指了一下审讯室,担心道:“杨局,他要是不招就先把他放了吧,真要打个好歹的,到时也不好交代,你说呢?”

    门庆是杨志刚一手提拔起来的,绝对忠诚可靠,他建议先放人也是为了杨志刚着想。

    杨志刚叹了口气,他觉得要是就这么把李俊才放了实在太可惜了,可是不放李俊才还不招,真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硬骨头。

    想了又想,杨志刚决定听从门庆的建议,还是先把李俊才放了,毕竟他的身份是警察,无论是李俊才还是刘家豪,上面的人都是郑万民,他现在还惹不起,只能先忍着了。

    “把他送到乡卫生院去。”杨志刚拉开审讯室的门冲里面说道。

    “你想好怎么跟刘家豪说了吗?”门庆小声问道,他害怕杨志刚回去面对刘家豪的质问无言以对,一旦承认刑讯逼供,刘家豪很有可能会揪着这件事不放,甚至都有可能处罚杨志刚。

    “我知道怎么说。”杨志刚是老公安了,想找个打人的借口不是难事。

    杨志刚让两个人带着李俊才去了兴安乡卫生院,又给郝大宇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带着剩下的人开车回了县公安局。

    刘家豪知道杨志刚回来了,就紧忙去了杨志刚的办公室。

    “李俊才在哪儿?”刘家豪脸色铁青地问道。

    “在兴安乡卫生院呢。”杨志刚坐在办公桌里一动不动说道。

    “卫生院?你刑讯逼供了?”刘家豪质问道。

    “你这叫什么话呀?我干公安的年头比你还长呢,我不会知法犯法的。”杨志刚肯定不会承认刑讯逼供的。

    “那怎么会在卫生院呢?”

    “雪国镇的果农举报李俊才用暴力恐吓的手段,以极低的价格强行购买了他们的果树,你也知道白雪山是要建滑雪场的,这件事情县里是非常重视的,我就亲自过去看了看。见证据确凿,就找到李俊才让他配合调查,没想到他做贼心虚,一点都不配合,半路假装上厕所就跑了,一直跑到兴安乡我才带人追上。抓到他他不仅反抗,还袭警,我没办法,只好让人将他给强行制服了,他就受了点伤。”杨志刚编的理由谁都挑不出毛病,袭警被打是很正常的事情,到时即便李俊才否认袭警,也没有人能给他证明,所以他这顿揍注定是白挨了。

    刘家豪不相信杨志刚的话,但这不是他最关心的,他关心的事情是李俊才是否招供了。

    “你审李俊才了吗?”刘家豪问道。

    “还没来得及审呢,我打算先把他身上的伤处理一下,等回来再审他。”

    “白雪山果树的事情郑书记非常重视,已经给我打电话了,这件事就由我来负责吧,你就别管了。”听到杨志刚说还没审,刘家豪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

    刘家豪回到办公室给郑万民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李俊才没招,就是挨了顿揍,然后又打了个电话让杨志刚的手上把关于果树的各种资料送到了他的办公室,他看过以后,把资料交给了他的亲信去处理。

    刘家豪接手果树的事情,结果就可想而知了。他的手下找到被李俊才打的那几个果农,连蒙带吓唬的让他们全都翻了供,说他们是受到了杨志刚的恐吓才不得不违心说了谎话,李俊才根本就没有打他们,他们是自己不小心受的伤,果树是心甘情愿卖给李俊才的,李俊才并没有强买。

    最后,对于杨志刚所谓的恐吓也没有追究,刘家豪只是口头上批评了几句,提醒他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然后这件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得知事情没有成功,孔岩松非常沮丧,他觉得如果连郝大宇亲自出马都不行,果树赔偿的事情想要解决恐怕就要遥遥无期了,无奈只好给刚刚回到冰城的潘齐打了电话,如实的报告了在极北县的情况。

    薛飞没有太大反应,因为在郝大宇说出这个主意的时候,他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失败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这招不行,也就只能找孟德胜帮忙了。

    在给孟德胜打电话之前,薛飞先把贾鑫洁叫到了办公室。自从给孟德胜和贾鑫洁介绍认识以后,贾鑫洁一直还没有表态是否要跟孟德胜做近一步的接触,薛飞怕他给孟德胜打电话,孟德胜要是问起的话,他没法回答,就想先问问贾鑫洁想好了没有。

    贾鑫洁猜到了薛飞叫她过来的目的,便开口问道:“薛局长,你叫我过来,是问那件事的吧?”

    薛飞点头说道:“是的,考虑的怎么样了?”

    “孟市长的各方面条件确实很好,只是年龄……我心里始终有点接受不了。”贾鑫洁一直在深思熟虑,结婚毕竟是人生大事,尤其是到了她这个年纪,必须小心谨慎,否则很有可能一步错,步步错。

    “我能理解,说实话,如果我是你,我也会介意年龄这一点。毕竟你才三十岁,还没有结过婚,找一个比自己大将近二十岁的人,心里有负担也是正常的。但我想说的是,人这一辈子没有十全十美的,任何事情有好的一面,就会有不好的一面,婚姻也一样,不可能什么好事都是你的。孟市长之所以有现在的条件,正是年龄的累积,如果换成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他可能有孟市长这样的条件吗?肯定没有,你说对不对?”薛飞给贾鑫洁摆事实讲道理。

    贾鑫洁点了点头。

    薛飞接着说道:“孟市长年龄虽然大了一点,但好处是他能知疼知热,他会全心全意的对你好。而且说句实最实在的,人要活的现实一点,你要是真能和孟市长好了,将来无论是你的工作,还是你的生活,包括你的家人,都将会受到积极的影响。不夸张的说,这是一个可以改变你命运的机会,我认为你应该抓住它,不要等错过以后再后悔,那时就来不及了。”

    贾鑫洁低头不语,她在想薛飞的话。

    薛飞见状,又说道:“我个人的建议是你可以先尝试着和孟市长接触一段时间,先看看能不能聊得来,脾气秉性合不合适,如果合适就继续往下接触,如果不合适就拉倒。你千万别以为一旦和孟市长接触了就必须得跟他好,不然孟市长就会不依不饶,你要是这么想可就错了,孟市长绝对不是那样的人,这一点我以我的人格作为担保。”

    薛飞是一心希望贾鑫洁能和孟德胜走到一起的,如果两个人真能成,他就是首功一件,孟德胜能忘得了他吗?以后在工作上肯定是要全力支持他的。

    而对于贾鑫洁来说,薛飞觉得以她现在的自身情况,只要她不是傻子,她应该不会放弃这个可以和孟德胜走到一起的机会。

    沉默一阵后,贾鑫洁抬起头,眼神很果敢,看样子是已经下决心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她说道:“那我就跟孟市长尝试着接触一下吧。”

    薛飞一听就笑了,“好,那我把孟市长的电话给你。你没事就跟他打打电话发发信息,多跟他聊聊,等你真正了解他以后你就会知道了,他是一个很好接触的人。”

    本書源自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