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郝大宇的主意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500块钱肯定不行!”孔岩松非常肯定地说道。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他知道赔偿的问题一定会有讨价还价,但潘齐给他的上限最高价格是180块钱一棵,李俊才想要500块钱一棵,这已经都到了没法继续往下谈的地步了。

    “不行就算了,正好我还不想卖呢。”李俊才无所谓地说道。

    孔岩松在来北极县上任之前,潘齐跟他说过,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找薛飞,所以这会儿孔岩松就朝薛飞看了过去,他想让薛飞帮他想想办法。

    薛飞来之前就没想到应对的办法,眼下自然也就没什么主意能给孔岩松出的。面对孔岩松求助的眼神,薛飞只是看了一眼,没有吱声。

    方振业也不说话,坐在那儿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一直没有说话的镇长倪胜福看到僵持住了,轻咳了一声,说道:“孔总,我看这样吧,今天也就别定最后的价格了,你还是回去再考虑考虑,农民种果树确实不容易,想多要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另外李俊才你也回去想一想,你这500块钱一棵的价格确实和150的差距比较大,你也不能漫天要价,希望下次再谈的时候,能谈出一个合情合理,双方都满意的价格,今天就到这儿吧。”

    孔岩松听了倪胜福的话,心想也只好如此了。

    从镇政府办公楼里出来,薛飞等人准备上车走人的时候,孔岩松的司机跑过来说道:“孔总,咱们车的车胎憋了。”

    薛飞他们过来一共开了两辆车,一辆是孔岩松公司的,一辆是土地局的,听到司机说车胎憋了,众人走过去一看,看到孔岩松公司的车确实有一个车胎没气了。

    进镇政府大院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没气了呢?孔岩松心里很不痛快,本来果树赔偿的事情没谈成就郁闷,现在车胎又爆了,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薛飞看了眼车胎,然后左右观瞧,最后看到了站在方振业身后的方明亮。方明亮冲薛飞阴冷一笑,薛飞立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倪胜福看到车胎没气了,绷着脸一句话没说。

    “雪国镇的路不好走,下次来注意一点。”李俊才意味深长地说完后,转身就走了。

    “确实,雪国镇的路是不好走,应该是来的路上车胎扎到东西了。这样吧,孔总坐我们镇政府的车回去吧,你的车回头我让人修完后给你送回去。”方振业说道。

    薛飞和孔岩松坐着雪国镇政府的车,在回县城的路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等到了县城以后,薛飞把孔岩松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孔岩松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的用手敲了敲脑门,看上去很愁闷,薛飞给他倒了杯水,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不好。

    孔岩松接过水说了声谢谢,然后说道:“薛局长,你说这个李俊才的胃口也太大了,居然敢要500块钱一棵,他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薛飞坐下说道:“人家在果树赔偿的问题上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的,就等着你去,跟你要高价呢。”

    孔岩松不明白什么意思,当薛飞把李俊才强买果树,以及李俊才是方振业女婿的事情告诉他以后,他马上就想到了车胎的事情,顿时面色凝重起来,说道:“想不到雪国镇的水这么深,看来果树赔偿的问题不好解决呀。薛局长,你没有什么好办法吗?”

    薛飞沉思片刻说道:“这件事不是太好办,李俊才有方振业撑腰,想让他把价钱降下来恐怕会非常困难,我想只有给方振业施加压力,他扛不住了,李俊才才能妥协。”

    “那怎么才能让方振业感觉到有压力呢?”

    “我去找郝县长,让他想想办法。”

    薛飞把果树赔偿的事情跟郝大宇说了一下,并提出了让郝大宇对方振业施压的建议,郝大宇接受了。

    薛飞叫郝大宇去给方振业施压其实还有另外一层用意,就是试探郑万民的态度,他非常想知道在果树赔偿的问题上,是否有郑万民的在背后捣鬼,如果有郑万民,那么就得想办法搞定郑万民才行,不然果树的赔偿问题是很难彻底得到解决的。

    两天后,在县委常委会上,在谈到两个招商引资成功的项目进展的问题时,郝大宇直接向方振业发问:“方书记,我听说白雪山的果树赔偿问题谈的不是很顺利,怎么回事啊?”

    方振业面对郝大宇的问话显得从容不迫,他说道:“果树的拥有者想要在价格上提高一点,投资商那边不想给那么多,所以双方就没有谈到一起去。”

    “这件事我也多少有一些了解,投资商那边给的赔偿是150块钱一棵,是合理合法的,果农漫天要价,想要500块钱一棵,这不是胡闹吗?我看那果农就是明知道投资商要在白雪山建滑雪场,故意趁火打劫,方书记,这件事你不能坐视不管啊。”郝大宇严肃地说道。

    “我一直在管。果农起初的态度非常坚决,说什么都不肯把白雪山让出来,是我苦口婆心的劝了半个月,他才同意跟投资商谈赔偿的价钱。现在果农嫌给的赔偿少,我也没有办法,我总不能强迫他接受吧?只能慢慢谈,慢慢做工作。”方振业面带笑意说道。

    “慢慢谈是要谈多久?慢慢做工作是要做到什么时候?”郝大宇逼问道。

    “这个……可就不好说了。我是雪国镇的党委书记,我不是土匪,我要是土匪,我现在就能让果农以最低的价格马上签合同。”

    “我很高兴方书记还能记得自己是雪国镇的党委书记。在其位就要谋其政,不要找什么客观理由,困难永远都有。果树的赔偿是有明文规定的,不是谁嫌少谁就可以不按照规定办事的。难道那个果农要是认准了500块钱一棵不退步,滑雪场就不建了吗?我告诉你方书记,咱们极北县的旅游开发可不仅仅是极北县的事情,市里看着呢,省里也看着呢,如果滑雪场要是迟迟不能动工,你是难辞其咎的。”

    郝大宇的一番话掷地有声,十分有力度,方振业有点接不住了,就朝郑万民看了过去。

    郑万民不紧不慢地说道:“不就是个果树赔偿的问题吗,郝县长没必要上纲上线的。当然,我能理解郝县长急切的心情,但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换位思考,郝县长如果是果农,以种果树卖果子为生,当面临现在这种情况的时候,郝县长难道不希望多要点钱吗?我们得理解果农的处境和心情。建滑雪场是为民造福,而保护果农的利益也是我们这些父母官应该做的事情。我不知道500块钱一棵的赔偿到底是不是最合适的价格,我只知道我们不能让自己的老百姓吃亏。方书记,我希望你能妥协处理好果树赔偿的事情,既要保证投资商的利益,同时也要保证果农的利益不受损害,知道了吗?”

    郑万民一开口,方振业立刻就翘起了尾巴,他得意地看了郝大宇一眼,说道:“我知道了郑书记。”

    郑万民都这么说了,郝大宇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回到办公室,郝大宇给薛飞打了电话,把常委会上的事情跟薛飞说了,薛飞听了以后,基本确定了果树赔偿事情的背后是有郑万民的。

    如果没有郑万民,只是方振业从中作梗,是很容易解决的。而一旦牵扯到郑万民,这件事就不好办了。郑万民在极北县只手遮天,想让他妥协,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正当薛飞琢磨是不是要找孟德胜帮忙的时候,郝大宇想到了一个主意。

    晚上薛飞和郝大宇在一起吃饭,郝大宇把他的主意跟薛飞说了,薛飞感觉主意不错,就是怕真正执行起来会行不通:“这能行吗?到时郑万民插手怎么办?”

    郝大宇不以为然地说道:“他插手又能怎么样?证据确凿,公安局正常执法,他能说出来什么呀?现在是非常时期,不使用点非常手段,是办不成事的。眼瞅着就七月份了,潘齐还想在年底之前建成两个雪道呢,要是再不开工,就来不及了。”

    郝大宇说的句句在理,但薛飞还是觉得未必行得通,极北县毕竟是郑万民的天下,郑万民要是插手,只怕将会改变最后的结果。不过当下没有太好的办法了,试试也未尝不可。

    “公安局那边可靠吗?”薛飞问道。

    “可靠,常务副局长杨志刚一直想转正,但一直被刘家豪压的很厉害,刘家豪又是郑万民和蒋伯方的人,杨志刚在县里没有人支持,我觉得他这个人可用,就和他建立了关系。”郝大宇一点没有向薛飞隐瞒,如实地说出了他和杨志刚的关系。

    “可靠就行,那你就让他去办吧,办成之后我和孔岩松再去一趟雪国镇。”

    转天,郝大宇跟杨志刚通了电话,杨志刚就行动了起来。

    杨志刚在县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已经坐了整整六年了,常务副局长也当了三年了,他非常渴望能够再升一步,只因为有刘家豪在他前面挡着,他迟迟没能如愿。

    一年前,原来的局长被调走以后,按理说应该由身为常务副局长的杨志刚接任,即便不是他,也应该是上级派下来一个局长,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最后当局长的竟然是刘家豪,要知道刘家豪当时只是副局长当中排名最靠后的一个,而且升任副局长还不到半年的时间,无论如何,也轮不上他当局长。后来杨志刚通过各种关系一打听才知道,刘家豪能当上局长是因为他通过蒋伯方给郑万民送了二十万块钱,杨志刚气的不得了。

    刘家豪要比杨志刚小好几岁,杨志刚要想当局长,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刘家豪被调走,另一种是刘家豪出事被免职,他一直期盼着后者能尽快发生,他相信只要郑万民倒台,刘家豪的局长位置肯定是要让出来的。

    郑万民何时会倒台杨志刚不知道,但他知道郝大宇跟郑万民的关系不好,而郝大宇又和市长孟德胜的关系不一般,所以当郝大宇向他伸出橄榄枝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抓住了。他相信他只要在工作上做出成绩,再有郝大宇和孟德胜的支持,他当局长的时日就不远了。

    所以对于郝大宇给分配的任务,杨志刚非常上心,接完电话他就带着自己的亲信赶奔了雪国镇。

    经过一番暗访,确认李俊才强买果树的事情属实,被李俊才打伤的果农在县医院住院后,杨志刚等人就去了县医院。

    病房里一共三张床位,最里面的床位上躺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头上缠着纱布,一只腿打着石膏被吊了起来,床边坐着一个中年妇女。

    杨志刚走过去,看着床上的男人问道:“你叫黄道伟?”

    黄道伟不认识杨志刚,说道:“是啊,你是谁呀?”

    杨志刚将自己的证件拿出来给黄道伟看了一下,旁边的中年妇女一见是警察,赶紧站了起来。

    杨志刚的手下将床位隔帘拉了起来,杨志刚坐在椅子上说道:“我们在调查白雪山的果树被强买的事情,你这伤是被李俊才给打的吧?”

    黄道伟面露难色,他不知道应该承认,还是应该不承认。

    杨志刚知道黄道伟被李俊才打了,心有余悸,便又说道:“你不用害怕,有我们在,李俊才再也不会伤害你了。我们在取证,希望你能积极的配合,到时我们也好帮你找回你的损失,如果你要是不配合的话,到时没有你那份儿,你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黄道伟听了还是犹豫,而中年妇女则显得比他有主意,妇人说道:“你倒是说话呀,你被谁打的你忘了呀。”

    黄道伟犹豫再三,终于开口说道:“我身上的伤是李俊才打的……”

    黄道伟将他被打的前因后果全都跟杨志刚说了,还说出了其他被打的人,杨志刚也前去进行了取证。

    取证结束以后,杨志刚给郝大宇打了电话,郝大宇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薛飞,然后薛飞就和孔岩松二次去了雪国镇。去之前给雪国镇政府打了电话,到了以后,看到李俊才已经到了。

    李俊才看到孔岩松,笑着问道:“考虑好了吗?”

    孔岩松说道:“你问的话正好也是我想问的,你考虑好了吗?我没什么好考虑的,上次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就是150块钱一棵,这已经是我们公司能给出的最高价了,也是符合规定的。”

    薛飞没有告诉孔岩松接下来具体会发生什么,只告诉了他郝大宇一会儿会过来,孔岩松觉得郝大宇亲自出马,估计今天差不多能把果树的补偿问题解决了,这样的话他也好赶紧让工人开工,不然他实在是没法跟潘齐交差。

    “符合你认为的规定,但不符合我想要的价格。500块钱一棵,一分钱都不能少。”李俊才摇着手指说道。

    “李俊才,你还是见好就收吧,你多少钱从果农那里买的果树你比谁都清楚,给你150块钱一棵,你已经没少赚了,做人不能太贪得无厌了。”薛飞板着脸提醒道。

    李俊才冷笑道:“你别管我多少钱买的,一分钱不花那是我的本事,反正现在白雪山上的那些果树是我的,我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有钱你们就买,没钱就拉倒,我又没求你们买,你说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呀。”

    李俊才的话音未落,会议室的门就开了,只见郝大宇和杨志刚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本書源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