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果树赔偿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程前和潘齐与极北县签订了合作开发旅游景区协议以后,就各自找了设计团队做起了景区的具体设计工作,薛飞两边都有参与,也提了不少意见和建议,经过反复修改,程前的极北观音寺旅游区最先确定了设计方案,随后就找了施工队正式破土动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作为天下投资集团在林江投资的第一个项目,也是第一个旅游景区项目,程前非常重视,特命范铮为景区管理公司的总经理,负责景区的全面工作。这也意味着范铮今后要经常待在极北县,经常和薛飞打交道了,对此薛飞和范铮两个人还都挺高兴的。

    潘齐那边的雪国滑雪度假区,由于一部分是滑雪场,一部分是游乐园,所以就请了两个设计团队进行设计。最先完成的是滑雪场,因为相比较游乐园要简单一些,另外也跟潘齐下了死命令有关。

    潘齐的想法是要在年底之前至少把初级和中级雪道建起来,然后开始试运营,为日后的整个度假区提前宣传造势,所以所有工作都要抓紧时间,加班加点。

    要说潘齐的想法是不错,只是现实中的情况却是滑雪场的建造过程一波三折,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非常大的阻力,这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的。

    在薛飞规划的三个景区中,在涉及到山的项目中基本都是荒山,也就是说只要土地局下批文,就可以进行施工了。唯独滑雪场不是,滑雪场所占用的白雪山上面种了果树,需要先进行果树赔偿,然后才能进行施工。

    潘齐也成立景区管理公司,并派来了一个叫孔岩松的人做总经理。滑雪场的设计图已经出来了,孔岩松为了赶工期就想尽快把果树赔偿的问题解决了,因为在签订合作协议的时候,关于赔偿的问题都已经做了说明,由投资方负责。孔岩松在找到土地局的时候,给的回复是雪国镇政府正在协调这件事情,需要做果农的思想工作,做通以后再请孔岩松过去谈赔偿的问题。

    孔岩松很高兴,雪国镇政府要是能帮忙协调果树赔偿的问题,确实是一件好事,要比他直接去跟果农商谈要好的多,于是孔岩松就等起了雪国镇那边的消息。

    这一等就是一个星期,一点消息都没有,孔岩松到土地局再去去问,说雪国镇那边的回复是还在跟果农谈,叫孔岩松再等等,不要着急,孔岩松只好耐着性子继续等。

    晚上下班,薛飞从外面吃完饭回来一进屋,看到冯云来在客厅打电话,脸色阴沉,说话很冲。

    “凭什么呀,他想买我们就得卖呀?东西是我们的,我们就不卖给他,看他能怎么地?什么?把人打进了医院……那你们也小心一点吧,要是所有人都卖了,你们也卖吧,不然怎么办啊,谁让咱们惹不起人家呢。”挂了电话,冯云来恼怒的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摔,气愤异常。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薛飞不知道冯云来在给谁打电话,也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雪国镇有个白雪山,上面种的都是果树,最近这两天有个叫李俊才的人到每个果农家去购买山上的果树,给的价格非常低,果农不卖,他就强买,带了一帮打手,据说已经把两个人打进了医院。我家在山上也有果树,刚刚我爸给我打电话,让我拿个主意,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呀,实在不行就只能卖呗。”冯云来无奈地说道。

    “这不是强买强卖吗,这是犯法的。那个李俊才是干什么的呀,他咋那么霸道呢?”薛飞听了也很气愤。

    “我说他你不认识,我说再说个人你就认识了,方明亮。”

    “方明亮?”薛飞很惊讶。

    “李俊才是方明亮他姐夫,他们一家人没他妈一个好东西。”

    冯云来这么一说薛飞就明白了,李俊才是方明亮的姐夫,那也就是方振业的女婿了,难怪这么霸道呢。

    “李俊才为什么要强买果树啊?”薛飞好奇地问道。

    “好像是跟建滑雪场有关,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这时冯云来的手机响了,冯云来接听后就出去了。

    买果树跟建滑雪场有什么关系呢?薛飞坐在沙发上琢磨起了起来,想了又想,薛飞才恍然大悟。他猜李俊才是想以极低的价格先从果农的手里把果树买下来,然后等孔岩松去谈果树赔偿的时候再卖个高价。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实在想不出李俊才还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

    拿出手机给孔岩松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果树的问题,当听到说雪国镇政府在协调,已经拖了一周多了,薛飞就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

    薛飞本来还想给郝大宇打个电话,一看时间有点晚,就没有打,一想还是明天直接去郝大宇的办公室吧。

    第二天早上薛飞到旅游局点了个卯,然后就去了县委县政府。

    进了郝大宇的办公室,薛飞就把李俊才强买果树的事情说了,郝大宇听完就给雪国镇打了个电话,得到的回复跟之前对土地局说的一样,还在协调中。

    “这一定是方振业指使的。”挂了电话,郝大宇神情严峻地说道。

    “我跟你的想法一样,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做,简直是在给极北县抹黑,这么搞的话,以后谁还敢来极北县投资啊。”薛飞不知道这背后是否有郑万民,如果郑万民要是在背后撑腰,恐怕事情会比较棘手。

    郝大宇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薛飞摇头道:“目前没有,我的想法是先看看再说,看看他们会不会像我猜的那么去做,如果真要那么做的话,咱们到时再想办法。”

    郝大宇点头,表示可以。

    又过了一周,雪国镇方面终于有了消息,说已经协调完了,请孔岩松过去协商果树的赔偿问题。

    其实在这之前薛飞就已经知道“协调”完了,因为他从冯云来那得知冯云来家已经把果树卖给了李俊才,他们家是最后卖的几家一,其他果农迫于李俊才的淫威,早就已经把果树卖给卖了。

    孔岩松已经等的快要头顶冒烟了,听说协调好了,就赶紧带着人和土地局的一个副局长去了雪国镇,薛飞也跟着一同前往。

    到了雪国镇,方振业和镇长倪胜福全都出来迎接,显得十分热情。在人群中,薛飞看到了方明亮的身影,不过人一晃很快就没影了。

    进了会议室,方振业说了一大堆官话套话,孔岩松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好不容易方振业说完了,孔岩松紧忙问道:“方书记,果农来了吗?”

    “来了吗?”方振业问一旁的一个人。

    “来了。”那个人答道。

    “叫进来。”方振业看着范铮笑着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孔总,本来早就应该请你过来谈果树赔偿的问题,只因果农舍不得卖,说是还指着果树养家糊口呢,卖了以后吃啥喝啥呀,于是我们就给他做思想工作,叫他要从大局出发,不能因为他一个人耽误了极北县的旅游发展大计。好说歹说,说了半个月,他总算是答应卖了。”

    “答应就好。”孔岩松应了一句。

    门一开,外面进来一个人,三十多岁的样子,又高又膀,留着平头,生得一脸凶相。薛飞打量了一眼,知道这肯定就是李俊才了,心中不由得一声冷笑,方明亮就这个德行,没想到方振业找了个女婿也是这副熊样,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李俊才跟方振业和倪胜福打了个招呼,然后扫了一眼薛飞和孔岩松等人,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子说道:“我叫李俊才,白雪山上的果树全都是我的,你们谁是来跟我谈赔偿的呀?”

    孔岩松站起身笑着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孔岩松,是即将要开工建设的雪国滑雪度假区管理公司总经理,很高兴能认识你。”

    李俊才跟孔岩松握了下手,非常用力,孔岩松毫无准备,疼的他差点下意识叫出来。

    李俊才松开手,嘴角扬起了一丝邪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孔岩松微微皱了皱眉,心说这个人怎么样啊,太粗鲁,太没礼貌了。

    薛飞在一旁看的一清二楚,李俊才这是给了孔岩松一个下马威,看来果树赔偿的问题十有八九会像他猜的那样,不会好谈的。

    “我有苹果树五千五百一十三棵,沙果树三千四百六十七棵,还有一些杂果树,将近一千棵,你能给我多少钱啊?”李俊才看着孔岩松问道。

    坐在薛飞和孔岩松中间的土地局副局长从文件夹中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李俊才,说道:“这上面是咱们林江省关于征地赔偿的标准,你看一下。”

    孔岩松说道:“我们公司考虑到农民兄弟种果树不容易,尤其是在极北这种寒冷的地方就更不容易了,所以不管是什么树,我们都按苹果树的标准进行赔偿,因为苹果树的赔偿标准是最高的。”

    李俊才看了看说道:“苹果树的赔偿标准也分四个果期,价格也不一样,你打算按照哪个果期赔偿啊?”

    “我们公司对白雪山上的果树进行过调查,目前大部分的果树果龄基本都是五六年的样子,所以适用于六到八年初果期的赔偿标准。你也看到了,初果期的赔偿标准有一个上限和下限,最低是90块钱一棵,最高是200块钱一棵。按理说应该是按最低的标准进行赔偿,不过我前面说了,考虑到农民兄弟种果树不容易,所以我们一律都按150块钱一棵的标准进行赔偿。”孔岩松说道。

    孔岩松给出的赔偿价格超出薛飞的想象,因为他从冯云来那听说,李俊才是以每棵50块钱的价格从果农手里买的,孔岩松给150一棵,李俊才一棵净赚100快起,将近一万棵果树就是近一百万块钱,李俊才可是赚大发了,这下应该满足了吧?

    然而现实恰恰相反,李俊才把手中的纸往桌子上一拍,态度十分坚决地说道:“不行,150这个价格我接受不了。”

    孔岩松说道:“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其他地方打听一下,就白雪山上那些果树的情况,不会有人再比我们出的价格更高了。”

    “你别跟我提其他地方,你又不是去其他地方建滑雪场,既然想在白雪山建,咱们就说白雪山的。”

    “我知道,但150的价格也是最高价了。”

    “你要这么说的话,那咱们就没法谈了。”李俊才双手一摊说道。

    孔岩松朝方振业投去了求助了眼神,希望方振业能帮他说几句好话。孔岩松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还不知道李俊才和方振业的关系,他要是知道他肯定就不会指望方振业能帮他了。

    方振业看着李俊才,一本正经地说道:“孔总说了,150的价格已经是最高价了,你差不多就得了,想要多少是多呀?”

    李俊才显得很委屈,“方书记,真不是我胃口大,要多少都嫌少,您实在是不知道我培育这些果树多不容易。人力财力精力,我不知道花费多少,好不容易现在到了结果子的时候,突然要征地建滑雪场,要是让您让出满山的果树,您舍得吗?反正我是舍不得。但是通过县里给我一次又一次的做思想工作,我懂得了要以大局为重,不能因为一己私利而耽误了县里的大政方针,所以一咬牙我决定山上的果树我都不要了,然后我才到这儿来的。他给我150快起说是最高价了,可能在他们看来确实是很高了,可是有没有想过这么一个问题,你一下子给我赔偿这么多钱看着是不少,但以后我就不能再靠果树挣钱了,我只能干花死钱,我没有进钱道儿了。我要是有果树,未来十几二十年,我都可以指着果树养家糊口,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所以给我少了,我肯定不干。”

    薛飞听了李俊才的话,感觉很好笑,明明靠暴力恐吓强买来的果树,也敢大言不惭地说是自己培育出来的,真是会演戏,真是恬不知耻。

    倪胜福听了也是直皱眉头。

    方振业看了看孔岩松,意思是你也听到了,他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然后看着李俊才又问道:“那你打算一棵树要多少钱啊?”

    李俊才伸出手,张开手指说道:“最少500块钱一棵。”

    李俊才的话一出,不光是孔岩松一惊,薛飞也是吃惊不小,他没想到李俊才这么贪得无厌,他以为李俊才会要价到200块钱一棵就顶天了,没想到一张嘴就是500块钱,这已经不是讨价还价的问题了,俨然已经变成要明抢了。

    看書辋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