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单纯的栾凤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局长,你不会把曾家祥给打坏了吧?”在极北人家,贾鑫洁十分担心地看着薛飞问道。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不会的,他也就是受点皮肉伤。”薛飞打曾家祥看着挺狠,其实还是收着劲儿,有所保留的,真要往死里打,曾家祥这会儿早就在医院里抢救了。

    “那你说他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再缠着我了?”

    “这个不好说,但愿如此吧。你想没想过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让曾家祥不再缠着你?”打人可能是在所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当中最痛快的一个,但可能也是最不管用的一个,尤其是碰到不要脸的人,打他根本就没用。薛飞相信揍了曾家祥一次他肯定会有所收敛,但是不是从此以后他就一定不会再纠缠贾鑫洁了,这个他还真不好说。

    贾鑫洁想了想,叹气道:“结婚吧,我想只有我结婚了他才不会再来找我。”

    薛飞和贾鑫洁的想法差不多,如果她结婚了,曾家祥还没完没了,那曾家祥就不止是对贾鑫洁一往情深了,估计得去医院看看,八成是脑子有病。

    “你现在有什么目标吗?”薛飞问道。

    “没有。我想我可能要单身一辈子了,不然怎么会相了那么多次亲,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成的呢。”贾鑫洁情绪低落地说道。

    “你千万别这么想,老话说好饭不怕晚,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一定还在等着你,只是还没有出现而已。对了,你现在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呀?我看看我身边有没有合适你的。”薛飞说完就开始在脑海里搜寻起了他认识的所有单身男性。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现在哪还有什么标准啊,只要是男的,品行端正,身体健康就行了。”贾鑫洁现在每天想的都是结婚的事,甚至连做梦都会梦到,结婚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块心病,一天不结婚,她就一天不会安宁。

    “你又不是条件多差,怎么能是个男的就行呢。除了身体健康,品行端正,起码还得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工作也要稳定,即便是离婚的,也得要那种不需要养孩子的。说实话,我认识的人当中,还真有一个符合这些条件的,回头我帮你问问吧。”薛飞确实想到了一个人,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谢谢你了薛局长,你这么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贾鑫洁心中对薛飞充满了感激。

    “你别这么客气,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领导,关心一下你的个人问题也是我应该做的。”薛飞笑着说道。

    晚上临下班时,薛飞接到了栾凤的电话,说要和他一起吃饭。栾凤本来今天应该休息,由于有个同事白天有事,栾凤就帮忙顶替了一下,晚上那个同事回来了,栾凤也就有时间了。

    薛飞晚上没事,就答应了栾凤,约在了如家饭店见面。

    下班后,薛飞赶到如家饭店的时候栾凤已经到了,她正站在门口,薛飞一眼看过去,瞬间就被她吸引了。

    今晚栾凤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呢大衣,衣服没有系扣,露出了里面的白色打底衫。下身穿的是条浅色的修身牛仔裤,卷着裤腿,露着如玉的脚踝。脚上穿的则是一双白色的休闲鞋。

    脸上化了淡妆,长发披肩,在一阵风吹过时,把她的头发吹了起来,那画面简直美若文艺电影里的经典片段,让薛飞恍惚间有种置身于情节之中的错觉。

    进了饭店坐下后,栾凤从兜里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放在了薛飞的面前,薛飞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沓钱,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还你的钱。本来我可以还你更多的,只是你也知道,极北的工资太低了,一个月根本挣不了多少钱,所以就只能先还你这么多了。”栾凤很想赶紧把钱还上,无奈实在是挣的少,这一万块钱她都是省吃俭用才攒出来的。

    栾凤要是不说,薛飞都快把栾凤欠他钱这茬儿给忘了。他把塑料袋系好,把钱推到栾凤的面前说道:“你先收起来吧。”

    “怎么了,你是不是嫌我还的少了?”栾凤看着薛飞问道。

    “什么呀,我才不是那个意思呢。我的意思是你先帮我保管吧,我现在也没有需要钱的地方。另外,你平时也别太省了,想吃什么,买什么,尤其是喜欢的衣服,喜欢就去买,别考虑太多,我不会催着跟你要钱的。”在冰城一起住的时候,薛飞就知道栾凤是一个很节俭的人,平时很少买衣服买化妆品。但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恰恰又是喜欢穿着打扮的时候,薛飞不想栾凤因为背负着还他钱的压力,而让自己过的太紧衣缩食了。

    栾凤听了薛飞的话不禁为之动容,她了解薛飞,知道不是在跟她客气,就把钱收了起来:“嗯,那就先放我这儿,你要是需要钱就跟我说。”

    吃饭的时候,薛飞问道:“你现在在极北人家干的怎么样啊?”

    栾凤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说道:“就那样吧,每天就是那点事。”

    薛飞看的出来,栾凤应该是不太喜欢服务员这个工作。想想也难怪,栾凤怎么说上学时也是个学习优秀的人,要不是因为家庭的变故,她现在一定是在上大学。再有,之前她为了替父还债,做了很多工作,也挣了不少钱。现在跟那个时候比起来,挣的要少了很多,本来就不喜欢,挣的又少,肯定就更没兴趣了。

    栾凤现在做这份工作,可以说完全是为了生计。

    “有没有想过换一份工作?”薛飞在想他能不能帮上忙。

    “想过,可惜极北能选择的职业太少了。说实话,相比工作,如果有机会,我更愿意想回学校继续上学。”

    “上学?”薛飞有点意外。

    “嗯。我连高中都没毕业,又没有一技之长,从长远来看,无论做什么都没有竞争力。我现在的年纪还不大,要是有机会重新回到学校去学习,我认为还来得及。而且不骗你,我真的是一个很喜欢学习的人,也很喜欢学校的那种氛围。可惜现在只能想想,我知道我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学校去读书了。”说完,栾凤笑了,笑的有些无奈,也有些悲凉。

    对于一个喜欢读书学习的人,在最好的年纪没能读书,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对将来的工作和生活也确实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但薛飞却并不赞同栾凤说的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学校去读书了。薛飞说道:“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就像之前,当你觉得还钱无望,走投无路的时候,不是就遇到了我吗。所以先过好当下的生活,至于心中的愿望也要保留,没准哪一天就能实现了呢。”

    栾凤对薛飞的话没有太往心里去,她只当是薛飞在安慰她。

    吃完饭,栾凤说她想走一走,散散步。薛飞害怕她冷,因为极北的白天和晚上温差非常大,六月份,白天已经达到了夏天的热度,而晚上的温度却只有七八度的样子,栾凤穿的比较少,薛飞担心她会感冒。但栾凤执意想走一会儿,她说要是冷了就回去,薛飞拗不过她只好同意。

    薛飞和栾凤牵着手一边漫步,一边聊天,宛如一对甜蜜的情侣。

    走着走着,栾凤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冯哥知道那件事了吗?”

    薛飞摇头说道:“看样子应该是还不知道,昨晚楚丽梅还过去住了呢。”

    “你说能不能是误会呀?”

    “误会?什么误会呀?”

    “没准是楚丽梅遇到了什么事需要帮忙,恰好方明亮赶上了,就进去帮一下。不然你说,卫生间就那么大,在里面能干什么呀。”

    薛飞听了栾凤的话哈哈大笑,如果是别人,他一定会认为对方是在故意装傻,假装不懂,但栾凤说出这样的话,薛飞知道她就是单纯,毕竟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思想也没那么复杂。

    栾凤对薛飞的笑很不满,她嘟着嘴推了一下薛飞,娇嗔道:“笑什么呀,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那个卫生间你也不是没见过,只够一个人在里面方便的,两个人在里面根本就折腾不开,所以我更愿意相信是个误会。”

    听到栾凤说“折腾”两个字,薛飞就笑的更甚了,结果惹的栾凤直接不理他了,抬腿就快步走开了。

    薛飞见状赶忙收起笑容追了上去,他拉住栾凤的胳膊说道:“我必须要告诉你,男女在一起干那个事不是非得躺在床上的,站着也一样。当然,有的时候也不见得一定是直接干那个事,也可能是……怎么说呢,总之你只需要知道那个事是不受空间限制的就行了。”

    薛飞没法给栾凤解释的太具体了,他相信等以后栾凤自己亲自尝试过以后就全都明白了。

    “你怎么知道的?你尝试过?”栾凤忽然想起了曲媛媛,顿时内心就有一股酸意上涌。

    “知道就代表尝试过呀?那我还知道女人怎么生孩子呢,难道也代表我尝试过?”薛飞笑着说道。

    “去你的吧,说什么呢。”栾凤一想薛飞说的也有道理,就没再追问。搂着薛飞的胳膊,她说道:“说正经的,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冯哥呀?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还不告诉他,我感觉挺对不住他呢,你说呢?”

    薛飞和栾凤的想法一样:“按理说是应该告诉他,可是这种事不像别的事情,我更希望是他自己发现。再看看吧,要是过一段他还没有发现,我再找个合适的时间跟他说。”

    周五晚上下班后,薛飞就坐火车去了安岭。这次他不是一个人去的,还有栾凤。

    眼瞅着就要到夏天了,栾凤已经好久都没买过新衣服了,她想买两身新衣服穿,而极北县卖的衣服她都不喜欢,得知薛飞要去安岭,她就跟饭店请了假,和薛飞一起去了安岭。

    周六早上到达安岭后,薛飞和栾凤简单吃了点早饭,然后两个人便兵分两路,薛飞去了孟德胜家,栾凤去了商场。

    到了孟德胜家,孟德胜正在书房练字,薛飞对书法颇有兴趣,小的时候也学过一段时间,就站在一旁看孟德胜写,不时还会跟孟德胜交流几句。

    孟德胜写完一篇五千多字的《金刚经》以后,问薛飞要不要写一写,薛飞连忙摆手,他可不敢在孟德胜面前卖弄。

    来到客厅,薛飞沏了一壶茶,和孟德胜坐下边喝边聊,聊的主要内容还是工作。在聊到极北县的旅游时,孟德胜对薛飞进行了一番表扬,说薛飞没有让他失望,在招商引资工作上表现的非常出色。

    到了中午还是老规矩,薛飞下厨做饭。薛飞现在已经对孟德胜的口味比较了解了,做的都是孟德胜爱吃的菜。

    看到孟德胜吃的津津有味,薛飞开口问道:“孟叔叔,您想不想天天都能吃到好吃的饭菜?”

    “当然想了,我跟你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天三顿饭都能吃到可口的饭菜。”孟德胜听得出薛飞话里有话,他笑着问道:“怎么,你小子不会是想来安岭工作吧?”

    见孟德胜会错了意,薛飞解释道:“您理解错了,我目前没有到安岭工作的打算,我在极北县的工作目前刚刚打开局面,两个项目马上就要开工了,我还有很多后续工作要做呢。”

    “你不想来安岭,那你是什么意思啊?”孟德胜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您要是找个女朋友什么的,不就可以天天吃到可口的饭菜了吗。”薛飞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孟德胜的表情变化。

    孟德胜笑了,笑的很无奈,他伸手点指薛飞说道:“你小子可真行,你不会是想给我介绍女朋友吧?”

    “没错,我就是想给您介绍女朋友。”薛飞认真地说道。

    孟德胜一怔,他就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薛飞还真要给他介绍女朋友,他的脸色立马就沉了起来:“我告诉你,你小子可别跟我开玩笑。”

    薛飞不知道孟德胜是否真的生气了,但话已经说到这儿了,只能继续说下去:“孟叔叔,您要是生气了我也不怕,我真是觉得您一个人生活太不容易了。您现在的生活可以说几乎全部都是工作,没有家庭生活,我就不相信您不渴望身边能有个人照顾你,您刚刚不是也说,希望天天能吃到可口的饭菜吗,既然有这个想法,那您为什么不再往前走一步呢?我知道您在个人问题上很慎重,因为您毕竟是市长,不可能像老百姓一样在个人问题上那么随便和随意,这个谁都能理解。但我认为您不能被慎重所束缚了,您至少应该勇敢的尝试一下,相处着试试看,万一合适呢,这不是一件好事吗,您说呢?”

    孟德胜坐在那抱着肩膀若有所思,一语不发。

    薛飞脑子快速地转了转,又说道:“孟叔叔,您一定得原谅我,不管您愿不愿意,我都是为了您好。”

    “什么意思啊?”孟德胜没听懂。

    “我极北发现了一个适合你的对象,我跟她说了你的情况,她听了后挺有兴趣的,我就跟她说下周让你跟她见面,已经都把时间定好了。”薛飞小心翼翼地说道。

    “胡闹!”孟德胜当时就急了,他站起身非常震怒:“谁同意跟她见面了?你怎么能这么干呢?薛飞你……你简直太不像话了!”

    说完,孟德胜就去了客厅。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